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二百九十九章 石柱下的老人

    “百剑杀!”

    见到金鹰爪子攻击了过来,方恒心中低喝,手中真武剑划破虚空,上百柄长剑突然出现,对着金鹰就刺了过去。∈♀頂點小說,

    “唳!”

    金鹰尖鸣,那足有一人高的巨大身体向后一侧,同时身上的金色羽毛根根立起,对着那上百柄长剑就撞了过去。

    叮叮当当!

    密集的对撞声响传出,空间接连的爆炸,方恒施展出来的那上百柄长剑,竟全数被金色的羽毛挡住了!

    “杀!”

    却在这时,方恒暴吼一声,身影竟诡异的来到了金鹰头顶,浑身散发着火焰神雷,真武剑,猛然劈下!

    铛!轰隆隆!

    无比恐怖的声波震荡出去,大地撕裂,山石爆炸,连带着周遭百里之内的阴煞之力,都被这股声波震荡出去,变为了无比干净的地带!

    下一刻,阴煞之力回流,其来势之猛,如同海啸,刹那间就把这方圆百里彻底笼罩。

    直道阴煞之力完全散去的时候,两道身影,才再次出现在了场中。

    一人,一鹰。

    人的身上浑身是血,兽的身上,羽毛散落。

    平分秋色!

    “好好好,果然是上古神兽后裔,能破我百剑,能挡我神雷,不过今天,我非得收了你!”

    冷冷的声音从方恒嘴里吐出,只见他的眼中划过了一道青色的光华,真武剑,嗡嗡颤抖起来。

    此刻的他,已经顾不了能量波动所引起的注意了,这金鹰实在是太珍贵,今天不降服,往后都没有机会!

    感受到了方恒眼中的青光,金鹰那原本凌厉的眼神中也划过了一抹警惕,它是神兽后裔,自然能感觉到方恒此刻施展的力量,将会对它造成致命威胁。

    只是它依旧没有后退,反而张开金色的双翅,死死的盯着方恒!

    它,是神兽,它的威严和骄傲,不允许它逃跑!

    “真是好威武的妖兽!”

    方恒赞叹一声,在面对威胁的时候,妖兽的本能都是逃跑,这金翅大鹏却完全不同,非要正面战斗!

    哪怕有危险也要战,直面自己的恐惧,就是战!

    这等骄傲和威严,连人都没几个有!

    “千剑……“

    “住手!”

    就在方恒准备施展出最强手段的时候,一道喝声突然响起。

    这声音,恐怖到了极致,在出现的一瞬间,就恍若打破了天地时空,甚至,打乱了方恒体内的虚武力量,让他本来酝酿好的攻击全数消失!

    “好强!是谁!”

    方恒眼神一变,身体立刻后撤,就在这时,那金鹰也鸣叫一声,竟老实的低下了脑袋,趴在了地上。

    这时候,一个身穿黑袍,面容冷酷的中年人出现在了场中,一脚踩在了金鹰的脑袋上。

    “谁让你出来的,嗯!”

    轰隆!

    大地震荡,金鹰的整个脑袋,都被踩进了地底之中,本来凌厉的眼神,在此刻完全变为了惊恐和愤怒!

    只是,它却不敢反抗,连动弹都不敢!

    看到这一幕,方恒也愣住了,他没想到,拥有金翅大鹏血脉的神兽后裔,竟会如此的畏惧这个中年人!

    “这只能表明他的力量,强到了足以翻天覆地的程度!”

    方恒眼神凝重,脚步,缓缓的退后起来。

    金翅大鹏都被这个中年人这么对待,他不更是垫板上的肉?

    “站住!”

    轰!

    一股无形的气劲爆发出来,当场让方恒身体一震,口喷鲜血!

    仅仅是喝了一声,就让方恒受伤!

    “哦?居然只是吐一口血?”

    中年人见到方恒的样子,目中划过了一道精光,仔细的打量起了方恒来。

    看了半天之后,中年人脚步一迈,直接来到方恒的面前,露出了阴冷的笑容。

    “你这肉身不错,够强,血脉也够神奇,哦?居然能够吸收力量?”

    听到这话,方恒的心中砰砰跳了起来,眼神中的凝重已经浓郁到了极点。

    仅凭声音,就把他震伤,仅是一眼,就看到了他的黑暗之门!

    这绝对是一个高手,高到了方恒无法抵抗的程度的高手!

    “嗯,根骨年纪不过十八,虚武一重,不过根据体内的血脉,真力,以及手中的长剑来看,综合战力在四重和五重之间上下浮动,不错,嘿嘿嘿……真是不错。”

    中年人看着方恒,不停的自语,看向方恒的眼神,更是渐渐变得火热起来。

    屈指一弹,一颗丹药就从中年人手里射出,被方恒接住。

    “这是治疗你伤势的东西,吃了它。”

    听到这话,方恒的拳头一下握紧,手掌故意做出要拿着丹药放进嘴里的姿势,体内的力量却在此刻全数调动起来。

    唰!

    剑光闪烁,就在方恒的嘴巴即将碰到丹药的一瞬,方恒的长剑,却劈向了中年人的脑袋!

    这人上来就是一副不善的样貌,先是打伤,再给他吃药,方恒岂会相信!

    “哼!”

    中年人冷哼一声,手指突然间点出。

    嗡!

    方恒的长剑,当场被这一根手指扣住了。

    下一刻,方恒的浑身都爆出了鲜血!

