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323章 娶我,逆鳞

    董阳平费尽心机的搭上了火儿的线,当然,费尽心机是他认为的,如果不是火儿故意让他费尽心机,他永远也没机会。

    而火儿表现的对他的甜言蜜语颇为受用,并且不时的对他抛几个媚眼,一副对他仰慕加心动的小女儿神态。

    时间回到了二个时辰以前。

    “火儿姑娘,你今天真是美的如同天上仙子。”董阳平约了火儿出来,一张嘴就是甜言蜜语。

    火儿一脸娇羞,但却是嗔道:“难道我以前不漂亮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不,不,是我说错话了,该打。”董阳平轻轻扇了一下自己的脸。

    “别,我只是开个玩笑,董少爷,你知道,我很希望小姐的意中人会是你。”火儿娇声道。

    董阳平立刻精神一震,道:“火儿如能助我,我一定会百倍的回报你的。”

    火儿幽幽看着董阳平,道:“我可以帮助你,但你可一定不能负我啊。”

    董阳平立刻指天发誓,说如果负了火儿天打雷劈之类的云云。

    “董少爷,我帮你把小姐约出来,就到天火楼吧,不过,你也知道小姐的身份,排场越大才越能吸引住小姐不是吗?你就将天火楼包圆了如何?”火儿眼珠子一转,说道。

    包……包圆了?董阳平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天火楼可不是一般的酒楼,董家的根本就不在天火城,就算在天火城,董家也没这个面子啊。

    火儿瞅了董阳平一眼,娇声道:“董少爷,你可以扯着小姐的身份作虎皮啊,小姐可是域主最宠爱的女儿,以她的名义,谁敢违抗?”

    董阳平眼睛一亮,只觉这主意甚好,借着妞儿的势来泡妞,这才是最高境界啊,当下,他便采取了火儿的建议,有事一概往令媛媛身上推,谁也不给她面子啊。

    董阳平兴冲冲的离开后,火儿那娇羞的表情一改,呸了一声,自言道:“这只癞蛤蟆,看玩不死你。”

    火儿早知道丘泽天在天火楼的地下酒楼宴客,一开始任由董阳平扯着虎皮作大旗,待其自信心膨胀之后,便直接对董阳平说小姐看中了那个地底包房,董阳平气势滚滚的杀到,结果被火儿阴了一把。

    “你是自己打断自己的双脚爬出去,还是我打断你的五肢再把你丢出去,你自己选。”丘泽天淡淡的对董阳平道,玄王的气势令得董阳平一阵阵发虚。

    “家……家父董永山……”董阳平没法子了,只能报出父亲的名号,期望对方有所顾忌,董家虽是七品势力,但在七品势力中却是拔尖的。

    “原来是董家的小子。”丘泽天淡淡道。

    楚南不动声色,董家,不就是淮水城城主夫人的娘家吗?董家在南域应该算是一个有数的大势力了,不知道丘泽天会怎么做?

    “对对对,请大人看在家父面子上原谅小的无礼,来日必将摆酒赔罪。”董阳平急忙道。

    “不用,我会摆酒向你们董家老爷子赔罪的。”丘泽天开口道。

    额?意思?

    就在这时,丘泽天动了,手中一把诡异的紫色匕首划出几道紫色的光芒,便见得董阳平一声声凄厉的惨叫。

    董阳平四肢血流如柱,下体亦散发着一阵阵尿骚味,他的手筋脚筋全被挑出震碎,第五肢也折了,肿胀如球。

    “丢出去。”丘泽天淡淡道,目光不着痕迹的扫了令媛媛一眼,以他的心机,哪还不明白是被人当成一把刀了。

    董阳平被天火楼侍卫拖死狗一般拖了出去,而丘泽天那淡然的表情立即换成了一副笑脸,对令媛媛道:“令小姐,既然来了,一起如何?”

