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六百零五章 如何?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就冲这夏行阁的话,所有人就明白了过来。

    方恒,真的不简单了。

    不再是他们曾经以为的传奇之人。

    也不再是他们以为的真武门门主。

    方恒,已经是凌驾于玉上天宗之上的人物。

    萧君子和玉上宗主听到这话也是愣了愣,眼中划过了几道复杂之色。

    片刻后,两人就恢复了自然的笑容,玉上宗主道,“那好,我这就去带夏长老去……”

    “呵呵,没必要这么麻烦。”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从人群中响起,直接打断了玉上宗主的话。

    所有的人都是一惊,看向了声音传出之地。

    只见那里,站着一个身穿青袍的青年。

    方恒!

    嗖!

    在众人认出他的瞬间,方恒也直接就飞向了天空,站在了玉上天宗的人和圣武大陆的人中央。

    “|优|优|小|说|更|新|最|快|www.uuxs.cc|夏长老,远道而来,辛苦了。”

    一站到这里,方恒就笑着对夏行阁说了句,立刻让夏行阁露出了笑容。

    “不敢,为方护法办事,没有辛苦。”

    “哈哈,夏长老客气。”

    方恒大笑一声,道,“不过我已经到这,就不必在麻烦了,直接把东西给我就是。”

    “遵命。”

    夏行阁当即点头,手掌一挥,就把一个小袋子递给了方恒。

    “不知道方护法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去做的?”

    看到袋子到了方恒的手里,夏行阁再次问了句。

    “呵呵,没了。”方恒笑了笑,“回去的时候,替我给圣心他们问个好,等我有空的时候,我会找他们切磋一下武学的。”

    “是。”夏行阁笑着点头,“想必少宗主听到了,一定会很高兴。”

    话语落地,天地间的人据都无言,全都呆呆的看着天空上的方恒。

    仅从方恒和夏行阁这两句对话他们就能听得出来,方恒,已经和圣武宗的少主建立了很强大的朋友关系!

    就冲这份关系,在北方大陆之内就足以让一个普通人横着走了,更不要说拥有这种关系的是方恒。

    北方大陆,还有谁能治方恒?

    “方恒,你为我北方大陆争取了莫大的荣耀。”就在这时,玉上宗主也在这时候说道,“我代表北方大陆所有人,感谢你。”

    “呵呵,宗主客气了。”

    方恒随意的摆了摆手,“感谢没必要,只要宗主同意您的义女箫玲珑嫁给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话语吐出,天地间的人全都张大了嘴巴。

    没人能想到,方恒会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提出这个要求!

    只是很快,所有人也都明白了过来,这个时候提出这个要求,实在是太正常!

    方恒,已经是混乱陆界比武大会的冠军,还是圣武宗的客卿大护法,这种实力,这种威势,在这一刻是最为浓烈的时候。

    这时候不提出要求,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至于玉上宗主,他敢不同意吗!

    果然,听到了这个要求,玉上宗主的眼神也变幻起来。

    平心而论,方恒这时候提出这个要求,是对他有点不尊重的。

    婚姻大事,岂能这么草草决定?

    只是方恒现在的身份不同了,再加上此刻的威势,提出这个要求,他不敢拒绝。

    同样,他也不想同意。

    同意了,就证明玉上天宗,真的就比方恒低一截,不同意,就会得罪方恒。

    宗主的犹豫,让四周那些身穿白色长袍的人目光也闪烁起来。

    “哼,婚姻大事,岂是儿戏,方恒,你虽然是混乱陆界比武大会的冠军,可是这种事情,也不是你一个人能决定的。”

    就在这时,一道冷哼声响起,所有人都是一呆,目光看向了说话的人。

    只见说话的这人,一身白色的长袍,面容冷漠,看向方恒的眼神中还带着些许恨意。

    有认识这人的眼神一缩,忍不住惊呼一声,“余生!余霸之父!”

    听到了这到话语,所有的人都反应了过来。

    当初北方大陆席位争夺战的时候,有一个人自称是宗主亲传弟子,就叫余霸,只是后来被方恒斩杀!

    这人,竟是余霸的父亲!

    “哦?原来是你啊。”方恒的眉毛也是一挑,笑了笑,“当初我杀王乱天的时候,你就来捣乱了,对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那玉尊殿的第一长老?”

    “正是我!”余生直接点头,冷冷道,“我也没想到,你还会记得我。”

    “呵呵,有点印象而已。”

    方恒一笑,目光突然看向旁边的夏行阁,“夏长老,有人对我不敬,你说怎么办。”

    “呵呵,我刚才就说了,凡是方护法所在之地,皆是我圣武宗所在之地,凡是方护法所过之处,全都是我圣武宗所过之处。”

    夏行阁立刻笑道,“换句话来说,方护法,就是我圣武宗的代表,谁敢对您不敬,谁就是对我圣武宗不敬!当然是杀!”

    听到这话,那余生的脸色立刻变了。

    玉上宗主也是在这时候说道,“方恒,你不要误会,余长老也是一时情急,有些说错了话,我代他向你道歉。”

    “是啊方恒,当卖我一个面子。”萧君子这时候也笑了一声,“你是比武大会的冠军,我妹妹嫁给你,是荣耀至极的事情,当然不会有问题。”

    接连两个人物开始表态,下方的民众,看向方恒的眼神也都充满了狂热之色。

    这就是方恒!

