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44章 一个拥抱

    楚南森冷的目光盯着压在身下的左心语,胸口的鲜血一滴一滴滴在她洁白的软铠上。

    就在这时,军营里有几支骑兵正快速包围过来,似是发现了这里的冲突。

    “楚队长,是楚队长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一个冲过来的骑兵队长看到楚南的刹那间一震,随即狂喜叫道。

    楚南抬头看了一眼,再低头对身下被吓着的左心语沉声道:“即使你是郡主,再有下一次我也一定杀了你。”

    楚南正待从左心语身上爬起,却又看着自己血淋淋的左胸皱了皱眉头,突然间,他伸出手在她柔软的胸脯上狠狠一捏,淡淡道:“两清了。”

    他没有理会左心语那陡然胀红的俏脸与美眸中的泪花,对那骑兵队长道:“正是楚某,我回来了。”

    这时,那些围着楚南的黑甲骑兵在老者的手势下退了回来,看着楚南的目光却是惊异中带着佩服,原来他就是楚南。

    那个领着一队士兵悄无声息偷入兽人后方大本营,一连灭了六个兽人部落,搅起腥风血雨,后又窃取了青玉关守将雄世飞与狼王马克密谈开关的情报,与十名士兵留下断后引开追兵,让手下成功将情报传回来的楚南!

    这才是真英雄,真汉子啊,谁都以为他死了,没想到竟然活着回来了,以后在军中前途不可限量啊,据说他才十八岁。

    左心语捂着胸口,有些复杂的盯着楚南的身影,即愤恨但又带着一丝莫名的钦佩。

    自古美女爱英雄,左心语这么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自也不例外,所以得知眼前这个人是楚南后才会感觉复杂。

    楚南骑上火龙驹,头也不回的在一众骑兵的簇拥下奔向了军营。

    “小郡主,我们回去吧。”老者站在左心语面前低声道。

    左心语狠狠瞪着这老者,道:“我父王派你跟着我是要保护我,你都保护不了我那还有什么用?”

    “小郡主,我只负责你的生命安全,你现在不好好的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老者淡淡道。

    “你……你……气死我了。”左心语气得直跺脚,这个老家伙,意思就是保住她一条命就行了,这次她被那个家伙摸了胸,那若是被他那啥了呢?

    楚南活着回来了!

    这个消息瞬间传遍整个第九军团,许多将士都欢呼鼓舞。

    铁血营里,铁子鬼叫着扑过来抱着楚南,而后又有许多将士兴奋的扑了过来,一下子搭起了人塔,将楚南压得直翻白眼大叫受不了。

    谢芷若跑了出来,看着兴奋的闹成一堆的将士,强压下激动的心情,露出了释然的笑容。

    闹了好一阵子,才有人发现谢芷若在一旁。

    楚南爬了起来,来到谢芷若的面前,右手于胸行了一个军礼,大声道:“铁血营第一联第一队队正楚南回来报道。”

    “我知道你不会有事的,你没让我失望,没让所有弟兄们失望。”谢芷若笑着,素手拍了拍楚南的肩膀。

    “那个,谢将军,可以来个拥抱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楚南突然笑道,周围的铁子等人同时一静,缩了缩脖子,谢将军的手段他们可是知道的。

    谢芷若一愣,但接下来的事情却是令人大跌眼镜,她没有发怒,反而真的上前两步抱了抱楚南,然后退了开来,道:“去洗漱一下,然后去程将军那里一趟,对了,史大将军之前承诺只要你活着回来,就将提拔你成为联长。”

    谢芷若一走,一众铁血营将士一个个鬼叫起来,用暧昧的目光望着楚南。

    “楚哥,行啊你。”铁子挤眉弄眼道。

    “楚哥,以后小弟就跟你混了,教我两招泡妞绝招撒。”另一个队的队正笑道。

    楚南摆了摆,然后一本正经道:“你们说什么浑话,我是泡妞的人吗?其实,一向都是妞泡我。”

    看着楚南扬长而去,铁子轻咳两声道:“你们都是猪脑子,楚哥用他的实际行动告诉我们泡妞第一条秘决,那就是脸皮要厚。”

    一时间,所有将士恍然大悟。

    楚南清洗干净,又处理好伤口,便去拜见程将军。

    程将军对楚南倒是毫不吝啬欣赏之词,然后带他一起去见了史大将军。

    史大将军大名史玉柱,身上威严很重,他接见了楚南,公式化的勉慰了他几句,并且直接兑现承诺提升楚南为铁血营第一联的联长。

    联长手下有十个作战大队,一个后勤中队,一个参谋小队,管着一千好几十人,在军队中算是真正的军官了,因为联长要报备星殿的,而队正只需在军团备案,由该营主将盖上印章便可。

    楚南升为联长之后,也被特许了半个月的假期。

    ……

    落雨镇的清晨十分宁静,镇东的一个小院里飘起了淡淡的药香味。

    一个少女正认真的注意着炉子的火候,不时的将一些药草加入炉上的六角药鼎之中。

    “如果有一级灵草就好了,我一定能制出真正的一级玄力药剂。”小哑巴心中想道。

    就在这时,院门被“咚咚”的敲响,这令得小哑巴秀眉一皱,这些人又来了?

    小哑巴正要起身去开门,院门突然被人一脚踹烂,六个大汉冲了进来,其中一个二话不说直接将炉子与药鼎踢翻。

    小哑巴急了,喉咙里发出咿呀声,比划着手势。

    领头的大汉不耐的一推,直接将小哑巴推的跌在地上,脑袋彭的一声撞在柱子上,一丝丝鲜血顺流而下。

    “给我砸。”领头的大汉手一挥,命令道。

    顿时,其余大汉操起家伙便在屋内院中一通打砸,直到再也看不到一块整洁无损的地方才罢手。

    “小哑巴,你还是再考虑清楚,薛老爷的独子因你而死,你还是乖乖从了薛老爷吧,也省得弟兄们天天跑不是?”领头大汉说完,便带着人扬长而去。

    外头,一个混子问领头大汉:“大哥,这小哑巴无依无靠的,为什么薛老头要费这么大劲,直接绑去不就行了。”

    “薛老头贼精啊,这小哑巴之前许得是什么人?是边军一个队正,虽然听说他已经挂了,但他在军中还有关系不是吗?强行将这小哑巴绑了去,万一有消息传到军中怎么办?十个薛老头也不够那些大头兵砍的,但如果是这小哑巴自己愿意的,那就怪不得谁了。”领头大汉道。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