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317章 原由

    车队从一条荒草遍地的支路上转到了主路上,就如同从蛮荒时代跨入了文明时代。

    主路很宽,宽到十辆大型玄力车并排都显得宽敞。此时,主路上已能见到不少形形色色赶路的旅人,不时有一辆辆各异的玄力车穿梭而过,亦有不少驾骑玄兽的玄修,甚至有用双腿当交通工具的人。

    漆诗诗公然的与楚南坐到了一辆玄力车里,自然其他人就乖乖跟别人挤去了。

    楚南望着车外,现在是接近天火城了,一域之中心的气象已经迥异与其它的地方,不说别的,就说这穿梭的旅人中,有不少人的气息都十分强大,在七星大陆处于一流强者层次的将级强者,在上层大陆就显得很普通了,在这里,玄王才是一流的强者。

    “照这速度,还有两天应该能到达了。”漆诗诗抱着楚南的一条胳膊,轻声道。

    “嗯,现在你可以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了?他又为什么会看上你?又是哪一波人要杀你?”楚南道。

    漆诗诗点点头,道:“他是南域丘家子弟,丘家并没有排品,但是,在整个南域,没有人敢轻视丘家,因为丘家家主是域主跟前的红人,更重要的是,丘家有一个子弟是入了南域九品势力万古山的核心弟子层次,就算七品八品势力对丘家人都客客气气的,我们漆氏商行虽然有点权势,但也只是对普通人而言,在丘家面前,漆氏商行也只能任人揉捻。”

    楚南听了之后,表情有些怪异,不过并没有打断漆诗诗,听她继续讲下去。

    “我是在一次贸易大会场上遇到他的,当时他来搭讪,我只是随意应付着他,而随后有一个天火城有名的夫人牵线,正式将他介绍给了我,我……我不喜欢他,即使他装得再风度翩翩,我也能一眼看出他内心的虚伪,这算是一种天赋吧,其实有时候看得太明白并不是一件好事,我初时为了漆氏商行还敷衍一下,后来他没耐心了,他眼中闪露出来的东西让我感到害怕,所以我找了一个借口逃回到了淮水城。”

    漆诗诗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悄悄看了看楚南的脸色,生怕他会因此而感到不悦,但是他并没有什么表现,只是听得很认真。

    “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而放过我,漆氏商行在天火城的生意因他一句话而中断,他更放出话来,说我如果在限定期限内不到天火城找他,他就要我们漆氏商行上下活在地狱之中,我知道他有这个能力,所以我没有办法,只能带着这些玄力车来天火城,希望这一批货物能让以前跟我父亲交好的一位世伯出手帮帮我。”漆诗诗道。

    “如果他也没有办法呢??”楚南开口问道。

    漆诗诗俏脸白了一下,咬着下唇道:“或许,我会屈服。”

    “你就这么确定我能扛得下吗?如果我也没办法呢?”楚南道。

    “那大不了一死了,我既然做了选择,既然成为了你的女人,我就会承担后果,难不成你认为我漆诗诗是朝三暮四,为了苟活又去屈从他的女人?”漆诗诗咬着下唇,扭身到一边不看楚南了。

    楚南伸手将她扳正过来,伸手勾起她的下巴,道:“我没这个意思,只是,你身上有那飞船的构造图纸,为什么选择我,或许你可选择一个九品势力,相信没有人能拒绝得了这样的图纸。”

    “因为我信不过别人,而我只信你,这是我的直觉,我选择相信。”漆诗诗说道,依旧有些气鼓鼓的,所以说,女人再聪明,她也只是一个女人。

    楚南将漆诗诗搂入怀里,轻抚着她的后背,而她反手抱住楚南,将整个人都窝在他的怀中。

    “那又是谁想杀你?”楚南在漆诗诗耳边轻声问道。

    “就是那位跟我父亲交好的世伯,那个人来刺杀我的领头人,就是他身边的人。”漆诗诗咬牙道,声音有些轻颤,她早知道世间的残酷,但也没有想到会残酷到这种地步。

    “他为了什么?”楚南问。

    “因为他的女儿已经送给那个人做小妾了,据说是最受宠的小妾,我原本以为因为这个理由他也会尽力帮我摆脱丘****的纠缠,没想到他倒是将我视为最大的威胁了,直接想要将我杀死。”漆诗诗忿然道。