    “好。”令媛媛没有拒绝,目光打量着楚南。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兄弟楚天歌,楚兄,这位是域主千金令媛媛小姐,后面两位可爱的姑娘是火儿和水儿。”丘泽天为双方做了一个介绍。

    “令小姐,幸会,两位姑娘,小生有礼了。”楚南笑着道,他的表情很轻松自然,似乎令媛媛的身份并不能带给他压力。

    令媛媛只是点了点头,倒是水儿和火儿觉得有些稀罕,不断的打量着楚南。

    “楚天歌,你不是南域人吧。”令人惊讶的是,坐下之后,最先开口的却是令媛媛。

    “不是,我觉得我是辉煌帝国子民就够了。”楚南道。

    “是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令媛媛说了一句后,便没再说话了。

    丘泽天以主人身份开始替令媛媛与楚南斟酒,不过这么一来,他与楚南本打算深聊的想法就要搁浅了。

    楚南没有说话的**,他更多的是在观察,观察丘泽天,观察令媛媛,甚至是水儿和火儿这两个侍婢。

    三人间不咸不淡的过了一个多时辰,楚南加起来说的话不超过二十句。

    终于,这酒局散场了,令媛媛带着两位侍婢离开了。

    “楚兄,实在对不住,本来我为你还准备了一个特殊的节目,结果……”丘泽天有些歉意的笑道,他说到特殊的节目时,眼睛眨了眨,一幅你懂的样子。

    “下次由我来做东。”楚南笑道。

    楚南回到漆氏商行的大院,发现这深夜时分,这里的掌柜伙计还有护卫们却是摆开了好十几桌,正喝得起兴呢。

    楚南没有惊动他们,到房里找到了正对镜梳妆的漆诗诗。

    “楚大爷,竟然没有在外面留宿,真是稀奇。”漆诗诗一看到楚南,一脸惊喜的迎上来道,她可不是都不懂的人,一般贵族之间的宴请,女人永远是必不可少的……东西,没错,就是东西。

    “外面那些庸脂俗粉,怎么及得上我家诗诗呢?”楚南笑着,大手就抓住了一只弹性十足的大白兔子用力捏了一下,他在酒局上没说话,对着自己的女人说起甜言蜜语可是张嘴就来。

    漆诗诗笑成了一朵花,一下子跳到了楚南身上,双腿夹着他的腰,如同树袋熊一般不肯下来。

    “外面怎么回事?有好事?”楚南问。

    “今儿丘家派人送来了一面令牌,以后我们漆氏商行在南域任何城市做生意都不会有阻碍了,我高兴,所以让大家都高兴高兴。”漆诗诗说着,搂紧了楚南的脖子,她知道,这一切都是楚南带给她的。

    楚南抱着漆诗诗,并没有再行鱼水之欢,而漆诗诗没过多久,竟然沉沉的熟睡过去。

    也是,自从与楚南肌肤相亲以来,她还真没有好好的睡上一觉。

    楚南将她放下后,来到了另外一间房,他盘腿坐着,摊开左手手掌,意念一动,一个淡淡的白色印记浮现出来。

    楚南闭上眼睛,全身心的感受着手掌心的印记,这印记如果不是特意的去感受,根本察觉不到它的存在。

    这印记是辉煌大陆楚氏一门的标志图案,线条挺多挺复杂的,图象比较抽象。

    楚南不断的感受着,竟然隐隐还有了一丝熟悉感,似乎以前就曾经看到过一般。

    不可能啊,我以前怎么会看到过?看来是错觉吧。

    但是,就在这时,这复杂的图案突然开始旋转起来,在旋涡之中,有一个突起的按钮状物体显现出来,楚南意念一动,将之按了下去。

    顿时,楚南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一段段信息片段如潮水般涌入了意识海。

    几个时辰过后,外头的天色已经大亮。

    而楚南这时才睁开了眼睛,目光带着若有所思的意味。

    那些信息片段,是真正的楚天歌的记忆,竟然完整的保存在了这印记里,现在,他知道了楚天歌经历的一切。

    楚天歌确实是一个天赋很差的玄修,但却是没落的楚南唯一的嫡系血脉了,楚天歌进入九阳神山历炼,其实也是迫不得已,当初,他的父亲把他送到七星大陆,暗地里嘱咐他就留在七星大陆不要再回来,此后,他真的留在了七星大陆,不过是缩在了试炼之地九阳神山中,最后死在了里面,而曾经在帝国风头一时无两的楚家也彻底的消亡了。

