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359章 心有灵犀

    楚南却是丝毫不以为意,淡淡道:“你们不想做这巡卫我不勉强,从这里爬着出营地,有多远滚多远。”

    爬!

    想要放弃的几人一脸屈辱,但当他们望向楚南接触到他那平静却危险的目光时,顿时一阵寒气自尾椎骨窜起,那刚刚升起的屈辱直接被压了下去,念头都不敢起一个。

    “怎么不动了?是滚还是留?”楚南淡淡问道。

    “我……我们留下。”壮汉有些泄气道。

    “自觉的去那边的玄阵呆着,呆到子时,我就不追究你们以下犯上之罪,如若坚持不到,我会让你们光着身子滚出营地。”楚南冷哼一声。

    这几人齐齐一颤,他们知道楚南不是开玩笑,如果真没坚持到,他们真的就是那样的下场。

    几个人自觉的进入了楚南设置在营地角落里的玄阵,一进去身影隐没,但很快就是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传来,其余巡卫队员一个个心里发颤,还好没有去挑战这位队长的威严。

    楚南魔鬼般的操练结束后,就去了一趟玄阵研究部,能拥有这个高级玄阵研究员的身份,倒是方便了不少,起码他已经有意无意的开始接触到一些关于飞船建造的隐秘,虽末关于其核心,但他却悄悄的将之收集整理。

    楚南的目的是以玄阵研究部为跳板,最终进入到飞船建造的核心部件场地里,他要得到飞船建造的一切资料。

    韩雪儿不在,楚南随便转了转,去翻了翻一些资料。

    当楚南要离开玄阵研究部时,韩雪儿正好回来了。

    “楚大哥。”韩雪儿见到楚南,笑得十分灿烂。

    “雪儿,你今天不是回家了吗?怎么又来了?”楚南笑问。

    韩雪儿看了看四周,拉着楚南到了一个没人的拐角处。

    “事啊这么神秘,让别人看到还以为我们在约会呢?部里那些小伙子可要恨不得啃我的骨喝我的血呢。”楚南笑着开玩笑。

    “楚大哥,你就别取笑我了,我找你真有事。”韩雪儿道。

    “嗯?”楚南挑了挑眉。

    “我姐姐回来了,她说她想见你。”韩雪儿道。

    “你姐姐?韩凝儿?”楚南问。

    “嗯,她说她有些恩怨要和你了断,但她保证不会动用武力的。”韩雪儿点头道。

    楚南摸了摸下巴的青碴子,恩怨?她与韩凝儿有恩怨?

    不过,楚南很快想起了些,面色变得有些古怪,当初在九阳神山,他为了报复韩凝儿将暴躁的能量转移到他的体内,差点让他暴体而亡,于是做了点假象,让她以为在失控下,她的处子身被他破了。

    该不会是这件事吧!按理来说,等她冷静一些自我检查一番就很容易得知她仍是处子身的事实了。

    “在哪里?”楚南问。

    ……

    帝都飘絮湖,是帝都十八湖之一,位置较偏,又因栽种莺絮树,风一吹,就是漫天飞絮,加上湖光水色,碧波粼粼,当真是一个约会的好地方。

    楚南一身月白长袍,腰间系着玉带,一副寻常贵族子弟的打扮出现在了这里。

    看着远处那一对对亲密的恋人,楚南的心中却涌现出一些不好的感觉。

    “楚天歌。”就在这时,楚南的身后响起了一个清冷的声音。

    转过身,就看见韩凝儿走了过来,风吹动着她的秀发,如同从画中走来。

    “韩凝儿,好久不见,你是越长越漂亮了,我都不敢直视你了。”楚南打着哈哈。

    “你的夸奖让我感觉到你没有半点诚意。”韩凝儿道。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不简单啊,听说你要找我,我这心里总觉得不是好事。”楚南抱臂笑道。

    “楚天歌,你非得这样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韩凝儿望着楚南,却是不由自主的带上了一丝娇嗔的味道。

    楚南一呆,乖乖,这是美人计吗?

