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145章 残暴的楚南(第三更)

    接下来,两人都没再提起这件事,开始说笑饮酒。

    “小飞龙,你为戴着半边面具?”楚南笑问道。

    “呵呵,为了一个女人。”薛斐笑道。

    “你看,这才对嘛,玉面小飞龙当然是多情的,半面屠夫这么血腥的名字怎么配得上你呢。”楚南闻言,哈哈笑道。

    薛斐大声笑着,一饮而尽杯中酒,一切都付诸于杯中物。

    楚南也笑,问有情无情,心在何处?

    楚南酒酣心醉,在夜色中回住处。

    有人在后面跟着,不止一波,楚南心知肚明,但也懒得理会。

    临近家门,楚南突然发现有一个身影蜷缩在院墙的阴影子,正瑟瑟发抖。

    楚南走了过去,就见得一张满是鲜血的脸蛋抬了起来,他先是一愣,随即双目爆出冰冷的杀意。

    “凤丫,谁把你打成这样?”楚南伸手拉起凤丫,怒声问道。

    凤丫血泪不止,嗓音嘶哑,却是一个完整的字都说不出来。

    楚南把凤丫带进了院子,叫来杜克夫人替她处理伤口,而后,楚南拿出一瓶玄药剂喂她服下。

    凤丫咳出一口血痰,总算是可以说话了。

    当她将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时,妮可嘴角冷冷一翘,道:“主人,我去吸干他们的血。”

    “那几个小虾的血没营养,再说我们可是善良的人,怎么能置人于死地呢?”楚南嘿嘿笑道,只是他这笑声,可真是瘆人得紧,令人从骨子里透出了丝丝寒意。

    猛虎冒险队,也就是病猫那一个五人小队,此时正吃饱喝足回到了破烂的住处,有了一颗一级玄力丹,他们打算去天牢沼泽斗一下那头二级玄兽。

    “队长,刚刚那小妞真辣啊,可惜被五把刀的那个家伙抢了先。”黄狗不甘的念叨道。

    “五把刀的人我们惹不起,遇上了就装孙子吧。”队长闷声道。

    “黄狗,你这么性急,病猫那女人你怎么不上?虽然被病猫揍得鼻青脸肿,但蒙住脸还不是一样的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另一个人淫笑道。

    “是个屁,揍了也就是揍了,如果轮的话会可不一样了,谁知道她是被魔风商行哪个大佬上了,到时切了你的话儿喂狗你也只能忍着。”队长骂道。

    “这个主意不错。”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

    五个人一愣,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们齐齐扭头望向门口,门关得好好的。

    “这边,畜牲们。”楚南笑道。

    五人又齐齐扭头,赫然见得房间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女人,不,是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

    只是,楚南坐在桌子后,而光彩照人,带着神秘气质的绝世美人却是站在他的身后,所以,作为男人,目光自然是被美女给吸引住了。

    “这位大人,不知有何贵干?”那队长打了一个手势,做出了防备的姿态,谨慎的用低姿态问道。

    “刚才我家主人不是说了吗?切了你们的话儿喂狗。”妮可血一般的红唇划起一道弧度。

    主人?!

    这五人顿时羡慕嫉妒恨,苍天啊,这么美,这么优雅的女人竟然是他的一个女仆,为你如此不公啊。

    “凤丫是你们打的?”楚南冷冷问道。

    五人一愣,其中四人齐齐指向了脸色更加惨白的病猫,与此同时退了开来,示意与他划清界限。

    “砰”

    病猫跪了下来,颤声道:“大人饶命,我不知道凤丫与你……”

    “要是鬼煞在就好了,这种血淋淋的事情他做起来最有快感了。”楚南却是嘀咕道。

    就在这时,楚南一抬手,一股汹涌的玄力将病猫的身体提了起来。

    随即,病猫的胸前一痛,自锁骨中间一直到上腹膻中之处,他的皮肤被割裂开来。

    楚南虚空一挥,便闻病猫一声非人的惨叫声传来,他上半身整张皮在瞬间被撕扯了下来,血雾飙飞。

    “我的皮……我……”血淋淋的肉筋毕现的病猫看着地上的皮,竟然还犹自不敢相信。

    “抱歉抱歉,新手,没剥好,再来一遍吧。”楚南再度挥手将他下身剩下的皮给活剥了下来,他嘴角带着笑,但目中却一片冷酷,如同一个地狱来的恶魔。

    病猫凄厉的惨叫着,身体被楚南剥皮时的惯性带得摔倒在地,血肉直接与粗糙肮脏的地面接触,顿时,他的身体如同抽疯一般直颤,喉咙间发出古怪的声音。

    另外四人被这一幕吓得脸色发青,浑身抖得跟筛子一样,太残暴了……

    “弄出去,挂到外面。”楚南道。

    话声刚落,还有一口气的病猫被妮可用血力拖了出去,吊在了这房子的屋檐下。

    “你们……”楚南扫向了另外四人。

    话声末落,四人扑扑跪了一地。

    “都说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不过你们却太不懂规矩了,所以,别怪别人不给你们留后路。”楚南缓缓道。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四人磕头如蒜,在性命面前,尊严算老几?

