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219章 九级玉火果

    三女跟着楚南避开了药王宗的人,低垂着眼睑不语。

    “你是来嘲笑我们的吗?嘲笑我们有眼无珠。”三师姐初容带刺道。

    “初容,你闭嘴。”白竹筠喝道,然后用复杂的目光望着楚南,道:“对不起。”也不知道她是因为初容的那才这句话道歉还是因为之前的事。

    “你没有做错,我们根本没有见过面,又没有感情,所以你没必要有负担。”楚南说道,这时,他拿出一块阵牌道:“这个你们拿着,你们就呆在这里吧,遇到危险开启这阵牌,我想或许能撑到这禁地关闭。”

    白竹筠接过阵牌,张了张嘴,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感谢的话不用说,算是我欠你们的。”楚南道。

    三女俏脸齐齐一红,似乎都想到了楚南看光了她们的事情。

    “我们的末婚夫妻的关系也到此为止吧,你就当楚天歌已死。”说完这句话,楚南转身离开,而白竹筠的俏脸变得死灰一般惨白。

    楚南来到丘泽天身旁,冲他打了一个手势,两人齐齐从断层裂缝中爬了出去。

    丘泽天的身上散发着一层流转如同琉璃般的光芒,而楚南的身上则有淡淡的银光一闪,他们如同壁虎一般瞬间爬远。

    两人暗地里观察着对方,心中暗暗吃惊,可能没有想到对方都这么轻松吧。

    爬了一段时间,两人几乎在同时停止前进,两眼放光的望着前方这裂缝中生长的灵草灵花,足足一大片,有上千株,都是五级六级灵药。

    两人自觉的一人一半的将之收入了囊中,然后再度往上攀爬。

    越是往上就越是炽热,但同时,两人也感觉到了一股浓郁的炽热香气。

    “楚兄,我猜起码有一株七级以上的灵药在前方等着我们。”丘泽天对楚南道。

    “你说的没错,不过我估计是八级灵药,甚至是九级灵药。”楚南道。

    上面有一道缝隙特别窄,窄得除非将两人削掉三分之二的厚度才能穿过去。

    两人贴着这道缝隙望去,瞳孔齐齐一缩,又猛然收回了目光。

    两人对视一眼,悄悄离远了一些。

    “九级玉火果,绝对没有错,有两颗果子,我们正好一人一个。”丘泽天有些激动道,毕竟是九级灵药啊,玄将级别能得到九级灵药的还没有听说过。

    “先别激动,你没有看到旁边伸出的那尾巴,我怀疑起码是六级玄兽,我们这么去抢夺简直是找死。”楚南道,守护九级灵药的肯定是玄王实力以上了。

    丘泽天平静了下来,道:“不错,我们不能硬夺,只能智取。”

    只是如何智取?这可不是简单的问题。

    楚南又悄悄的潜了过去,再度通过那道缝隙开始观察。

    就在九级玉火果旁,有一条铁灰色的尾巴伸了出来,尾巴是九节,每一节都有一个黑点,就如同一只眼睛一般,看起来十分诡异。

    不过,似乎有些眼熟啊。

    这时,丘泽天也轻手轻脚的过来了,低声道:“的确是六级玄兽,那是月角翼兽的尾巴。”

    月角翼兽?

    楚南想起了在天心草原时就是被一只月角翼兽给救了,而那月角翼兽与小灰似乎有一种奇特的关系。

    再联想起小灰上次拿出来的金黄色液体极有可能是九阳灵液后,楚南不由得猜,这只月角翼兽难道是上次那一只,不过,那只月角翼兽的尾巴不是铁灰色的啊。

    “这只月角翼兽的尾巴还是铁灰色,说明它没有完全成年,我猜它只有玄王初期的战斗力,这是我们的机会。”丘泽天对楚南道。

    “那硬抢?”楚南问。

    “不,环境对我们不利,月角翼兽发疯的话很可怕,这样,我去引开它,你去采那九级玉火果。”丘泽天对楚南道。

    “你确定?”楚南问。

    “行了,别废话了,你睁大眼睛看看我的本事。”丘泽天对楚南轻笑道。

    丘泽天的身形突然恍惚了一下,竟然开始慢慢变淡,直到最终消失不见。

    “隐身术啊……”楚南心中吃惊不小,他只知道有隐匿玄阵能隐身,没想到还有隐身术。

    楚南的意念散了开来,竟然搜寻不到丘泽天半分气息,这隐身术可不是一般的牛。

    就在这时,楚南发现那株九级玉火果突然动了动。

    而刹那间,一股狂暴的气息暴涌而来,楚南吃了一惊,本能的察觉到了强烈的危险。

    几乎在这同时,楚南本能的反应让他做出了决定,他在瞬间用上了岩化术,身体化为了一块岩石。

    此际,一道暴躁恐怖的意念自楚南身体上穿过,当然,它感觉到的只是一块岩石,这感觉,不太像玄王初级能有的。

    楚南的心突然有一丝冰凉,丘泽天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说是他用隐身术去引开月角翼兽,但怎么感觉自己倒成饵了,这月角翼兽察觉不到他,但极有可能发现自己,到时它来追自己,而那九级玉火果岂不是就被他得到了,而自己说不定也得折戟于此。

    楚南心念电转间,目光一眯,闪出一道寒芒。

    他混在迷雾荒原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自不可能完全相信刚认识的一个人,背后捅刀子的多去了,所以心里也没有被背叛的感觉,一开始他就没指望丘泽天是一个信得过的朋友。

    那月角翼兽的尾巴已经缩了回去,取而代之是一个脑袋,头上弯月般的月角闪烁着月光一般的光芒。

    瞬间,周围炽热的空气以一种奇特的频率震荡着。

    楚南变成了岩石,但依然感觉到了灵魂如同被锯子在锯一般钝痛。

    而就在这时,远处有一个淡淡的影子闪了一下,月角翼兽一声吼叫,这一道窄窄的裂缝竟然被推了开来,它已如闪电一般扑了过去。

    “好机会。”楚南的身体从岩化状态下恢复,幻出几道幻影,瞬间出现在那九级玉火果旁边,手中的柴刀一转,就要将它挖出来。

    但就在这时,旁边那月角翼兽栖身的洞穴里,突然又有一只月角翼兽在阴影中显出身形,两只阴森的眼睛散发着恐怖的紫光,死死盯着楚南。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