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32章 铁血营主将

    云姐开始考校,但越是考校,她的心中就越是吃惊,这真的只是一个以前从末接触过玄阵的家伙?他对玄阵一些天马行空的想法甚至能给她一些启发。

    天才,这才是真正的玄阵师天才,对于一个有天份的玄阵师来说,对于线条图形敏感只是其中之一,而更重要的是对玄阵有自己独到的理解能力,这是老师也教不了的,好的老师会去引导学生这方面的思维散发。

    楚南也是大有收获,从前一些不甚理解的关键点被云姐三言两语一讲解,便豁然开朗。

    两个人一开始是面对面,后来便成了并排坐着,再后来两人的脑袋都靠到了一起,一张纸摆在两人腿上,两个人各拿一支笔,不时的在上面写写划划。

    天都暗了下来,但两个人却依然兴致盎然,丝毫没有意识到两人间的不妥之处。

    谢芷若回来了,她身体倒不疲惫,但精神上却有些累,这几天一直为了陆真的事情与陆正宇在执法大队扯皮,她绝不容忍自己下属的家属受到这种污辱。

    结果出来了,陆真那两个跟班被处决,而陆真解除军职,打五十军棍了事。

    这是谢芷若争取到的最好结果了,陆家在辉煌帝国根深蒂固,这青鸾陆家虽然只是一个分支,但估计青鸾星殿殿主也不愿与陆家搞得太僵。

    走进书房,谢芷若惊讶的看到楚南与席慕云十分亲密的挨坐在一起,脑袋与脑袋都靠到一起去了,甚至,席慕云那高耸的胸脯都有一半压在楚南的手臂上。

    听到谢芷若进来,两人抬起了头,看到她惊讶的目光后,两人似乎才反应过来。

    楚南干咳两声站了起来,道:“谢将军,你回来了。”

    席慕云却也是不慌不忙的站起来,撩了撩发丝,再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军装,笑道:“没想到一下子就这么晚了,我与楚南真是相见恨晚呢,谢将军,我先告辞了。”

    待得席慕云离去,谢芷若探究的目光扫过楚南,她去玄阵师大队喊人并不是喊的席慕云,没想到最后是她亲自过来,看样子她对楚南十分有兴趣的样子。

    “你回去吧。”谢芷若淡淡道。

    楚南转身离开,待得走到门口,他又转过身,正色道:“谢谢你,谢将军。”

    谢芷若挥了挥手,什么也没有说,她帮助楚南,也是居于爱才之心,他有实力,又讲情义,而且现在又被发现他有玄阵师的天赋,绝对值得她重点培养。

    ……

    屠魔营,陆正宇一脸阴沉的坐在上首,一封密函被他揉成了一团握在手心。

    “爹,怎么了?”陆真这纨绔子弟刚被打了五十军棍,可是瞅他这样子根本没受一点伤,估计所谓打军棍也就走个过场罢了,而他脸上额头上被楚南烙出来的伤痕,也变得很淡了,看来是用了价值不斐的玄力药剂,只是表面的烙印可以清除,但心里的烙印估计他一辈子也忘不了。

    “你爷爷发话了,让你即刻回青鸾城,补上你去年缺席的成年狩猎之礼。”陆正宇看了一眼儿子,淡淡道。

    陆真脸色顿时大变,一下上前跪在陆正宇面前,抱着他的腿道:“爹,救我,我不要去参加狩猎,今年那个贱人也会参加,她一定会杀了我的。”

    第22章

    看着这独子如此软弱的表现,陆正宇真想一脚把他踹开,但又有什么办法,他就这么一个儿子啊,就算他再是一团扶不上墙的烂泥,那也是他儿子。

    “你知道,你爹我没有拒绝的权力,你必须参加狩猎。”陆正宇道。

    “可是……”

    “闭嘴,你想活下去,那么就按照我说的做,做的好你会活得比任何时候都要好,做的不好,你爹我也保不住你。”陆正宇恨铁不成钢的喝道。

    陆真顿时噤若寒蝉,他爹虽然宠他,但发怒的时候他若顶嘴会死得很难看。

    “真儿,你知道每年的成年狩猎之礼是青鸾星省所有这一年成年的贵族之弟都会参加的,今年王府的大王子左英弘也会参加。”陆正宇眯着眼睛,大手抚着颌下的胡须缓缓道。

    “左英弘?他一向很神秘,我与他根本没有交情啊。”陆真疑惑道。

    “所以,我要你与他建立交情,只要你能做到,你就不用怕那个小贱人了。”陆正宇说着,压低了声音在自己儿子耳边面授机宜。

    只见得陆真听了之后一张还算英俊的脸胀得通红,他赫然抬头想要说些什么,却听陆正宇厉声道:“死还是活掌握在你自己手里,你自己看着办吧,爹只能帮你到这里,你去收拾一下,立即坐军需飞船返回青鸾城。”

    陆真双拳紧握,咬了咬牙,起身离去。

    末几,陆正宇听到外面传来陆真一声发泄式的怒吼声,他叹息着摇摇头,随即目光冰冷:“谢六指,我不信这件事没有你在后面搞鬼,你做初一,别怪我做十五。”

    这是楚南第一次见到铁血营主将程立人将军,这位程将军刚从青鸾城回来,一回来便指名要见他。

    楚南印象中的程将军应该与胡子有点像,应该是高大威猛,气势凌厉,不怒自威的那一种。

    但是真正看到程将军后,却是颠覆了楚南心中的印象,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位身材矮小,满脸皱纹,笑得就和邻家爷爷一般和蔼可亲的老者会是铁血营这么一支能征善战,敢杀敢拼的军队的主将。

    程将军的身上完全感受不到戾气,反而有着一股能令人平和的气息,他身上更多的是一种儒雅之气,看着就是那种饱读诗书,满腹经伦的人。

    “楚南,看起来你似乎很惊讶啊,怎么?我不像铁血营的主将?”程立人笑问。

    “与属下印象中有点反差。”楚南实话实说道。

    “哈哈,你很诚实,很多人第一眼见到我都会这么想,我其实之前只是青鸾学院的一个教授,教的是世界战争史,连一级玄兵都不是。”程立人大笑了起来,他走上前拍了拍楚南的手臂。

    楚南愣了愣,这么一位学者型的将军,竟然会赢得铁血营上下的佩服与尊敬,其治军必有过人之处。

    “依你之见,上面为什么要将我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人的老家伙派到这戾气冲天的铁血营来?”程立人突然又问道,话语中带着考较之意。

    楚南目光垂下,细细思索起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