    但是,谁曾想到楚天歌手心的印记会转移到楚南的身上,或许冥冥中自有定数吧。

    现在,楚南也明白了丘泽天想要说了,他说楚家必定会在自己的手中振兴,又提及到了帝宫后山。

    那么,凭着记忆,楚南知道了那个传说中被镇压在帝宫后山的人与楚家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据说,那是一个有着通天彻地之术的人,能让丘家费这么大心思来拉拢自己,那个人应该是自由了。

    楚南心中不断的盘算着,或许他真能用楚天歌的身份在辉煌大陆立足,当然,这必须得到那个人的承认。

    ……

    漆氏商行关闭的店面重新开张了,热热闹闹,红红火火,曾经因丘家而被迫关门大吉,现在丘家又派人来贺喜,很多心眼灵活的人都猜到了些,所谓花花轿子人人台,漆氏商行一下子又起来了,而且还势不可挡。

    漆诗诗重新投入到了经营之中,她对做生意的兴趣远比修炼要大得多。

    楚南则闲了下来,开始在天火城闲逛,泡泡酒吧,逗逗妹子,日子过得倒也舒心。

    这一日,楚南正在喧闹的酒吧里逗得一个小美女前俯后仰时,突然间,喧闹的酒吧一下子变得死一般寂静,那笑得花枝乱颤的小美女也如同断电的收音机一般戛然而止。

    楚南转过身,不由一怔,进来的是坐在轮椅上的令媛媛,以及不离身的水儿和火儿,难怪一下子所有人都不出声了。

    “这么巧啊,令小姐。”楚南笑着道。

    “不是巧,我是专门来找你的。”令媛媛道,她的话一下子让本来恢复了一些的酒吧中人再度石化,一向高不可攀的域主千金来找一个男人,这说出去也没有人相信啊。

    “额?那么请问有事?”楚南问,他的心里倒没有觉得荣幸,有的只是警觉。

    “能出来一下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令媛媛道。

    不多时,四人已经坐在了一家不起眼酒楼的包厢里。

    楚南翘着二郎腿,啜了一口茶水,然后将茶杯放下,道:“令小姐有事尽管说,我的心理承受力可不强的,再这么憋下去,把我的小心肝吓坏了怎么办?”

    “油嘴滑舌。”火儿嘟哝了一句。

    “火儿姑娘倒是知道一清二楚,难道你尝过我的油嘴和滑溜溜的舌头。”楚南嘿嘿笑道。

    “你,无耻的家伙……”火儿俏脸一变,就要动手。

    “火儿,放肆。”这时,令媛媛突然斥道,声音很轻,但其威势却不一般,这不,火儿吓得娇躯一抖,俏脸发白的再也不敢作声了。

    楚南不动声色,手指敲击在桌面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这位域主千金到底唱得哪一出?楚南虽然云里雾里,但越是反常,就越需要谨慎。

    令媛媛望着楚南,淡淡道:“楚天歌,中域楚氏最后的嫡系子弟,楚氏虽然消亡,但贵族名号却依然保存着,你现在依旧是一等贵族。”

    楚南笑了笑,令媛媛要查到这些那太简单了,不过,正因为这样,楚南的心中是有些快意的,因为他是个屁的楚天歌,他只不过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偷渡客罢了。

    “收集的情报表明你好色,纨绔,天赋驽钝,当时为了避免楚家绝后,楚家费尽心机把你送下九阳神山历炼,但是你却再也没有回来,直到三年后,另一批历炼的人才发现你仍然活在九阳神山,之后出了九阳神山,你没有上飞船,而是留在了七星大陆,事隔二年,你再度出现在了辉煌大陆,但是各道空中关口却没有你入境记录,而你现在却达到了惊人的玄王境界。”令媛媛接着道。

    楚南依旧只是淡淡的微笑,不置可否。

    “你想振兴楚家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令媛媛没有在乎楚南的沉默,而是问道。

    楚南一挑眉,望向了令媛媛,道:“令小姐有话还是直说吧,你能带给我,而我又需要付出,我不喜欢打机锋,特别是和你这么美丽的女人,直来直去的比较没有负担。”说着,他端起茶杯啜了一口。

    “你娶我。”令媛媛突然道。

    “噗”