    “咳咳……韩凝儿,你有话就直说吧。”楚南干咳两声,有些不自然道。

    韩凝儿却是想到了,微微一笑,艳光四射。

    “当年,在九阳神山……”

    “我……那个……都没有做,你不会还没察觉到当初只是一个玩笑吧。”楚南一听到韩凝儿说到九阳神山,急忙打断他道。

    韩凝儿怔了怔,玉面却是微微有些发红。

    “你……不会真没有察觉到吧。”楚南小心的问道。

    “我是足足三个月以后才知道被你耍了。”韩凝儿有些嗔怪,但却看出她并不是真的生气。

    “三个月……你可真够粗心的,这怪我,但你知道当时我差点被你连累的粉身碎骨了,一气之下就玩了个恶作剧。”楚南有些无语道。

    韩凝儿轻轻一叹,沉默了良久,也不知道在想些。

    楚南感觉越来越不安,正琢磨着找个借口开溜时,韩凝儿突然抬头望着他,轻启红唇道:“你可以与白家解除婚约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不是说了那只是一个……”楚南大惊失色。

    “我知道,那是你的一个恶作剧,但却牵扯到了我的一生,我用九阳神晶汲取九阳灵液中的能量,失败后,因为灵犀剑法的心魔造成境界不进反退,我被师傅勒令在后山闭关思过。”韩凝儿缓缓诉说着。

    楚南愕然,没想到会牵扯出这么复杂的一出,只听韩凝儿继续道:“我当时浑浑噩噩,只知道自己算是完了,直到机缘巧合下,我尝试不再抗拒心魔,而是将心魔引入,结果我的方法成功了,我的境界不断突破,甚至直接成就了我的玄王境界。”

    说到这里,韩凝儿望着楚南的目光变得十分复杂。

    “那很好啊,你总不会说后果就是你必须得杀了我才行吧。”楚南干笑两声道。

    “如果真是这样,事情也就简单多了,但问题是恰恰相反,你就是我的心魔,是我灵犀剑法的本源,我借助你成就了灵犀剑法,也使得你在我的灵魂中无法磨灭。”韩凝儿轻叹着,望着楚南的目光却是热烈了几分。

    楚南苦笑两声,道:“这个,难道你想我和白竹筠解除婚约,然后和你成亲不成?”

    “正是这个意思。”韩凝儿点头,但目光深处却闪过一丝狡黠的意味。

    “这个……那个……我想你要三思啊,既然是心魔,那这就不算好事,你要做的是克制心魔而不是屈服心魔不是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楚南一头冷汗的道,美女他喜欢,但他不喜欢这样啊,这种感觉,就像是被一个精神病患者纠缠着要嫁给他一样。

    “但是克制的话,你想让我的境界再度倒退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韩凝儿道。

    “那啥,总有办法的不是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楚南道。

    “我比不过白竹筠?”韩凝儿问。

    “那倒不是,这个与白竹筠无关。”楚南无语。

    “那是因为?”韩凝儿追问。

    楚南叹了一口气,郁闷道:“被这样的你看上,我感觉很悲哀。”

    韩凝儿突然笑了,道:“我可真是被你打击得不浅。”

    楚南瞥了韩凝儿一眼,笑着摇了摇头,道:“你演技不错嘛,差点被你骗过去了。”

    “这么对你说吧,心魔让我连连突破,但也埋下了无穷的后患,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韩凝儿道。

    “你要我怎么帮你?”楚南问。

    “破而后立,我要你帮我摧毁我心中的你。”韩凝儿道。

    “怎么个说法?”楚南问。

    “我需要跟在你身边一段时间,让我清楚真实的你与我心魔中的你之间的差距。”韩凝儿道。

    “这个不难办,不过难办的是,你若是呆在我身边日久生情了怎么办?”楚南一本正经,一副很苦恼的表情。

    “我自信我的眼光没有这么差。”韩凝儿微笑道。

    “既然这样,那好吧。”楚南耸耸肩,感觉不是那么靠谱。

    这时,韩凝儿突然丢出了一本书。

    楚南接过,翻开一看,突然一怔,道:“灵犀剑技,你意思?”

