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89章 补阵

    “还好看准了,从器官中间刺穿的,要不然不死也得重伤啊。”楚南呲牙裂嘴的处理了伤口,心中大骂妮可那贱人。

    想起了那金毛兽人,楚南低着头用力想了想,似乎感觉有点眼熟啊,可是他连这兽人是什么部族的都不知道啊,像狼又不像狼,像虎又不像虎,像猿又不像猿,真是奇怪!

    这时,火龙驹寻了过来,楚南上马便朝谢灵烟跑远的方向追去。

    当楚南跑到空旷处,赫然发现半空中有一个人影展开了一对翅膀,正朝着青鸾城飞去,似乎就是谢灵烟。

    “我靠,看来这次还真是命大,她竟然真的到了玄将境界了。”楚南暗中庆幸,如果不是她刚醒来玄力还没有恢复正常,她失去理智的攻击就足以将他轰成渣了。

    还是怪妮可这贱人,等回去后看他怎么折磨她,嘿嘿嘿!!

    青鸾星殿,谢腾空听了女儿谢灵烟的汇报后一脸严肃,当下找来几个将官交待了下去。

    “灵烟,你怎么会到郊外去的?看你一身泥土,发生了什么事?”谢腾空目光如电,皱着眉头问道。

    “我……我去散散心。”谢灵烟低下了头。

    “是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谢腾空压低了声音,明显不信。

    “是,我……我累了,去洗个澡睡觉了。”谢灵烟说完转身就要走。

    “不是让你去找楚南那小子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谢腾空突然道。

    谢灵烟的脚步一滞,道:“我忘了。”

    随即,谢灵烟匆匆走了出去,而谢腾空紧皱眉头,打了个响指,立刻有一个黑衣军士走了进来。

    “去查一查灵烟晚上发生的事,她跟任何人的接触事无巨细通通报上来。”谢腾空冷冷道,无论谁欺负她的女儿,他绝不会放过。

    谢灵烟躺在浴池里,低头看着在水里若隐若现的玉峰,那白腻饱满之上,赫然有着几个青紫的清晰指印。

    脑海间迅速闪过楚南疯狂压在她身上的影像,谢灵烟猛地咬牙将整个脑袋浸入了池水中,半晌才从水中钻出透气。

    谢灵烟不是笨蛋,在回来的路上她便知道自己并没有被楚南真正的侵犯,刚刚自己检查了一下,下体没有任何异样,但他强亲了她强摸了她也是事实。

    这时,谢灵烟的脑海中又闪过楚南拼着被她杀死的危险不闪不避的击退偷袭她的兽人,以及他叹息的闭上眼睛等待她开枪的情景。

    用手抹了一把脸,谢灵烟自言道:“功过相抵,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吧。”

    玄力运转,谢灵烟玉峰上的指印开始变淡,直至消失得不见一丝痕迹,仿佛这一切真的没有发生一般。

    只是,真的能当作一切都没发生吗?

    ……

    一轮金日自地平线上缓缓升起,山顶上,一个瘦小的身影正靠着一颗大树看着这轮金日从云雾中喷薄而出。

    当太阳完全从云层中升起时,他伸出枯瘦的手掌,抓向了那轮太阳。

    远远看着,就好像整个太阳都被他抓在了手心里。

    “大人。”一个身影如灵猴一般轻松的攀到了山顶,跪在这男子面前恭敬道。

    “獠牙接管的事情进展得怎么样了?”瘦小的男子低沉问道。

    “回大人,十分顺利。”这男子回答道。

    “那么青鸾学院实力榜碑的事情打听清楚了没有?”这瘦小的男子收回了抓向太阳的手,问道。

    “已经大致知晓了情况,是这样的……”男子将打听到的情况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四级秘地,还有灵火的气息。”瘦小男子点点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瘦小的男子抛出一卷画轴,道:“我要这个人所有的资料,立刻去查。”

    跪着的男子打开画轴,上面赫然画着的是楚南的肖像。

    ……

    楚南光着膀子,一边盯着面前的柴刀,一边用手指轻轻触摸着。

    而在旁边的床上,妮可浑身无力的躺在上面,被子遮住了重点部位,只有两截白嫩的藕臂裸露在外面,她脸上潮红末散,媚眼迷离,显然还从末从某种状态中回过神。

    如果意念可以显现出来,那么楚南的目光中就是一片虚无混沌的空间中有着一根又一根完整或断裂的玄力线条,组成了杂乱无章的玄阵图案。

    “好复杂,但这些应该是主攻击的攻击玄阵,我只是想找到进入其中的通道,不可能要我把一根根玄力线条修复好吧。”楚南心道,哪得到猴年马月啊,不知等他达到了九级玄阵师能不能完全修复成功。

    进入的通道,应该不会很复杂的,只是到底是哪部份呢?

    楚南皱眉苦思,手指头在书桌上有节奏的敲着。

    床上,妮可已经回过了神,被楚南折腾了一宿,彻底沦为玩物,两次都被楚南反制,或许这是命中注定的吧。

    撒伦家族的辉煌,已经湮灭,那是她再也无法企及的黑暗帝国。

    望着皱着眉头沉思的楚南,妮可心中依然复杂,仍有一些不甘在心中翻腾,但她手段用尽,底牌尽出,留给她的只是一阵阵无力。

    就在这时,楚南突然想到了什么,再度拿出了那本自遗迹中得到的古籍,翻到玄阵篇最后面,上面画着一个极其复杂的玄阵,对比柴刀外围残破的玄阵,隐隐有一些熟悉的感觉。

    楚南伸出手蒙住了这玄阵的大部份图案,然后盯着剩下的图案,半晌之后他猛地一拍桌子,眉开眼笑。

    这柴刀里的玄阵,绝对是基于古籍上的这个复杂玄阵而来,他知道进入的通道玄阵由哪部份组成了,修复起来就要容易多了。

    楚南拿出布阵笔,站起身,双脚比肩打开,一手抚着柴刀刀身,这是他第一次尝试在武器上布阵,这不是简单的在刀面上刻下线条,而是需要玄力透入空间里进行玄力线条的修复,这要叫做布置虚阵,比如在攻击时玄力瞬间成阵进行攻击也是虚阵,比起实阵要困难许多。

    楚南调整着呼吸以及玄力的流转,当他觉得他达到了最佳状态时蓦然开始布阵。

    阵笔一动,一道玄力凝成丝线进入了柴刀外围空间,但在进入的刹那间,却被空间里一些紊乱的力量给绞得粉碎。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