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265章 再见杜婉清

    朱雀城外,楚南正站在一座高山之顶,遥望着这座巨大的城市,他的身边,天香乖巧的站立着。

    “少爷,我们要离开了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天香轻声问,语气却显得有些雀跃,对她来说,朱雀城始终是一个有着极端糟糕记忆的城市。

    “嗯,要离开了。”楚南点头道,心中有些不舍,不舍的不是朱雀城,而是城中那马上就要回上层大陆的小哑巴。

    天色由亮转暗,三轮明月相互辉映,点点星光在天空闪耀,楚南与天香依然站立在山头,如同两座雕塑。

    月色隐没,晨曦驱散了黑暗,山顶飘散着淡淡的烟云,而在云深之处,有一道金光正在喷薄而出。

    楚南的脸一半隐在黑暗,一半却被金光照亮,就似他的性格一样,一半磊落,一半阴暗,组成了一个矛盾体。

    “夫君。”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如电一般飞来,如乳燕投林一般投入了楚南的怀抱。

    楚南笑了,此时,金日升起了一些,让他整张脸都沐浴在阳光下,而他的笑,亦像这阳光一般温暖。

    “对不起,我来晚了,匡师叔一整夜都与我们在一起,我都没机会出来。”周晓月紧搂着楚南在他怀中道。

    “傻丫头,如果来不及的话就不要跑出来了,上层大陆嘛,再过一段时间我就会上去的。”楚南抚着周晓月柔顺的秀发,温柔道。

    “但是,如果不见夫君一面,我会总记挂着,每天每天的时间都用来想你了,让我怎么追上夫君的步伐啊。”周晓月娇憨道。

    “应该是为夫我追你才对,我家小哑巴可是绝世天才。”楚南笑道。

    周晓月没再反驳,既然夫君喜欢她这天才的身份,那就一直天才下去吧。

    楚南捧着周晓月的脸,俯头吻了下去,在这壮观的日出下,在这翻滚的云雾中,两个人就如同仙境般的神仙眷侣。

    一旁的天香,看着两人,一双美眸亦是弯成了月牙状,带着一丝丝迷蒙的雾气。

    一吻过后,周晓月恋恋不舍的挥别夫君,她不敢回头,生怕一回头,这离开的步伐就会中断。

    当一轮金日完全照亮大地时,一架飞船冲天而起,朝着遥远的辉煌大陆飞去。

    “小哑巴,等着为夫。”楚南看着飞船消失在天际,心中默默道。

    楚南带着天香离开了朱雀城范围,一路往东而去。

    这一路上,楚南倒是不急不缓,遇山过山,遇河过河,路见不平随手填平,顺便研究研究那三张古方,累了有萌萌的小狐女帮忙按摩,还能顺手揩揩油逗逗她什么的,倒也逍遥自在。

    三张古方分别是驻颜剂,暴玄剂,假死剂。

    驻颜剂显然是女人的最爱,谁不想青春永驻,永远十八啊。

    不过,对于楚南来说也就是当以后讨他的女人们欢心的小东西,所以他的精力重点放在暴玄剂与假死剂上。

    暴玄剂,听名字就知道是狂暴玄力,瞬间增强实力的,而假死剂,关键时刻用来逃命的东西。

    这一天,楚南找了一个山洞,又一次开始实验暴玄剂。

    “砰”

    楚南的古药鼎里一声闷响,便传来一阵阵刺鼻糊味。

    “这暴玄剂所用材料都很烈,而且竟然至始至刻用猛火,不糊才怪。”楚南嘀咕道,有时候他都怀疑这三张古方是假的了。

    古方古方,最坑爹的就是有方无法,对于炼制的描述太简单了,什么叫做将材料一一加入,用至猛之火炼制,你倒是将材料的先后顺序写出来啊。

    楚南活动了一下,又开始了新一次的实验。

    而天香站在一边,用玄影石录制,这万一要是炼成功了,但楚南自己却不知道怎么成功的,就可以看一遍玄影石来回忆了。

    这一次炼到中途,楚南的神情突然微动了一下,这一次他一边用灵火猛烧,一边用玄力渡入,快速的震荡着里面的药材,似乎有了成功的迹象,一炉玄药成不成功,高明的玄药师自己都会有所感觉的。

    过了一会儿,药香开始蔓延起来,楚南的目光流露出兴奋之色。

    但就在这时,楚南设下的防御玄阵突然剧烈震荡了一下,他手中的灵火顿时有些不稳,药香味顿时变成了焦糊味。

    “砰”

    古药鼎里再度传来一声闷响,这一炉又废了。

    楚南气得咒骂一句,一脸杀气的冲出了山洞,他要废了那丫的。

    只不过,楚南一出来,一道身影便摔落在他面前,滚了几滚后挨在了他的脚下。

    这人抬起头,目光与楚南一对视,顿时一怔,仿佛一下子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就这么呆呆的望着他。

    楚南也是愣了愣,七星大陆这么大,随机状况下遇上一个人两次的几率可太小了,况且这个人与他还有着另一层关系。

    “杜婉清,你这贱货哪里逃?”就在这时,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一个青年领着一个玄将级的高手追了过来。

    这青年看到楚南,嚣张道:“不关你的事,滚远一点……许叔,你拉我干什么?”

    青年旁边的中年男子忌惮的看了楚南一眼,道:“少爷,这个人不简单。”

    “哪里不简单了?一个白头佬嘛,看起来还没你大,就白了这么多头发,估计那方面亏虚的厉害,哈哈……啊……”青年就是一个草包,正肆无忌惮的嘲笑着时,突然“啪”的一声,他一声惨叫飞了出去,一口牙合着血水全喷了出去。

    那姓许的玄将一见,就要动手,但在瞬间,他感觉到全身的汗毛竖立,被楚南的气势惊得不敢动弹。

    “带着这个草包,滚蛋,迟一秒我拧下你们的脑袋。”楚南淡淡道。

    这姓许的玄将如蒙大赦,丝毫不敢犹豫,拉着昏迷过去的青年就狂奔而去。

    杜婉清这才回过神,她爬了起来,拉了拉不整的衣衫,低着头局促的站在楚南的面前。

    楚南没有说话,只是皱着眉头看着她,刚想问,杜婉清却是转身就走。

    “站住。”楚南低声喝道。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