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327章 试探,窥艳

    越是接近那片火红的树林,就越感觉有些透不过气来。

    灼热的气浪仿佛含了铅铁一般,吸入肺中带给人一种坠胀感。

    其实,令破天直接把楚南丢入天火林,是阴了他一把,任何进入天火林里历练的人都会准备特殊的呼吸面罩,用以过滤掉天火林空气里的异常物质以及爆裂的炽热气息。

    一般的人如果不带那种特殊面罩的话,进来会寸步难行,令破天不可能想不到,只能说他就是想要楚南吃点苦头。

    不过,对于楚南来说,他是铜肺铁胃,加上有灵火吸收热气,对他影响倒也不大。

    小青从楚南的袖口冒出头,突然一溜烟的电射而出,窜入了天火林中。

    楚南急忙跟了上去,身形带动的气流都化为一条淡金色的火焰带,进入天火林中没多远,他的心便微微一动,感受到了残存在空气中的威压。

    很快,楚南看到了一只倒在地上的红甲玄兽,而小青已经从它的鼻孔里钻了进去,显然,这是一只刚刚死亡的玄兽。

    走近这红甲玄兽尸体,楚南的眼皮跳了跳,他不认识这是一只玄兽,但仅凭它死去后还余威仍存,就可以肯定它起码是一只五级玄兽。

    这玄兽的致命伤在下腹靠近****的地方,那里鳞甲较薄,应该它的罩门所在,此时这里出现了一个血洞,有几截肠子流了出来。

    “这一身红甲,刻上玄阵的话,说不定可以做出一件七级以上的玄器来。”楚南心道,他警觉的看了看四周,挥手间一个隔绝玄阵释放出来。

    然后,楚南开始拿起柴刀剥皮。

    这红甲玄兽的鳞甲极其坚硬,若不是因为死亡后与皮肉松脱,是没有可能完整剥下的。

    楚南费了几个时辰的功夫,才顺着鳞甲与鳞甲内里包裹的一丝缝隙将之割裂开来,完整的将其剥下,这一丝缝隙,除非是掀开鳞片,要不然是无法攻击到的,而且刻画玄阵后,可以将其坚韧的特性完全发挥出来,并且弥补弱点。

    这时,楚南想起了令媛媛所说的不能暴露自己炼髓境界和体修身份,那么在危急关头,这么一件鳞甲还真是不可或缺了。

    楚南没有想要在这天火林里获得宝贝的念头,浪费时间对他来说一点也不可惜,所以,他当即就坐了下来,开始用这鳞甲制作一件甲衣。

    当甲衣裁减好后,楚南紧接着开始提着玄阵笔开始在其中刻阵,关乎自己性命的东西,他自然制作的格外认真。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楚南有些忘乎所有,眼里心里再也没有了其它的东西,只有甲衣上的玄阵。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火林里狂暴的能量暴动,汇聚在了楚南的上方,无视隐匿玄阵涌入了他的体内。

    原来不知不觉间,楚南刻画玄阵再度引动了天阵。

    终于,楚南手中的火红甲衣散发出了一片火红的莹光,如同火玉一般,晶莹剔透。

    “七级玄器。”楚南握着布阵笔,脸色有些怪异。

    “竟然会是这样的效果,我竟然制作出了能够成长的玄器,这应该叫进化型玄器,只要我能凝成命阵,这件甲衣还有成长的空间,哈哈哈,我真是一个天才。”楚南突然间得意的大笑起来,能升级的玄器,简直闻所末闻,但是他却做到了。

    笑过之后,楚南突然意识到他现在仍处于天火林中,四下一看,他赫然发现那红甲玄兽的尸体变成了一具白森森的骨架了。

    不会吧,难不成我在这里呆了几十年了?楚南咽了一口口水,心中想道。

    “咝咝……”就在这时,楚南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他看到小青就在那骨架里探出了头。

