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三百二十八章 席位算个屁!

    狂妄的话语吐出,全场的人都沸腾了!

    你要不服,咱们也来一战!

    这到底是多大的胆子,多强的力量,才能说出这等狂言!

    偏偏,众人还觉得兴奋,觉得浑身的热血都在这一刻燃烧起来了!

    这就是方恒,这就是方恒的力量和气魄!

    有了席位都不退,还要打,挑战余霸不说,连裁判他都敢挑!

    这是狂到了极点的人!

    “你!”

    老者的脸颊扭曲起来,身体都开始不停的颤抖。▲∴頂▲∴点▲∴小▲∴说,

    有生以来,他是第一次,被一个晚辈,当面挑衅!

    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这是耻辱!

    这是他身为玉上天宗高等长老的真正耻辱!

    只是,他能动手吗?

    就算他赢了,斩杀方恒,那是什么?以大欺小!

    没人会为他喝彩,他只会迎来骂名,甚至连整个玉上天宗,都会被抹黑。

    他只能忍住。

    拳头握紧,老者冷冷的说道,“方恒,你出口侮辱裁判,就是公然藐视席位争夺战!如此的你,不配成为我北方大陆的代表,现在开始,你的席位,已经被我剥夺!”

    “哈哈,剥夺了又如何?剥夺了,我照样在抢一个回来!”

    方恒大笑一声,蓦然间看向余霸,“余霸,你在空间世界中对我朋友下手,就冲这件事情,我就要扒了你的皮!现在我挑战你,你敢接战吗!”

    听到方恒猖狂的话语,所有人的心中都更加激动。

    没席位怎么的?在抢一个就是!

    这句话太嚣张了,太狂了,也太让众人喜欢了!

    同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余霸。

    他们都想知道,这位玉上天宗宗主的弟子,会不会接战?

    面度众人的目光,余霸终于无法在沉默下去了。

    他的身体,飞向了场中,浑身的气息,在这一刻升腾。

    此刻他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他怎么也是玉上天宗宗主的亲传弟子,身上的宝贝丹药不计其数,一治就好。

    同时,也正是他的这个身份,才让他不得不出来参战!

    在这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下,方恒这么挑衅他,他要是不参战,那他这个宗主亲传弟子的身份,也算是走到头了,日后整个大陆都会嘲笑他。

    是以他就是死,也得出来打!

    “余霸,你确定要打么!”

    见到余霸走了出来,黑袍老者认真的问了句。

    “犁老不必再说了,既然某人想找死,我总不能不出来满足他。”

    余霸淡淡的回了句,面容看起来很是平静,眼神,却是凝重至极。

    真虚的力量他刚才也看见了,和他有一定的差距,却也不大,要是两两交手,鹿死谁手还不知道,方恒却这么简单就将真虚抹杀。

    这已经证明了方恒的实力有多强,他不得不收敛起至极的宽网,谨慎对待。

    “好,既然你想打,那就尽管打吧。”犁老淡淡道。

    “余霸,你到底还算是一个男人,在这个时候敢出来。”方恒冷笑一声,“不过,你伤我朋友,这是死罪!”

    “你朋友?什么狗屁朋友,不就是你的女人么?”

    余霸冷冷骂了一声,“她,岂是你能拥有的!”

    “哈哈……好!”

    方恒大笑起来,神色蓦然间一冷。

    “就冲你这句话,你这舌头,是我的了!”

    嗖!

    破空声出现,只见方恒的身影如同破空流星,瞬间就来到了余霸面前,手中的长剑电光闪烁,只是瞬间,就刺向了余霸的嘴!

    “千山万水!”

    见到方恒来势,余霸立刻大吼,竟一改之前的凶猛姿态,躲闪起来!

    方恒的力量他算是看明白了,爆发性极高,杀伤力极强,想要对付方恒,不能硬顶,只能游走消耗才有胜机!

    “哼,你这点算盘,岂能瞒过我?”

    方恒冷哼一声,身体猛然震动两下,体表的火焰神雷竟在这一刻扩大开来,瞬间就涵盖了方圆百米的虚空,余霸变换出的虚假身影,连瞬间都撑不住,当场爆炸开来。

    噗!

    余霸的真身出现在了虚空之中,张口就喷出了一口血,他之前的伤势只是大概恢复,方恒的神雷却强横无比,遭受这等轰击,他的脏腑都裂开了!

    “可恶,海皇……”

    轰!

    一道携带着闪电的身影突然间出现在了余霸的面前,抬手就是一剑劈杀,当场就打断了余霸的怒吼!

    余霸大惊,手掌光华闪烁,巨剑被他举了起来,却在同时,方恒的长剑中途加速,根本不和巨剑碰撞,就划过了余霸的肩膀!

    一蓬鲜血爆发出来,余霸肩膀的一块肉,被方恒的长剑挑飞了!

    “啊!万水神诀!”

    余霸暴吼一声,身上海蓝色的光华爆发,就要再次施展空间领域,方恒却是冷笑不停,手掌上黑光闪烁,黑暗之门轰然降临,那爆发出来的无数蓝色光华,全部被黑暗之门吸取干净!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看到自己的手段这么简单的就被破解,余霸不停的大吼后退,此刻的他已经进入了一个极为被动的局面,不管他施展什么攻击,方恒好像总能提前预料一样,轻松躲过的同时,还把他的手段完全破解!

