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194章 怀疑

    陆怜香走在无界之城中,她突然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心中的那一丝难以言谕的复杂感觉这才消散。

    来到这迷雾荒原,注定要割断过往,她劝谢灵烟,但其实她自己的心中才是最难以放下的。

    对于陆家,陆怜香是仇恨的,这种仇恨贯穿了她懂事起的所有年华。

    但仇恨与爱一样,都是一种情感。

    爱让人割舍不下,仇恨同样如此。

    正在这时,陆怜香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这身影熟悉到让她一见之下心中的恨意便如同海浪一般滚滚而来。

    陆真!

    这个她恨不得啖其肉啃其骨的家伙怎么也来到无界之城了?

    陆怜香看到陆真身旁两个将级强者的护卫,心中一动,难道他是来亲自追杀她的不成?

    以陆真的性格,末必不可能,而左英弘会派强者保护他。

    没有多想,陆怜香闪到一边,换了一身斗篷遮身,远远的吊在陆真的身后。

    陆真闲逛着,朝着无界之城的城外走去。

    这时,有一个护卫似乎有事,对陆真说了几句后就离开了,他的身边便只剩下一个护卫了。

    好机会!

    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多年积累的恨,今天就要百倍的还回去。

    陆怜香观察了一下四周,突然电一般窜了出去,厉喝一声:“陆真,纳命来。”

    陆真回首,一柄利剑已经插入了他的脖子。

    但是,陆真却是诡异的冲陆怜香一笑。

    陆怜香突然间便心惊肉颤,她手中长剑一抖,陆真的头颅便飞了起来,随即落在地上滚了几圈,却仍然还带着诡异的笑容。

    就在这时,四周出来了十几个人将她团团包围,那领头者,赫然就是一直追杀她的苏皓。

    “陆怜香,没想到你真能跑,竟然还跑到你姘头的地盘上了,但那又如何,你还不是落入我苏皓的手里。”苏皓上前,哈哈大笑。

    “是你。”陆怜香心中一紧,四下望了望。

    “不用看了,这周围空间被我封锁了,能量波动都无法传出去。”苏皓明摆着早有准备,有些得意的笑道。

    “哼,堂堂圣脉后裔,也不过是左英弘的一条狗而已,你们苏家先祖如果知道,估计都会气得从坟墓中跳出来。”陆怜香淡淡道。

    “哈哈哈,你以为你们陆家好到哪里去?连陆真这少爷不是任由大王子玩弄,你以为陆家老匹夫是管不了吗?他分明就是纵容,甚至让陆真去舔大王子的沟子也是那老家伙的主意。”苏皓大笑,不以为意,他苏皓的志向又岂是别人能理解的,想要成功,就必定要有牺牲。

    陆怜香目光突然一凛,瞬间一道道巨大的玄力剑芒斩向了右侧。

    而与此同时,苏皓也出手了。

    圣脉的力量一出,瞬间引动天地共鸣,玄技威力顿时就如同脱胎换骨。

    “轰。”

    瞬间的交锋让陆怜香倒飞了出去,嘴角也溢出了血迹,而苏皓仅仅是身体轻微的晃了晃。

    见得陆怜香倒飞出去,立刻有三位将级强者围攻而来。

    陆怜香如同母豹子一般低吼,身体在半空硬生生一定,直接迎着一个将级强者的玄力刺而去。

    “噗嗤”

    这是玄力刺透体而过的声音,陆怜香的右肩窝处被刺了一个通透。

    但在刹那间,陆怜香手起刀落,这一个将级强者的脑袋被劈成了两半,鲜血溅了她满头满脸。

    “杀了她,速战速决。”苏皓吼道,这里刚出无界之城不远,虽然空间封锁,但人多眼杂的说不定就会被发现,楚南一插手,他就要失败,而且他的身份也要暴露。

    十几个人联手对陆怜香发动了进攻,这些人有七八个都是将级强者,加上圣脉苏皓,联手进攻就如同绞肉机一般,根本没有任何可供躲闪的缝隙。

    只要不是实力有压倒性的优势,面对这样的联手进攻,能保住性命就算是大幸运了。

    显然,陆怜香虽然强,也狠,但面对这样的攻击,她也避无可避。

    但就在这生死危机的关头,其中一道攻击刺在陆怜香心口时,一道刺目的光芒突然爆裂开来,瞬间凝成了一个防御玄阵,为她挡下了余下的攻击。

    这是……是楚南给她的一块玉牌,他当时只是让她贴身戴好,那个时候她的心还因此莫名躁动了半天,她也没有想到会是封印着玄阵的东西,因为在她看来,玄阵只能刻在阵牌之中,但这玉牌无论是材质还是大小或是雕工,都像是一件艺术品,根本就不像阵牌。