    待得楚南仔细一看,就松了一口气,他看到了最底下的骨头上还有没有啃尽的肉丝,也就是说这红甲玄兽的尸体是被小青给吞下了肚子,吃得一干二净了。

    “这么说来,也最多十天左右吧,按照一般的秘地时间来算,秘地里一天,外面也就半天左右。”楚南心道,秘地时间比外面时间要快是普遍的认知,所以,其实没有人愿意长时间呆在秘地里。

    楚南穿上这红甲战铠,顿时显得威风八面,这战铠的设计十分酷,可以肯定目前为止,这个世界上绝对没有这种风格的战铠。

    “小青,我们走。”楚南收起了隔绝玄阵,正说着,但突然间,他的心中一紧,这天火林里不知何时到处都是头上生角,长得像狼一般的凶兽。

    “我靠,误入狼窝了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楚南咒骂一句,身体暴闪,眨眼间窜了出去。

    身后,一群独角狼嗷嗷叫着穷追不舍,不知不觉,楚南越来越深入了天火林。

    不知何时,这些独角狼的身影完全消失了,楚南始停了下来,长长松了一口气。

    不过,楚南却是觉得有些不太对劲,相比于前面的遍地凶兽,这里显得有些太安静了。

    听说这天火林里有六级玄兽,并且是六级玄兽群,这也太凶残了一些,不会让他遇上吧,让他遇上的话,那天神也救不了他啊。

    楚南思索了一下,意念对小青下了命令,小青一下子脱离了他的手腕,钻入了地底。

    小青不能和他在一起,小青是空间阵兽,关键时刻用来救命的。

    楚南继续往深处探索,意念散发了开来。

    “喀嚓”

    就在这时,楚南的脚下踩到了东西,发出了断裂的声响。

    楚南低下头,拨开脚下的落叶,赫然就是一具人类的骸骨,这骸骨全都变成了焦黑色,应该是被高温烧成这样的,难怪这么脆了。

    这时,楚南发现了这具骸骨上挂着一块玉,竟然还是那么的透通,没有丝毫受损,他立即意识到这是好东西。

    将玉取下拿在手中,楚南能看到玉里面有水纹状的玉纹,而且入手温润,玄力探入其中,就似乎来到了一片能量海洋。

    楚南双眸暴闪,这绝对是至宝啊,在这天火林里能得到这东西,真是意外之喜。

    这玉里竟然蕴涵了如此庞大纯净的能量,随时能直接转变为玄力运用,岂不是代表着他的玄力可以源源不断?

    楚南谨慎的用一个伪装阵法笼罩,然后贴身收起。

    域主府,一个巨大的地底密室,一块晶幕上,一个闪闪发亮的光点正在移动着。

    这时,密室门打开,令破天走了进来,他看了看那个光点所在的方位,突然皱了一下眉头。

    “域主,这是他的行动路线图,天火林里那些独角火狼再度暴动了,他应该是从他隐藏的地方出来,然后被独角火狼撵到了这个地方。”一个中年男子拿着一张标注了路线的纸递给了令破天。

    “直接引动冲击阵。”令破天道。

    “是,域主。”这中年男子恭敬应道,然后开始下命令,道:“一级冲击,开启。”

    这时,正小心翼翼前移的楚南突然心头一跳,危机来自四面八方,根本避无可避。

    “砰”

    一道能量如一座山一般击打在楚南的身上,楚南直接飞了出去,身体撞倒了十几颗大树,每一颗大树都断裂倒下。

    楚南还末沾地,身体灵巧的一扭,电一般开始朝远处遁去。

    有古怪,他连敌人是谁都没看清就挨了这么一下,这个地方绝不能再呆下去。

    “好快的速度。”这时,域主府那地底密室里,所有的人都有些惊叹道。

    令破天也是目光一闪,道:“直接用三级冲击。”

    “三级冲击,开启!”

