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326章 西北来人

    楚南一手搭在令媛媛的腰上,目中精芒一闪。

    这是令媛媛借着一个旖旎的吻给他的警告,她费这么大的心思,代表着她知道这里被监视着。

    而更让楚南吃惊的是,令媛媛是怎么知道他达到了炼体中的炼髓境的?那么,她强迫自己去娶她,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楚南觉得自己抓到了一丝脉络。

    凭着令媛媛的这番表现,她与令破天的父女关系就不像是表面这般令人动容。

    在一间密室里,令破天盯着晶壁上的影像,正是楚南与令媛媛抱在一起的画面。

    “看来,媛媛还真是喜欢这个小子,我这做爹的怎么也得成全她。”令破天自言道,一挥手,晶壁关掉,他走出了密室。

    令破天再度回到了擎天阁,令媛媛已经与楚南分开,两人似乎都在思索着。

    “媛媛,你先回去吧,你的事,爹自会替你作主。”令破天对令媛媛道。

    “爹……”令媛媛叫了一句,露出一脸担心的模样,不得不说,她的表情十分到位。

    “媛媛,你放心,爹不会吃了他的。”令破天哈哈笑道。

    令媛媛看了楚南一眼,目光中流露出一丝警告,似在要他记住她所说的话,然后她离开了。

    “你想娶我女儿……”令破天盯着楚南,声音低沉。

    “我不想。”楚南不待令破天说完,便立即道,他真不想淌这混水,令媛媛明摆着要利用他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

    令破天脸色一沉,双目如刃,法令纹深得能够夹死苍蝇,空间刹那间如同凝滞了一般。

    楚南面色淡色,不闪不避,但他的后背一根根汗毛竖起,寒意如同一只只虫子一般钻入骨髓。

    “这个问题暂且不提,你先去天火林里转一圈再说。”令破天开口了,身上的气势如风一般散去无痕。

    天火林?这可是一个六级秘地,而且,那个地方让丹田时的人形灵火有些躁动不安。

    楚南心中还在犹豫,突然间,他的人已被一股力量卷了起来送出了擎天阁,下一秒,他的眼睛里就是一片燃烧着的金焰,一股股灼热的气浪将他包围,竟然让他感觉到如同泡在温泉里一般的舒服。

    空间一阵猛烈的波动,气息已经截然不同。

    楚南正在往下坠落,他身上玄力一震,身体悬浮在了半空,底下是一片暗红色的石林,而远处则是一片一望无际的火红丛林。

    “好浓郁的火系能量,小银这么兴奋,莫非这里也有灵火出没?”楚南心道,他知道,这里应该就是天火林了。

    楚南降落在下方的一块巨石上,目光如电一般扫了一圈,看到有几只玄兽闪过,隐在巨石后面,不过是最低级的一二级玄兽,引不起他的任何兴趣。

    楚南在巨石上如同幻影一般跳动着,就在他跳出石林时,猛然感觉到眉心的紫月神晶“嗡”的一颤,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他扭头往后扫去,却是都没有发现。

    “奇怪……”楚南眉头紧锁,心中隐隐有一丝怪异的感觉。

    没有再多想,楚南朝着远处的丛林奔去,既然这秘地叫天火林,估计在那林子里才会有好东西,它显现在域主府里的表象可不就是一片如同烧着了一般的丛林么,再者,丹田里的小银兴奋的指向也来自那片丛林。

    ……

    “哥,小弟真替你不值,令小姐竟然不选你,反而倒贴那个姓楚的。”丘府,丘****正忿忿不平的对丘泽天道。

    丘泽天却是笑了笑,道:“不选我也好,做域主的女婿,末必是一件好事,我的前途并不在域主府,而在万古山,到时有域主女婿这身份,反倒碍手碍脚。”

    “可是,那也不能让那姓楚占了这便宜。”丘****依旧不爽。

    丘泽天表情严肃了一些,敲了一下丘****的脑袋,正色道:“你最好不要再对楚天歌抱有敌意,更别试图去对付他,要不然等待你的可不是禁足这么简单,搞不好你的命都会丢掉。”

    丘****不敢再说话了,他心中尽管不甘,但事以至此,只是想起漆诗诗那曼妙的身姿时,他依然有一种强烈的冲动,这种冲动到现在,就变成了对楚南的愤恨了。

    “你是要做丘家家主的人,有些东西,该舍就得舍,该放就得放,世间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明白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丘泽天教训道,就现在他弟弟这样的心性,丘家在他手里会迅速衰败,一个家族,没有一个好的掌舵者,注定不能长久,但是自己的重心不可能放在家族上,他有他的追求。

    “如果是杀父之仇呢?”丘****突然问道。

    丘泽天愣了一下,沉声道:“即使是杀父之仇,在你没有报仇的实力之前,你也得憋着,因为你代表的不是你自己,而是整个家族的兴亡。”

