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186章 那一个吻

    陆怜香给人的印象一直都是倔强,冷傲,从身到心都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硬壳,壳上还有尖刺,让人轻易不得接近。

    谢灵烟却是淡然的性子,她不会轻易对人亮出她的獠牙,但她的客气与生份却足以令人望而却步,她的疏离是柔和的。

    两女都是那种不好接近的性子,之间在青鸾城两人也没有交情,但奇怪的是,在这迷雾荒原,她们一见面却是相处份外默契,让楚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有些不解。

    女人间的友情有时挺奇怪,也挺微妙的。

    无论如何,在楚南看来,这是一件好事。

    就这样,楚门以横扫之势,在许多人都没来得反应的情况下,就已经将魔鬼城纳入了版图中。

    原本任谁都以为,楚门受制于魔鬼城的时间将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毕竟魔鬼城有三大玄王威慑,就连星辰角这样的联合大势力都不敢将触手伸到魔鬼城来,但谁能想到竟然会让楚门这样一个才创建一年的势力做到了。

    就在一夜之间,魔鬼城变天了。

    楚门爆发出来的战斗力,令所有人为之震憾,楚门刑堂,杀堂与暗堂三大堂的威名更是深入人心,相反,总管事薛斐,之前赫赫威名的半面屠夫却似乎变得低调。

    这一战过后,还在望风的周边各大中小势力纷纷识相的向楚门投诚,他们将底下人马聚集起来,经由楚门挑选,选中的打散加入楚门或者楚门营卫,其余不堪大用的,全都就地解散。

    不过,楚门在无界之城各个方面都需要用到各种人,这些人只要肯干,也不愁生存不下去。

    有些人在刚刚被楚门势力管辖时可能会不习惯,他们习惯了无序混乱的生活,在条条框框下自然就不太适应,但是他们很快会体会到其中的好处,想想,本来在外面就是提着脑袋卖命,回来后还要提防这提防那,长期以往,很多人心智精神都会受到影响,而他们可以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下放松身心,能够很好的让精神与身体恢复到巅峰的状态。

    所以,楚门的制度和规矩受到越来越多冒险者的支持,在这方圆千里内,楚门气候已成。

    楚南闭关三日,他的丹田玄阵在对付蛇三时发挥了不小的作用,但是,这束缚玄阵却并不算完整的,他精简了一些玄力线条,令之更简便,但同时威力与持续时间就打折了。

    在修炼室里,楚南主要是针对丹田玄阵进行改进与完善,此后楚门面对的冲突会越来越激烈,身为门主,他的实力代表着整个楚门的档次,所以他无时无刻都要记住提升自己。

    “还是不够精准,不够精准就代表着无法将四级束缚玄阵布置到完美的地步。”楚南睁开眼睛,苦思而不得其法,能做到像现在这样,他耗费了不知多少精力。

    精准……

    要是能定位就好了,玄力线条有参照物来定位,那就好办多了。

    就在这时,楚南似乎想到了,目光一亮。

    对了,混沌丹田里那些金色的光点,他完全可以用那些金色的光点来定位。

    楚南立刻开始进行尝试,一根根玄力线条在混沌丹田里成形,其间与一些金色的光点作为联结点或者参照物,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一些复杂的玄力线条也一根根形成,与实际的玄阵完全没有偏差。

    楚南心中大喜,他知道,他已经找到了正确的方法。

    事情有时候就是这样,找对了方法,就会发现太简单了,找不到方法,你可能一世都要受困于此。

    没过多久,完美的四级束缚玄阵在混沌丹田里凝成,随时可以释放出来制敌。

    现在四级束缚玄阵的方法找到了,就剩下灵玄火爆了,玄力与灵火完全的融合还是比较慢,正面应敌,这是一个无法忽视的缺陷,但是一旦使出,它的威力却是毁灭性的,就算是九级玄将,估计也没几个能挨得住的,就算挨住了,也受创不轻。

    这种方法也不能强求,说不定时候也像丹田玄阵一样,灵光一闪就解决了。

    楚南出了修炼室,小灰电射而来,趴在他的肩上,亲热的直蹭他的脖子。

    “痒死了,小灰,你这么热情一定有目的,说吧,想干?”楚南笑着拍了拍小灰的脑袋道。

    “嗷嗷嗷……”小灰叫着直立起身子指手划脚,目光流露出垂涎之色。

    “美酒?真没有了,我留在空间戒指里的不过三五瓶,这么久了,哪还有剩啊。”楚南连连摆手,要说来到迷雾荒原后都还好,唯一就是美酒根本找不到,这里所谓的美酒比起之前在青鸾城里小灰偷来的美酒相比,简直就如同馊水。

    小灰低垂着脑袋,无精打采,这么久了,它是多么怀念青鸾城中肆无忌惮把美酒当洗澡水的日子啊。不过它可不知道,那段日子,青鸾城的美酒收藏者们几乎都要跳楼了。

    待得小灰离开,楚南突然浑身不得劲,那酒虫也被它给勾了出来,虽说他喝邪风醉也行,但真正的美酒可不是邪风醉能比拟的。

    四下张望着,楚南做贼似的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个一尺高的玉瓶,打开瓶塞,顿时,浓郁醇厚的酒香味便飘了出来。

