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六百九十二章 沙漠下的陵墓!

    绝世邪神,第六百九十二章沙漠下的陵墓!

    “好吧,不说他了。崮繆琰尚崮繆琰咋@頂@点@小@说,”

    林清苑一点头,“现在说说我们,我们这是要去哪?”

    圣心和暗风也都在这时候回头,看向了方恒,很显然,林清苑的问题也是他们想问的。

    “我也不知道去哪。”

    方恒目光一闪,“我只是根据这些东西的感觉走。”

    话语之间,接连五柄兵器就悬浮到了方恒的身边。

    刀,枪,剑,戟,锁,这就是方恒之前在帝器之地收集的兵器。

    嗡!

    震动声传出,这些帝器才出现一瞬,就纷纷指向了方恒等人正前方的方向。

    “哦!”

    见到这五柄兵器的震动,圣心几人都是一惊,眼中满是意外之色。

    “这些兵器不都是已经没有器灵了么?里面的怨气也已经被你炼化了,怎么还会有着这种感应?”

    圣心认真的问道。

    “的确,这也是我在思考的问题。”

    方恒一点头,“什么样的东西,能够让已经失去了器灵,怨气的帝级兵器,产生感应?”

    “锻造者!”

    突然间,始终沉默的暗风吐出了三个字,让所有人都是目光一缩。

    “我也觉得是这样。”

    方恒点点头,“耗费了一个人的心神,力量所锻造的兵器,就好像自己的血肉一样,哪怕失去了灵魂,血肉却还是能够感应,现在这些兵器能自主震动,那就证明这些兵器的锻造者,就在那个方向。”

    方恒手指一点,就指向了几个兵器震动的所在,那里一片风沙,根本就看不清前路。

    “我有个问题。”

    圣心突然问道,“这五个帝级兵器感应的方向,都是这一个方向么?”

    “是。”

    方恒点头。

    “五个帝级兵器,感应的方向都是一个,再按照你的推论,能够有这种感应的,肯定这些兵器的锻造者。”

    圣心的眼神严肃起来,“换句话来说,这意味着那里,有着一个单凭自己,就锻造了五柄帝级武器的存在。”

    听到这话,林清苑和暗风的眼神都变了。

    “什么样的强者,才能锻造帝级武器?最起码是真武境,能够锻造五柄帝级武器的人,又是真武境几重?”

    圣心继续说道,“而且,他锻造的帝级武器为什么没有器灵?为什么会遗留在之前的空间世界?他遭遇了什么,他是死是活?如果他活着,我们却拿着他的兵器,他会怎么办?如果他死了,那证明那个地方有着能够灭杀他的东西,我们又如何抵挡?”

    无数的问题从圣心的嘴里吐出,其中每一个问题,都是实际无比,关乎到生命的。

    “你说错了一点。”

    方恒摇摇头,“根据我的观察,之前我们所经历过的帝器之地,几乎所有的帝器都是死亡的,同时几乎所有的帝器,都是一样的气息。”

    圣心的眼中露出了疑惑之色。

    “再简单一点来说吧。”方恒道,“没有什么兵器的气息是完全一样的,可我们之前经历过的帝器之地的帝器,都是一样的气息,这意味着,它们都是同一个人所锻造,甚至,所持有的。”

    话语吐出,圣心瞳孔一缩,林清苑和暗风的身体都是一震。

    刚才他们走过的帝级之地,有数百柄埋在黄土之中的武器,其中每一柄,都是死亡的帝器!

    他们本来以为这些帝器都是各有所属,现在方恒却说这些帝器气息一样,这意味着一个人,拥有着数百柄帝器!

    “呼……”

    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圣心认真道,“一柄帝器武器,就是一个真武境,一百柄帝器武器,就相当于一百个真武境,而我们之前走过的地方,最起码有六百柄武器,如果气息都一样,那就都是一个人锻造,什么样的人,能一个人锻造六百柄帝级武器?这要有什么样的力量?再加上我之前的问题,他是死是活?我们,到底要不要过去?”

    问题再次吐出,这一次的问题,听起来和之前相同,方恒却知道,完全不同。

    刚才圣心的问题,是跃跃欲试,是要提前做好准备的打算。

    现在圣心的问题,却是充满了警惕,甚至有种不想去的意思。

    这也不怪他,什么样的大能,有这种本事,一个人锻造数百柄帝级武器?这种人的兵器,现在却流露在了外界,器灵都消散了,又是谁做到的这种事情?

    这已经远远不是他们现在这个阶位能够接触的事情了。一个不好,就会万劫不复也说不定,

    “听没听说过,危险越大,宝贝越大。”

    看着圣心,方恒突地说了句。

    “听过。”圣心点头,“不过,那危险也太大了些。”

    “一切以最坏的打算做准备是好的,但是一切以最好的希望来进行,也是必不可少。”

    方恒认真道,“我知道那里或许充满危险,但很可能,什么危险也没有呢?”

    “你这是在赌了。”暗风这时说道。

    “对,我是在赌,可是,你们不也是在赌么?”

    方恒突地一笑,“神武世界,是一个神武强者留下的世界,来之前,想必你们都知道这里很危险吧,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甚至还有许多神秘的东西是我们所不知道的,可是,是什么让你们来到这里?不正是变强的希望么?”