    丘****默然,他其实想说他只想做个纨绔,没事抖抖威风,管理一个家族,这对他来说太难了一些。

    就在这时,天际突然出现了一道耀眼的光芒,看起来就像是一颗在白天里闪耀的星辰。

    不多时,这光芒开始收敛起来,一艘浑身漆黑,如同怪兽一般的玄力飞船降临在天火城的防御罩外。

    “是西北军团的天煞飞船,怎么跑到南域来了。”丘泽天心道。

    西北军团在辉煌大陆威名赫赫,可以说是知名度最高,就连平头老百姓都对其中的名将了如指掌,普通家族中若是有一个子弟在西北军团参军,那任谁都不敢欺凌。

    西北军团的性质有些像楚南初来乍到时呆的青鸾星省第九军团,直面兽人威胁,减员率为全军之最。

    不过,西北军团主要是针对帝国第三块大陆,北冥大陆战争中补充兵员的地方,历代大帝对西北军团都极为重视,对将士也格外优待。

    天煞飞船一入天火城,就降临到了域主府。

    令破天亲自过来迎接,由此可见西北军团的面子有多大。

    天煞飞船近看令人十分震憾,搭载的玄力炮管是鲜血一般的红色,看起来就如同一只刚好进食过的怪兽。

    舱门打开,一个身着将铠的中年男子在一队黑衣军士的拱卫下走了下来,而在后面,还有一队英姿飒爽的女兵,她们是辉煌帝国第一支战地女性医务兵,被帝国许多夫人小姐们所崇拜。

    “域主大人,此来叨唠一番,真是不好意思。”这中年将军对令破天道,即使说着客气的话,但他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一点客气的意思。

    “都将军哪里话,这可是别人盼都盼不来的。”令破天微笑道,随即接着问道:“只是不知都将军驾临有大事?只要有用得着令某人的地方,一定义不容辞。”

    都将军等的就是这句话,他立刻拿出一张盖有帝印的征兵令,道:“北冥战事吃紧,各域都要进行征兵,我负责南域,希望域主大人鼎力相助。”

    令破天心中微沉,这一张征兵令,代表着都将军可以名正言顺的在南域征兵,甚至他将域主府的精锐征走了,他也必须放人,不过他早已炼就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当下爽快道:“那是当然,北冥战事,事关整个帝国,我令某人绝对支持。”

    “那就太感谢了。”都将军道。

    “都将军这边请,我已吩咐下人去准备了晚宴。”令破天道。

    “本将军只能在天火城呆十天,时间太紧,就不必了。”都将军说着,冲数百军士下命令:“立刻行动,按照名单去请人。”

    令破天心头一紧,看来是有备而来,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他有的是办法推托,不放人又能拿他如何?

    “令伯伯,近来可好?”这时,医务女兵队里,一个身着笔挺淡蓝色军装的美丽少女走上前问好。

    “咦,这不是静秋吗?你也入了西北军团?巾帼不让须眉啊,对了,你是媛媛的好姐妹,征兵也没有你的事,不如去陪陪媛媛吧。”令破天看到这少女时,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道。

    这少女却是望向了都将军,加入了军队,那可就没有了自由了,事情都是上面说了算。

    “去吧。”都将军看到少女的目光,那冷硬的表情却是柔和了一些。

    “谢谢将军。”少女笑着敬了一个军礼,然后熟门熟路的跑去湖心苑了。

    都将军本名都飞鹰,来自天都世家,西北军团三大副军团长之首,是帝国十大名将之一,他直接掌控的天煞营更是威名赫赫。

    ……

    湖心苑,那叫静秋的少女直接跃过了碧湖,湖心苑的护罩上击打了几下,竟然就畅通无阻的进去了。

    来到内院,正好令媛媛坐着轮椅出来了。

    “静秋!”

    “媛媛!”

    两女同时惊喜的呼喊,静秋已经冲了上去,一把抱住了轮椅上的令媛媛,小嘴叭唧一下在她的脸上重重的吻了一下。

    “要死啊。”令媛媛不甘示弱的在静秋的翘臀上拍了一下。

    兴奋过后,令媛媛看着一身戎装的静秋,讶然道:“你还真的跑去当医务兵了?好好的玲珑谷弟子不做,要跑到北冥大陆这么危险的地方去。”

    “我现在可不是玲珑谷弟子了,被师父除名了。”静秋幽幽道。

    “别装了,我还不知道你和你师傅的关系吗?等你从北冥大陆回来,你想要再入玲珑谷不就是一句话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令媛媛一言揭穿了闺蜜的谎言。

    令媛媛长到这么大,只有两个朋友,一个只相处了几天,她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的少女,另一个就是静秋了。

    静秋姓许,许这个姓在帝国声名不显,但却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家族。

    当今大帝最宠爱的玉妃就是出自许氏,而许静秋称呼玉妃为姑姑,算是正宗的皇亲国戚。

    不过许家向来行事低调,大概这就是反而深得大帝信任的原因吧。

    “征兵?现在北冥大陆的战事已经这么激烈了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听得许静秋来此的原因,令媛媛讶然道。