    楚南美美的啜了一口,顿觉口舌生津,浑身被酒香缭绕,灵魂都似要腾云驾雾而去,这一年多来,他隔段时间才品尝一二,现在也只剩下这半瓶了,似乎还是小灰从谢腾空的星殿中挖出来的。

    唉,还真是有些对不住小灰。

    “嗷嗷……”就在这时,小灰愤怒的叫声响起,它化为一道银光朝着楚南手中的酒瓶扑来。

    此时的小灰,不是老鼠,而是一只老虎。

    楚南赶紧灌了一大口,才任由小灰将酒瓶夺去。

    小灰灰体形变大了一些,能够轻松的抱起这酒瓶,它往嘴里灌了几大口后,却也是不舍的开始轻抿着回味,典型的老酒虫。

    说来,若是当初楚南不给小灰喝酒,它也不至于馋酒馋成这样了。

    半瓶酒,小灰喝了小半天,将最后一滴酒都舔得干干净净。

    “嗷……”小灰闭着眼睛回味了半晌,才冲着楚南一阵叫唤,似在埋怨他做得不地道。

    楚南干笑几声,道:“我刚刚看了一下,才在角落里找到这半瓶。”

    看到小灰的小眼睛刹那间放光,楚南急忙道:“真没有了,要不然你可以自己看。”

    楚南打开空间戒指的通道,小灰的意念从里扫过,里面堆成山的玄晶却并没有让它再感到兴奋,随着它的成长,它的口粮是越来越高级了,楚南都不知道到底适合它了。

    就在这时,小灰的意念定格在一个黑色的金属盒子上,冲着楚南叫了两声。

    楚南将之金属盒子拿了出来,小灰就扑了上去。

    但就在这时,盒子上散发出一圈血光,直接将小灰击得倒飞出去,小灰翻了一个跟斗起来,露出了忌惮之色。

    “这是妮可的,你可不能吃。”楚南说着一抬手,将这金属盒子摄于手中,这是撒伦家族的传承之宝,他从三个血仆中截留下来的,为的是控制妮可,或许,也是时候给她了,这么长的时间,无论是两人私下的亲密关系还是她在外对于楚门的贡献,他没有理由再猜忌她。

    楚南就是这么一个人,要么不信,要信就彻底的信任。

    不久之后,妮可走进了楚南的房间。

    “主人,你找我?”妮可身上还带着末散的血腥气息,显然,她的刑堂一直没有闲着,随着楚门的快速扩张,加入楚门的门徒也越来越多,虽然挑选制度依然严苛,但是林子大了鸟都会有,势力的扩张过程中也不可避免的经历这么一个阵痛的阶段,而这一切,都需要高压手段来维持楚门的规矩与威信,当然,一手是大棒,另一手一定是胡萝卜,待遇福利与高压制度双行,才能维持着楚门的凝聚力。

    “嗯,过来。”楚南冲妮可挥了挥手。

    在外人眼中闻之色变的吸血女王却如同小女人一般乖乖走了过来,坐在了楚南的大腿上。

    楚南搂着妮可的腰,大嘴吻了上去。

    一阵令人窒息的热吻,妮可有些冰凉的小手已伸入到楚南的衣襟上,在他结实的胸膛中抚摸着,饱满的**也轻轻的摩擦着。

    “好了,主人我叫你来可不是荒淫无道的解决需求的,我有事找你。”楚南道。

    妮可将小手从楚南的衣襟里拿了出来,疑惑的望着他。

    楚南一挥手,手上出现了一个黑色的金属盒子。

    妮可娇躯一震,死死盯着这盒子,又猛然望向了楚南,她咬着下唇,从末见过她流泪的眸子里竟然有水雾产生。

    “这是你们撒伦家族的传承之物,现在物归原主。”楚南微笑着道。

    “主人,你真的……”妮可似乎有些不敢置信,颤声道,她的眼睛眨也不敢眨,就怕一切只是幻影。

    楚南没有过多的言语,只是与她对视着,用力的点了点头。

    妮可猛然搂住楚南的脖子,拼命的去吻他,舌头钻入了他的嘴里,似乎想要将自己的感激与激动在这一个吻中释放出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唇舌分开,都是又红又肿。

    妮可嘴角微笑着,这种笑,不媚不妖,纯洁的就如阳春白雪。

    接过金属盒子,妮可小心地将之收了起来,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研究。

    “去吧,我期待我的吸血女王真的能成为王级强者。”楚南拍了拍妮可的丰臀,笑着道。

    妮可看了楚南一眼,她曾以为她永远也得不到撒伦家族的传承,虽然认命了,但有时候心里总有那么一丝丝空洞。

    而现在,楚南补上了这一空洞,她的心再无空缺,因为全被楚南填满了。

    ……

    一个荒芜的山头,谢灵烟有些骄傲的望着鹤婆婆,道:“婆婆,已经半个月了,你觉得是否有必要再进行下去,楚南不是你想的那种男人。”

