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六百七十三章 继承者!

    看着方恒那认真的表情,三个老者也都点了点头,他们能看的出来,方恒是认真的。

    “好,我们也不会逼你做些什么。”

    战狂再次点头,“现在,距离神武世界的开启只有几天时间了,这几天时间,你打算如何?”

    “闭关修炼,总结经验。”

    方恒回答,“现在的我,得到了三位前辈的指点,每一种都对我有大用,总结一番之后,想必会更加稳固我的战斗力。”

    “好,你就在这闭关修炼吧,我们不会打扰你的。”

    战狂点了点头,就对着另外二老使了个眼色,直接离开。

    另外二老也没有停留,很快就走了,大殿内只剩方恒一人。

    看着三老离去的身影,大殿中的方恒,目光闪烁起来。

    片刻后,他突的一笑,便直接盘做到了地面上,闭目修炼。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是他怎么都想不到的。

    当初他来到这里,只是想要看看中级大陆到底是什么样子,开开眼界,却没有想到,只是帮助了周元,他就和这中级大陆最强大的统治门派挂上了钩,获得了这么多的好处,甚至还暂时的化解了他对于玄天府的忧虑。

    种种意外,造就了现在,好在的是,方恒并没什么不满意。

    不管如何,这三老都是给了他很大的好处,也给了他很大的自由。

    这比玄天府那虚假的拉拢要好多了。

    “神武世界,真是让人期待啊,不知道其中,到底有着我的什么机缘?”

    暗道一声,方恒的心中充满了盼望,他真的很想知道,现在的他就已经这么强,等他从神物世界出来后,会有多强!

    同一时间,大殿之外,三个老者,正在说着什么。

    “真是没有想到,一个地界的小子,竟然这么的厉害。”

    蓝袍老者感慨着说道,“以往我等都以天界之人自居,看不起下界的人物,不过现在看来,真正的天才,都是从最底层一步一步爬上来的。”

    “这是当然。”

    战狂也一点头,“只有从最低层的混乱和杀戮中闯出来的人,才能称得上真正的武者,而天界之人,安逸太久了。”

    “哎,混乱中的安逸,是人人都渴求的,我天云大陆最开始,便是从残酷的混乱中寻找到了安逸之法,可是安逸了这么多年,却也让天云大陆中的年轻一辈根本不懂得真正的血腥,日后要是天云大陆和别的势力发生冲突,这些年轻人,怕是只能沦为待宰羔羊。”

    黑袍老者叹息一声,“到了现在,我真的不知道,是继续维持我天云大陆的律法好,还是让天云大陆回归本源好了。”

    “当然是维持现有的律法。”

    战狂认真道,“我天云大陆能有今天,靠的,就是那天云印记以及我天云大陆严厉执行的律法,要是没有这个而回归本源,我天云大陆别说在天界中生存,就算到了下界,怕也是被人宰杀的份。”

    “可是这种维持,又能维持多久呢?”黑袍老者露出了忧虑之色,“虽然我等不停的招揽外面的天才高手,可是这又能如何让我大陆的年轻人懂得血腥?不懂得血腥,又怎么能在这残酷的天界中存活?我们维持律法,开创了安宁的乐土,可是这个乐土能维持多久?如果遭遇到外来的压力,乐土被破坏,大陆被血洗,那我等的维护又有什么意义?这一切到底是对还是错?我等,到底该何去何从?”

    一连串的问题从黑袍老者的嘴里吐出,战狂和蓝袍老者,都沉默了。

    “这些问题,怕是没有答案的,我们能做的,只有在现有的条件下,努力的让我们的年轻人明白这个世界的残酷。”

    片刻后,战狂冷冷道,“为此,我们必须要改变一下固有的观念。”

    “什么观念?”

    “天云派,历来只有天云人才能统治的观念。”

    战狂淡淡道。

    听到这话,二老都是一惊。

    “下界有句话说得好,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战狂继续说道,“这句话说白了,就是站在高处的人是个废物,那么他带领之下的人,也都会是废物,这一点,我无比同意,现在我天云派有我们几个老家伙在这里待着,年青一代还不算太废,只是我们离去,或者死去之后呢?有谁,能继续保护这片安宁之地?那些不懂的战斗的天云派弟子?还是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

    话语吐出,黑袍老者和蓝袍老者都是沉默。

    “你们也知道的吧,我天云大陆,天才虽多,但真正能扛得起这重任的,根本就没有,要是真把这重任交给了那些连战斗都不明白的家伙,嘿嘿,别说等到强大的势力入侵,他们自己,说不定就会内斗死了。”

    “你是在说执法门么?”