    此时,天火林里,楚南再度被轰飞了出去,这一次,他的身体传来一阵爆响声,剧痛让他闷哼了一声,身上的战铠有一片鳞甲出现了裂纹。

    “我日……”楚南从土石枯枝中跃起,咒骂一声,他没再跑,而是抬头看了看空中,这是第一次他还没有察觉到敌人的情况下被莫名击中。

    楚南心底念头百转,有些猜到了是令破天在搞鬼。

    这时,楚南又想起了令媛媛所说的话,心中更加警觉了,这两次被击打,他没有动用**力量,而是单纯凭借着身上的战铠。

    “到底是为?令媛媛应该是为了我的炼髓境体质,令破天却仿佛是在试验自己的体质,这才一次比一次受到的击打要强。”楚南心中分析道。

    正这么想着,楚南心头一跳,整个身体被直接砸入了地里。

    域主府密室里,令破天的眉头一皱,这已经动用了四级冲击了,楚南的生命力却依然旺盛。

    “五级冲击,启……”这时,那中年男子命令道。

    “等等,直接用六级冲击。”令破天突然冷然道。

    中年男子愣了愣,六级冲击?四级以下玄王不死也得残废啊,不过他很快回过神,下令用六级冲击。

    天火林里,楚南突然感到了一阵令他窒息的压力,危机感让他本能的凝聚起了肉身力量,但他一动念,又立即将之撤去了。

    “轰”

    方圆十里之内的天火林突然闪现出一圈红芒,便见得圈内一切东西都在瞬间化为了飞灰。

    楚南被埋在了地下,许久没有动弹。

    密室里,那晶幕之上的红色光点在刹那间熄灭了。

    令破天面色绷紧,目光却是一片风平浪静,也不知道他在想些,而整个密室里也一片静默。

    谁都知道,熄灭代表着死亡。

    就在令破天轻轻叹了一声,打算离开时,突然那中年男子惊声叫了起来:“啊,他还活着,他还活着。”

    令破天望了过去,果然,那晶幕上再度亮起了一丝微弱的红光,一会熄灭一会儿闪烁,说明他现在面临濒死的边缘。

    “锁定他,将他送出来。”令破天道。

    在一个石室里,中央玄阵光芒一闪,一个身影带着暴烈的气息出现。

    令破天看到楚南时,平静的面色也不由变得惊愕。

    此时的楚南,已经奄奄一息,他一身污迹,血迹斑斑,一身火红战铠上全都是裂口,裂口内是血肉模糊的身躯。

    “七级护身玄器,难怪这小子能撑住,看来是我想错了。”令破天可是识货之人,一眼看出了这身火红战铠的不凡,心中不由产生了一丝愧疚。

    令破天上前,检查了一下楚南的身体,点了点头,自言道:“他的玄力如此浑厚,充盈全身气血之内,特别是五脏六腑,这也是他保住性命的原因,媛媛那丫头好不容易看中了一个,可不能让他有三长两短。”

    令破天心里想着,拿出了一瓶玄药剂,一打开瓶盖,就芳香满屋。

    “便宜你这小子了。”令破天心道,捏开楚南的嘴灌了下去。

    顿时,楚南的气息一下子增强,他的身体散发出了一片莹光,伤口开始愈合。

    令破天有些肉疼,这可是一瓶八级复神玄药剂,有价无市,能够快速恢复玄王的伤势。

    令破天出去后,立刻有人进来将楚南弄到了一个雅致的房间里,帮他清洗便换上了干净的衣裳,至于那件残破的战铠,也摆好放在他的旁边。

    两天后,楚南睁开了眼睛,长长呼出一口气。

    “八级复神药剂,果然是好东西,如果炼成丹,药效强上三四倍的话,那就爽了。”楚南心道。

    楚南睁开了眼睛,却没有起来,他的身体在短短两天内好得差不多了,一半是这八级玄药剂的功效,一半却是他的身体根本就没有看起来这么严重,他的意识在被带到这房间前一直都保持着清醒状态。

