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六百二十六章 方啸天的决断!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哥!”

    看到萧君子,箫玲珑的身体也是一抖,眼神中满是难以置信。

    “呵呵,是我。”

    萧君子笑着点头,“玲珑,这段时间辛苦你了,过来吧。”

    听着这温和的话语,箫玲珑的身体一震。

    “哥,你什么意思。”

    “呵呵,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萧君子笑道,“你是我玉上天宗的大小姐,更是我玉上天宗宗主义女,怎么能嫁给一个叛逆之辈?”

    “叛逆之辈?”

    听到这话,方啸天神情一冷,“不知道我儿方恒,怎么就是叛逆之辈了?”

    “呵呵,这位就是方叔叔了吧,想当年你也是我玉上天宗弟子,后来却离开宗门,这本身就是叛逆之事了。”

    萧君子笑道,“玉上天宗之人,不可离开宗门,凡是离开者,皆是叛逆,方叔叔本来就是叛逆,您的儿子,自然也是叛逆,更不要说方恒还做下了这么多的事情,剿灭萧家,万器宗这两个臣服玉上天宗的组织,这已经是叛逆之最,翻过我玉上天宗数千年的记载,也从来没有像您儿子一样的叛逆。”

    话语落地,方啸天几人的脸色都是一冷。

    他们知道,萧君子这话,已经是说绝了,表明了今天必须要杀他们的意志。

    “萧君子是吧。”

    就在这时,林老突然走了出来,冷冷道,“我门主是不是叛逆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前段时间你好像和我门主有过一场谈话,谈话的内容,门主也大概告诉我了,应该是玉上天宗和真武门,各占半壁江山,对么?”

    话语落地,方啸天的眼神也是一缩,他也没想到,方恒竟和这萧君子有这种谈话。

    “哈哈,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

    萧君子大笑,“不过,我那只是缓兵之计而已,为的,只是让我玉上天宗能够腾出手来对付这叛逆。”

    “是么?”

    听到这话,林老的眼神更冷,“那这么说来,从一开始,你萧君子就没打算和我真武门和平相处,对不对?”

    “我刚才就说了。”

    萧君子笑容不变,“北方大陆,就是一只手,一只手,怎么能有两个人做主?”

    话语落地,林老的拳头一握。

    “既然话说的已经这么明白了,那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就在这时,张老也擦了一下嘴巴上的血,冷冷道,“前段时间,我真武门派出去支援定安城的人,是不是你暗中做的?”

    “是。”萧君子笑着点头。

    “那这么说来,定安城被魔族大军进攻,也是你们做的?”张老冷冷道。

    “是我们做的,但不是我做的。”萧君子笑容不变。

    “为何要这么做?”张老在问。

    “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么?”萧君子道,“方恒实力太强,身份也太复杂,直接动他,太敏感,太麻烦,所以,就把他支开,然后,我们好从容的对付你们。”

    “换句话来说。”方啸天冷冷道,“你是想要活捉我们,然后好要挟恒儿,对么?”

    “不愧是方叔叔。”萧君子笑了起来,“我们就是这个打算,抓住你们,要挟方恒,真武门在大的势力,没了方恒,也就是土鸡瓦狗。”

    “呵呵,你以为我们会就这么让你抓走?”

    突然间,方啸天一笑。

    “你们的力量太弱了。”萧君子一笑,“所以我劝你们,最好不要反抗,否则龙师兄一怒,啧啧,方叔叔几个,说不定就要吃些苦头了。”

    “哈哈,你还没明白我的意思。”

    方啸天大笑一声。

    “那不知您是什么意思?”萧君子眉头一皱。

    唰!

    刀光闪烁,突然间,方啸天的身上飞出了十几柄刀,直接横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你说,我要是死了,恒儿会如何?”

    话语吐出,全场一静。

    站在不远处的民众此刻也都惊呆了。

    谁都没有想到,在面临玉上天宗之人逼迫的时候,方啸天,方恒的父亲,竟然把刀指向了自己!

    这种胆魄,是没人能料到的。

    同时,更没有任何人,能找到其中的缺点!

    玉上天宗是不能动方恒的,也不敢动,方恒的身份,太尊贵了,是以玉上天宗的人,只能抓住方恒身边最重要的人,要挟方恒。

    现在,方恒身边最重要的人竟做好了自尽的打算。

    这一下,就把玉上天宗的算计完全化解。

    要是这件事情真的成了,方啸天自尽,那方恒,就再也没了顾忌,只有仇恨。

    一个发起狂来的方恒有多恐怖?玉上天宗,能不能承受得住?

    没人知道这个答案,只是所有人都能预见到,接下来的腥风血雨。

    萧君子沉默了,他似乎也被难住了。

    只是他的眼中,却在深处划过了一道精光。

    龙霸天也沉默了,他是真的被难住了。

    方恒的强大他是知道的,要真是逼死了方恒的父亲,方恒,绝对是他的跗骨之蛆,能把他的皮都给扒了。

    凭真心来讲,他真的不愿意面对那种方恒。

    林老,张老几人,也都在此刻没有说话。

    他们知道,方啸天此刻看起来愚蠢的举动,却是最为正确的举动。

    “呵呵。”

    就在场中的气氛进入一种诡异氛围的时候,突然间,一道笑声从虚空中响起。

    听到了这道笑声,所有人的目光都四处转动起来,都想知道是谁敢在这个时候发笑。

    方啸天的脸色却变了。

    “王太一!”

