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六百九十三章

    “这是白银之棺。”

    中年人的手指再次点向了白色的棺材,这棺材通体雪白,一尘不染,给人一种灵魂的震撼。

    “这棺,代表着绝对的纯净,你若选择打开它,或许会得到最为特立独行的个性,以及最为自由的力量。”

    话语落地,方恒点了点头,目光看向了最后一个棺材。

    这是一具漆黑色的棺材,不是那种让人畏惧的黑色,是安静的黑色。

    “这是黑暗之棺。”

    中年人看着方恒的眼睛,淡淡道,“这棺,代表着绝对的死亡,你若选择打开它,或许会得到最为致命的力量,但同时,也会得到最为残忍的个性。”

    “嗯。”

    方恒这时候点点头,目光看向中年人,“你是让我选择这三个棺材中的一个?”

    “是。”

    中年人回答,“这三个,一个代表威严,一个代表纯净,一个代表黑暗,但是其中只有一个,是器圣的真正传承,你若是选中,那你就会成为器圣的传承者,得到他所留下的真正宝藏。”

    话语落地,林清苑几人都呼出了一口气。

    他们总算是明白这中年人到底是什么意思了,说白了,就是选择。

    这比他们之前所预料的一切,都要好的太多。

    “机会来了,方兄,快选……”

    暗风高兴的说了句,只是话语刚说到一半,就蓦然停止,他看到方恒抬起了手掌,示意他不要说话。

    “在选择之前,我有问题。”

    方恒看着中年人道。

    “我会尽我现有的智慧来解答。”中年人点头。

    “好,器圣是谁?他来自何方?为何会死在这里?”

    方恒直接吐出了三个问题。

    “器圣,就是器圣,来自何方我不知,反正是来自天界。”

    中年人回答,“至于为何会死在这里,他和一个神武之人发生了战斗,被那人打死,那人敬佩器圣,就把器圣接到了自己的世界中。”

    “哦。”方恒点头,“那这世界的主人又是谁?叫什么名字?来自何方?”

    “不知。”

    中年人摇头,“我只是残魂,没有本体记忆。”

    “哦。”方恒再次点头,“那问你这里的事情看来你都是不知道了。”

    “我只负责这里。”中年人点头。

    “那好,我就只问这里的问题。”方恒淡淡道,目光一闪,“你刚才说,让我在这三个棺材中选择一个打开,其中有一个是真正的传承,那就意味着有两个不是器圣真正的传承,如果我选错了怎么办?”

    “死。”

    中年人直接回答,让暗风等人都是一呆。

    “为什么选错就要死。”方恒疑惑道。

    “只有天生就能感应到器圣伟大的人,才能做出正确的选择,你若是做出了正确的选择,那就是和器圣有缘,器圣会欢迎你的到来,如果你和器圣无缘,却还闯入了他的陵墓,那就是冒犯。”

    中年人淡淡道,“冒犯器圣的人,只有死。”

    “机会只有一次?”方恒再问。

    “是。”中年人回答。

    “那我在问你,为何你会说,或许?”

    方恒淡淡道,“黄金棺材代表着威严,白银棺材代表着纯洁,黑暗棺材代表着死亡,可你却说不管我打开哪个,都是或许会得到这股力量,或许是不确定,为何会不确定?”

    “这三种力量,结合起来,就是器圣。”

    中年人淡淡道,“你若选择对了,那么另外两种力量,你都会获得,所以我说,或许,如果你选择错了,那你什么都得不到,只有得到死亡,所以,我还是说或许。”

    “也就是说,这个或许,是建立在我的选择之上,我对了,或许就会消失,我错了,或许就会变成死亡?”

    方恒问道。

    “就是这样。”中年人点头。

    “我知道了。”方恒点点头,目光突地一转,看向了圣心等人。

    只见圣心等人此刻的脸色都很苍白,他们真的没想到,本来以为的传承之地,竟隐藏着这么大的凶险。

    “对了,我还有问题。”

    见到圣心几人的脸色,方恒突地问道,“如果我选错了,其他人会不会受到牵连?”

    “会,错了就会死。”

    中年人回答。

    “那为什么要让我选,而不是让他们选?”方恒眉头一皱。

    “因为你是第一个进入器圣陵墓的人,因为你是这些人中最强的一个。那自然该你选。”

    “那我能不能把选择权让出去?”

    “不能,这是器圣的规则,最强的来选。”

    “这是不是有些不公平?”

    “力量之下,从没有公平。”

    接连对话声响起,大殿中再次平静下来。

    “方兄,你选吧。”

    就在这时,圣心突然说道,“不必顾忌我们。”

    “不错,我们相信你。”暗风也在这时点头。

    “呵呵,这我知道的。”方恒对着几人一笑,他当然知道这些人信任他,根本不会争夺这个选择权,这是混乱陆界比武大会期间,用命换来的信任!

