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二百九十三章 给你们一个机会

    听到了这冷冷的声音,所有的人,目光都看向了方恒。

    万器宗那边的弟子,全都露出了冷笑之色,认为方恒死定了。

    何家那边的人,眼中却都闪过了复杂之色,眼睛看了方恒一眼后,再次看向了何春秋。

    他们想知道,何春秋会怎么决定。

    “呵呵,不行。”

    淡淡的话语从何春秋口里吐出,殿中的人,全部都是一呆。

    王鬼炼之前的话,意思很简单,天星殿他们一点都不要了,用这个,来换方恒的命!

    这是一个很合理的要求,只要是一个组织,都会毫不犹豫的接受的,毕竟方恒击杀了人家的弟子。

    何春秋却拒绝了,还拒绝的这么干脆!

    这不是把到手的好处向外面仍么!

    方恒也是愣住了。

    他本来都已经做好了消耗灵魂之力,直接逃离的准备,却没想到这扥关键时刻,何家的这个老者会帮他说话。

    “难道,他就是背后帮我的人?可是这不像啊。”

    方恒想起了萧君子的话,那个帮他的人,只是那个人应该是隐藏的很深才对,只有这样,萧君子才能通过他拉拢他,讨好他背后的那个高手,何家这么大的势力,他一点关系都没,根本就扯不上。

    “何春秋!”

    就在场中所有人呆滞,方恒不理解的时候,一道愤怒的吼声,响了起来。

    只见王鬼炼此刻的面容已经开始扭曲,浑身释放出了一股漆黑色的杀气,显然,是已经怒到了极点。

    “你当我万器宗是什么?你当我王鬼炼又是什么!是你随便就能说不的吗!”

    阴阴的话语如同寒风,转瞬间就吹拂到了何家众人的身上,让何家众人的眼神都凝重起来。

    何春秋张了张嘴巴,似乎想要说什么,却一下就闭上了。

    他明白,万器宗这已经是让步了,他说的那句不行,实在是有点得寸进尺。

    真要是逼急了王鬼炼,对他何家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

    只是话已经说出,还怎么收回?

    就在这等关键的时刻,突然间,一道声音从远处传来。

    “哈哈,这里好像很热闹啊。”

    声音由远及近,在被众人听到的一刻,狂风暴起,一群身穿淡紫色长袍,面容英俊的中年人就来到了场中。

    为首的一个,风度翩翩,手拿折扇,气质十分儒雅。

    “曹家,曹文儒!”

    王鬼炼一看到这人,脸色更冷了,其他的人听到这话,却都已经愣的说不出话来。

    谁都没想到,一个天星殿,让何家来了,让他们来了,还让曹家的家主都过来了!

    “呵呵,王兄,多年未见,你的气势,更胜往昔啊。”一来到这里,曹文儒就笑了一下,“当然,何殿主也是辛苦了,这么大的年纪还赶来这里。”

    “曹文儒,你来这里干什么?”何春秋淡淡道,“你曹家的烦心事还不够多?”

    曹文儒脸色不变,继续笑道,“我来这里,自然是被这里的能量波动所吸引,现在看来,这里果然不错,整个大殿都不简单,谁要是得到了,恐怕谁家的子弟都会获得不少的提升。”

    “嘿嘿,曹家主还是别想这好事了,天星殿,已经是何家的了。”王鬼炼阴阴一笑。

    “怎么回事!难道王兄放弃了吗!”曹文儒好像很惊讶,“不应该啊,何殿主虽然是玉上天宗之人,可是,也不过是一殿而已,比不上万器宗的吧。”

    这话一出,何家之人的脸色都阴沉下来,这曹家的曹文儒话没说完全,意思却很明显了,就是要万器宗和他们争。

    “曹家主高台了,我万器宗虽然有点名号,但怎么能和玉上天宗比?倒是曹家,名声不小,威望也大,曹家主就不争一争?也算是为家族争取个资源。”王鬼炼一样不是傻子,话语客气,实际上却是挑拨曹文儒和何春秋的关系。

    “这个就不必了,我曹家自己的子弟都有着自己的修炼方法,强给他们资源也不太好。”曹文儒笑着回答,“我们来这里,只是看看热闹。”

    “哦。”王鬼炼目光转动,“曹家主,我听说方恒曾经杀了你们曹家不少人,和你们曹家有很深的矛盾,不知道曹家主想不想杀了他?”

    “呵呵,王宗主的弟子也被那小子杀了不少吧,你想不想杀了他?”曹文儒回答,笑着反问。

    “想啊!”王鬼炼当即说道,“正好,你想,我也想,那不如……”

    “够了。”

    突然间,一道喝声响起,直接打断了两人的说话。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一转,看向了站在殿中的方恒。

    “嘿嘿,你们两个,也都是是大人物,一个是宗主,一个是家主。”方恒冷笑一声,“这么大的人物,说话就没必要拐弯抹角了吧,你们,不就是想杀我么?”