    冷冷的三个字从方啸天的嘴里吐出,立刻,让林老和张老的脸色都是一变。

    王太一,短短的三个字,却代表了无数年前的一个传奇。

    那时候的王太一,就相当于龙霸天一样,在北方大陆上威风凛凛,纵横无敌!

    只是,他没有龙霸天后来白给方恒的遭遇,他在纵横无敌一段时间之后,就销声匿迹了。

    没人知道是活着还是死了,现在,答案却已经揭晓。

    王太一,还活着!

    “没想到啊。”

    咔嚓!

    话语传出,空间撕裂。

    一个身穿黑袍的中年人,突然出现在了这片天地之间。

    “师父。”

    龙霸天躬身对着这人行礼。

    这人却只是随意一点头,目光看向了方啸天。

    “你,居然还记得我。”

    话语落地,方啸天几人的身体都颤抖起来。

    这不是畏惧的颤抖。

    这时纯粹的力量的压制所带来的现象!

    “哼,封印了我血脉二十年的人,我岂会不忘掉?”方啸天冷哼一声,“只是我没想到,当年纵横无敌,唯我独尊的王太一,居然也能干出这种下作的事情,居然对我的儿子产生了畏惧,要这样对付我儿子。”

    “哈哈哈……”

    一阵大笑声突然间传出,王太一长发飘扬,神情中满是潇洒不羁,竟丝毫不在乎方啸天的侮辱。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啊,言出无忌。”

    “你却和以前不一样了。”方啸天冷笑,“缩头乌龟。”

    冷冷的骂声传出,龙霸天眼神一怒,身上气息升腾,似乎要做些什么,却被王太一一挥手拦住。

    “我记得以前我就告诉过你,这个世界上,有人能称王称霸,有人却只能当个公卿王侯,这就是命。”

    王太一笑道,“当年的我,就是称王称霸的命,你,只是个公卿王侯的命,若是在天帝山一战前,你答应我当年给你的选择,做我的属下,那现在的你,又岂会有着二十年的痛苦羞辱?说到底,这都是你自食恶果。”

    “呵呵,命?当年你也是这番说辞,没想到现在你还是这幅说辞,真是让我失望。”

    方啸天冷笑一声,神情中满是讽刺,“我当年就说过,命由己造,不是天定,更何况人生一世,草长一春,不抓住时间改变自己能改变的,做到自己能做到的,又岂会知道自己的未来到底有多精彩?你让我臣服,我就不臣服,我信天不信命!”

    “那结果是什么呢?结果,不还是二十年的痛苦么?”王太一淡淡道。

    “在你眼中我二十年得到的是痛苦和羞辱,在我的眼中却不是。”方啸天傲然道,“在这二十年,我得到的是人情冷暖的教训,得到的是众叛亲离的结果,得到的是静观天下事的道理!同时,我更得到了一个优秀的儿子,一个希望,以及一份你根本无法理解的自由愉悦。”

    “真是病入膏肓了。”

    龙霸天在这时候冷笑,“只有无能的人才会整天把什么道理和希望挂在嘴里,这个世界,只有力量,才能决定一切!我原以为方恒之父是什么霸绝天下的人物,现在看来,却也是个无能的废物。”

    “败军之将,也敢言勇?”方母这时候冷冷道,“你败在我儿子手里,有什么资格说我儿子的父亲是废物?至于你所说的力量,哼,就算单凭力量来论是非,你不也是不如我儿子吗?”

    话语吐出,龙霸天眼神一冷,显然是动了真怒。

    王太一却是在龙霸天的肩膀上拍了拍,目光看向了方啸天。

    “你有你的道理,我有我的道理,事到如今,我说的再多,也没用,你说的在多,对我来说也是无用,能决定一切的,还是力量。”

    “我儿子不在这里,我力量当然不如你。”

    方啸天冷冷道,“可是,你也休想利用我来牵制我儿子,你若是动一下,我便自尽,想必等我儿回来之时,你们都会为今天的所作所为后悔。”

    “对,还有我!”

    箫玲珑这时候娇喝一声,义无反顾的站在了方啸天的面前,“不管是谁,想要带走我爹娘,都要先过我这一关。”

    话语之间,箫玲珑的手上就出现了一柄短剑,指向了自己的脖颈。

    事情到了这一步,她是真的不愿意见到的。

    只是不愿意见到,该发生的已经发生,她要勇敢面对。

    她爱方恒,自然爱方恒所爱。

    若方恒所爱消逝,她必将随之消逝。

    这是她的选择,更是她对于方恒的忠贞。

    “呵呵,君子。”王太一看到箫玲珑的动作,笑着摇摇头,道,“都说女生向外,现在看来,这句话是真的不假啊,你妹妹,现在已经不愿意和我们站到一起了。”

    “不愿和我们站到一起的人,自然是我们的敌人。”萧君子的目光也冷了下来,“敌人,就是必须要除掉的人!”r1058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