    许静秋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道:“我跟你说啊,二个月前,西北军团有二个完整的营因中计被全歼了,陛下愤怒的摔东西了,那一天因心情不爽斩了一百多人。”

    令媛媛惊叫了一声,随即捂住了嘴,西北军团可不是十万人军团,而是百万人军团,一个整营就相当于七星大陆的一个军团那么多人,也就是十万人,二营被全歼,那就是死了二十万军人,这怎么不叫人吃惊,除了建国之战,还从末听说过帝**队吃过这么大的亏。

    “难怪……可是,这样的消息被封锁,以后一旦爆发出来,那可会更让人受不了的。”令媛媛皱着眉头道。

    “这个我可不懂,也不关我们的事,上面怎么决定自有其道理,我啊只想当好一个医务兵。”许静秋道。

    于是,两女转移了话题。

    就跟男人与男人之间必谈女人一样,女人与女人之间也必谈男人。

    “媛媛,域主大人是定了铁规矩,你二十岁之前必须嫁人吧,这都没剩几个月了,你到底选好了没有?”许静秋问道。

    “选好了。”

    “没选好的话你……你说?选好了?选好了!”许静秋没听清楚令媛媛的回答就自顾自的说着,以至于回过神后一下子都转不过弯来,在她的印象中,令媛媛对于男人似乎天生就没有感觉,估计到了最后也是被域主强行塞一个男人给她。

    令媛媛不知为,突然想起了在擎天阁她主动强吻楚南的那一幕,俏脸竟然微微飞红。

    “媛媛,你知道吗?你竟然脸红了,你不会真的坠落爱河了吧,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现在在哪里?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见那是何方神圣了,竟然能让我家媛媛春心荡漾。”许静秋激动的就如同看到了一个男人突然变成了女人一样。

    “他现在在天火林,姓楚,叫楚天歌。”令媛媛道。

    “楚天歌?这名字听着有点耳熟啊。”许静秋蹙着秀眉极力回忆着,她绝对听过这个名字,绝对!

    就在这时,许静秋似乎想起来了,目光变成了震惊与不可思议,呆呆的望着令媛媛,半晌才摸了摸她的额头,道:“楚天歌,楚家那个声名狼籍的败类?”

    “大概就是他吧。”令媛媛微微一笑,打开许静秋的手,她调查过楚南,不,是楚天歌,当然知道他以前的斑斑劣迹。

    “你怎么会?他……你……你那么多让我口水直流的大帅哥不要,找了这么一个家伙?不对,小十子说过,这家伙留在了七星大陆没回来啊,怎么?他竟然还回得来?”许静秋忿忿不平的道,小十子就是十皇子左北川,她与他的关系不错。

    “缘份就是这么奇妙,我觉得是他,那就必须是他。”令媛媛淡淡道,缘份确实是缘份,但真实的原因却是不能为外人道。

    许静秋望着令媛媛认真的目光,泄气道:“好吧,你呀,可别后悔。”

    “我只怕他后悔。”令媛媛道。

    “你……没救了,等他出来,我倒想看看他使了招术,把你迷成这样。”许静秋恨恨道。

    “好了,别说我了,说说你吧,怎么样,你找到了没有?”令媛媛转移了话题,不想在楚南的问题上多作纠缠,她很清楚她在干,又需要。

    许静秋摇头,气愤道:“真不明白为,那些家伙都瞎了眼吗?一个个看到我就跟看到似的,倒追也追不到。”

    令媛媛笑了起来,道:“你哪是追男人,你明摆着是折磨男人,一开始有几个被你甜言蜜语的骗上了钩,结果你不仅没让他们碰你一根头发,反而恶作剧的让人裸奔,谁也怕了你啊。”

    “我只是考验他们,这点考验都受不了,以后一辈子还怎么过啊。”许静秋义正严辞道。

    就在两女谈兴正浓时,天火城的气氛却是变得有些怪异。

    一个个家族的优秀子弟被征兵令给强征入伍,送去了新兵集中营。

    西北军团是地方,谁都知道,有些家族可能觉得时机成熟了会派家族子弟进去历炼,但被征的大都是没有准备好的,这感觉就不一样了。

    于是,一些家族的族长长老们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跑到域主府来要说法了。

    令破天出面安抚,不过话说得好听,归根结底只有一句话,他也没有办法阻止。

    他当然没有办法阻止,他的办法都用在了保住自己的人不被拉走上了。

    都天鹰作为十大名将之一,其心机又怎可小觑,其实他与令破天之间就是一个默契的交易,他不动令破天的人,但令破天也不能阻止他动别的人。

    “之洞,安排好了没有?”在一个隐秘的书房里,令破天对丘之洞道。

    “回大人,已经安排好了,凡是名单上的,都已经发出了消息。”丘之洞道。

    令破天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这毕竟是他的地盘,他总有办法将一切不利的因素转为有利的因素。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