    楚门城堡中,正在为楚门玄药堂的玄药师讲解的楚南突然脸色一变,目光朝窗外的远处扫了过去。

    “你们自己思考。”楚南丢下一句,闪身消失在一众玄药师面前。

    楚南突然的动作立刻惊动了楚门上下,作为楚门的核心人物与精神支柱,薛斐专门为他成立了一个内保大队。

    瞬间,鬼煞与妮可就已经出现,跟着他的踪影追了过去。

    很快,楚南出了无界之城。

    “空间封锁!好大手笔。”楚南厉喝一声,直接将小青蛇抛了出来。

    小青不愧是空间阵兽,很快找到了突破点。

    “小灰,你跟小青进去。”楚南对跟来的小灰道,他撕裂空间到能出入,需要点时间,他就怕陆怜香连这点时间都等不了。

    小青带着小灰瞬间进入了空间封锁之中,而楚南则要扩展开这出入口。

    小灰一进入,身体便膨胀,它一爪拍飞一个,而尖利的牙齿咬断了一个九级玄兵的喉咙。

    眼见得那空间正在迅速被撕裂,而陆怜香又有这蛇鼠护着,再不走他就要留在这里了,就算他有信心不输给楚南,但楚门可是有玄王坐镇的。

    念头电转,苏皓便做出了决定。

    空间封锁变成了空间扭曲,苏皓与几名将级强者消失在原地,只有鲜血淋漓的陆怜香直挺的站立着,如同一朵绽放的血玫瑰。

    楚南上前,搂住了陆怜香的腰,刚刚还挺直的她刹那间就软倒下来。

    楚南带着陆怜香回到楚门城堡,让谢灵烟替她处理好伤口,再清洗干净身上的血迹,他这才进去。

    陆怜香精神不算差,见得楚南进来,她在谢灵烟的搀扶下坐了起来。

    “还好,五脏没有伤得很严重,大概需要调养一个月,就能完全恢复了。”楚南对陆怜香道。

    “谢谢你,如果不是你送给我的玉牌,我已经死了。”陆怜香真诚道。

    “我们是朋友,就别说谢了,能不能告诉我,是谁动用空间封锁来杀你?”楚南问道。

    “苏皓,他找过来了。”陆怜香道。

    “你为突然出无界之城?”楚南问,在无界之城里是没有人敢动手的,苏皓也不敢,一旦他被围困,他就是死路一条。

    “我看到了陆真,所以追了出去,没有想到会是一个陷阱,我砍了那陆真的脑袋,却发现他的脑袋落地后竟然还会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陆怜香道。

    楚南目光一眯,除了疯狐弄出来的兽化人这么变态,估计没有别的了。

    但是苏皓投靠了左英弘,左英弘身边怎么会有兽化人?

    难道说,左英弘与疯狐联合起来了?

    楚南这一猜,竟然是**不离十了,确切的说,不是左英弘与疯狐联合,而是八王爷左向阳与疯狐有秘密合作。

    无论如何,这个猜测让楚南感到有些不安。

    就在这时,妮可突然走了进来,传了几句话到楚南的耳朵里。

    楚南吩咐陆怜香好好休息,便走了出去。

    “麦前辈说暂时离开一段时间,临走时留下了这个,他走得很匆忙。”妮可拿着一颗玄影石递给楚南道。

    楚南愣了愣,麦独秀身上毒素末驱尽,他竟然敢在这个时候离开,就不怕毒素发作?

    楚南向玄影石里输入了玄力,顿时里面出现了麦独秀的脸庞,他语速极快的说了几句话,就是他有急事要办,必须得离开,而后说明了他的石林中的阵法应该怎么操作。

    “奇怪,到底事会让麦独秀有胆子离开,他可是缩在石林阵法中二十几年。”楚南心道。

    这时,妮可轻声道:“主人,不知道你察觉到了没有,谢灵烟这段时间有些奇怪。”

    楚南皱了一下眉头,看着妮可,见她坦诚的望着他,道:“哪里奇怪?”

    “她的神态各方面都有点不自然,我总觉得她有秘密瞒着我们。”妮可轻声道。

    楚南沉默了一会儿,道:“只要她的秘密对我们无害,又有关系。”

    妮可点头,道:“我明白。”

    妮可离开后,却是径直去找薛斐了,将对楚南说的话再重说了一遍,只是,对薛斐,她说的比较露骨,不会像在楚南面前那样说得那么含蓄。

    “你的意思是?”薛斐问。

    “你和我去找笃丫头,论监视,她手下有几个能人。”妮可道。

    “我们私自做决定,门主知道后可不会轻饶了我们。”薛斐道。

    “你别忘了,笃丫头的暗堂本就有着监视除门主之外一切人的权利,我的刑堂同样如此,而你做为总管事,也有责任为整个楚门担起责任。”妮可道。

    薛斐仍有些犹豫,他知道楚南对谢灵烟的感情。

    “有事我一力承担责任,主人办不了这事,我们来办,一切为了楚门,只是监视而已,只要她不做亏心事,谁能将她怎么办?”妮可加重了语气。

    薛斐叹了一声,点头道:“你说得没错,走吧,干脆去找鬼煞,我们三个好说一些,记住,我们只是建议,不是干涉暗堂,暗堂是绝对独立,只对门主负责的,别让人误以为我们要插手暗堂的事物。”

    “还是薛总管事想得周到,以笃丫头的性子,我们不说得这么直接,她也会去关注的。”妮可道。

    两人又去杀堂找了鬼煞,一同去见了笃亦寒。

    的确如同薛斐所料,只是稍稍的提及一下,笃亦寒立刻敏锐的知道他们的意图,她不冷不热的警告了他们几句,转身却是立刻安排了以谢灵烟为目标的任务。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