    鹤婆婆不置可否,良久才道:“才半个月,还有半个月,就算他怜惜你,但是,时间久了,他就会越来越厌恶你。”

    “不会的,我相信他,你看到他第一次见到我时的情景,我变成这么丑,但他一眼就认出了我,他眼中的心痛与愤怒我能清楚的看到,我……我不想再骗他了,他对我越好,我就越愧疚。”谢灵烟对鹤婆婆道。

    “有些男人善于伪装,短时间内你是无法看穿他的,听婆婆的,继续下去,你若真对他有信心,就……就让他吻你,让他抚摸你,如果他真的在意你,想必这些都不是问题。”鹤婆婆道。

    “婆婆,你……”谢灵烟羞恼的大叫,她现在这副样子,就连她自己对镜子看的时候都觉得恶心,再说,就算楚南不介意,她……她能行吗?

    “不要再说了,一个月的期限,他如果待你一如当初,第一个考验就算他过关。”鹤婆婆固执道。

    “还有其它的考验?难道这还不能证明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谢灵烟不满的说道。

    “男人的可怕,就在于他们的心是多变的,这楚南也是一个多情种子,多情的男人通常不能做到对一个女人长情。”鹤婆婆道。

    谢灵烟愤怒却又无可奈何,她知道鹤婆婆是为了她好,但她更知道鹤婆婆偏执到扭曲的心理,如果不照做,她绝对会说到做到,即使楚南身后有一个玄王,但暗处日夜有一个玄王盯着,这日子也没法过了。

    谢灵烟走回去的时候,陆怜香闪身来到他的身边,关切道:“灵烟妹子,你怎么去了这么久?有事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没事。”谢灵烟的情绪有些低。

    陆怜香拉住谢灵烟的满是疙瘩的手,道:“你是不是又去溪水中照自己的模样了?你别太在意了,要相信楚南能想到办法的。”

    谢灵烟沉默了一下,问道:“你这么相信楚南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陆怜香一愣,道:“不知道为,我会怀疑任何人,但是在得知楚南的消息时,我却无比肯定只要到他的身边,我一定会受到他的保护,他也不会加害于我。”

    “是吗?你是不是喜欢他?”谢灵烟问。

    陆怜香被谢灵烟问得再度一怔,她仔细的思考着,半晌才道:“我也说不准,可能有一点吧,你吃醋了吗?我知道楚南在青鸾学院时就一追求你的。”

    谢灵烟轻叹一声,道:“不是,只是有时候会觉得惶恐,如果我一辈子都这样,他还会接受吗?如果我一辈子这样,他能接受吻我,拥抱我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担心这个吗?试一试不就知道了。”陆怜香笑道。

    “我……”谢灵烟心中一跳,她哪里好意思去求证这个。

    “其实我觉得感情从来都不是男人的事,女人凭不能主动?如果你是自卑到卑微的话,又有资格去让一个优秀的男人来宠爱一个卑微的你呢?”

    “我相信,楚南喜欢你,是喜欢你淡然如菊的气质,喜欢你从容的内心,而不是你的外表,如果他仅仅是喜欢你的外表,相信你也早已离开了。”陆怜香的话一字一字敲打在谢灵烟的内心。

    谢灵烟突然觉得心通透起来,她想起了当她毫不掩饰她的外表到无界之城说要找他时,他眼中不仅仅有痛惜,还有激赏,是的,一个人内心卑微的女人没有资格得到一个优秀男人的宠爱。

    一个人外表不行,但内心一定要强大。

    楚南视察了楚南的炼器堂,玄阵堂与玄药堂,鼓励了一番,并且在玄阵堂与玄药堂稍加点拨了几句,然后又去营卫转了一圈。

    如今,鹰眼已经从暗堂里调了出来,独领一个侦察营,并且干得有声有色,在这个平台上,他能充分发挥出他的优势。

    从营卫里出来,楚南便看见谢灵烟与陆怜香两女朝着他走了过来。

    楚南笑着和她们打招呼,这两女,陆怜香脸上极为惊悚,而谢灵烟就更是惨不忍睹了,这无界之城许多人都拿楚南重口味的事说笑。

    “灵烟妹子有话和你说,我就不打扰了。”陆怜香说着,转身离开。

    “有事想对我说?”楚南望着谢灵烟,目中是一如从前的温暖。

    “我……没……没事。”谢灵烟面对着楚南,却是难以启齿了,难道直截了当的跟他说,让他吻她,让他摸她……

    楚南拉着谢灵烟的手回了城堡,来到他专属的房间,笑道:“这里没人,有悄悄话这里没其他人能听到。”

    鹤婆婆的话在耳边回荡,而陆怜香的鼓励也在心中响起,谢灵烟鼓足了勇气,咬了咬牙道:“我……我想要你吻我。”

    说完,谢灵烟心跳如雷,都不敢直视楚南的目光。

    他会不会觉得很恶心?他会不会觉得她很那个啥……

    胡思乱想间,突然,谢灵烟的腰上一紧,紧接着,她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中。

    当她有些惊慌的抬起头,却只见得楚南那明亮深邃的眼睛接近,而后,她的双唇被一片温热所覆盖。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