    楚南一口茶水喷到了旁边,尽管他心里有所准备,但还是吃了一惊。

    令媛媛递给楚南一块手帕,楚南接过胡乱擦了擦水渍,然后放在鼻间闻了闻,上面有着一股淡淡的幽香,他随即将之收了起来,没有要还的打算。

    “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令小姐,这种玩笑我还真受不起。”楚南道,他的目光扫了水儿和火儿一眼,看到她们的目光中也尽是惊骇。

    “我不喜欢开玩笑。”令媛媛望着楚南认真道。

    “那么,我需要一个解释。”楚南盯着令媛媛的眼睛,发现她眼睛里的认真,心中不由一跳,当然是心惊肉跳的跳,从来没有想到,一个女人嚷嚷着投怀送抱带给他的不是高兴,而是沉重。

    “很简单,我需要一个男人,而你需要一个强援,仅凭那个人,你迈的步子依然不会大,但如果再有了我,楚家会在短时间内崛起。”令媛媛道。

    “你需要男人不是很简单吗?听说丘兄也在你的候选人之列,我觉得我还没有达到让你这种女子一见钟情的地步,虽然我自我感觉让你身后两个侍婢爱上我不是大问题。”楚南笑着道。

    “你娶了我,她们就是你的。”令媛媛道。

    “不过我突然想起来,我似乎还有一个末婚妻叫白竹荺。”楚南道。

    “我没有让你不再找其他的女人。”令媛媛道。

    “可是……”楚南绞尽脑汁找着借口,他才不信令媛媛的鬼话,这个坑他不跳。

    “别可是了,你不娶我,我就会告诉我爹说你强奸了我,你就算是一个玄王,你在辉煌大陆也无法立足,而且,漆氏商行那个你的红颜知己你难道也不在乎。”令媛媛似乎有些失去了耐心,开始威胁了。

    但是楚南却像是炸了毛一般,目光变得极其可怕,他以及令媛媛面前的茶杯顿时化为了齑粉。

    “你敢动漆氏商试试,我不管你是域主女儿还是皇帝女儿,动了我的女人,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楚南的声音带着刺骨的寒气,眸中的两团紫芒让他整个人显得十发妖异和恐怖。

    令媛媛愣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的威胁没有让楚南妥协,反而如同触摸到了他的逆鳞,让一开始还插科打浑开玩笑的他如同变成了从地狱而来的使者,她一定也不怀疑楚南话语中的决心,只要她敢做,他就真的会翻脸,不死不休。

    其实,令媛媛如果只说前面,而不涉及到漆诗诗的话,楚南或许真会考虑一下,只要他弄清楚令媛媛为非得要一个男人。

    但是,说出去的如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

    楚南留下一屋子的杀气,然后消失了。

    半晌,火儿回过神来,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跳起来,道:“小姐,你看看这个混蛋,他竟然敢这样威胁小姐你,我们这就去告诉大人,他就算是玄王也要留下他的命。”

    且,漆氏商行那个你的红颜知己你难道也不在乎。”令媛媛似乎有些失去了耐心,开始威胁了。

    但是楚南却像是炸了毛一般,目光变得极其可怕,他以及令媛媛面前的茶杯顿时化为了齑粉。

    “你敢动漆氏商试试,我不管你是域主女儿还是皇帝女儿,动了我的女人,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楚南的声音带着刺骨的寒气,眸中的两团紫芒让他整个人显得十发妖异和恐怖。

    令媛媛愣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的威胁没有让楚南妥协,反而如同触摸到了他的逆鳞,让一开始还插科打浑开玩笑的他如同变成了从地狱而来的使者,她一定也不怀疑楚南话语中的决心,只要她敢做,他就真的会翻脸,不死不休。

    其实,令媛媛如果只说前面,而不涉及到漆诗诗的话,楚南或许真会考虑一下,只要他弄清楚令媛媛为非得要一个男人。

    但是,说出去的如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

    楚南留下一屋子的杀气,然后消失了。

    半晌,火儿回过神来,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跳起来,道:“小姐,你看看这个混蛋,他竟然敢这样威胁小姐你,我们这就去告诉大人,他就算是玄王也要留下他的命。”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