    “请你选择……”

    “最后一个问题。”

    打断了中年人的话,方恒认真道,“你刚才说器圣会高兴还是不高兴,那他,到底死了没有。”

    “死了。”

    中年人干脆的回答,“我说他高兴不高兴,只是这样说,会更加表明这件事情的真实性,有助你们理解。”

    “好吧。”

    方恒点头,手指蓦然间一点,直接点向了黑色的棺材。

    “我选它。”

    干脆无比的话语吐了出来,让圣心三人都是一愣,甚至,让这中年人也愣了一愣。

    “怎么,不能么?”方恒淡淡道。

    “为何你要选它?你为何这么快就能选它?”

    中年人问道。

    “你刚才说了,黄金代表威严,白银代表纯净,黑暗代表死亡,威严,是通过力量体现的,这是大多数人都想要获得的东西,这只是一种**,纯净,是通过高贵来衬托的,只有与众不同,宁折不弯的人,才有这种东西,但这只是性格。”

    方恒淡淡道,“而死亡却不同,生和死,是这个世界,最为真实的事情,不是**和性格能决定的,能决定死亡的,只有死亡,而同时,死亡到了极致,就是再生,循环罔替,在生与死面前,**,性格,只是附属物,所以我选择最为真实的死亡之棺,因为活在最真实的世界。”

    话语落地,圣心几人都露出了一抹明悟之色,纷纷举得方恒说的极为有道理。

    只是他们的眼神依旧透着紧张,他们明白,所谓的道理,就是逻辑,逻辑这种东西,是随时都能被推翻的。

    真正的对和不对,还是这个中年人说了算。

    “既然你选择了死亡之棺,那么,我就打开让你看看吧。”

    中年人面无表情,手掌一挥,立刻,那漆黑色的棺材开始震动起来,嘎吱一声,棺材盖打开了。

    只是,却空无一物,只有一股黑暗的吸收力。

    下一刻,金色和银色的棺材似乎受到了什么吸引一般,竟自己进入了这黑色的棺材之中,消失不见!

    在过一瞬,一道金色的光华,一道白色的光华,以及一道黑色的光华开始升腾,下一刻就笼罩了方恒面前的中年人身躯。

    中年人的样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苍老,衣衫也迅速的变为了金色,最终,变为了一个身穿金衣,皮肤煞白,眼神却无比黑暗的老者!

    当这个老者出现的一瞬,整个金色的大殿都开始震动起来,一股莫名的气息散发出去,让方恒等人的眼神都是一缩。

    他们似乎都在这股气息中感受到了一股自负,一股张狂。

    这是一种无声的霸道,无声的强悍!

    “老夫姓器名魂,年轻时,自负天界无敌,故改名为圣,纵横多年,最终却死于魂罗手下,可悲,可叹,可惜,可喜!”

    淡淡的话语传出,方恒等人的眼神再次一变。

    他们都感觉到了这老者话语中的意思,可悲的是自己太自负了,可叹的是对手的太强了,可惜的是自己死的太早了,可喜的是他竟遇到了一个能杀了他的强者。

    悲喜交错,情绪起伏,却丝毫不乱,每一种还都能让方恒深切感受,引起共鸣。

    这种气息,已经立于天地之上,溶于众生之中!

    “小子方恒,见过前辈。”

    就在这时,方恒目光一闪,突地说了一句话,顿时引起了这老者的注意。

    “哦?”

    看了方恒片刻,老者眉头一挑,“年纪轻轻,却有这根骨力量,还有这么多的宝贝,你很不错,和当年的我比,也相差不远了。”

    听到这话,方恒一笑。

    在四方真武门羞辱王乱天以及四方真武门弟子,杀了四方真武门长老,给四方真武门之人留下恐惧,最终表明会复兴真武门。

    方恒回去,遭遇一群神秘人刺杀,神秘人拿着神龙会会长封印的攻击和金龙换界的攻击,要对付方恒,方恒利用本身所会将其打败,之后便离开。

    北方大陆震惊,寒冰门灭亡,太青山真武门被封了门,所有四方真武门的人全被抓了起来,全是精英,被方恒处以斩首,方恒赢得所有弟子尊重,被尊称为门主,留下大军整顿山门,然后亲自率领大军前往中央城,要灭绝武家,武家却得到了寒冰门少主雪天霜的消息,准备了很多人在半路伏击方恒大军,却反被方恒大军化解,最终武家的族长出来,要和方恒一战,依娜朵出来应战,激战之中,雪霜天竟隐秘来到方恒身前施展偷袭,被方恒反手击成重伤,方恒大军爆发,将所有人都给灭绝,雪霜天想逃,却被方恒追上干掉,同时依娜朵也杀了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