    “你也修炼,这样会让我的心魔去除的更快。”韩凝儿道。

    “额,这是原理?”楚南问。

    “我自我的道理,你也得了一个天大便宜,灵犀剑技可是我们灵犀剑派的镇派剑技。”韩凝儿道。

    “哈哈哈,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楚南笑道,心中疑虑却是更深了。

    “你不要怀疑,你若不信可以拿去给天魔大人看,请你勿必要修炼。”韩凝儿正色道。

    “我会考虑的。”楚南也不再敷衍她,虽然总感觉有些荒谬。

    韩凝儿走了,楚南却是陷入了深思之中。

    或许,是要去找找天魔大人。

    楚南去找天魔女,但却没有见到,天魔女并不在。

    楚南在辉煌城里溜达着,就在这时,突然有一个声音在叫他:“楚少爷,请等等。”

    转过头,楚南看到了一张陌生的男子面孔,他一脸疑惑道:“叫我?”

    “是的,楚少爷,我家公子有请。”这男子道。

    “报名号。”楚南有些不耐道。

    “家里排行第十。”男子心中一跳,被楚南骤然散发的冷意给吓了一跳。

    楚南挑眉,十皇子,左北川。

    楚南进了停在路边的一辆奢华的大型玄力车里,就看到左北川迎了上来,道:“楚哥,我现在被老六盯得紧,怠慢之处还请不要见怪。”

    “这车不错。”楚南却是道,目光在这车里扫了一圈,当真就是装饰的十分奢华的移动豪宅。

    “那就赠于楚哥吧。”左北川急忙道。

    “算了吧。”楚南摆摆手。

    “楚哥的救命之恩对我来说一辈子也还不清,一辆车算。”左北川一脸真诚,经过那一场生死之后,他也如同一夜之间变得成熟起来。

    楚南笑而不语,坐在柔软的皮椅上,自顾自的斟了一杯酒。

    “楚哥,听说你现在在飞船基地当一个巡卫队长,你一个玄王去干这个,也太大材小用了吧。”左北川坐在楚南对面,说道。

    “我挺喜欢的。”楚南淡淡道。

    左北川有些无奈,道:“楚哥,我知道你不想卷入是非圈里,但你一脚踏入帝都时,不就被卷了进来吗?巩家视你为眼中钉,以前那些在你们楚家倒塌这事上使过力的,不会看着你将楚家的旗帜再竖起来。”

    “哦?我没想竖旗帜,楚家只有我一个人也挺好。”楚南淡淡道。

    “楚哥,你知道我想说,我需要你帮我。”左北川道。

    “你不是有一个能量惊天的姐姐吗?九公主左心兰,凭这个名字都够顶一百个我了。”楚南不为所动。

    “我姐醉心修炼,这几年已不问世事,我能靠的只有自己。”左北川道。

    楚南嘿嘿笑了一声,一口将杯中酒饮尽,便起身要下车。

    “楚哥,五天后我们皇子间有一场猎人比赛,请楚哥帮忙。”左北川急声道。

    楚南却恍若末闻,直接下了车。

    左北川有些颓然的拍了拍额头,他以前一直以为自己这十皇子的身份很了不起,也一直过着高高在上的生活。

    但残酷的现实让他清醒的明白,他只不过是一个自以为是,远没有长大的傻瓜罢了。

    在他一个激灵清醒后,他才发现,他的身边竟然凝不成像样的战斗力,除了几个老仆,他没有一个心腹,找不到能辅助他的左臂右膀。

    因此,他把很大的希望寄托在楚南的身上,直觉告诉他,现阶段只有他才能帮助自己。

    良久,呆呆的左北川突然抬起头,咬着牙道:“左北川,你一定可以的,总有一天,你会将虚伪的老六给踩在脚下。”

