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六百七十一章 无我决

    “呵呵。”

    笑声突然从战狂的嘴里吐出,只见他的手掌突地一甩,上面的鲜血就直接飞向了方恒的眼睛!

    血不多,却足以挡住方恒的视线!

    趁着这一瞬都不到的功夫,战狂的手掌一侧,就脱离了方恒的真武剑,另一只手向着方恒的胸膛拍去。

    这一系列的动作,快到了极点,就是在瞬间完成的,换成任何人都不会有反应的时间。

    唯有方恒,似乎早有所料一般,身体蓦然向后一弯,同时手腕震动,剑光道道,直接把他面前的所有虚空封锁。

    他就不信,战狂能突破他这层剑网!

    轰!

    就在这时,大殿的地面突然一震,方恒弯腰的身体有了些不稳,手中的剑网,也顿了一下。

    “不好!”

    脑中划过了一个念头,只是就在他刚刚划过这念头的刹那,他的胸膛就遭到了重击,身体瞬间倒飞了出去。

    “你输了。”

    就在倒飞的途中,战狂的声音再次响起,似乎响到了方恒的耳边,方恒眼神一缩,身体蓦然凌空旋转,手中的真武剑随着他的旋转挥舞起来,白色的剑光在这一刻浓郁到了极致,完全的把方恒包裹住。

    看到这一幕,黑袍和蓝袍老者都是目光一闪,他们知道,方恒这是在预防战狂的下一次攻击。

    战狂却是在这时候一笑,身体根本就没动。

    等到方恒旋转的身影停下来的时候,战狂的脚步一迈,就到了方恒的面前,手指随意点出,就一下到了方恒的喉结上!

    感受到喉结上的手指,方恒的眼中露出了佩服之色。

    “前辈武学高超,晚辈的确是输了。”

    话语落地,战狂的手指也一下撤了回来,脸上露出了笑意。

    刚才的战斗,比拼的,完全就是两人的反应速度。

    在方恒迷惑战狂,砍伤了战狂手掌的一瞬间,战狂立刻就把手掌的伤势当成了攻击的一部分,以鲜血遮挡方恒视线,趁势保存了自己的手掌,用另一只手掌攻击方恒。

    方恒却早就已经预料到了老者必会反击,直接弯腰,用剑光封锁自己的身周,就是要逼得战狂无从下手,战狂却根本不理会,脚步踩踏地面,让地面震动,方恒脚步不稳,导致身体不稳,身体不稳导致剑光错漏,就这几乎微不可察的停滞,战狂就抓住了这机会,给了方恒一掌,击飞方恒。

    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的时候,方恒就已经败了,要是战狂这一下用上能量,方恒必死无疑。

    只是方恒却还是想要翻盘,身体再次做出动作反应,战狂却根本没有追击,等到方恒旋转的力量耗尽,新力未生之际,再次迈步,一指点到了方恒喉结。

    这种比拼,方恒是败得无比彻底的,没有任何的借口和理由能掩盖,比不过,就是比不过。

    “你也很不错。”

    战狂这时候笑道,“武学练到极点,招式就已经不重要了,拼的就只是反应,你不宣而战的偷袭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不是那种受限于什么礼节的家伙,你施展出狂风步迷惑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已经达到了不拘一格的武学程度,而你划伤我手掌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一个绝对冷酷的武者。”

    “虽然你败给了我,但是你在败给我的途中,却做出了反击,这更证明了你是一个就算面对死亡,也不会放弃战斗的武者。”

    “不拘一格,不受限于情绪以及一切的外在之物,只是战斗,只是做出最为有效的打击,你,是真正的武者,真正的强者,我很欣赏你。”

    接连几句话从战狂的嘴里吐出,站在一旁的黑袍老者和蓝袍老者已经忍不住张大了嘴巴,眼中满是呆滞之色。

    他们是知道战狂这人性格的,狂到了极点,整个天云大陆,高手无穷,只是能入他眼里的武者,根本就没有几个。

    至于能被他称为真正的武者之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他自己。

    现在,他竟然称呼方恒为真正的武者。

    这是多么大的认可!

    “不敢当前辈夸奖。”

    方恒抱了抱拳,“败了,就是败了。”

    “哈哈哈……”

    战狂突地大笑出声,“的确,败了就是败了,再多的理由和借口也没用,不过,你却不同,看你根骨年纪,不过才十九岁,十九岁,就有这种战斗反应,再过几年,谁还是你对手!你们两个,这一次真的是找到了一个战斗天才。”

    话语说到一半,战狂就笑着看向了蓝袍老者和黑袍老者,让两个老者再次一愣。

    他们很久都没有见到战狂有这种笑容了。

    “行了,废话不要多说,你刚才说,要是这小子够强的话,你就会把你的本事传给他,现在是你传本事的时候了。”

    黑袍老者这时候道。

    “呵呵,其实我这本事,他迟早也会自己领悟到的。”战狂一笑,“不过我刚才既然说了,那也不能食言,小子,你愿不愿意学我的本领?”

