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二百九十六章 不相等的力量

    听到了方恒的话语,王鬼狂那始终冷漠的脸上,竟露出了一抹冷笑。

    “这种手段就没必要在用了吧,什么叫在我抢占先机的情况下依旧没有得手,你不就是想说我对你无可奈何么?”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没你想的那么低端。”方恒淡淡道,“不过既然你说了,我就问你一句,难道不是么?”

    “当然不是。”

    王鬼狂神色一冷,“你以为我就这点手段?虽然你能施展出孔雀开屏,可这对我来说,依旧不算什么。”

    轰!

    话语之间,王鬼狂的身上就突然冒出了一道金光,却是一柄金色的长剑,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呵呵,好剑,可惜,用的却不是好人。”方恒笑了一声,话语里没有讽刺,实际上的讽刺意味却是极浓。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此剑金光照耀,锋利无匹,按理说应该是堂堂正正的用法,可是我却用阴煞之力操控,剑法阴狠,有辱此剑,对么?”

    王鬼狂的话语一下多了起来,脸上的冷笑,在此刻已经变为了狞笑。

    “没想到你还有点自知之明,对,我的确是想说这些。”方恒淡笑着一点头,“不过看你的样子,应该还有说法,对吧。”

    “的确……”

    “你先别说,我来说。”方恒直接打断了王鬼狂的话,继续道,“你这剑是堂堂正正之剑,换句话来说也就是正道之剑,可你却偏偏用阴煞之力控制,这表明,你修炼的,应该是魔道功法,以魔道驾驭正道,就相当于把恶道伪装成善道,这样一来,正道一尺,魔道一丈,对不对?”

    话语落地,王鬼狂目光闪烁,点了点头。

    方恒说的,全对了。

    魔道的功法本就张狂霸道,凶残恐怖,越是镇压,便越是反弹,除非是彻底灭杀,否则魔道力量就会越来越昌盛,他用这阴煞之力催动正道之剑,就是要以正锻魔!

    “你能看出来这么多,这让我对你的看法,又提升了。”王鬼狂狞笑道,“不过,提升归提升,你比我,还差远了……”

    “话不要说得那么绝对。”方恒再次打断了王鬼狂的话,淡淡道,“我能看出来你以正锻魔,我就有办法破掉。”

    “那你倒是破来我看!”

    王鬼狂冷喝,“你以为你看出来一点东西就了解我了?你以为我只是修炼魔道功法这么简单?”

    “说是不管用的,我就直接用现实告诉你。”

    方恒面无表情,身影蓦然一动,快的如同闪电,长剑就来到了王鬼狂面前,一剑斩落。

    这一剑,没有任何的声势,也没有任何的能量波动,唯有一个字。

    快!

    快的无法用语言形容,快的好像划破了时空,在瞬间,就到了王鬼狂头顶。

    “什么!”

    王鬼狂一惊,身上黑色的力量包裹着金剑,直接格挡了过去。

    “没用的。”

    方恒淡淡道,长剑依旧下劈,嘎嘣一声,金剑竟一下断裂了!

    噗!

    血液挥洒,王鬼狂的脑门,当场被劈出了一道血痕,好在他闪的快,在脑门上出现血痕的同时,就已经飞快退后!

    “你……”

    “我怎么了?”方恒手掌一招,那断裂的金色长剑竟一下融合,到了方恒的手里。

    “这怎么可能!”

    王鬼狂大吼,“皇级武器都是有灵,这金剑的灵性明明已经被我控制,怎么会到了你的手里?”

    “你自己也说了,皇级武器是有灵的,此剑通体金色,走的是堂堂正正的路子,又岂会甘心被你束缚?”方恒笑了笑,“你看,它早就讨厌你了。”

    嗖!

    话语之间,方恒手中的金色长剑竟爆发出了一道剑光,瞬间就逼到了王鬼狂面前。

    王鬼狂随手一拍,金光炸裂,眼神却是惊骇不减。

    “就算此剑灵性不甘被我束缚,可也是被我束缚了,凭什么你能抢夺了去?”

    “因为灵魂。”方恒淡淡一笑,“所谓的束缚,认主,说到底只是灵魂的认可,你的灵魂黑暗,金剑很讨厌,我的灵魂高洁,金剑自然就喜欢我,那么我只要凭借我的灵魂,抹杀你在金剑内留下的灵魂,就自然取代了你的位置。”

    “可你又是在什么时候做到的,又是怎么做到的!”王鬼狂大声质问,灵魂与兵器的关系他最明白,他身为万器宗宗主的儿子,这一点使他的特长,方恒怎么做到的这件事,他却不知道!

    “在我们相互攻击的时候,我的灵魂就已经渗透进你的金剑之中了,至于怎么做到的,我唯一能告诉你的是,我的灵魂比你要强,所以我做到了。”方恒淡笑道。

    王鬼狂的脸色阴狠起来。

    方恒却是在此刻,目光闪烁。

    “你的灵魂比我强?那看来,你是有着某些灵魂秘法了,很好,这真的太好了!”王鬼狂喝了一声,“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看看我真正的本领,器魔神诀!”

    轰!嗖嗖嗖!

    一道爆响声从王鬼狂的身体内传出,黑光瞬间席卷了天地,同时在这股黑光中,足足上千柄长剑飞了出来!

