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三百二十章 自尽吧

    空间幻阵之中,方恒,正站在一处大树的旁边,目光闪动。☆→頂☆→点☆→小☆→说,

    他的四周,空无一人。

    “好厉害的幻阵,我用完美血脉查看,竟然也找不到任何的空间节点和能量节点。”

    暗道一声,方恒的目光凝重许多,他知道,自己找不到这空间幻阵的节点,就意味着他无法推算这个阵法的真正摸样。

    这对他来说是一个不小的麻烦,在往常对付阵法的战斗中,他向来是能够破解阵法的。

    “算了,无法查看到阵法,也不过就是丧失了一部分主动权而已,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现在最重要的目的,还是找到月仙,然后在一起找寻出口。”

    脑中划过了一个念头,方恒的感应力就开始运转起来,疯狂的向着四周蔓延了过去。

    只是游荡了半天,方恒的眼中却闪过了一抹惊色。

    他的感应力,竟根本延伸不出去!

    “好个空间幻阵,连感应力都被限制了么!”

    方恒的目光闪过冷色,不让接触,还限制感应力,这对于强者是一个削弱,对于弱者却是一个提升了。

    这明摆着就是要缩小强弱之间的差别,让弱者,也能击杀强者!

    “哼,玉上天宗真是用心良苦啊,把这些天才聚拢到一个地方,让这些天才不停的被消耗,从而保证玉上天宗,以及臣服于玉上天宗的组织在天才数量上的绝对领先。”

    比自己强的就削弱,有潜力的就想个办法抹杀。

    只有这样,才能保证玉上天宗和那几个大势力的绝对优越,绝对威严。

    不这样消耗,日后的天才越来越多,他们的地位岂不是会受到威胁?

    “不过这对我来说,又算什么呢?想杀我,这些人还差远了。”方恒冷笑,“至于找人,我更不止这一个办法。”

    嗡!

    心中想着,方恒的身体就是一震,双眼之中闪过了一抹青色的光华。

    这是灵魂的力量,方恒和月仙在一起很长时间了,彼此之间早就已经有了灵魂的感应,通过灵魂来找,正合适。

    感应了片刻之后,方恒的双眼一睁,“在那!”

    嗖!

    身影如电,方恒直接向着左侧的方向就狂奔了出去。

    一路急行,无数的树枝树叶都在被的身影掠过,在行进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突然间,一道细微的破空声传出,下一刻,一道箭矢就出现在了方恒的眉心!

    “哼!”

    见到这箭矢,方恒冷哼一声,身体蓦然间一转,就直接躲过去了这攻击,却在同时,唰的一声,剑光闪现,直接劈杀到了他的脖颈之处。

    “找死!”

    方恒冷喝一声,手掌在剑光即将碰到自己脖颈的时候抓住了对方的手腕,狠狠一拧,喀拉一声,那人的手臂当场被扭成了麻花形状,惨叫声开始出现!

    “啊,等等!这都是误……”

    轰!

    一声闷响传出,这人的话语还没说完,方恒的拳头就直接击中了这人的脸颊,当场让这人的脑袋爆炸开来,彻底死亡!

    随手一扔,这人的无头腔子就直接被方恒扔了出去,方恒连看都不看,就再次离开。

    刚才这个偷袭他的人,是一个虚武境二重的天才。

    同时,这个天才,还在刚才还说他不会招惹方恒。

    只是现在他却违反了自己说的话,上来就偷袭,等到发觉自己真不是对手的时候,才说误会。

    这种人说一套做一套,形式不对还变一套,方恒岂会信?

    杀了,最正常不过。

    继续奔跑了一会儿,这一次,方恒的面前再次出现了一个人。

    同样是一个虚武二重的年轻人。

    方恒眉头一皱,脚步停了下来,目光淡淡的看向了对方。

    “啊,是你!”

    这个天才一看到方恒,立刻脸色一变,认真道,“我不知道是你,我这就走,行么?”

    方恒淡淡点头,没有说话。

    只要不攻击他,那么多余的人,他是不想杀的。

    噗!

    却在这时,一道闷响声突然传出,只见这个后退的青年,胸膛突然被一柄长剑刺穿了。

    青年的眼神中露出了极度不甘之色,却在这时,一道冷冷的声音传出。

    “就这点本领也敢来参加席位战?真是个废物。”

    砰!

    话语吐出,鲜血飞溅,这个青年的胸膛,直接被剜出了一个血肉,身体抽动几下,就彻底没了声息。

    “嘿嘿,自我介绍一下。”

    这时候,那长剑的主人从树荫出走了出来,面容英俊,身上剑意浓厚。

    “我的名字,叫剑山河,天剑门第一弟子。”

    “哦。”方恒一点头,“然后呢?”

    轰!

    剑山河的脚步猛然塌地,身影直接向着方恒冲了过来。

    “然后我会杀了你!”

    唰!

    剑光四射,一股无比厚重,宛若山河之重的剑意爆发出来,对着方恒的身体就压了过去。

    见到剑山河的攻击,方恒的眉头一挑,他知道,剑走轻灵,这剑山河却完全违反了这一条,剑意满是厚重,还快速无比,这等剑意,已经达到了阴阳相合的地步,确实是上乘剑法,天剑门能当第一,不是浪得虚名。

    “只是对付我还差了许多。”

    自语声从方恒嘴里吐出,只见方恒的手从腰间一拔,剑光四射,一股一往无前,灭杀一切的气势爆发出来,当场对着剑山河的剑格挡了过去。

    轰!

