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206章 陆怜香的异常

    天气是越来越寒冷,荒原刮起了连夜的大风,一早起来,世界皆尽一片霜雪。

    楚门营卫却是挥汗如雨的进行着常规训练,负重越野,军阵变换,交替组合进攻,他们身着单薄的作训服,浑身热气腾腾。

    楚南飞在半空中,观察着营卫的训练,麾下的这支队伍,已经有了几分峥嵘气息。

    楚门营卫的个人战斗力,在整个七星大陆来说也是顶尖的,但个人战斗力再强,形成不了整体战斗力,在战争中也是渣。

    不过好在经过严苛的训练后,楚门营卫正在快速的蜕变。

    “嗷嗷……”这时,楚南身后传来几声吼叫,小灰电射而至,四肢张开,停在了他的身边。

    “小灰,你说你到底是只什么老鼠。”楚南笑着道,伸出手摸了摸它腿腹间那层薄薄的肉膜。

    “嗷嗷……”小灰不满的叫了几声,显然是抗议楚南把它称为老鼠。

    “不是老鼠?顶多是只会飞的老鼠罢了。”楚南笑道。

    小灰电一般绕着楚南的身体转了几圈,冲着他呲牙裂嘴的叫唤着。

    “跟我比速度?我承认速度没你快,行了吧。”楚南笑道,不过,说完之后他又想了想,道:“以前速度不如你快,现在倒也不一定了,要不我们比比。”

    随着楚南一声开始,一人一兽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楚南的飞行玄技在身,加上幻影步,只见得一道身影闪过,下一秒他已出现在了千米之外。

    而小灰,更是快得没影了,楚南的是幻影,它却是根本看不见身影。

    远远地,小灰出现在楚南前方,竟然收起了四肢间的肉膜,就这么直直人立在半空,两只前爪还和人一样抱在胸前,整一老鼠精。

    “好了,比不过你,我认输。”楚南长长吐出一口寒气,对小灰道。

    小灰得意的呲牙,嗷嗷叫了几声。

    楚南拍了拍它的脑袋,道:“小灰,你小子是不是有好东西藏私了,要不你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

    小灰猛地摇头,但鼠目内却露出闪烁的光芒。

    楚南目光一亮,一把将它捉了过来,道:“还真有藏私啊,快点拿出来。”

    小灰嗷嗷直叫,被楚南双手抓住摇得头昏脑胀,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一张嘴,吐出一个粗糙的玉石瓶子。

    楚南一打开,一道刺目的金光亮了起来,他一偏头,眯起眼睛,这才发现原来里面是半瓶子金色的液体。

    就在这时,楚南的拿玉瓶的手上突然窜出一道银焰,瓶子里的金色液体瞬间被其吸得干干净净,随即,银焰又再度消失,回到了他的丹田内。

    楚南无奈的摸了摸鼻子,望向了小灰。

    小灰的脑袋如波浪鼓一般摇了起来,然后“唰”的一声消失不见,似乎生怕楚南再敲诈它的宝贝。

    “这个家伙……”楚南苦笑,刚才小灰给它的东西绝对是好东西,要不然一直蛰伏在丹田里的人形银焰不会有如此大的反应。

    楚南开始返回,待快要回到营卫的训练地点时,他突然察觉到了残余的暴烈能量波动,其中有一丝极其冰寒的气息,这令得他想起了天牢沼泽里的冰后,他瞬间开始加速。

    此时,在一片染着寒霜的草地上,却是鲜血横流,几十具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那里。

    那里正围着一群营卫,同时,总管事薛斐与暗堂堂主笃亦寒也出现在这里,这里可是楚门营卫训练场所,有人在这里发动暗杀,这简直就是对楚门的挑衅。

    楚南的身形刹那间出现,他一出现,在场的所有人都立即见礼,他挥了挥手,扫了一眼这几十具尸体,眉头一皱,是疯狐那小子的兽化人?只是这伤口,可不一般啊。

    “谁杀的人?”楚南问。

    “回门主,是陆怜香。”笃亦寒低声回答道。

    楚南目光一眯,陆怜香的实力什么时候这么强了?而且其中蕴含的寒冰属性能量波动不应该是来自她身上,他与她曾经并肩作战过,对她有一定的了解。

    “她在哪里?”楚南问。

    “她和谢小姐在山坡那一头的小树林边。”笃亦寒道。

    楚南点了点头,思索了一会儿,问道:“疯狐的大本营在哪查到了吗?这家伙是存心来挑衅的。”

    笃亦寒摇了摇头,道:“没有,兽神国度时而有所耳闻,听说在大肆招人,但大本营在哪谁也不知道。”

    “因为加入其中的人都被兽化了,只听命于疯狐,外人自然不知道,不管他也算有几分本事,大本营藏得这么严实,真是不容易啊。”楚南说完,朝着小树林的方向飞掠而去。

    小树林边,谢灵烟与陆怜香正在聊着什么,见得楚南到来,她们都闭上了嘴。

    还有秘密呢?楚南心道。

    楚南如刃的目光望了过去,陆怜香倒是没什么反应,谢灵烟的目光却是有些心虚的闪烁了几下。

    “陆怜香,听说刚才是你出的手,实力增长得很快嘛。”楚南淡淡开口。

    “还好吧。”陆怜香不动声色道。

    “那些尸体的伤口都带着冰寒的能量,这种能量,我感觉有点熟悉。”楚南望着陆怜香的眼睛道,他当然希望陆怜香能告诉他实话,但也不想勉强她,虽然她是加入了楚门,但在心里,他更多的是把她当成朋友,而他估计陆怜香也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把他当成威严门主的觉悟。

    陆怜香沉默不语,她似乎并不想多说。

    “你是不是在天牢沼泽见过冰后?”楚南问。

    陆怜香的娇躯陡然一僵,她的反应已经说明了情况。

    楚南没有追问,只是道:“陆怜香,我们是老朋友了,在楚门,我从没有把你当成一个下属,那冰后十分诡异可怕,我不知道你跟她有了怎样的关系,但我劝你不要再与她接触,我说的就是这些,如果你想跟我好好谈一谈,随时来找我。”

    楚南说完,给了谢灵烟一个眼神,然后就离开了。

    谢灵烟望向陆怜香,伸出手握住她的手,道:“怜香姐姐……”

    “我知道该怎么做的,灵烟,你不用担心。”陆怜香道。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