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173章 狙击(第二更)

    无论是地狱中的天堂,还是沙漠中的绿洲,又或是无序世界中的秩序,这些终将建立在白骨与鲜血之上。

    地狱就是地狱,沙漠就是沙漠,无序就是混乱,无界之城只不过是撕开了其中的一道小小的口子,连皮外伤都不算,自然没人理会你,但当这道口子越撕越大,令得整个迷雾荒原的利益者们感觉到疼痛与恐惧时,那么他们势必会反扑,来将这道口子重新合上。

    而楚门要做的,就是将这道口子打上麻药,让它显得不那么痛,这就需要一些手段了。

    此时,楚门一间阴冷潮湿的地下监狱里,十几个人呈大字型被绑在一根根石柱上。

    一头红发的笃亦寒坐在一把长背靠椅上,她一身紧身的皮装,将她的身体凸显的玲珑有致,此时的她正翘着腿,手中端着一杯茶,目光却是冷酷阴沉。

    “从他开始,灌九号刑水。”笃亦寒指着中央一个皮开肉绽的血族男子道。

    立刻,有一个大汉狞笑着走到这血族男子跟前,手里拿着一瓶蓝色的药水,捏开他的嘴便灌入了他的嘴里。

    刹那间,这血族男子苍白的皮肤闪过一丝丝蓝光,下一秒,他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只见得这血族男子俊秀的五官扭曲的挤压在了一起,他大张着嘴,两颗吸血獠牙被人硬生生的扯出,只留下两个血洞。

    渐渐的,这血族男子浑身都开始剧烈抽搐起来,就如同被通上了电。

    就在这时,血族男子脸上的皮肤突然裂开,鲜血飞溅而出,一块块的皮肉从他脸上掉下来。

    然后,如同被传染了一般,从脸上皮肤到全身皮肤,不多时,他就是成了一个血人,连头皮都一块块掉下,他的惨叫也从一开始的吼叫变成了失水的鱼一般,只张嘴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这种惨状,令得其余的人都颤若筛糠,太恐怖了。

    突然间,这间牢房的门被大力推开,鬼煞带着两个手下走了进来。

    “哟,亦寒妹子,你不是抢我的生意吗?剥皮这种事可是我最拿手的。”鬼煞笑道,他的脑袋比起这受刑的血族还要恐怖,笑起来也带着金属摩擦般的咔咔声,听着就瘆人。

    笃亦寒站了起来,道:“鬼煞堂主,你虽管杀堂,但你是明面上的执行者,我管暗堂,所有涉及到情报间谍这一块都由我负责,你有异议,等门主回来你可以向他提出。”

    鬼煞哈哈一笑,道:“亦寒妹子,我可没有说你暨越,只是听说你抓了几只小虾,过来见识一下,顺便看看能不能帮忙而已。”

    笃亦寒却依然面无表情,道:“暗堂是独立于各部堂之外,由门主亲自统领,暗堂一切只需向门主汇报,暗堂一切审讯也都是机密,鬼煞堂主,你擅自闯入是你暨越了,我会向门主提出抗议。”

    鬼煞笑容一滞,刹那间,他的愤怒让整个地牢变得更加阴森。

    笃亦寒却是面不改色,强势的与鬼煞对视。

    “哈哈哈,好,门主果然没有选错人,这次是我鬼煞的错,待门主回来,我会主动向他领罚。”鬼煞大笑道,转身走了出去。

    笃亦寒目光眯了眯,她知道鬼煞虽是这么说,但他的心里肯定不爽得很。

    不过那又如何,她清楚得记得楚南离开之前吩咐过她,暗堂不需对任何人负责,只需对他负责,并且,他给予了暗堂很大的权限,包括对刑堂和杀堂的人进行监视渗透。

    说得透彻一点,暗堂就是楚南手中隐藏的一把剑,这把剑可以悬在任何人的头顶,而她这暗堂堂主,做的就是得罪所有人的活儿。

    审讯继续,笃亦寒的暗堂现在做的就是拔除其它势力扎在无界之城的钉子,按楚南的话来说,无界之城只有楚门,也只能有楚门的存在,任何势力布在这里的暗桩,都将遭到楚门的清洗。

    笃亦寒审讯的手法极其残忍,配合楚南特配的十八种刑水,还真没有谁能承受得住。

    在笃亦寒审讯到第八个人,这是一个邪灵族男子,或许是前边那七个人的惨状吓到了他,刑水还没灌,他便凄厉叫着招供。

    而这邪灵招供的消息让笃亦寒大吃一惊,她平静冷酷的面容终于变了变。

    “魔鬼城蛇爷……”笃亦寒目光冰寒,暗堂组建时日尚短,魔鬼城几大势力都只有几个外围探子,不过,却没有想到在一个钉子口里挖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

