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二百九十四章 抹杀!

    王鬼炼更是在一旁露出了冷笑,张破是他万器宗排名前五的精英弟子,境界看起来是虚武二重,实际上凭借着本身的血脉,虚武三重的人都能斗一斗,再加上那手中的皇级武器破军枪,说是有虚武三重的顶尖战力也不为过。

    方恒的力量强是强,只是在刚才,他已经用化势为力的法子击伤了方恒,张破此刻出手,绝对能把方恒拿下!

    “哼!”

    就在这时,场中突然传出了一道冷哼。

    只见被张破长枪攻击的方恒,脸上满是不屑,似乎十分瞧不起这种攻击一般,手掌一抬,长剑就对着破军枪格挡过去。

    铛!

    剧烈的震鸣声传出,肉眼可见,破军抢上带起的画卷刹那粉碎,空气在兵器交击之处形成了一道道波纹向外散发。

    所有人的眼神都露出了一道惊色,谁都没有想到,方恒,竟能挡住张破这气势汹涌的一枪!

    “杀!”

    低喝声从方恒嘴里吐出,就在张破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方恒的身影猛然前冲,长剑贴着破军枪身划出一串火星,瞬间就逼到了张破的脖颈之前!

    “什么!怎么会如此!”

    见到这一幕,王鬼炼忍不住大吼,武者相斗之时,双方的力量相差不大,步调也就会相差不大,按照他的推算,以张破的实力和方恒硬碰硬后,方恒就算不后退,也会动弹不得,需要一阵喘息时间。

    现在,方恒的动作却完全推翻了他的计算,在接住张破的破军枪之后,方恒立刻就做出了攻击。

    这表明了一个事实,方恒的力量,筋骨,甚至是全方位,都远远超过了张破!

    “啊,枪之血脉!”

    面对方恒这凶猛的攻击,张破也是大惊怒吼,在方恒的长剑即将逼近他脖颈的时候,他的身上散发出了一股刺破苍穹的气势,手中长枪上摆,竟一下挡住了这一剑!

    铛!

    巨大的震鸣再次传出,方恒脸上露出冷笑,脚步后退。

    “孔雀开屏!”

    嗖嗖嗖!

    方恒一退,张破身影犹如狂龙,手中长枪如狂风骤雨般刺杀出去,白色的虚武之力混合在枪影中,竟形成了一只美丽的孔雀虚影!

    “枪法不错。”

    方恒冷笑着说了声,脚步在退,竟一下拉开了与那上百道抢影的距离,就算张破气势在凶,也伤不到他一丝一毫。

    “还有更不错的!器神诀!”

    冷冷的话语突然从张破口中吐出,下一刻,他的身上竟发出了一道青光,瞬间就融入了那孔雀虚影中,速度更快,刹那来到方恒面前!

    “什么!”

    这次,何家的人都忍不住惊呼一声,他们都是高手,自然察觉到了,这是灵魂的力量!

    灵魂力量的动用,最起码要在真武境,这张破才虚武二重,怎么使用的?

    “哼,周老鬼果然不简单,在那次争斗过后,竟然另辟蹊径,创造出了以魂驭器,以器护魂之法。”

    何春秋这时冷哼一声,目光看向了王鬼炼,“我说最近十几年你万器宗怎么一改往年的作风,门人弟子到处嚣张,原来是有了这么大的突破。”

    话语传出,曹家几人的眼神也是一闪,看向万器宗之人的目光凝重了许多。

    他们也都知道这个办法代表着什么,代表着日后的万器宗,将会更加强大。

    “嘿嘿,何殿主果然火眼金睛,居然看出来了。”王鬼炼这时阴笑,“不过和玉上天宗比起来,我们还差远了,也就和你何家比比。”

    “那我等着。”何春秋眉毛一挑,淡淡回了句,就不再多言。

    他知道,万器宗既然有了这么大的突破,还养精蓄锐这么多年,早晚都会找他何家的,只是他也不担心,有玉上天宗的身份,万器宗也不敢如何。

    “哼,以魂驭器很了不起么?给我死!”

    就在这时,场中突然传出了方恒的声音,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一闪,立刻看到方恒的身上竟然爆发出了一股滚滚火焰,形成了一只巨大的火鸟。

    唳!

    火鸟一出,立刻鸣叫出声,四周空间都被撕裂,那融入到孔雀虚影之中的张破,更是脸色一下苍白!

    他感觉自己的灵魂受到了压迫!

    方恒却是满脸的冷笑,手中长剑猛然落下,那巨大的火鸟立刻俯冲,砰地一声,巨大的孔雀枪影完全爆开,张破身影倒飞,七窍都流出了鲜血!

    “孔雀是反鸟,区区反鸟,也敢在真凤面前逞威?”

    方恒冷笑一声,身影在张破身体倒飞的时候就追了过去,一剑,再次落下!

    “啊,潜龙腾渊!”

    七窍流血的张破大吼一声,手中长枪恍若化作神龙,在千钧一发之际刺向了方恒的脑袋。

    “什么潜龙,最多是条虫,给我死!”