    听到了这话,场中的人都张大了嘴巴,敢直接打断这两位的话语,还道出这两人的目的,方恒,真不是一般的狂。

    “不错,我们就是想要杀你。”王鬼炼阴冷道。

    “你杀的了么?我是玉上天宗的名誉长老,我还是玉上天宗亲自封的定安大军统领,有抗魔王者腰牌。”方恒冷笑道,“而且这边的几位,也都是我玉上天宗的人。”

    听到这话,何家的人目光一闪,都没有说话,王鬼炼脸色阴狠,曹文儒的目光却是闪动起来。

    何家的人是没想到方恒这么会借势,王鬼炼是没想到何家竟没有反驳,这意味着真的就是班组方恒了。

    唯有曹文儒,心中有些凝重。

    他曹家常驻在中央城,对于中央城的势力是极为了解的,特别是那天方恒在万茶楼做下的事情,以及后来帮方恒的人物,再加上今天何家的态度。

    这些碎片联合起来,足以让他想到一个事实。

    方恒,是何家这位家主当年的那两位徒弟有关系的。

    “呵呵,方恒,年纪轻轻,有如此修为胆魄,说实话,我真的是很欣赏你的。”曹文儒这时候笑了一声,“可惜的是,欣赏归欣赏,我总不能为了欣赏就让家族吃亏。”

    “这一点我看出来了。”方恒冷笑一声,“往常我在中央城之中,背后还有着什么神秘高手的保护,所以,你们就算想杀我,也没办法,今天好不容易抓到一个我出来的机会,不杀我,你们怎么能甘心?”

    “不过就如同我说的那样,你们杀的了么?就算能杀,你们敢么?别忘了,我玉上天宗也不是好惹的。”

    “你也太狂……”

    “急什么,我还没说完。”方恒一摆手,直接打断了王鬼炼的话,淡淡道,“真要是逼急了你们,你们也是没有好处的,对吧,所以,我给你们一个杀我的机会,你们能把我的住,那你们报了仇,你们把握不住,那就滚吧。”

    听到这话,场中的人都露出了好奇之色,谁都不知道方恒这个时候说这话,到底是有什么本事。

    何人敌在此刻目光闪动,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哦?看何兄的笑容,想必是知道我想说的是什么了吧,不如有劳何兄给他们两个说说?”方恒目光一闪,把话题丢给了何人敌。

    “哈哈,好。”何人敌笑了一声。“其实,方长老的意思很简单,你们两位,都是大人物,而方兄,年纪不过十八岁,你们这么大的人物,杀他,不嫌丢人么?”

    王鬼炼和曹文儒都是目光一闪,直接说道,“以大欺小,确实不对。”

    “既然如此,那我就代方长老把话说出来,你们门下也都是有优秀弟子的,不如派出一个和方恒长老年纪差不多的,和方长老公平一战,如何?”

    这句话吐出,全场的人都是一静。

    总算,他们明白方恒的意思了。

    方恒却是在此刻松了口气,浑身都舒服了许多。

    何人敌接话了,这证明何家是帮他的,也愿意让他借势。

    哪怕不知道原因,只要何家愿意借势给他,他自然就会利用,现在利用出来,局势有了很大的改变,至少有一点,这两位强大的人物不会对他出手。

    “好,只有这两个人不出手,不围攻,何家在一旁看着,那论气单人战,我会怕谁?”

    心中暗道一声,方恒的目中就闪过了一道精光。

    “哼,原来是你是想要死在同阶人物的手里。”就在这时,王鬼炼背后的王鬼愁走了出来,“爹,他,就由我来解决如何?”

    “不。”王鬼炼再次摇头,“你是什么身份,他又是什么东西,岂会配你亲自出手?曹兄,不知道你有人选么?”

    “我就带来了这几个人。”曹文儒笑笑,“所以我是没有人选的。”

    “那看来只能交给我了。”王鬼炼冷冷道,“张破,你出来!”

    立刻,一个青年就走上前来,正是之前对方恒大骂的那个青年。

    “方恒,你不是想要死在通阶人物的手里么?”王鬼炼说了一声,“现在我让我宗的弟子和你对战,你可愿意?”

    “好。”方恒一点头,连犹豫都没有。

    “有问题么?”王鬼愁见到方恒同意,转头对着张破问道。

    “呵呵,宗主放心,曹家主也请放心。”张破冷笑一声,“今天,我就替你们除了这个方恒!”

    话语之间,张破就直接走到了方恒的面前,身上的气势,随着他的走动,越来越强,当他最后脚步站定的时候,他四周的空间,已经完全扭曲碎裂了。

    “同意和我战斗,是你最大的错误……”

    嗖!

    一道破空声响起,根本就不给这张破说完话的机会,方恒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张破的面前,手掌中长剑拔出,对着张破就狠狠一劈!

    张破眼神一变,似乎没想到方恒说动手就动手,身体猛然一转,手中光华闪烁,一杆长枪就被他拿在了手里。

    “破军枪,杀!”

    长枪旋转,恐怖的气息从枪身上闪发出来,竟在瞬间就变成了一副副金戈铁马的图画,其惨烈的气息缭绕在枪头上,瞬间就对着方恒压迫了过去。

    众人的眼神都是一变。

    从方恒突然攻击到现在,这个张破竟没有一丝慌乱,在面对偷袭的时候还转身攻击,这已经体现出了张破的不简单!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