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102章 双生灵火

    突然间,他们动了,闪电般朝着混战中心射去。

    几乎在同时,左英弘手中一直控制着阴煞灵火的阵牌一扔,他的身形闪电般后退。

    熊氏兄弟一进入混战中心,身上陡然射出比太阳还耀眼的光芒,他们自爆了。

    “轰”

    混战中心的所有学员全都中招,有十几个人直接就炸成了齑粉,一些浑身是血的摔入九阴地河之中,就算是勉强撑下来的几个人,也都是靠灵宝支撑着悬浮在空中。

    好机会!

    楚南突然凌空而起,浮空披皮在他背后飘起,他瞬间就来到了那团失去攻击力的阴煞灵火上,拿出一个特殊的玉盒就要进行捕捉。

    但就在这时,“扑通”一声落水的声音,谢灵烟那如同蝠翼般的飞行灵宝受损太严重而无法支撑下去,她整个人都沉入了九阴地河之中。

    楚南浑身一怔,竟然在瞬间放弃了就要到手的阴煞灵火,身上的浮空披风一收,扎入了刚才谢灵烟落水的地方。

    此时,左英弘才赶来,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那个叫楚南的家伙绝逼的脑袋进水了,现在下面全是水底阴灵,他下去都不敢保证能全身而退。

    左英弘收了这团阴煞灵火,哈哈大笑,其余勉强支撑的人一个个神情黯然。

    “楚兄倒是个多情种子。”齐达文恢复了过来,他被熊氏兄弟的自爆弄得狼狈不堪,但实际上受伤却并不严重,望着楚南落水的地方自言道。

    步非烟摇了摇头,只是轻轻一叹。

    而陆怜香也望着楚南落水的地方,目光有些复杂,一个男人真的可以为一个女人去死?毫无疑问,楚南放弃阴煞灵火而陪谢灵烟送死的表现还是很让人震憾的。

    谢灵烟很快就沉向了九阴地河的深处,仿佛深处有一股巨大的吸力一般。

    河水很冰,冰得刺骨,有一只巨大的水底阴灵扑了过来,缠住了她。

    “我快要死了吧。”谢灵烟心道,竟然出乎意料的平静,眼前闪过一个个身影,都是她熟悉的人,最后出现的却是楚南,落水时看到他成了那黄雀,他的运气还真是非同一般的好呢。

    楚南的身影在她的眼前放大,似乎真的出现在她的身边一样。

    楚南拿着柴刀狠狠砍向了那水底阴灵,但似乎并没有任何效果。

    而这时,谢灵烟才回过神,发现楚南真的出现了,他竟然跳下九阴地河来救她了,她的心在颤抖着,莫名的感觉冰冷的身躯却多出了一股暖流。

    此时,有数十只水底阴灵朝着两人围了过来,似乎要与那头缠住谢灵烟的阴灵争抢。

    楚南心中突然灵光一闪,他拿出那颗岩蛟的内丹,这货是上古生物,总有点威慑力吧。

    果然,岩蛟内丹一出现,那莽莽气息就将这些河底阴灵给吓退了,只是末曾远离。

    楚南又将岩蛟的皮给拿出来,将自己与谢灵烟罩住,这一下,那些河底阴灵总算是退散了。他将一颗避水珠拿出来放入谢灵烟的嘴里,她的身上顿时出现了一个气泡将她包裹在了其中,而这时,谢灵烟也失去了意识。

    楚南才发现他们已到了河底,河底有一个个巨大的泉眼不断的往外喷涌着阴冷的九阴河水,似乎是连接着地狱一般。

    “那是什么?”正待楚南要奋力往上游时,突然发现河底有一道银色的光芒正在摇曳不定。

    楚南微微一犹豫,顶着岩蛟的皮游了过去。

    这时,楚南才发现发出银色光芒的东西是一颗银色的种子,种子上面燃烧着一层银色的火焰,而它的外焰却是一层漆黑的颜色,感觉就像是被左英弘捕捉走的那团阴煞灵火一般,但那阴煞气息却更加浓郁。

    楚南的接近一开始让这诡异的银色种子般的东西发出了恐怖的气息,但只瞬间就平息了下来,变得温驯,是的,就是这种感觉。

    而楚南根本没有察觉到,他的左手无名指上,有一圈银色的光芒正在闪耀,但他却视而不见。

    “我明白了,双生灵火,他妈的竟然是双生灵火。”楚南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双目大睁,心中大吼道。

    所谓双生灵火,就是一种低级别的灵火寄生在一种高级别灵火种子上,相互滋养壮大。

    “左英弘,你要竹蓝打水一场空了,那团阴煞灵火根本就不是本体,这上面的才是。”楚南心中狂喜,二级阴煞灵火是寄生的低级灵生,那银色的灵火火种又是什么级别的?

    楚南本想拿那玉盒去收这双生灵火,但却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让他放弃了这个念头,他伸出了左手,去触碰这双生灵火。

    就在楚南触及到外焰时,这双生灵火突然跳了起来,直接没入了他的手掌心,然后顺着他的手臂来到了他的混沌丹田之中。

    这是什么情况?

    楚南愣了一下,他伸出手,混沌丹田一阵震动,一丝漆黑的火苗便从指间闪现了出来。

    莫老头说灵火捕捉到后,驯服可是要花不少心思的,只有驯服的灵火才能随心所欲的释放,也才能收入体内,那他这样子,是驯服了吧。

    楚南兴奋至极,他没有再在河底停留,而是披着岩蛟的皮向上游去。

    当他小心翼翼的伸出脑袋时,发现幸存下来的学员都走光了,这才冲出了九阴地河,抱着昏迷过去的谢灵烟飞身上了一块岩石上。

    楚南这才发现,谢灵烟的双腿受了很严重的创伤,外表看倒没什么,但他一摸之下感觉连骨头都是软的。

    不过楚南倒不是太担心,以星殿的资源,治疗好应该没什么问题,那陆真当初被他烙得全身都是印子,也不过服几剂玄药就好了。

    当楚南背着谢灵烟在矿洞中穿行寻找出口时,谢灵烟幽幽醒了过来,她的俏脸有些微红,却是没有开口。

    楚南的脚步很稳,伏在他的背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就像小时候被父亲背着的感觉差不多,只是差不多,但还是不完全一样,或许那不一样的感觉就是从父亲以外的男人身上得到了安全感吧。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