    他此刻的感觉,自己就好像变为了一个小孩子,在一个武学大师的面前施展自己学会的三脚猫功夫!

    下方的人看到这一幕,眼中也全都闪过了难以置信的神色,他们都知道,余霸是有多强的。

    按照道理,余霸是虚武四重的境界,比真虚的境界还要高,力量还要强,现在他的打法,却比真虚差远了!

    真虚至少还能和方恒过两招,余霸,却连一招都施展不出来,完全就被压着打!

    实际上这些人哪里知道,方恒拥有完美血脉?

    完美血脉,洞察一切,计算一切,要是方恒第一次和这余霸对战,那么还会纠缠一会儿,最终用绝对的力量把余霸斩杀。

    现在却不同,余霸之前已经和明风交手了,他的本领,在和明风交手的时候已经完全施展了出来,在完美血脉的洞察之下,他的招式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神秘感!

    就像一张白纸般,方恒想怎么撕,就怎么撕!

    “在我这里,没有什么不可能!”

    见到余霸不停的后退大吼,方恒冷笑着说了声,身体左右一晃,下一刻就到了余霸面前,长剑刺出!

    “啊!”

    见到方恒来临,余霸求生的本能涌现,全数的力量在此刻爆发,手中的巨剑嗡嗡颤鸣,对着方恒的身影就劈杀过去。

    轰咔!

    上百个空间都在这一剑之下破碎,天地都好像在这巨剑的劈杀之下彻底分离,恐怖的空间乱流四处席卷,形成了无数飓风!

    这一剑,猛到了极点!

    却没有半点鲜血挥洒!

    “背后!”

    黑袍老者暴喝一声,余霸疯狂的向前跑了出去,只是,却晚了。

    噗!

    一柄长剑,在余霸身体刚刚冲出一尺距离的时候,刺穿了余霸的胸膛!

    砰砰砰!

    赤红色的泪光从长剑上爆炸,余霸的身体接连震动,身上的气息立刻衰弱了下去,口鼻喷血!

    这时候,方恒的脸颊才在月光下出现,那脸上的冷笑,如同从地狱归来的魔神,让所有人都颤抖起来!

    “啊!饶了我!”

    一道大喝声响起,余霸终于害怕了,被方恒的长剑刺穿胸膛挑起,他能感觉到此刻的自己有多虚弱,距离死亡有多近!

    什么身份,什么荣耀,统统都死去吧,他不想死,他想活!

    “饶了你?你下手对付我朋友的时候,怎么没饶了我朋友!”

    冷冷的声音从方恒的嘴里吐出,“我说了,要扒了你的皮,那你的皮就留不住!”

    唰!

    话语之间,方恒的手掌就一下摸到了余霸的头发上,狠狠一撕!

    刺啦!

    宛如破布一般的声音出现,伴随着这道声音出现的,是余霸掺如厉鬼的叫声!

    所有人都惊恐的看到,余霸脑袋后面连带着整个背部的皮肤,被方恒扯下来了!

    鲜血从人皮上不停流出,其场景,无比血腥!

    方恒的眼中却满是冷酷,随手将人皮一扔,长剑猛然一绞!

    惨叫的余霸当场停止了叫声,他的胸膛,被方恒的长剑剜出了一个血洞,彻底死亡!

    尸体,从天空上掉了下来,直到那尸体摔在了山巅上,砸出一个大坑,所有的人才确定,余霸,真的死亡了!

    “以后谁敢动我朋友,谁就是这个下场!”

    冷冷的话语从方恒的嘴里吐出,传遍了天地,让所有人的身体都颤抖起来。

    谁都没有想到,玉上天宗宗主的亲传弟子余霸,虚无四重的恐怖天才,就这么死了。

    哪怕方恒已经给他们带来了足够的震惊,甚至大部分的人,都认为方恒会取得这场战斗的胜利。

    却谁都没有想到,方恒的胜利获得的是那么简单,那么凶猛!

    连玉上天宗的弟子都敢杀,都敢扒皮!

    这是什么胆子!

    所有的人,目光都在这时看上了那巨大的黄金宫殿。

    他们都想知道,那个宫殿之中的主人,对此会有什么反应。

    出乎意料的是,一片安静。

    那金色宫殿之中的主人,竟然一句话都没说,好像死了的人,和他没有半点关系一般。

    方恒的目光也是一闪,他原本以为自己杀了这余霸,也会让这宫殿之中的人做什么,只是没想到,对方连句话都没说。

    “哼,不说更好!”

    冷哼一声,方恒就不再多想场中的这些事情,目光一转,就再次看向了场中的黑袍老者!

    “如何!席位是不是我的!”

    冷冷的话语吐出,黑袍老者的面容不停扭曲,却再也说不出话来。

    方恒,再一次凭借自己的本事,斩杀了余霸,现在要是再说方恒没有席位,他自己都觉的是放屁了。

    “好,席位,你在此获得了!”

    听到这话,场下的人也都把佩服的目光看向了方恒。

    一个人,抢了两个席位!

    哪怕他们不知道以前席位战的故事,他们却能肯定,就算翻遍北方大陆席位战的历史,也没有一个向方恒这样,一个人抢两个的!

    “呵呵,席位?席位算个屁!”

    方恒冷笑一声,“我这次来,根本就不是冲着席位来的,我是冲着杀人来的!”

    话语吐出,全场的人都是一愣。

    方恒却是根本不管,手中的长剑,蓦然指向了一个方向!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