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24章 恨离城

    “罗队长,你这是……”草包薛少有些懵了,这是怎么了?

    “薛川,你好大的胆子,连老子都敢坑。”这罗队长也是急眼了,直接一巴掌甩在薛少的脸上,都能看得清他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起来,就如同一只发酵的包子。

    “这位大人,我有眼无珠,轻信这小子的话,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们吧。”罗震直接跪在了楚南的面前,心里却是问候了薛大草包的祖宗十八代,尼玛啊,没看到这家伙背着边军大队长才配发的制式玄力枪吗?不说人家手下有一百如狼似虎的边军军士,就是这三级玄兵的实力,在整个落雨镇都没几个人惹得起。

    楚南也不是善男信女,三番二次受到挑衅,他也是忍无可忍了,他淡淡道:“谁蒙骗你的就收拾谁去,在我跟前嚎什么?”

    罗震抬起头,看到楚南眼中那冰冷的杀机,心中顿时打了一个寒颤,他一咬牙,起身来到呆愣的薛大少面前,突然抽出匕首插入了他的喉咙。

    薛大少兀自不敢置信,抬起手指着罗震。

    罗震残忍一笑,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所以你就去死吧,到时随便编个理由就是,薛家就算怀疑也不敢对自己做什么,他猛地抽出了匕首,只见得薛大少脖间鲜血直喷,往后倒下再无半点气息。

    小哑巴被楚南用手蒙住了眼睛,她没看到这血腥一幕,但不代表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楚南轻声安慰了几句,然后对罗震道:“我现在要回恨离城,我身边这姑娘如果少了一根毫毛,我唯你是问。”

    “大人放心,有我罗震在,这落雨镇没有人敢动这位姑娘。”罗震急忙保证道。

    “小哑巴,你回去吧,我很快会回来的。”楚南对小哑巴道。

    这一次,小哑巴乖巧的点了点头。

    ……

    恨离城,青鸾星省边境重城,第九军团驻军之地。

    恨离恨离,唯恨是别离。

    作为与兽人大军对垒的一线,每一年不知有多少将士埋骨于此地,永远作别家人与朋友。

    恨离城城中并没有军营,军营设在城外,城中与其它城市差别不大,最大的特色莫过于城中多达上千家的青楼和酒楼。

    边军直面生死压力,基本上一得空闲便来到青楼与酒楼发泄压力,特别是上战场的前几日,军中都有特殊津贴用于军士找女人喝花酒,只不过这津贴的明目不会这么写罢了。

    再一个,也是因为压力,城中各营边军也经常因为抢头牌姑娘或是因为喝醉酒打架斗殴。

    在恨离城做生意很赚,挣扎在死亡线上的边军花起钱来都大方得很,不过,最危险的也是因为边军,他们通常脾气暴躁,一言不和即动手,动手就见血,没什么后台的话,被边军打死也是白死,上头还需要这些边军去拼命,死个把人根本没有人理会。

    此时的恨离城中,无论是做生意的商人还是普通的老百姓们都更加谨言慎行,这空中仿佛笼罩着一层无形的低气压,令人感觉到压抑。

    这种氛围是从不久前边军大败开始的,据说边军出了内奸,传递了假情报,以至于三万边军被兽人大军给围了,最后只剩八千残军逃了回来,二万余将士魂断天心草原,其中包括好几位冉冉升起的军中新星,据说都是已入了青鸾星殿上层法眼的,结果一战而役,还没完全成长起来便折戟沉沙了。

    边军这等损失,是十年来从末有的,青鸾星殿闻之震怒,现在整个边军第九军团都被星殿派来的执法队在清查,从上到下有数百人被拉出来直接军法处决了。

    试想,这等情况下,恨离城的氛围又怎么好得起来,就连一些窑子里的姑娘也不敢随便发嗲了,只是默默的用身体去抚慰这一个个被暴戾之气缠绕的军士。

    恨离城城门口的巡查十分严格,不过入城倒不困难,但出城的话前前后后要过八道盘查关卡。

    楚南进入了恨离城,这是他第一次进入这个世界人类的大城市,感觉很是有些震憾,落雨镇与恨离城相比就是一个小山村。

    恨离城驻扎着一个军团十万将士,而大多数将士的家人都在恨离城中居住,是为军属,一代又一代的军属扎根于此,形成了上百万的庞大规模,加上涌入恨离城的许多商人及其家属,这里的固定居民都达到四百余万,如果加上流动人口,诸如佣兵,赏金猎人等,恨离城的总人口都过五百万了。

    五百余万人口的大城,令得恨离城处处都是织密的人流,人种各异,有的高大,有的矮壮,有的肤白如雪,有的漆黑如炭。

    “我靠,不会来到国际化大都市了吧。”楚南心里嘀咕着。

    楚南第一件事打算去铁血营,将八十九块军牌送回去,然后找铁子喝上两杯,再去寻找胡子的妻儿,将胡子给儿子的紫金铃铛交给他们。

    只是楚南一打听,才发觉他想得简单了。

    驻军并不驻扎在城内,而是在城外军营,又被称之为外城,没有军中身份是无法进出的,更别提现在整个军团处于风口浪尖了,以前还可以买通值守军士让他们去营中喊人,现在就不行了。

    看来得另想他法了,首先还得找个落脚的地儿先。

    恨离城旅馆酒楼到处都是,楚南找了一家环境还过得去的酒楼住了下来,洗漱一番后便下去点餐了。

    这里的酒楼大都兼顾食宿,一楼二楼用来用餐,上面则是客房。

    楚南寻了一靠窗位置,随意点了一些酒菜,便仔细听酒楼中其他用餐的客人之间的谈话。

    酒楼之中往来者三教九流,是各种小道消息的收集与散播之地。

    这里的人大都谈论的是这一次边军大败的事,诸如谁是内奸,哪个环节出的错,边军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怎么怎么办,而不是怎么怎么办,说的一个个好像都是伟大的军事家似的,这战争错就错在没将他们派上去指挥,如果有了他们,就算情报有误,他们也会打得兽人大军屁滚尿流。

    楚南饮尽杯中之酒,自不会去计较外行们幼稚的言论,真让他们亲历战争,他们一个个都会吓出屎尿来,没上过战场的人永远不会知道战争的残酷。

    两军对垒,拼的就是一腔热血与胆气,义无反顾,明知必死而无悔。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