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18章 逃杀

    “楚哥,休息一下吧,头儿快撑不住了。”铁子对楚南道,如果说之前还算是扶着的话,现在基本上是拖着胡子在走。

    铁子对楚南的称呼不知不觉变了,虽然楚南看起来很年轻,但他的实力与处理事情的能力却令人不得不佩服。

    “好。”楚南点了点头,扶着胡子坐了下来。

    “楚哥,你的判断真是绝了,现在那些狼兵估计不会想到我们不进反退吧。”铁子用钦佩的目光望着楚南道。

    “不要小瞧你的敌人,虽然我做了一些误导的痕迹,但难保狼人不会起疑心,只要逆向思维一下很有可能会查到我们真正的路线。”楚南脸上没什么表情,望着天边慢慢爬起的血阳说道。

    铁子若有所思,道:“所以你一路那些奇怪的布置就是为了应对这个情况的?”

    应对?楚南苦笑了一下,如果真有狼人追了过来,他的那些装置充其量只能起到一个预警的作用。

    就在这时,楚南不久前布置的装置突然发出一声闷响,令得他脸色瞬间一变。

    “看来狼人已识破我们的行踪,快跑。”楚南沉声道,起身扶着胡子就要继续逃窜。

    忽然,胡子抬起了他无力的大手按在了楚南的手上,嘶哑着声音道:“别管我了,你们快逃吧,带着我的话谁也逃不掉。”

    “不……”铁子立刻激动道。

    “闭嘴,我是头还是你是头?这是军令!”胡子的声音很虚,但却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

    “是。”铁子咬着牙关道。

    胡子望向了楚南,脸上的大胡子抖了抖,算是笑了一下,他道:“楚兄弟,我背后的破军也需要找一个新的主人了,你拿着它多杀几个兽人替我报仇就行,还有……这个紫金铃铛,如果你能活着回去,就去拿给我那末见面的儿子吧,这是我这做爹的唯一留给他的东西了。”

    楚南拿下胡子背着的破军,接过他手中的铃铛,冲他坚定的点了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中。

    楚南与铁子消失在茂密的草丛中,而胡子平静的拄着一根木棍站在原地。

    没一会儿,西亚。莫克闪电般朝着这边奔来,在胡子的面前站定。

    “还有两个人呢?”西亚。莫克皱眉问道。

    “铁血营,杀敌!”胡子裂嘴吼叫着,拄着木棍,瞪着眼睛,拖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朝西亚。莫克“冲”来。

    他就像是一只蝼蚁,朝着一只大象发动了进攻,看起来很可笑,但西亚。莫克却是怎么也笑不出来。

    人类卑劣,人类贪婪,人类自相残杀,但是他们同样伟大,无私,团结互助,矛盾的个性融合在这个奇特的物种身上,让他们始终屹立在种族之巅。

    蓦然,西亚的爪子刺穿了胡子的胸膛,在握住他心脏的时候,却是犹豫了一下没有掏出来吃掉,而是直接捏爆了。

    胡子拄着木棍站立不倒,尽管他已失去了生命的气息。

    西亚。莫克盯着胡子的尸体良久,呲了呲一口森冷的牙齿,心中却是有些发寒。

    随即,西亚。莫克环视一圈,看到了一条踩出来的痕迹通向了远方,他下意识的朝这方向迈出两步,但很快停了下来,自负的裂了裂巨大的狼嘴,然后转身再查看了一圈,朝着反方向追寻而去。

    但是,就在这条明显的痕迹尽头,楚南与铁子正满头大汗的朝前冲去,根本没有任何掩饰痕迹的想法。

    “楚哥,你确定那些狼兵不会追来?”铁子一边跑一边低声问,他的心里可是没底的很,他们这样的逃窜,明摆是给追兵指明了方向。

    “不确定,不过能追踪到我们的都是聪明绝顶的家伙,太过聪明有时反会被聪明的想法遮住眼睛。”楚南也是气喘吁吁。

    跑了不久,铁子突然脚下一软,整个扑倒在了草丛中。

    楚南回过身,将铁子拉了起来,道:“这口气别泄,你们这一队就只剩你一个人了,怎么也要坚持下去。”

    铁子想起了一个一个壮烈牺牲的同伴,咬了咬牙,迈动着灌铅一般的双腿继续往前。

    就在这时,两个人突然趟进了一片水草地里,一人高的茂密水草生长在水中,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

    水一下子浸到了两个人的胸口,正当两人想要转身上岸时,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几名兽兵交谈接近的声音。

    两人对视了一眼,楚南指了指水底,两人齐齐蹲下没入了水中,缓缓在水下朝着中央移动。

    过来的是一队牛人士兵,他们大笑着谈论杀了多少多少人类士兵,屠了几个人类村庄,奸。杀了多少人类妇女。

    中央的水草中,楚南与铁子仰着头将鼻子露出水面透气,有茂密的水草遮挡,外面没有人能看得清楚。

    这队牛人士兵也是不小心踩在了水草里,退了上去之后竟然没有转道,而是干脆在旁边休整起来。

    此时,水草里面有数只大拇指般粗的水蛭朝着楚南与铁子身上游了过来,很快两人裸露的手上便被几只水蛭给吸住了,它们的身体因为吸血而迅速膨胀起来。

    楚南倒是面无表情,不为所动,但铁子明显气息不稳了。

    “吼……你们有没有看到两个人,或者任何可疑的生物?”西亚。莫克一个腾空,两只脚没入了水草中,沉声问这队休整的牛人。

    “回莫克大人,我们没有看见人类以及可疑生物。”这队牛人的首领立刻蹦了起来恭敬说道。

    西亚。莫克四处扫视着,而就在这时,又有几只水蛭游了过来,这一次是冲着楚南与铁子的脸上而来。

    铁子目露惊慌之色,水蛭吸附在手上尚能忍受,如果吸到了脸上甚至游进鼻子,又怎堪忍受?

    这时,楚南将吸附了水蛭的双手缓缓伸出,直接按在了铁子的脸上,于是乎,所有水蛭的目标都转移到了楚南的脸上。

    一只,二只,三只……

    很快,楚南的脸上便被十几只水蛭覆盖,如果不是他将鼻孔闭合了三分之二,恐怕会有水蛭钻进去。

    痛,麻,痒,各种常人难以忍受的感觉传来,但楚南却仿若末觉。

    西亚。莫克不甘的吼叫了两声,他堂堂九级兽兵强者带了四十余狼兵来追捕三个受伤的人类,竟然还追丢了二个。

    “轰”

    西亚。莫克一挥臂,一道兽力凝成的爪痕划过水草地,轰出十米高的水花,水草倒了一大片,而遮挡住楚南的水草只剩下薄薄的一层。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