    方恒暴喝,对刺来的长枪竟不管不问,长剑如电,直接划过了张破的身躯。

    静!

    所有人,都看着身体一下静止的张破,不知道说什么好。

    “哼,借器驭魂本身是不错的,可惜,你的魂,却太弱了。”

    冷哼声回荡在大殿,方恒长剑一甩,直接插入剑鞘。

    哗啦!

    在这一瞬,鲜血喷发,张破的身体,连带着手中的长枪,全部变为两截,鲜血铺满地面!

    死了!

    堂堂万器宗排名前五的精英,虚武境二重,手持皇级兵器的张破,就这被方恒杀了!

    从开始到现在,方恒一共出了三招。

    三招,抹杀张破!

    每一个人的眼神中,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情绪。

    只是事实,却不得不让他们相信。

    “好了,我说了,我给你们杀我的机会,可你们,失败了。”

    不给众人反应过来的时间,方恒转身,看向了王鬼炼,“那你们,是不是该滚了?”

    听到这话,所有的人都是脸色一变,何家那边的人都露出了冷笑,看向了万器宗方向,曹家之人眼神复杂,也看向了王鬼炼。

    王鬼炼,更是按耐不住,脸庞当即扭曲了起来。

    “你竟敢……”

    “我敢什么?”方恒当场打断了王鬼炼的话语,冷冷道,“机会我给你们了,你们自己把握不住,现在还在这里废话,怎么,难道你们想反悔?”

    声音传出,王鬼炼的脸色扭曲的更加厉害,浑身都有些颤抖起来。

    他气疯了。

    他宗门的魔兵堂弟子被摧毁了心智,他宗门排名前五的张破被斩杀,到了现在,他更是被方恒指着鼻子质问,

    这不仅是仇恨,更是耻辱!

    要是没有何家的人在这,他当场就会动手,只是何家的人在这,他,能有什么办法?

    “爹,为了这么一个东西生气,不值得。”

    王鬼愁这时走到了父亲的身旁,淡淡说了句,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在愤怒也没用了,只会丢脸。

    “哈哈,方长老果然厉害,不愧是我玉上天宗的名誉长老。”就在这时,何人敌笑着说了声,目光看向王鬼炼,“王宗主,事情已经有了定局,你什么意思?”

    “啊!”

    王鬼炼大吼一声,狠狠的瞪了方恒一眼,“我们走……”

    “慢着。”

    就在王鬼炼打算离开的关键时刻,那始终不成说话的曹文儒,喝了一声。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一变,看向了这位曹家的家主。

    “曹文儒,你这时候说话是什么意思?莫非你也想反悔?”何春秋这时说了一声,话语中有着嘲笑的味道。

    “呵呵,反悔?反什么悔?我什么都没做,哪里谈得上反悔呢?”曹文儒笑了一声。

    “不知曹前辈是何意思?”何人敌目光一闪,直接发问。

    “呵呵,我的意思很简单,刚才他说的什么,给我们,一个机会对吧。”曹文儒笑着看向方恒问道。

    “对。”

    方恒直接点头。

    “可是我们是两方势力,他是万器宗,我们呢,则是曹家。”曹文儒笑道,“也就是说,这个机会应该分为两个,一个是我曹家的,一个是万器宗的。”

    “可是曹前辈不是没有带来年轻子弟么?”何人敌淡淡道。

    “所以我才要把我的机会给万器宗。”曹文儒当场回了句。

    这一下,场中安静了。

    所有人都明白了过来,曹文儒这是在玩文字游戏,非要借着万器宗杀了方恒。

    王鬼炼当即转身,露出了狞笑。

    “曹兄,这事,我接了!”

    话语传出,全场无言。

    “哼,曹文儒,你果然是好本事,怪不得能当上曹家的族长。”何春秋冷哼一声,“只是你当我玉上天宗的人是什么?会这么简单就受你的车轮战么?”

    “什么车轮战?我只是陈述事实而已,倒是何殿主这么急做什么,难道你和这小子有什么关系?”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是眼神一变,他们也看出来了,从方恒被众人围攻到现在,何春秋就一直在帮助方恒,让方恒借势,还让自己的孙儿出来说话。

    “嘿嘿,不管什么关系,曹兄说的都是……”

    “好!”

    一道大喝声突然从方恒嘴里吐出,直接打断了王鬼炼的话语。

    “一次机会也好,两次机会也罢,说穿了,不就是一些文字游戏?既然你们这么想杀我,那我再给你们一个机会就是。”

    方恒目光冷漠,“只是同样的,这次,我还是不会留情,王鬼炼,你选一个送死的吧!”

    话语落地,所有人的目中都露出了一抹震撼。

    方恒,真是狂!

    杀了一人之后,在曹文儒的语言攻势下,竟还毫不犹豫的接战。

    这是什么魄力?

    “好你个方恒,怪不得能有这么大的名声!”王鬼炼看着方恒,重重点头,“不过你越强,我才越要杀了你!”

    “爹,让我去!”

    王鬼愁立刻上前,眼神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