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14章 楚南的玄技

    楚南一点一点在崖壁上往上挪动着,这一片崖壁正好是个凹面,他的身体贴在崖面上看起来都像是往后倒的。

    楚南的右手五指插入崖缝里,鲜血一丝丝流出,就算有玄力护体,但他也不是金刚不坏之身啊。

    “啊……”

    楚南大吼一声,手上用力,身体终于出了崖壁的凹面,上面可供落脚的地方就多了。

    直到天色完全暗了下来,楚南终于回到了离崖顶不远的那块突出的石台上,他如同一条死猪一般仰躺着,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好半晌,楚南恢复了一些气力,但肚子却是咕咕直抗议,只是他身上的干粮已经吃光了。

    这时,一只一米多长的山地蜥蜴爬了过来,怕是将楚南当成了猎物。

    就在这山地蜥蜴扑过来时,楚南拿着那柴刀一劈,直接将之头身分离。

    “咦,这刀刃都是钝的,没想到还挺好使的。”楚南看了看手中的柴刀,提着并不重,但在用它进行攻击时,会有一种沉凝的刀势展现出来,看来这柴刀也不是简单的物品。

    楚南想了一下便没再管,他提起那蜥蜴的尸身便开始大口吸着鲜血,然后剥皮剔出它脊椎上的嫩肉便嚼了起来。

    在丛林中生存,生吃动物是必备技能,蛇,蜥蜴,老鼠,各种幼虫体,只要是没毒的都可以拿来充饥。

    填饱肚子后,楚南开始研究他得到的两样东西,一把柴刀以及一本古书。

    翻开这厚厚的古书,楚南不由得有些失望,他一直以为这十有**是一本绝世神功,但没想到上面前半部份记录的是关于炼制玄药剂的,图文并茂,后半部份则是关于布置玄力列阵的。

    楚南本是随意浏览着,却没想到越看越入迷,玄力药剂师能将一些灵药用特殊的炼制方法取其精华,让不同灵药的药性产生化学作用,从而达到增强玄力,增强体质,增强精神等作用,当然还有一些特殊作用的玄力药剂。

    而玄阵师则能布置各种玄力列阵,比如一些武器必须用玄力列阵来催动,玄力飞船也必须用玄力列阵来催动,甚至玄阵师在用玄力攻击中能直接布阵用以攻击。

    玄阵师比起玄力药剂师要多,但也属于帝国精英阶层,高级玄阵师也是凤毛鳞角,地位极高。

    “还有隔绝,隐匿作用的玄力列阵?如果我会的话,在这鬼地方就能安心修炼了。”楚南心道,对玄力列阵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不过,要想成为一个玄阵师,也是需要天赋的,首先对于线条以及各种几何图形要比普通人敏感的多,因为玄阵其实就是一根根线条与一个个图形结合而成,不同的线条不同的图形可以组成不同的玄阵,这里面涉及的东西是十分深奥的。

    楚南兴致勃勃的看了一夜,对于玄力药剂药与玄阵师都有了一定的了解,这其中,他对玄阵的兴趣要更大一些。

    不过,这本书只是一本心得笔记,不过还记载着几种高级的玄力药剂配方与高级玄阵阵图图解,对于楚南这没有任何基础的人来说,还远远不能参悟。

    “这本笔记绝对是无价之宝,看来我得想办法找个地方系统的学习这些基础。”楚南站起来升了一个懒腰,心中想道。

    楚南爬上了崖顶,继续朝着东南方向而去。

    日出日落又是十五个轮回,这一日,楚南走出了连绵不绝的山脉,取而代之是的雨林与草原结合的地貌。

    “吼……”一只剑背虎突然从草丛中掠起,扑向了楚南。

    剑背虎毫无阻碍的穿过了楚南的身形,以它有限的智商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而这时,它的身体被一把柴刀由中间劈成了两半。

    原来剑背虎扑到的是楚南幻出的虚影,他的实体却是瞬间闪到了一边将它一击必杀。

    楚氏变向,在经由玄脉的玄力催动后,竟然成了一式威力绝伦的玄技。

    楚南一开始自己也很疑惑,但后来经过多次实践,他才琢磨出来了怎么回事。

    楚氏变向的确是楚南自创的,但是他是根据少林梅花桩与壁虎游墙术结合改进而来,更适合一击必杀的生死搏斗。

    在前世的魔鬼训练营里,有一位教官据说出自嵩山少林,后因犯杀戒被逐出师门,不知为何,他对楚南青眼有加,将少林绝学悉数传授。

    除了改进后的楚氏变向,楚南最拿手的要属大力金刚掌与破杀刀法,不过,两者都被他精简到了极致,一切只为以最快的速度将对手置于死地。

    也只有这大力金刚掌与破杀刀法才能被玄脉中的玄力所催动,但是大力金刚掌十八式中,楚南只能用玄力催动第一式,而破杀刀法十二式,他甚至连第一式都使不完全,但就算如此,其威力也十分惊人。

    玄决有兵决,将决,王决,帝决之分,玄技却与灵药一样分为九品,楚南不知道这三种前世绝学融合玄力成为玄技后达到了几品,但估计不会太低。

    残阳如血,这个时段的草原变得肃杀了起来,到处都是觅食的凶猛野兽与玄兽。

    远处,五个人影踏着血阳余辉走来,他们的步伐并不快,甚至有些沉重,但远远望去,却能感觉到一股令人心悸的煞气迎面扑来,附近觅食的野兽竟然纷纷闪避开来。

    离得近了,才发现这五个人浑身浴血,头发杂乱,背后背着长短不一的玄力枪,腰间插着饮饱鲜血的匕首。

    从着装来看,他们身上穿着的是统一的作战轻甲,即使都受了伤,在行进时还保持着警戒的阵形,这绝对是一支正规军的百战精锐。

    “到前面的小湖边休整一下。”在最前方的扎须大汉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又抬头看了看天色,用嘶哑的声音道。

    一行五人来到小湖边,补充水份,清洗身上的血污与伤口,然后其中一人爬上了一颗大树警戒,另外四人坐在大树下休息。

    “龟儿子的,那些禽兽封死了壶口出路,有一千多兄弟都被打散困死在了这天心草原里,现在也不知道还剩下多少了。”其中一个缺了两颗门牙的军士一边说着一边面不改色的用匕首割去了大腿上伤口的腐肉,除了那偶尔抽搐的脸颊显示他承受的痛苦外,看不出任何异常。

    (求个点推收,天堂拜谢!)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