    一句话,就能让玉上宗主和萧君子这种大人物纷纷低头!

    “哈哈,玉上宗主,还有萧兄。”方恒这时候大笑,“不是我狂,也不是我不给你们面子,而是我的身份,不能被人不敬啊。”

    “我现在已经是圣武大陆圣武宗的客卿大护法,我代表的是圣武宗,是圣武大陆的所有人,就算我不想计较这件事请,圣武宗会不计较吗?”

    “当然不会!谁敢侮辱方护法,谁就是我圣武宗的敌人!”

    夏行阁立刻接话,就冲方恒的第一句话,他就知道方恒的意思了,就是要他们帮忙杀人,这他们当然愿意!

    帮助方恒这等大人物杀人,简直就是荣幸无比的事情,怕是圣武宗的宗主要是知道了,都会亲自去办,他们哪里会犹豫?

    “玉上宗主,得罪了。”

    嗖!

    一道话语突然传出,下一刻,夏行阁身后的一个中年人就冲破了层层空间,只是一个瞬间,就到了余生的面前。

    余生目光一缩,身体突然退后,却在这时,那中年人却是露出了冷笑,竟蓦然出现在了余生的背后,一掌,击中了余生的后背!

    砰!

    噗!

    接连两道声音传出,余生的身体当场震动起来,口鼻喷血,同时,脖颈被这中年人卡住。

    “和我圣武宗为敌的人,只有死!”

    喀拉!

    话语落地,这中年人手掌一捏,在所有人惊恐的目光下,余生的脖颈当场被捏断,鲜血挥洒,直接死亡!

    下一刻,这中年人的身体就再次一动,来到了方恒的面前。

    “大护法,侮辱您之人已经被我抹杀,这是他的头颅。”

    话语传出,天地间的人谁都说不出话来。

    玉上宗主的眼神寒冷了许多。

    萧君子的脸色也是一沉。

    他们知道,从这一刻开始,方恒就已经不是他们能掌控的人了。

    “呵呵,辛苦了,这脑袋我留着没用,找个地方扔了喂狗吧。”看着这中年人,方恒笑了笑说道。

    “谨遵大护法之令,属下一定把这脑袋喂狗。”那中年人立刻点头,撕下一片衣服包好了脑袋,真就是喂狗的打算。

    “如何?”

    就在这时候,方恒笑着转头,看向了玉上宗主和萧君子。

    玉上宗主和萧君子都是身体一震。

    他们知道方恒这到话语中的意思,便是你们能如何?

    我一句话,就要了你玉上天宗一个长老的命,你们能如何!

    我现在,要你们把箫玲珑交给我,你们敢拒绝吗!

    天地间一片安静,所有人都看着玉上宗主和萧君子。

    “呵呵,真是英雄出少年,想不到啊。”

    看着方恒,玉上宗主突然笑了一声,道,“好,从今以后,我的义女箫玲珑,就是你的了,我同意。”

    话语吐出,下方的民众也都在这一刻更加崇拜的看着方恒!

    低头了!

    玉上天宗的宗主,北方大陆的统治者,至强者!

    在方恒的面前,低头了!

    “多谢玉上宗主成全。”方恒听到这话,也是笑着一抱拳。

    “呵呵,应当的,自古英雄配美人,我岂会不同意?”玉上宗主笑了笑,“行了,剩下的事情,你和君子商量一下吧,我累了。”

    “嗯,方护法,我们也告辞了。”就在这时,夏行阁笑道,“以后方护法需要我们办什么事情,通过之前我宗主给您的令牌传递讯息便可。”

    “呵呵,辛苦。”方恒笑着点头,就这么看着夏行阁等人离去。

    天地间的人,也都呆呆的看着这些人离开,他们知道,从今以后,方恒,真的就是北方大陆无人能惹的存在!

    片刻之后,天地间的人都散了,很快,就只剩下了方恒和萧君子两个人。

    “方兄,换个地方说话?”

    就在这时,萧君子突然来到方恒的面前笑道。

    “也好,跟我来吧。”方恒随意的点点头,身影一动,就到了一处距离神武门不远处的庭院中。

    萧君子也很快就跟了上来,看了看四周,笑道,“呵呵,方兄真是好眼光,当初这地方出售,我也想买呢,可惜却被方兄抢先一步。”

    “呵呵。”

    听到这话,方恒只是一笑,手掌一招,就让空旷的庭院中出现了一套茶具,两人相对而坐。

    对于方恒这等境界的人来说,烧水煮茶,已经是很简单了,只是瞬间,茶壶中的水流就沸腾起来,就在快要发出声音的瞬间,方恒就手指一点,茶壶竟自己飞起,飞快的在方恒和萧君子的面前的茶杯续上了茶水。

    “请。”方恒拿起茶杯,对着萧君子示意,便喝了一口。

    萧君子也是一笑,端起茶杯便引。

    一口茶入腹,满口生香,方恒和萧君子都是精神一震,脸上露出了笑容。

    “说起来,方兄这还是第一次和我单独喝茶。”

    萧君子笑着开口道,“以前一直想,可惜,却一直没有机会。”

    “箫会长太客气了。”方恒淡笑,“以前是箫会长贵人事忙。”r1058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