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98章 灵火踪迹

    苏皓脸颊抽搐了一下,与伍思丽对视一眼,厉喝了一声,双双朝着陆怜香发起了进攻。

    陆怜香勉强闪躲了几下,背上手上出现了两道血口。

    这时,陆怜香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幽光,事以至此,她唯有动用师门秘术了,虽然这代价可能会有点大,但与死相比,她无从选择。

    “砰”

    一声细微的枪声传来,苏皓的长剑顿时一颤,巨大的震动让他差点将这剑甩了出去。

    两人的进攻同时一滞,他们看到一个人影从一个岔道口转了出来。

    “楚南。”苏皓沉下了脸。

    “呵呵,承蒙我们学院伟大的天才能记住我的名字,我还以为只有那个背地里使阴招的家伙才记得住我呢。”楚南笑得很灿烂,似乎真的为此感到荣幸一般。

    “楚南,你也算是一号人物了,何必跟我们过不去呢。”伍思丽娇声开口,但却没有动手,她不笨,楚南这小子浑身上下透着点邪性,贸然动手怕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楚南打了个哈哈,笑着道:“我能算号人物,在你们大世家的公子小姐眼中,连根葱都算不上吧,我也不是要和你过不去,我只是和他过不去罢了。”

    说着,楚南手指着苏皓。

    苏皓只是冷笑,目中满满都是杀机。

    “最烦这种人了,你泡妞泡不到是你没本事,我泡到就是我的本事,堂堂学院天才人物,什么圣脉传人,也只是一个在背后玩些小孩子过家家般的阴谋鬼计罢了。”楚南指着苏皓的手指摆了摆,一脸的不屑。

    “我要你死!”苏皓此人极为高傲,楚南字字如毒针一般扎进了他的心里,他直接受不住了,暴喝一声跳了起来。

    楚南抬手就是一枪,拉住旁边的陆怜香就跑。

    陆怜香全身肌肉下意识的一紧,她克制一掌将楚南拍飞的冲动,随着他转入了一个岔道。

    “追!”苏皓厉声道,与伍思丽电一般追了上去。

    两人刚追入岔道,发现楚南拉着陆怜香走的这岔道很短,已经开始拐入另一个岔道。

    就在这时,楚南突然回头,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紧追不舍的两人心头都有一种发寒的感觉,不等他们反应过来,突然一声巨响,整个洞穴一阵剧烈的晃动,矿洞瞬间塌陷。

    楚南拉着陆怜香避入另一个矿洞,嘿嘿一笑又带着她左弯右拐十几个矿洞,这才停了下来。

    陆怜香猛地抽回手,差点让楚南一个踉跄摔倒。

    这力气跟谢将军都得一比了,楚南心中嘀咕道。

    陆怜香默默走到一边开始处理身上的伤口,外伤倒不紧要,紧要的是她的内腑受到了比较重的损伤,她当时周围也聚拢了三个人,结果在这座废矿脉里发现了一块凤凰玉,这是一种五级灵宝,对她修炼的玄决更有很强的辅助作用,但是却遇上了苏皓与伍思丽为首的七个人。

    四对七,陆怜香这边只剩她一个,她自己也受了重创,苏皓与伍思丽这边死了五个,剩下受了轻伤的两个人。

    陆怜香重创之下,绝不是苏皓与伍思丽两人的对手,不过但凡有名师之辈,绝不可能没有拼命的秘术,因此苏皓与伍思丽一直都不敢强攻。

    “这个家伙帮我,真安着好心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陆怜香处理好外伤,眼角迅速扫过楚南,却见他似乎在想着什么事。

    楚南见得陆怜香处理好伤口走了过来,问道:“为什么你们都会在这矿脉里?”

    陆怜香淡淡道:“因为有人在这里看到了灵火,并被灵火袭击,等他逃出去遇到其他学员时,他七窍喷火,瞬间烧成了灰烬。”

    灵火!楚南眼睛一亮。

    “这很有可能是二级灵火阴煞灵火,谁不动心啊。”陆怜香道,一旦得到二级灵火,自己不用拿出去交换也是一场泼天大富贵。

    在整个七星大陆,拥有灵火的玄药师万不存一,有也大部份是一级灵火,二级灵火一出世,估计整个七星大陆的玄药师们都要沸腾了,换帝决那不用想,换个王决倒是不难。

    玄决分兵将王帝,有多少天赋卓绝的人终此一生卡在九级玄将不得过,不就是因为没有王决吗?至于帝决,整个辉煌帝国又有几位玄帝?

    “那还等什么,找灵火去。”楚南兴奋道,这秘地果然有灵火,怎么着这得去争一争,争得到那是大运,争不到也没什么,反正现在他得了一株七级晶髓草,又得到了上古生物岩蛟的内丹,虽然是只幼生期的岩蛟,但那也是上古生物不是,就凭这两样,估计进来的所有青鸾学院学生谁也比不上。

    “你知道上哪找?”陆怜香挑了挑秀眉,这本应该是个极美的小动作,但配在她那张有些惊悚的脸上却显得有些狰狞。

    “我不知道,可是陆学姐你不是知道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楚南狡黠的笑道,他其实倒会一个寻找灵火的办法,是莫老头教他的,不过有现成的带路人,他就懒得费这劲了,再说他也不愿意露太多的底细。

    陆怜香点头,扫了楚同一眼,道:“我是知道,为了报答你刚才的帮忙,也愿意带你去,但是途中你若陷入了什么危险之中,我可不负责救你,再一个,我现在也有心无力,能自保就不错了。”

    “没问题。”楚南立刻道。

    陆怜香拿出了一个玉瓶,打开盖子,顿时阴风一阵,一团黑烟飘出,凝成了一只黑色的小鸟,迅速朝前飞去。

    陆怜香与楚南急忙跟着身后,楚南一边紧跟一边道:“陆学姐,你这是一只阴灵鸟?”

    “阴灵鸟的一种,叫离鸟。”陆怜香道,阴灵鸟是一种统称,是由至阴之地孕育而出,极善寻找阴寒属性的东西。

    阴煞灵火听名字就知道,肯定是自阴煞之地孕育出来的,想必也是这地最阴寒的地方了。

    在迷宫般的矿脉中转了小半个时辰,突然间,在前带路的离鸟一头扎了下去。

    两人一惊,走到跟前才发现,前方裂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往下一看,一条漆黑的河流滚滚在下方二三十米的深处流过,一股冷到骨髓的寒气涌了上来。

    那只离鸟飞在这条漆黑的河流上,被这种极阴之气包围的感觉让它觉得很舒服。

    但就在这时,河水中突然有一道影子电一般射出,这只离鸟瞬间被吞没,这影子也再度回到了漆黑的河流中,隐去了踪影。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