    听到这话,三人都愣住了。

    “你们来到这里,本身就是抱着变强的希望来的,本身就是来赌的!”

    方恒认真道,“既然你们已经赌了,那还在乎这么多干什么?”

    三人都无言。

    方恒说的很对,他们来到这里,本身就已经是一种赌,为了这种赌,他们来之前,还赌了好多场!

    不管是混乱6界的比武大会,还是玄天府的拉拢,他们不是一直在赌么?要是真正的算起来,他们的赌注,已经大的不能在大了,退后,之前赢得的一切,就算不会全数消失,也会大大缩水。

    武者的路,本来就是一条充满赌注的道路,这里赌的不是钱,是胆量和勇气!

    “而且,你们不想看看么?”

    方恒再次说道,“看看这个人到底有多强大,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往最坏了想,就算我们死在他的手里,这又有什么?”

    听到这话,三人的身体再次一震。

    武者,以战斗为荣,战死的武者,不管在这个世界的何处,都不算丢人。

    特别是死在强者手里,对于武者来说,这不光不丢人,还是一种难言的荣耀。

    “好,咱们去!”

    终于,圣心一点头,“我也想看看,这到底是个多强的人,能够有这种鬼斧神工的本领。”

    林清苑和暗风也都是点头,不说话,却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来这里,就是来赌的!

    “哈哈,那我们走。”

    方恒大笑一声,迈步前行,身上的闪电爆发出来,瞬间就驱散无数风沙,开了一条干净的道路。

    几人的速度开始展现出来,很快,方恒三人就穿过了无穷的沙漠,来到了一个沙漠中的沙丘。

    “奇怪,这几个兵器在到达这里的同时就已经停止震动了,怎么四周却还是一片黄沙?”

    林清苑这时候看着方恒身边的那几个兵器,疑惑道。

    方恒的目光也是一闪,“唯一的可能,就是黄沙之下。”

    轰!

    话语之间,方恒的身上就爆出了一股无比剧烈的火焰神雷,这股神雷直冲向天,让天空的阴云都开始汇聚,天地中的风沙都蓦然静止。

    “落!”

    下一刻,方恒大喝一声,手掌向着下方的沙丘就遥遥一拍,赤红色的闪电当场就冲进了方恒等人脚下的沙漠之中,轰咔咔的爆响传出,纱瀑之浪,足足溅起了数十丈!

    等到纱瀑开始平息,一切都恢复平静的时候,方恒几人的眼中,都闪过了一抹惊讶。

    一座通体由黄金构成的宫殿出现在了方恒等人的下方,其占地距离,足有万里!

    “就是这了!”

    方恒喃喃道,下一刻就看向圣心等人,“走,下去看看。”

    圣心三人也是一点头,跟着方恒就直接向着下方的宫殿飞去。

    当他们的脚步降落在黄金宫殿地面上的时候,他们都看见了宫殿上房悬挂的一个牌子。

    牌子上写着三个金色的大字。

    器圣陵!

    “这里是一处陵地。”

    圣心呆呆的说道,“方兄,你把一个陵地打开了。”

    “那又如何?”

    方恒目光一闪,“在这里,陵地就是有缘人的福地,走,咱们进去看看。”

    话语之间,方恒就大步前行,圣心几人也立刻跟上。

    一进入其中,方恒几人的眼神再次一变,这里,实在是太过金碧辉煌了。

    之前再看到这个宫殿的时候,方恒就通过四周的砂砾知道,这个宫殿,在这已经被沙漠埋葬了很多年。

    只是埋葬了这么多年,这处大殿的内部却还是这么金碧辉煌,甚至一尘不染,给人一种置身圣地的感觉,这就太奇怪了。

    轰!

    就在方恒想着这件事情的时候,突然间,一道闷响传出,方恒几人背后的大殿之门,竟然一下合上!

    林清苑几人都是脸色一变,方恒更是眼神一缩,手中的真武剑当即出鞘。

    “器圣之陵,祸福并存。”

    便在这时,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金光闪烁,只见方恒的面前,竟出现了一个面容冷漠的中年人虚影。

    “你是谁?”

    方恒冷冷道。

    “我?我是这陵地主人的一抹残魂,我是这陵地主人的安宁守护者,更是他的传承者,他意志的化身。”

    “原来如此。”

    方恒目光一闪,“那你想如何?”

    “此陵地隐藏在这里,已有千年。”

    中年人淡淡道,“千年以来,从未有人来到过这里,直到你们的出现,按照陵地主人的意志,凡是能来到这里的人,都是有资格得到他传承的人,但这,仅仅是有资格而已,想要得到真正的传承,必须要经过器圣的考验,”

    “什么考验。”

    方恒淡淡道。

    “选择的考验。”

    中年人手掌一挥,下一刻,整个大殿之中,竟出现了三个巨大的棺材!

    一个棺材通体金色,华贵无边,却不耀眼,带着一股淡淡的威严。

    “这是君王之棺。”

    中年人点了一下金色的棺材,“代表着绝对的力量和威严,你若选择它,或许能够得到世界上最强的力量。”

    手机:电脑: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