    楚南点头,起码这一切都能说通了,他相信漆诗诗对他还是有所保留,当然,他对她同样如此。

    楚南对于漆诗诗还是很欣赏的,无论是外貌还是内在,她身上也有一种独特的气质,精明中带着一份天真,无怪乎会引起那丘****的疯狂占有欲。

    但是,楚南与漆诗诗虽说相互都有些好感,但归根结底,楚南是为了那张玄力飞船构造图纸,而漆诗诗也是拿这飞船构造图纸来与他交易,身体上的占有,是男女之间纯粹的冲动以及……说得难听点,这也就是一个添头罢了。

    两人之间想要达到拿命去信任的程度,那需要时间的沉淀和考验,这个两人也都十分清楚,毕竟不是懵懂的不知世事的青涩少年。

    ……

    天火城,一家并不奢华,但却十分雅致的酒楼里。

    “董老弟,淮水城城主府的事情我听说了,你那相好的表妹香消玉陨,这是一件绝对值得悲痛的事情,不过,做哥哥的也多嘴一句,世上女人多得是,你悲痛过也就算了,别人会说你有情有义,但一直被这事所影响,就会被人瞧不起了。”一个青年对面前正喝着闷酒的董阳平道。

    “许哥,我明白,但是我父亲竟然要我去追求域主大人之女。”董阳平道,当然,他郁闷的更深层次的东西自然不会说出来。

    许图辉一怔,讶然道:“是令媛媛?”

    “不错。”董阳平点头。

    许图辉呵呵一笑,道:“董老弟,你莫不是因为令小姐双腿有疾所以不高兴,我告诉你,令小姐除了双腿有些不方便,论长相气质,论才气,无一不是上上品,你想要追求她,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天火城里愿意跪在令小姐面前舔靴的世家权贵子弟多得是,而且,听说这令小姐对任何男人都很疏离,追求她的难度不比追求一位公主要容易。”

    董阳平心中的傲气却是被激发出来,他道:“小弟我别的马马虎虎,但在讨女人喜欢这事上,却还有几分独到见解。”

    “哈哈,就该这样,做哥哥的就拭目以待了。”许图辉大笑道。

    两人都不知道,就在几盆植物遮挡的隔壁,一位身着素色长裙,鹅蛋脸,柳眉杏目,长相绝美的少女那淡然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冷意,而服侍在她两边的两位侍婢更是愤怒。

    她们这个隔间有一层无形的隔绝玄阵,别人听不到她们说话,但她们能听到别人说话,一般来说,来这里有什么隐秘的事要谈的,都会用隔绝玄阵,不知为何,董阳平和许图辉却是没有布置,或许是认为他们所说的话也不算什么秘密,别人听去了也无所谓,但如果听的是正主那感觉就不好了。

    “小姐,又来一只癞蛤蟆,这董家我知道,是南域淮水城的一个七品势力而已。”一个身着火红紧身衣裳的侍婢冷哼道。

    “不用理会这种人。”少女淡淡道,她就是南域域主之女令媛媛,估计董阳平打死都不会想到他竟然霉到了这种地步。

    “小姐,这么多人,你就没有一个动心的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另外一个身着水蓝色衣裳的侍婢带着一丝忧虑问道。

    令媛媛摇摇头,轻叹一声,目光有些悠远,像她们这种身份的女子,爱情之于她们就是一个奢望。

    “小姐,我觉得丘家少爷还不错啊,他长得不差,天赋绝佳,他的家族是大人的左臂右膀,他本身又是万古山这种九品势力的核心弟子。”身着火红衣裳的侍婢道。

    “火儿,你不会是自己心动了吧。”身着水蓝色衣裳的侍婢轻笑着问道。

    “才不是,水儿,你可不要乱说话。”火儿急忙道。

    “好了,你们两个别争了,丘泽天是不错,但是我对他没感觉,火儿,你如果中意他的话,我来安排,你们跟了我这么久,也是要有个归宿了。”令媛媛带着淡淡的笑意说道。

    “小姐,求求你不要让我走。”火儿急了,一下跪倒在令媛媛的面前。

    “火儿,你不愿意的话谁也撵不走你,你啊,什么事都太当真了。”令媛媛伸出手拍了拍火儿的脑袋。

    火儿这才松了一口气,站了起来,她对丘泽天确实有些好感,但也仅仅是好感罢了,她与水儿从会走路起就跟在了小姐身边,可以说她们就是小姐的影子,一旦剥离,等待她们就是消亡,这是一种根深蒂固的思想。

    令媛媛抿了抿嘴,手捧着一卷书,便却并没有看进去。

    生在一域之主的家里,是一种幸运,但同是也是一种不幸,她的确能选择自己的夫婿,但却无法不选择,她不选择,自然有人替她选择。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