    “愿意。”方恒立刻点头,毫不犹豫的就同意。

    这个战狂,一看就是天云派中的绝顶高手,他一说话,黑袍和蓝袍老者都不怎么敢惹,从这一点就能看出来其恐怖的实力。

    这等强者的本领,傻子才不愿意学!

    “那好,你接着。”

    战狂手指一点,一道青色的光华就直接进入了方恒的脑海中,瞬息间,就在方恒的脑海里形成了三个大字。

    无我决!

    看到这三个字,方恒身体一震,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没明白什么。

    “我全部本事的核心,就是这一套静心口诀。”

    战狂认真道,“无爱无憎,无喜无悲,物我两忘,一切归虚。”

    接连四个词语吐出,方恒的眼神中划过了无数道精光,似乎瞬间就明白了这其中的奥妙。

    “原来如此,这一套静心口诀,能让人返本还源,精神心灵全部放空,一切杂念全都不存,只剩下最为初始和真实的自己,以这种状态来练习武学,进展神速,再难也会掌握,以这种状态来修炼,一日千里,以这种状态来战斗,天下无敌!”

    方恒喃喃的吐出了一番话,立刻让战狂的眼中露出了满意之色,不停点头。

    “我就知道,别人无法理解这一套口诀的奥妙,你却能理解,因为你刚才,就已经展现了这种状态。”

    “可这太难了。”

    方恒突地目光一闪,认真道,“不能强求,不能在意,却也不能忘记,与其说这是无敌的口诀,不如说这是最难的口诀,能真正达到无我之境的人,恐怕没有几个。”

    “对,这套口诀一共两个境界,一个是无意境,一个是无我境。”

    战狂点头,“我,只不过达到了无意境,一切只凭本心,本能,没有情绪,随意施展武学,无我境,我怎么也无法理解,你现在,掌握无意境,基本上不是什么问题了。”

    “这也很难,需要细细体会。”方恒认真道。

    “不忙,有的是时间。”战狂认真道,“现在,你就好好体会吧,不要强求,能领悟多少就领悟多少,我会在这里为你护法。”

    战狂淡淡的说了句,方恒也立刻点头,当场就盘坐下来,闭上双目。

    看到方恒的动作和战狂的样子,黑袍老者和蓝袍捞着都是一愣,显然没想到这两人说什么就干什么,根本不顾及他们。

    好在的是,他们也没有说话,只是互相对视一眼,也都盘坐了下来。

    他们培养方恒的目的,就是想要看看方恒的极限到底在哪,现在,就是观察的机会!

    就在方恒盘坐,三个老者都看着方恒的时候,外界的其他天才,也都在各自修炼着。

    白云大殿之中,之前的白袍中年人,正在看着面前一个不停动作的青年,眼神中露出了满意之色。

    “苍星,你现在比之前要进步多了,现在的你,不光力量强大,出手威能恐怖,而且速度极快,想必这次前往神武世界,你会得到不少好处的。”

    “一切都靠着太上长老的提点。”

    苍星立刻抱拳行礼,神态中满是恭敬。

    “哦?”

    见到苍星对着自己行礼,中年人的眉毛也是一挑,“怎么,你似乎并不高兴?”

    “不敢。”

    苍星身体一抖,立刻说道,“能得到太上长老指点,是弟子……”

    “这些话就不要说了。”中年人一摆手,淡淡道,“现在,告诉我实话,你到底在顾虑着什么?”

    听到了这话,苍星的脸色犹豫起来。

    片刻后,苍星目光一闪,认真道,“弟子的确有些顾虑,弟子顾虑那个方恒,在这段时间进步了多少,弟子现在的进步,能不能够超过他。”

    “原来如此。”

    中年人一点头,“你想杀他?”

    苍星身体一震,却没有犹豫,直接道,“是。”

    “为何?”

    “因为他羞辱了云师姐,因为我喜欢云师姐。”苍星毫不犹豫的说道。

    “还有理由。”中年人淡淡道,“说出来。”

    “因为……因为他比我强,比我优秀!”苍星冷冷道。

    “很好。”

    听到这种直白的话语,中年人点点头,“因为他比你强,也因为他羞辱了飞蓝,所以你要杀了他,这个理由,足够了,但是,你最好不要打他的注意。”

    苍星一愣。

    “你不是他对手,心灵上,境界上,全方位,你都不是他的对手。”

    中年人认真道,“甚至说得直白一点,他的眼里,根本就没有你,就算你对他动手,在他眼里也不过是一只蚂蚁在对他进攻,他反过手来就可以碾死你。”

    苍星的身体颤抖起来。

    “我知道,这些话有些打击你。”中年人继续道,“但是,我说的这是事实,他太优秀了,你比不上他,我,也比不上他。”

    听到话语的后半段,苍星的眼中露出了极度的惊恐之色。

    连这位魂武境的太上长老,都说自己比不上方恒!

    那方恒,到底有多恐怖!

    “你不要误会,我说的我比不上他,是在潜力上比不上他。”中年人摆了摆手,“他达到我这个境界,是必然的,超越我,也是必然的,至于为什么他会有这潜力,我不知道,但是这就是事实,他就是有这潜力。”

    <b>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