    终于,黑袍老者冷冷的问了句。

    “没错,我就是在说他们。”战狂当即点头,“咱们天云派名义上是天云大陆的统治者,可是那执法门的人认为自己才是实质的统治者,现在有我们几个,执法门的那些家伙不敢乱来,可只要我们一不在,怕是他们立刻就会夺权!说白了,我们天云派和天云执法门,本来就是相互监管的存在,可惜的是,执法门的权利越来越大,他们,只会臣服于强大的力量。”

    “哎,天云执法门,是我天云大陆重中之重,是律法核心,掌握着天云印记的感应大阵,可以说杀也杀不得,碰也碰不得,偏偏野心还日益膨胀,这可真是难办。”蓝袍老者这时候叹息一声,眼神中满是忧虑。

    “行了,战老头,你既然这么说了,那你肯定就有你的想法,我想听听。”黑袍老者目光看向了战狂,“我想知道,你和我想的是不是一样。”

    “哦?”

    战狂眉毛一挑,笑了笑,“我倒是希望你和我想的一样,很简单,我打算让殿内那小子,成为我天云派的继承人!”

    “什么!”

    蓝袍老人惊呼一声,“你疯了,那小子根本就不是我天云大陆的人,就算他以后会成为我天云大陆的人,但是论身份,论资历,他根本就不够!我们要是支持他,怕是天云执法门那帮人一定会借口发难,同时我派内部,也会动荡!”

    “我刚才就说了,这些都是假的。”

    战狂一笑,“只有力量,才是真的。”

    “什么意思?”蓝袍老者呆呆道。

    “这小子实力强,潜力强,天才程度,实在是我生平见过所有人之最,如无意外,日后必是绝顶高手,你想想,要是有他坐镇我天云派,天云执法门那帮人敢如何?他们什么都不敢!我天云大陆,会避免内斗。”

    战狂淡淡道,“至于让大陆的年轻人明白血腥,这小子潜力深不可测,想必他自然有他的办法,能够让我大陆的年轻人不一样。”

    蓝袍老者一呆,“就算你说的有道理,可是,天云派的正统继承人,还是飞蓝啊,要是我们支持……”

    “不,我们不必支持,也不必出面。”

    黑袍老者突的一摆手,“我们只需要让这小子成为我天云派的人就好,至于飞蓝,也是时候找个夫君了。”

    话语落地,战狂的笑容更大,蓝袍老者身体一震,这才明白了过来!

    “原来如此!让这小子成为天云派的人,和飞蓝结亲,日后飞蓝继承天云派掌门大位,执法门的那帮人就不怕了,因为有那小子在!因为那小子和飞蓝是夫妻!这样一来,谁都说不出什么,我们不用出面,这件事情就几乎解决了!”

    “嘿嘿,刘老头,这次你的反应还不算慢。”

    战狂笑了一声,“当然了,这件事情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强扭的瓜不甜,谁知道这小子能不能和飞蓝走到一起?”

    “就算结成夫妻,也有许多其他的方法可以代替。”黑袍老者目光闪动,“当然,还是成为夫妻最好了。”

    “具体的事情,我就不管了。”战狂这时候道,“既然你有了打算,我管也没用。”

    “嗯,我会想办法撮合一下这两个年轻人的。”黑袍老者这时候点头,脸上突地露出笑容,“这小子的气息,又提升了,看来是总结了不少的好处。”

    话语说出,战狂和蓝袍老者也都露出了笑容,目光看向了殿内。

    同一时间,殿内的方恒,也的确是在修炼着。

    他自然不知道三位老者已经把他视为了天云大陆的重要人物之一,此刻的他,正认真的整合着自己的力量。

    这次来到天云大陆,他获得好处实在是太多了,不管是黑袍老者传授给他的总结经验之法,还是蓝袍老者交给他的灵魂神通,以及战狂教给他的无我决,都是珍品中的珍品,随便一个拿出去,都足够一个天才增强实力,他一下得到三个,实力自然成飞跃性的成长。

    “只是好处够多了,问题也来了,这些东西都这么珍贵,各有千秋,若是单一施展,威力虽强,却不是力量的最大化,必须要做到把这些东西融为一体,而且,还要和我本身所掌握的力量相互呼应才行,而想要做到这种事情,只能靠着无我决。”

    方恒心中思考着,“我已经达到了无我决的第一重境界,无意境,一切归虚,返本还源,在这种精神状态之下,不管是灵魂,剑法,武技,血脉,都能充分的利用到最大化,那么我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继续巩固无意境,让无意境维持的时间变的更加恒久,甚至是永远,如此,才是我唯一的出路。”

    思考到这里,方恒就已经知道自己的前路在何方,没有在管其他的力量和手段,只是单纯的念起口诀来。

    就这样,十几天的时间,再次流逝过去。

    当大殿之内响起一阵脚步声的时候,盘坐的方恒,也适时地睁开了双眼,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几位前辈,是前往神武世界的时间到了么?”

    “呵呵,是。”

    笑声传出,却是黑袍老者点头,“神武世界明天就会开启,而今天,就是我天云大陆的人选集合的日子。”

    “那好。”

    方恒站起身来,“请前辈带路。”

    <b>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