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313章 尴尬的误会

    在四级防御玄阵内,护卫们都放松了许多,开始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轻声说笑着。

    显然,一个四级防御玄阵带给了他们很强的安全感。

    一般的攻击,四级防御玄阵怎么也能撑上一会儿,而能瞬间击破四级防御玄阵的,凭他们再警觉也是死路一条。

    浑身散发着诱人熟女气息的雪姨此时却如小女孩般生着闷气,而一旁的漆诗诗却是挽起了袖子,双手抓着一条兽腿啃得津津有味,不时的被楚南逗得咯咯直笑。

    夜深了,营地里安静了下来,值守的护卫警觉的盯守着四面八方,其余的护卫则就地而眠,他们不能睡在玄力车里,因为要随时准备战斗。

    当然,除了楚南。

    此时的楚南就躺在玄力车里呼呼大睡,但是,恐怕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在他的小腹间,有一个银色的精灵正探头探脑的出现。

    这精灵身后生有银焰之翼,眉目清晰,竟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孩,而它胸前波涛汹涌,整一****萝莉。

    银焰小精灵飞了起来,在不大的玄力车里转了几圈,留下一片银闪闪的光点,十分绚丽。

    随即,这银焰小精灵停在楚南的脸庞上方,那银色的眸子好奇的打量着他,似乎有些疑惑,自己这主人怎么变了模样。

    看着看着,这小精灵伸出了细嫩的小手,要去触碰楚南的脸庞。

    而就在这时,小精灵倏地缩回手,瞬间钻入了楚南的丹田内。

    几乎与此同进,玄力车门被轻轻的拉开了,一股女人身上特有的幽香在狭小的空间里弥漫开来。

    一点寒芒在黑暗里一闪,陡然间,看似睡得十分深沉的楚南暴起,他一手擒拿住了这女人的手臂,另一手夹住那寒芒就塞入了这女人的胸口。

    “啊……”女人尖叫起来,身体不停的抖动。

    玄力车里亮起了光芒,入眼的就是妻姨那花容失色的容颜。

    “放开我!”雪姨恶狠狠道。

    楚南的目光却是移到了雪姨那丰满的****上,那被撑得鼓鼓的胸前衣裳上,一道湿痕正在慢慢的扩大。

    “我帮你拿出来。”楚南邪恶一笑,一伸手,解开了雪姨的腰带,然后抓着她的衣服下摆一提,顿时,一块冰块掉了下来。

    “你……”雪姨羞怒交加,没想到恶作剧没成,反倒被他给整惨了。

    楚南好整以瑕的松开手,而雪姨立刻开始整理衣裳。

    但就在这时,玄力车门再度被打开,雪姨转头,瞬间石化,车外大小姐漆诗诗的表情也定格了,目光却是望着她正系着腰带的双手。

    “我……那个……不打扰你们了。”漆诗诗讷讷道,急忙关上车门,她只是发现雪姨不见了然后出来寻找,值守的一个护卫指了指这玄力车,她就过来随手拉开了车门,没想到会碰见这么羞人的一幕。

    雪姨想死的心都有了,她怒声对楚南道:“都怪你。”

    不待楚南说话,雪姨就跑了出去,留下一脸无辜的楚南,他还没找她算帐呢,半夜三更的摸进他一个男人的地方,拿冰块来恶作剧,现在被人误会了,他冤不冤啊,虽然现在是一个中年大叔的模样,但中年大叔也有名誉的不是,再说,他还在考虑要不要泡漆诗诗呢,现在倒好,泡是泡了,不过是泡汤了。

    雪姨回到了营帐里,漆诗诗已经躺下了,将被子都蒙在了头上。

    “大小姐,不是你想得那样的。”雪姨匆匆要解释。

    这时,漆诗诗将被子拿下,坐了起来道:“雪姨,是我一直忽略你了,忘了雪姨你也是一个女人,忘了雪姨也需要有男人疼爱,我觉得蓝大叔挺好的,和你很配。”

    “不是,大小姐……”

    “好了,睡觉吧,你用不着和我解释的。”漆诗诗说着再度躺了下来,拿被子蒙上了头。

    雪姨有些无奈,她摸了摸还发烫的俏脸,心里大骂楚南那臭不要脸的。

    第二天,车队继续前进,楚南却是难得再见到漆诗诗与雪姨了。

    ……

    南域董家,在南域不是唯一的七品势力,相反,被评为七品势力的在南域有十八个,但是若说最有权势,最能接近八品势力的,那就是董家无疑了。

    此时,董家一座别院里,一位二十几许的青年公子哥却正在大发脾气,他砸碎了一切身边可以砸的东西。

    不远处,董素心皱着秀眉望着这个侄子,没有说什么就走了。

    董阳平,董家老大董永山最小的儿子,由于天份过人,甚得董永山和董家老爷子的喜爱,平素里一向宠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虽说年纪青青便已经是九级玄将,离玄王仅一步之遥,但性格却是十分乖张。

    家族里有不少人都知道,董阳平与他的表妹商秋水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这个世界是表亲不允许通婚的,但在名门世家里,表亲暗地里有点什么不清不楚的瓜葛的却并不少见,自然没有人拿这事当一回事。

    得知商秋水身亡的消息,董阳平愤怒的爆发了。

    这时,砸完东西的董阳平似乎平静了一些,于是,一位他平素最宠爱的小妾走了过来,温柔的劝说。

    董阳平沉默着,突然伸出手,将这小妾翻了身让她趴在一根柱子上,直接撕下她的裤子,提枪挺入了那白花花**内,不知有意还是无意,走的竟然是旱道。

    小妾强忍住痛苦,任由他发泄。

    “你这个贱人算什么东西,让我别伤心,你是不是早就盼着我表妹死了。”董平阳疯了一般撞击着,大手掐在了小妾的脖子上。

    半晌,董阳平默默提起裤子,扫了一眼没有了生息的小妾,目光里毫无感情波动。

    半个时辰后,董阳平跪在了其父董永山的面前,双颊青肿,嘴角渗血。

    “混帐,你昏头了是吧,那么重要的东西,你竟然给了秋水那丫头。”董永山铁青着脸,胡须因怒火而根根竖立。

    “这也不能怪儿子,你也知道儿子对秋水那丫头是什么心思,这东西秋水那丫头都不知道有什么秘密,谁知道那个人把人杀了,竟然把东西也拿走了。”旁边一个风韵尤存的美妇替儿子开脱。

    (新的一年,新的开始,新的目标,新的祝福!顺便说一下,今明两天都只有一更,元旦陪陪孩子,望谅解。)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