    他体表的血肉,在这一下,全数炸开!

    “你想干什么!”

    剧烈的痛苦涌上,方恒大吼质问。

    “我再说一遍,吃了它!否则我就吃了你!”

    凶狠的话语吐出,中年人嘴巴露出了长长的獠牙,方恒的神情一滞。

    他看出来了,对方,不是人,是魔族!

    只有魔族,才有这样的牙,才会说吃人的话!

    “好,我吃。”

    方恒一点头,终于把手中的丹药放到了嘴里,吞咽入腹。

    方恒的确不知道对方到底想要干什么,只是他能肯定,对方绝对不会这么简单就杀了自己。

    否则的话,对方一根手指就能做到。

    吱吱啦啦……

    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响起,方恒的目中露出了一抹意外。

    他的身体,正在被一股强大的能量修复着,表面的皮肤只是三两个呼吸,就重新长了出来!

    “好,哈哈,好啊!”中年人看着方恒的恢复速度,也大笑出声,“真是好肉身啊,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方恒。”

    淡淡的话语从方恒嘴里吐出,对方的力量是不得违抗的,方恒不会傻到一直硬顶。

    “方恒是吧,刚刚都是误会,你不要在意。”黑袍中年人一点头,突然间手掌一抓。

    哗啦啦!

    上百个空间都在这一抓之下破碎,下一刻,两个身穿万器宗弟子服饰的年轻弟子就被吸了过来。

    “他们的身上,有着对你的杀意,我替你杀了,就当是我为刚才的误会道歉。”中年人阴笑一声,手掌蓦然握紧。

    砰砰!

    两声炸响,这两个万器宗的精英,肉身当场爆炸,连带着随身携带的武器,都彻底爆炸开来,到最后点滴不剩。

    “现在你觉得原谅我了么?要是不原谅我,我把这东西也杀了给你道歉。”

    冷冷的话语吐出,中年人直接来到金翅大鹏面前,一把将其提起。

    “好,我接受你的道歉。”

    见到这一幕,方恒立刻点头,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魔族手段残忍,说杀就杀,金翅大鹏在他手里就好像蚂蚁一般,根本不会让他在乎。

    “哈哈,你接受了,接受了就好,跟我过来吧。”

    黑袍中年人手指一划,一个空间通道就瞬间成形,强横的吸力散发,瞬间就把方恒和金翅大鹏的身体吸了进去。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方恒和金翅大鹏来到了一处幽暗的大殿中。

    这处大殿,四周空旷,什么都没有,唯有中央,有着一根巨大的石柱。

    石柱之下,压着一个浑身被锁链捆绑的人。

    是一个老人。

    看到这里,方恒的眼中闪过了一道震惊。

    通过感应他知道,这个石柱上刻画着一个阵法,名为牵地阵。

    这个阵法是复合阵法,还是整整九种高级阵法的融合,难度极高。

    只是阵法大师,也没几个愿意琢磨这个的,这个阵法的最终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搞建筑,玉上天宗就是这样弄的,只是玉上天宗的结构不同,名为牵空阵,建立在云彩空间之上。

    牵地阵,就是在地下建筑才需要使用,还得是那种极为强横的组织,拥有极为强大的能量,才能布置出来的。

    只是现在,这个布置的对象,只是要压住这么一个老人。

    啪!

    清脆的声音传出,那带领方恒来这里的中年人,突地化为了碎片。

    那被压在石柱之下的老者,一下睁开了双眼,看向了方恒。

    不一样的形态,却是一样的眼神,一样的残暴。

    “能看出来什么吗?”

    见到方恒的眼神,老者淡淡问道。

    “刚才出去的,只是你的灵魂,你真正的身体,已经腐朽了。”方恒冷冷的说道,心脏却是跳的无比之快。

    那个中年人,原来是这老者的灵魂所化!

    能具有真人形态的灵魂,是真武境存在,能让灵魂出来直接战斗的,绝对是真武境高阶!

    “桀桀……好眼光,你居然能看出来。”老者发出了令人牙酸的笑声,一旁的金翅大鹏听到,身体立刻颤抖起来。

    它活了很多年,自然明白,当老者一发出这种笑声的时候,将会出现什么样的腥风血雨。

    “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笑了一会儿,老者的眼神一下阴冷,说了句。

    “什么忙?莫非是让我帮你把这石柱打开?”方恒反问道,“这一点,我可是做不到。”

    “我当然不会让你做这种事,另外我告诉你,我绝对不会让你白白帮忙。”老者桀桀一笑,“你可知道我是谁?”

    方恒没有说话,静静的听着。

    “我是暗之大陆曾经的王者,曾经的我……”

    “你只是一个囚徒。”

    方恒淡淡的说道,“不管你有在辉煌的过去,那都只是过去,说这些没用,你直接告诉我你的名字,以及你到底让我做什么就行了。”

    轰隆!

    “你说什么,你敢说我是一个囚徒!”

    恐怖的吼声传遍大殿,一股强烈的风压吹拂到了方恒身上,金翅大鹏早就已经抖得不成样子,唯有方恒,面容冷酷。

    “我劝你最好省省你的脾气,还要注意一点,那就是不要伤了我,要是不然,你那个忙谁帮?”

    话语吐出,老者的眼神一变,“你是在威胁我?”

    更加恐怖的风压呼啸,方恒却是大喝,“不错,我就是在威胁你!”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