    距离无界之城十里外,一支一百余人的商队正朝着无界之城行进。

    远远地,已能看到楚门城堡顶上飘扬着的龙旗。

    “快到了,加把劲,今晚就好好在无界之城享受一把。”领头的一个狼人大声道。

    商队速度快了几分,朝着无界之城狂奔。

    “轰”

    就在这时,一发玄力炮弹在商队中炸开,顿时人仰马翻。

    不过能深入迷雾荒原的商队都不弱,很快就稳住了,结成防御阵势,并且一辆马车上的蓬布拉开,竟然也露出几管小型玄力炮,朝着炮弹飞来的地方进行反轰。

    不远处,数百邪灵军队出现,围了上来,后面还有一支杂牌军在压阵。

    领头的狼人顿时变了脸色,看这气势,这绝对是邪灵军中的正规精锐队,难道是来捉圈养人类的?但是他们这支商队是一支兽人商队,所以不可能是因为这个。

    “此路不通,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否则一个都别想走。”邪灵军队的将领飘了出来,蛮横道。

    这领头的狼人也是个硬脾气,他呲了呲一口森冷的牙齿,道:“今儿老子还就要进无界之城了。”

    话不投机,两方人马刹那间火并在一起。

    鲜血纷飞,惨叫连连。

    兽人商队着实凶悍,在迷雾荒原摸爬滚打,骨子里就有一股凶性,生死对于他们来讲都已经麻木了,反正不是杀人就是被杀。

    但是,这队邪灵军队出乎意料的强大,用精锐来说已不足以表达,这根本不是一支普通的邪灵军队。

    不过,就在这时,一声声狼啸声传来。

    一个高大的银毛狼人带着数十狼人加入了战斗,一下子将这支兽人商队从全军覆没的境地中拉了出来。

    这银毛狼人与那邪灵军队的灵将几下交锋,身形交错。

    “狼人莫克家族的嫡系子弟?”那灵将凝重道。

    “不错,你们是邪灵族堕落军团的吧,不管你们针对谁,这支商队我救定了。”西亚。莫克冷声道。

    这灵将目光闪了闪,打了一个手势命令收队。

    但就在这时,这灵将面色突然大变,身形一侧,身上灵力闪烁,但他的右肩出现了一个伤口。

    这时,不远处,楚南手持着暗夜刺客,冰冷地望着这支邪灵军队,而同时天空已升起了灿烂的焰火。

    “到我楚门的地盘撒野,找死。”楚南身上戾气冲天,身形一闪,连续五道幻影出现在空中各个方向,速度即快又诡异。

    “破杀刀法!”

    一道浮雕般的巨大刀印闪现,十来名邪灵族精锐士兵直接被绞碎了,而第二道刀印却是跨越一段距离出现在了这灵将的身后。

    “铛铛铛”

    狂暴的能量四下飞射,当真是飞沙走石,一片片草皮被掀飞。

    这灵将闷哼声连连,当接下楚南第八刀时,他的人已经飞了出去。

    而这时,百名训练有素的灵兵已是缠了过来。

    楚南本是边军出身,他知道军阵对于强者的限制作用与杀伤力,被围实了的话杀出重围消耗会很大,所以,他直接就是几颗玄力弹开路,用楚氏变向从旁边掠过,直接追上了那灵将。

    擒贼先擒王是永恒不变的真理。

    见得楚南如狗皮膏药一般贴上来,这灵将心中暗暗叫苦,他一个六级灵将对上一个二级还是三级的玄将竟然毫无还手之力。

    又是一记破杀刀法。

    这灵将对破杀刀法的威力十分了解,他准备硬拼一记,然后用灵魂风暴。

    浮雕般的刀印再度出现,这灵将一声大吼迎了上去。

    但就在这时,这刀印上突然闪现出一圈淡淡的黑焰。

    “扑扑……”

    这灵将定在地上,目光呆滞。

    刹那间,这灵将四分五裂,直接被楚南的破杀刀法分了尸。

    “***。”楚南骂了一句,他这一记已不是普通的破杀刀法了,因为催动的不是普通玄力,而是融合了阴煞灵火的玄力,威力呈几何式上升。

    而在这时,楚门几名精英弟子才带着数百内门弟子赶来。

    这支邪灵军队顿时不敢反抗,束手投降,另外后方压阵的杂牌军也被抓住了数十人。

    楚南的目光扫过西亚。莫克,然后望向了这支商队的狼人头领,道:“在楚门地界发生这样的事真是抱歉,我是楚门门主,为了表示歉意,你们在无界之城贸易市场批发任何货物都打八折。”

    “楚门主好气魄,那就却之不恭了。”这狼人头领道。

    楚南回到楚门城堡,一张俊脸阴沉无比,楚门十几名精英弟子在他面前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