    “令破天果真是想试探我,还好没有暴露出来,不过,令媛媛是怎么知道的?她与她老子令破天之间究竟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楚南心中十分不爽。

    “唉,小青还留在天火林里,在外面,我与它只是隐约有点联系,但却无法让它回来。”楚南心道。

    躺在床上想了许多令楚南困惑的问题,一一猜测归类后,楚南坐了起来。

    就在这时,石门滑了开来,一个清秀的侍婢走了进来,惊喜道:“楚少爷,你醒了啊。”

    “醒了,我以为我醒不过来了。”楚南淡淡笑着。

    “大人吩咐,楚少爷醒了之后就带你离开这里。”这侍婢道。

    楚南跳下床,活动了一下筋骨,道:“那就走吧。”

    侍婢带着楚南穿过了几道守卫森严的大门,然后坐着了玄力梯来到了地面上,这也是一个密室。

    走出这密室,楚南就一挑眉,竟然来到了擎天阁。令破天是意思,他让自己知道了他的地底秘密基地的存在,是在表示对自己的信任与接纳?

    很快,令破天出现了,他看起来有点匆忙,但望向楚南的目光却带着欣赏与亲近。

    “没事了吧,不知道是该说你运气有多好,竟然闯入了天火林里的天阵里,如果不是发现及时,你可小命难保了,你小子死了倒不打紧,我怕我那丫头会恨死我这做爹的。”令破天亲昵的拍了拍楚南的肩笑着道。

    天阵,以为老子不知道吗?楚南心里腹诽,脸上却是感激道:“多谢域主大人。”

    “嗯?不是说了不要叫大人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令破天皱了皱眉头。

    “是,伯父。”楚南立刻改口。

    “这才对,贤侄,这几天媛媛那丫头很是担心你,你就去湖心苑看看她吧。”令破天道。

    “好的,伯父。”楚南点头。

    令破天匆匆走了,楚南目中闪过一丝精芒,现在,是时候去问问令媛媛到底怎么回事了。

    楚南直接掠入了湖心苑,湖心苑这护苑大阵的真正通道他一眼就清晰明了。

    来到内苑,没有看到火儿和水儿,楚南直接冲进了令媛媛的寝房内。

    这时,楚南听到了寝房内里的浴室里传来了隐隐的说话声。

    “不是要我娶你吗?先收点利息吧。”楚南舔了舔嘴角,身形一闪,来到浴室外,将门推了开来。

    顿时,四双眼睛望了过来,在看到楚南后,齐齐发出一声尖叫。

    随即,楚南在无数道玄力攻击中狼狈的退了出来,眼前那四具光溜溜的**却始终闪现着。

    当时,令媛媛是坐在一张高凳上,水儿正帮她擦去身上的水珠,火儿还有另外一个有着一对粉嫩胸器的美女正好从浴池上来。

    “太过瘾了,真是姿容绝顶,各有千秋,特别是那对胸器,真是绝了。”楚南心道,倒是有些蠢蠢欲动,不过,他很快意识到处境似乎有些不妙,看来还是先撤为妙。

    正当楚南朝着湖心苑外冲去时,一个羞怒的声音响起:“姓楚的,你站住。”

    这声音,好陌生啊,是那对胸器,不,是那个有胸器的女子。

    楚南转过身,就看到一位身着淡蓝色戎装,一头湿发披在脑后,因愤怒而脸色涨红的美人正用吃人般的目光盯着他。

    ********啊!

    “额?你好啊姑娘,你认识我?那真是太荣幸了,只是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些重要的事,告辞了。”楚南干笑两声,就要开溜。

    “混蛋,还想跑。”许静秋一抬手,几道玄力光芒组成了一个八角玲珑朝着楚南套去。

    突然间,楚南的身影消失了。

    下一秒,一只大手搭在了许静秋的香肩上。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