    ……

    楚南没有回飞船基地,他回到了他的私宅。

    回去后才知道,俏俏找来了十来个侍婢仆从,还有几名护卫,倒是让冷清的大宅变得生动了许多。

    “少爷,你不会怪我私自做决定吧。”俏俏道。

    “很好,这是你的权利范围内,你就是这宅子的管家,以后家里一切由你来负责。”楚南笑了笑道。

    俏俏亲手做了饭菜,餐后又贴心的泡了一杯茶。

    楚南微微一笑,俏俏还是那个俏俏,但却是生活了许多。

    楚南拿出韩凝儿给他的灵犀剑技,细细的看了起来,这剑技若真有问题,想来他不会发现不了。

    仔细看了几遍,越想越精妙,这灵犀剑技,随心而动,动则无迹可寻,比起彪悍的破杀刀法,灵犀剑技要优雅诡异得多。

    “好东西,倒不像哪里有问题。”楚南心道。

    心随意动,楚南念头刚起,却发现玄力催动了灵犀剑技的运转方法。

    “想不到,想不到……还是被坑了。”楚南嘀咕了两声,心中豪情道:“不就是一门剑技吗?我还就不信能炼出个好歹来。”

    楚南一抬眼,空气中骤然有一道细微的亮光划过。

    灵犀灵犀,果真灵犀一动,剑由心生。

    楚南真的来兴趣了,干脆专注的练了下去,越琢磨越觉得这灵犀剑技是好东西,当初创出这么一门剑技的人当真是惊才绝艳之辈。

    练着练着,楚南突然心中一动,一个闪身便来到了大门口,那条竹林小径上,韩凝儿正怔怔的望着他。

    “或许你该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楚南开口道,他这灵犀剑技练着练着,却是突然有一道灵犀之光在心间乍现,莫名其妙的就感觉到韩凝儿在外面。

    “你……你竟然感应到了我?”韩凝儿似是也被惊到了一般,盯着楚南如同盯着一个怪物。

    “不错,但我明明没有关注外面,就仿佛突然间有一个画面在眼前掠过。”楚南道。

    “心有灵犀……怎么可能?你给你灵犀剑技才几个时辰而已……”韩凝儿不敢置信道。

    “你的意思是我会与同样修炼灵犀剑技的人都有所感应?”楚南问。

    “不是,只有我。”韩凝儿道。

    “为?”楚南问。

    韩凝儿却是久久的沉默,她有些失魂落魄道:“我需要静一静。”

    看着韩凝儿离开,楚南耸耸肩,嘀咕道:莫名其妙。

    韩凝儿回到韩府,后院里韩雪儿看到她后迎了过来,道:“姐,你回来了。”

    “韩凝儿。”院子里有另一外一个身影,站起来客气又带着一丝紧张的对韩凝儿打招呼。

    “白竹筠。”韩凝儿的目光闪了闪。

    “姐,白姐姐听说你回来了,特意来的。”韩雪儿道。

    韩凝儿微微一怔,对白竹筠道:“到我房里说话吧。”

    白竹筠点点头,望向韩雪儿,对她露出一个感激的神情。

    两女在一个素雅的房间里坐下,韩凝儿亲自为白竹筠沏了一杯茶。

    “白小姐,这里就我们两个,有事你就说吧。”韩凝儿道。

    白竹筠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权衡,良久她才道:“韩小姐,听说你的师尊手里有一瓶七品破生玄力药剂。”

    韩凝儿讶然望着白竹筠,随即又流露出了然之色,她道:“你想求这一瓶七品破生玄力药剂?你要知道这并不是普通的七品玄力药剂,我可能没有这么大的面子让我师傅拿出来,再说你准备拿来换?”

    “我有一株八品星芒草,还有玄玉铁,幻沙金……”

    “白小姐,你说的这些东西的确价值很高,但换七品破生玄力药剂还是……你懂的。”韩凝儿摇了摇头道。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