    这些长剑,每一柄,都是半皇级,每一柄,都被阴煞的能量操控!

    最为关键的一点,这里每一柄长剑,都在悲鸣,越是悲鸣,阴煞能量便越是强大!

    “哈哈哈……”

    这时,一阵狂笑声从黑光中传出,很快,王鬼狂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方恒的面前。

    “如何!”

    两字问出,天地间都好像晃了一晃,方恒眼神一闪,他知道,王鬼狂,已经掌控了这片天地。

    “堂堂万器宗宗主之子,却修炼魔道功法,不知道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玉上天宗会有什么反应?”

    方恒没有直接回答,只是反问一句。

    “哈哈,玉上天宗连屁都不会放一个。”王鬼狂大笑一声,竟毫不害怕。

    “哦?”方恒眉毛一挑,“我倒是很好奇,你哪里来的胆子说这话?”

    “这个世界,哪里有什么正道,魔道?”王鬼狂冷冷道,“所谓的正道魔道,只不过是思想不同而已,决定一切的,到底还是力量。”

    “只要你力量够强,火你能说成是水,邪恶的你能说成是善良的,哪怕你杀人,只要你想,别人也会说你是为了正道而杀,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同样的,真正的强者,也不会不懂。”

    “既然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那世界就很简单了,在力量的世界追求力量是很正常的行为,还管什么方法?实话告诉你,我这还算是收敛的了,只是以正锻魔,把魔道的功法融入到了我万器宗的功法里。”

    说到这里,王鬼狂脸上的狞笑就更加浓郁,“实际上玉上天宗的那些隐藏在空间深处的高手,哪一个没修炼果魔道功法?那群老不死,攫取着整个北方大陆的资源还不够,还在用魔道功法,吸取大气之上的星辰之力,有的还进入了北方大陆地底的灵脉之中,攫取着北方大陆灵气的根基!”

    听到这话,方恒的目光闪了闪,脸上却没有半点表情。

    “所以说,就算你把我这事告诉了玉上天宗,玉上天宗也不会管的,当然,你要是把这事告诉了整个北方大陆的民众,那不用我动手,玉上天宗的那群老不死,就会自动出来将你干掉了。”

    王鬼狂冷冷的说道,“不过,我想你没那么傻的,对吧。”

    “当然。”方恒一点头,“不过说实话,我也没想到玉上天宗竟然拦到了这个地步,这可让我有些吃惊了。”

    “看你的样子,却不是多吃惊。”王鬼狂阴笑道,“同样,看你的样子,你好像对我施展出来的手段也不吃惊,那证明你绝对是有办法破解的,我很期待。”

    “你怎么还是不明白?”

    方恒摇了摇头,“我能拿你一柄剑,难道就不能拿你这些剑了?”

    话语之间,方恒的眼中就划过了一道青色的光华,在瞬间,这青色的光华竟然在方恒的身上散发出去,立刻之间,这上千柄长剑就混乱起来!

    “哈哈,我等的就是这一刻!”

    王鬼狂见到这一幕,不惊反喜,身体一下爆开,化作了滚滚黑烟,竟一下冲击到了方恒散发的灵魂之光上,疯狂的吞噬起来。

    “哈哈哈……方恒,刚才你说的一句话是对的,我们是力量相当的对手,我能杀了你,你能杀了我,同样,这证明我们的反应都是相同的。”

    “我在你有破绽的时候攻击了你,实际上那不是攻击,那只是试探,我知道,你肯定有强大手段的,直到刚才,你夺走了我的剑,我终于知道你的手段了。”

    “可怕的不是敌人,可怕的是不知道的对手,我不知道你,所以我起先不敢动手,现在我知道你了,我还怕什么?你的灵魂不是强么?那你觉得,你能强的过魔道的掠夺之法吗?”

    一连串的话语在天地间传出,肉眼可见,方恒散发出去的灵魂之光,已经越来越弱,黑光却越来越盛。

    当方恒体表外的青色灵魂终于被黑光彻底掩盖之后,黑光中,那上千柄长剑再次悲鸣起来。

    嗡!

    黑光凝聚,王贵宽功德身影,在此出现在了方恒的面前。

    “实力相近的人想要获胜,除非一方对另一方有足够的了解,并且抢占先机,第一次我抢占了先机,第二次,你抢占了先机,这一次,是第三次,我又一次站在了你的上面。”

    淡淡的声音从王鬼狂的嘴里吐出,“所以,去死吧,不过你放心,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了,我会继承,并且,发扬光大。”

    王鬼狂的手掌猛然落下,顿时,那上千并悲鸣的长剑,开始刺出。

    看起来,它们是同时向着方恒的身躯刺出。

    噗!

    们响声存储,鲜血挥洒!

    “什…什么!”

    难以置信的吼声从王鬼狂的嘴里吐出,王鬼狂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只见此刻的他,已经被上千柄长剑,贯穿了身躯!

    剧痛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袭来,当场就让王鬼狂大声嚎叫。

    “啊!怎么回事,这到底怎么回事!”

    “呵呵,你刚才有句话说的对,想要战胜力量相等的人,需要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有足够的了解。”

    方恒淡笑一声,抬起头来,“可惜的是,我们的力量,并不是相等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