    无比剧烈的震响传出,不是清脆的声响,更不是尖锐的嗡鸣,是如山河倒塌,日月破碎的巨震!

    方恒,原地站立不动,身上的剑气,锋利直接,直冲向天!

    剑山河的手腕,却连连颤抖,口鼻之间都已经溢出血来!

    他那厚重无比的剑意,被方恒的锋利剑意,彻底破了!

    “你想杀我,是不是因为剑行云?”方恒淡淡问道。

    “不错!剑行云是我派重要弟子,更是我的结义兄弟,我们自小一起被收养,一起修炼,你杀他,我就要杀你!”

    冷冷的话语从剑山河嘴里吐出,更加厚重的气势开始从身上升腾,他竟然还不退缩!

    方恒那一剑,按理说已经破了他的剑,他却依旧不退,仅从这一点,就能看出此人的骨头有多硬!

    “怪不得能修炼到这个地步,胆魄惊人,坚毅不拔,要是给你时间,日后成就剑道真武也并非难事。”方恒淡淡道,“可惜的是,你遇到了我,就好像你那结义弟弟遇到我一样,只有被抹杀的下场。”

    “这要打过才知道!”

    冷冷的声音从剑山河嘴里吐出,他的身上竟散发出了一道道白色的光芒,其中每一道白色的光芒,都无比锋锐,是剑芒!

    “剑芒藏于体内,借此来锻炼肉身筋骨,最终成就无上剑体,这是剑之血脉拥有者的一大手段,果然不错。”

    方恒看着,不停点头,“可是还不够啊,还有什么手段吗?尽管施展,看在你一身胆魄的份上,我给你时间。”

    听到方恒的话,剑山河的眼中划过一道厉芒。

    “好!”

    轰!

    剑山河的身体剧烈震动起来,从皮肤,到发丝,在到筋骨脏腑,无一处不动,同时在这等震动之下,一股股青绿色的光华再次从他的身上冒出,竟形成了一副副的图画!

    花鸟虫鱼,山林水木,江海湖泊,星辰日月!

    “这是我最强的手段,山河剑决!你若能破,我心甘情愿让你杀!”

    冷冷的话语从剑山河嘴里吐出,他的眼神,无比冷厉,充满了自信!

    “心甘情愿让我杀?好。”

    方恒笑了笑,脚步缓缓向前,当走到剑山河身前十尺范围的时候,一剑点出。

    这一剑,平平无奇,甚至根本就没有什么能量波动。

    唯一有的一点,就是快!

    快到了极致,快的好像方恒从一开始就在刺出这一剑一般!

    噗!

    鲜血挥洒,剑山河的肩膀,被方恒的长剑刺穿了!

    那浩瀚无比的画卷,在此刻全数破裂!

    那无穷无尽的白色剑芒,在此刻全数消失!

    一切都那么简单,简单的让人发指!

    剑山河的眼神,一下呆住了,他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肩膀,看着从其中喷发的鲜血,不知道说什么好。

    直到一股无比剧烈的疼痛涌上,他的眼神中才露出了一抹惊骇,以及浓郁至极的不解!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剧烈的吼声传出,剑山河的脸庞都扭曲起来,似乎已经变成了疯子。

    他从小学剑,学到现在,已经整整二十五年。

    二十五年,他抱剑睡,抱剑吃,以剑为友,以剑为心,从来不参与任何争斗,只是学剑,练剑。

    这等锻炼,早就让他的心如剑,意如剑,身如剑,强到了极点,当然,也傲到了极点。

    他有这个资格骄傲。

    只是这份骄傲,今天才刚刚来的及享受,就破灭了。

    这是怎么了?这代表着他的一切都是白练的吗?这一切,都只是在浪费他的时间吗?

    “别失望。”

    似乎是看到了剑山河那眼神中的绝望,方恒淡淡的说话了,“你的一切都很不错,而能被我一剑破掉的原因,只是单纯的因为你还不够强,就这么简单。”

    “不够强?我不够强?”

    接连两句问话传出,剑山河的眼中似乎明白了什么。

    “简单一点来说,就好像是小孩子和大人的区别,小孩子再强,能抢得过大人么?”方恒淡淡道。

    听到了这话,剑山河的身体巨震,恍若听懂了方恒的意思。

    “你是说,你的一切,都远远超越了我?可是这怎么可能,你的境界和我一样……”

    “境界能体现一切?想必对你来说,普通的虚武境四重之人,你一剑也能抹杀吧。”方恒打断了对方的话,淡淡道,“全方位的超越带来全方位的差距,你和我根本就不是一个水平线上的。”

    “可是……”

    “没有那么可是,我没那个时间回答,也不想回答。”方恒长剑一抽,带起一蓬鲜血。

    “你刚才说,我能破了你那一招,你就心甘情愿让我杀,不过看在你一身本领的份上,我给你个机会,自尽吧,也算体面一点。”

    听到了这话,剑山河的身体一抖。

    他的眼神中,闪过了无数的神色。

    不甘,惊恐,畏惧,以及对生命的渴求!

    方恒的眼神,却还是那么淡然,就这么看着他。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