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330章 都天鹰的惊讶

    周围警戒的黑衣军士不由的望了过去,但见一堆碎肉,确实无法辨认,但变形的头盔是三个,靴子也勉强可以认出不止四只,表面上来看,三个都已经死了,但实际上的事情,他们也不敢妄加揣测,军中谁人不知都俊雄的身份,都大将军保他也在情理之中。

    军法如山不假,但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一个特权世界,特权无处不在,军法如山是对没有特权的军士所说的。

    都天鹰死死盯着楚南,冷声道:“你说我偏坦,可不要乱说话。”

    楚南嘿嘿冷笑,突然抬手,一道金色的掌印轰向了地面。

    “唰”

    却是都天鹰身后一位看起来十分瘦弱的军士凌空一脚,一道恐怖的气流轰出,撞碎了楚南的金色掌印,但他的目光却是陡然流露出一丝痛苦,那只放下的脚只是挨着地,正在不断的颤抖着。

    都天鹰锐利的目光闪了闪,他背后的亲兵队长刚晋升一级玄王,虽然是他动用手段强提上去的,但他多年来的征战,让他的玄力中多出一种莫名的气势,能够轻易的破开同境界玄王强者的玄力,这就是在生死间磨炼出来的一种气势。

    但是,刚刚亲兵队长与楚南的对抗,虽然击散了楚南的掌印,不过却被其中的力量给反震,他的那只脚已经断了,更重要的是,楚南只是随手一击,但是亲兵队长却是全力以赴,两人都是一级玄王,差距却是云泥之别,都天鹰不信一个没有背景的人能达到这种程度。

    楚南不屑的扫了那亲兵队长一眼,突然如陨石一般轰然降落,一双脚踏入了地面。

    都天鹰一条眉毛一挑,一只脚往前一踏,一股氤氲的气流从地上冲出。

    “轰”

    楚南双脚踏在地上,却如同踏入了虚无之中,他低喝一声又猛然弹起,挥手间,天地间玄力凝聚,一根根玄力线条瞬间成形,变成了一个四级爆破玄阵,直接轰向了都天鹰。

    都天鹰动也不动,一爪过去,这四级爆破玄阵直接轰碎。

    但瞬间,都天鹰心头一跳,蓦然后撤,不过,迟了一些,一个六级束缚玄阵竟然无声无息的释放出来,令得他有瞬息的迟滞。

    就是这一个刹那的功夫,楚南那一把柴刀已经插入了地里,而地里有暗红的血迹冒了出来。

    “找死。”都天鹰真正的愤怒了,他厉吼一声,双手虚空一撕,空间片片碎裂。

    楚南身形鬼魅般几个闪烁,但一丝如锋刃般的能量窜入体内,令得他浑身一颤,身体突然被一股巨力撑满,竟似一个气球一般膨胀起来。

    楚南的脸庞一阵扭曲,他狂吼一声,一掌拍向了胸口,全身被一股黑焰覆盖。

    顿时,一口烟雾自楚南口里喷出,他的身体迅速恢复了正常。

    “二级灵火?怎么可能焚化我的力量?”都天鹰脸色变了,他尽可能高估楚南了,没想到他的表现还是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

    就在这时,一阵微风吹过,南域域主令破天凭空出现,对都天鹰道:“都大将军,这位是我的晚辈,多有得罪,我替他向大将军你赔罪。”

    都天鹰表情僵硬,目光扫了一眼地面,冷哼一声道:“你这位晚辈倒是好本事,只希望你教教他什么叫过尤不及,什么叫藏锋蓄神,以免夭折啊。”

    “这个自然,贤侄,给都大将军道个歉。”令破天对楚南道。

    楚南却是神态一改,笑了笑,道:“都大将军,晚辈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都天鹰目光闪烁了一下,而令破天也是一愣,随即微笑起来。

    楚南一开始便是怒火燃身而来,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不畏死不畏权的莽汉,即使面对着都天鹰也敢嘲讽甚至动手,但现在他却一副云淡风清的模样,能屈亦能伸。其实问题很简单,他的目的达到了,扫了都天鹰的面子,又报了仇,还抓着不放,以为他真想找死啊。

    令破天与楚南离去了,都天鹰瞳孔缩了缩,刚才令破天给他传了音,说出了这年青人的身份,原本以为楚家再无嫡系血脉,没想到还活着一个,有那个人在后面支持,楚家说不得还能重新扎根成长。

    都天鹰扫了一眼地面,突然一步踏出,数十米开外的土壤一阵喷发,一个人影随之冲了上来,如同一条死狗一般摔在地上,一条左臂完全消失了。

    都天鹰一挥手,几道玄力没入都俊雄体内,他顿时就睁开了眼睛,一睁眼,他就跳了起来,看着消失的左臂凄厉大喊。

    “啪”

    都天鹰隔空一巴掌甩在都俊雄的脸上,冷冷道:“一只手买一个教训,男人可以好色,但因色惹祸就是猪,好在你也不算太蠢,要不然你消失的就是脑袋了。”

    都俊雄低头不敢再作声,但是双眸里却是射出了压抑的恨意,他恨楚南,更恨都天鹰,堂堂西北军团的副军团长,连自家人都保不住。

    都天鹰感觉到了都俊雄的恨意,不过他不在乎,一只大象会在意一只蝼蚁的恨吗?他现在心里想的却是楚南,在想他与天都世家年青一辈第一天才都俊龙。

    “这姓楚的小子虽然让我感到了一丝惊讶,但他怎么能和俊龙比,俊龙可是有时候让我都感到心惊的怪物。”都天鹰摇了摇头,没有再想下去。

    而此时,楚南在郊外一所民居里找到了被囚禁的漆诗诗。

    漆诗诗看到楚南时没有哭,却是笑得异常的灿烂。她披着一头秀发,俏脸上沾染了一些污迹,双目比天边的星星还要亮。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漆诗诗如是道。

    楚南将漆诗诗抱在怀里,轻吻着她的额头,道:“我已经帮你报了仇,只是取了他一只手臂,你会不会怪我没取他的人头?”

    漆诗诗摇摇头,温柔道:“你没有取他人头一定有你的道理,他也没有把我怎么样,断他一臂也够了。”

    天空上,令破天轻叹了一声,道:“这小子这么多情,那我家媛媛怎么办?媛媛可没有这个商人女这么会哄男人。”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