    “饶命?当然,我会饶你们的命,不过一开始谁提的剁那话儿喂狗的事的?”楚南冷笑道。

    四人面如死灰,面面相觑。

    “不管你们是自己动手还是互助互剁,十息之内没有完成的,你们的下场将跟刚才那位一样。”楚南有些不耐道。

    四人一咬牙,两两相对,手起刀落,惨叫连连,下身已是血流如柱。

    就在这时,四人同时觉得他们的玄脉一阵剧痛,玄脉直接被绞碎了,他们齐齐摊坐在地,如同失去了灵魂一般。

    楚南信步走出,与妮可消失在夜色之中,唯有那身后吊着的一具无皮血尸,正在夜风中摇荡。

    残忍?血腥?

    人在地狱中行走,哪能不沾上点血腥。

    或者是别人的,或者是自己的。

    总之,没人能清白的来,清白的去,除非圣人。

    这么一场惨案,在魔鬼城却并没有掀起多大的波澜,诺大一个魔鬼城,混乱无序之地,一天死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死得更奇形怪状,更凄惨的都有。

    但是,关注楚南的势力或人,却都知道了这件事。

    “是因为我们魔风商行的一个服务员?”乌忠勇有些诧异。

    “是的,大掌柜,是那个叫凤丫的,当初就是她介绍楚南到我们魔风商行的。”一个小管事回答道。

    “哦?看来两人关系不浅啊。”乌忠勇阴冷的目光射出两道奇光。

    “大掌柜,因为玄丹断供,我们魔风商行的收入下滑严重,而鬼旗楼那边趁机捞了不少好处,我们得想个办法才是啊。”这小管事道。

    乌忠勇一拍旁边的边几,铁木做的边几刹那间四分五裂,他咬牙切齿道:“我管不了这么多了,把那叫凤丫的姑娘掳来,我要让楚南入局,要不逼他说出玄丹炼制方法,要不控制他成为我们魔风商行的丹奴,让他为我们魔风商行炼一辈子的玄丹。”

    ……

    石屋里,宝气湛然。

    鹤婆婆坐在摇椅上,闭目似是睡得正香。

    而她那一只独脚泡在热气腾腾的盆里,谢灵烟正蹲下来,细心的替她洗脚。

    谢灵烟抬头悄悄看了看鹤婆婆,发现她睡得正熟,但是,那又怎样呢?整个山顶都笼罩了一层无形的能量罩,她上一次趁鹤婆婆不注意偷溜,结果努力了半天都没破这能量罩,当她筋疲力竭之时,却看到鹤婆婆好整以瑕的望着她笑。

    要怎么才能逃走呢?谢灵烟有些泄气,她在青鸾学院也是令众多学员老师崇拜的对象了,她的聪明才智亦是出名的,但是鹤婆婆虽老,脑袋可是灵光的很,而且人老成精,在她面前使了几次手段都没起到任何作用。

    把鹤婆婆的脚从水里拿出来,认真的擦干净,然后帮她穿上鞋祙,谢灵烟转身走了出去。

    “鹤儿啊,你说该怎么办呢?”谢灵烟轻声对那只漆黑的血冠冥鹤说着话。

    这只血冠冥鹤慵懒的伏在地上,眼睛都不瞟向谢灵烟一下。

    “我父亲已经派人来荒原追杀楚南了,那个混蛋虽然有点邪门,但是,他的实力毕竟还不到玄将级别,有我在的话,那些青鸾卫怎么也不敢下死手的吧。”谢灵烟轻轻诉说着一直末对人言的心里话。

    “我不是很明白自己的心,但想来是喜欢楚南的,我总能想起他说过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鹤婆婆说男人都是伪善的,但是他从末刻意表现出他的善良,也从不掩饰他的邪恶,但是,在绝境之中,他也从末放开过我的手。”谢灵烟的诉说变成了呢喃,楚南的笑容依然是那么的清晰。

    “那只是他在演戏,你这么好的姑娘,值得那些卑鄙的男人用尽所有手段和心机。”鹤婆婆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身后。

    谢灵烟回过身,平静的望着鹤婆婆,淡然道:“他不是,我相信他。”

    “你真是顽固,男人都是卑劣的生命。”鹤婆婆气急道。

    “我相信他。”谢灵烟依然平静的回了一句。

    鹤婆婆突然抓住谢灵烟的手,飞身上了那血冠冥鹤上,她厉声道:“现在我就带你去看看,所谓的男人们到底都是一副怎样的恶心嘴脸?”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