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二百九十二章 我要他的命!

    话语说着,王鬼炼的拳头就抱了起来,对着何春秋拱了拱。

    看到这一幕,站在何春秋身后的人,脸色一下铁青。

    二十年前的事情,他们也都知道,这件事情一直是何春秋心中的伤,他们平日里绝不敢提,现在这个王鬼炼却阴险的说了出来,表面上是道歉,实际上就是往伤口上撒盐,这谁听不出来?

    “呵呵,不要着急。”何春秋却在这时淡笑一声,示意家族的人不要轻举妄动,转头对着王鬼炼道,“你这小子倒是有意思,说话阴险,有你那师父几分神韵,只是我想问问,那老头死了么?当年我那一掌,可是不轻啊。”

    “哼!”

    听到这话,王鬼炼冷哼一声,眼神中隐隐透出愤怒之色,“多谢何殿主关心,家师很好,并且还让我有机会转告何殿主,当年的事,他迟早会讨还。”

    “哈哈,讨还什么?他现在一身修为都被废的差不多了,有什么资格说这话?”何春秋大笑道,“这话要是你说,还差不多。”

    “少废话!”

    王鬼炼终于忍不住何春秋的话语,猛然大喝,“何殿主来到这里是做什么?这天星殿,可是我们先发现的。”

    “你这无耻的样子,也有你师父的一半功夫了。”何春秋笑道,“这个天星殿,明明是这个叫方恒的小子发现的,什么时候变成你们发现的了?”

    “他也算个人物?”王鬼炼冷冷一笑,话音中满是不屑。

    “他要是不算人物,你这个宗主怎么还这么不要脸的去废他?”何春秋同样笑了一声,“要是让你师父看见了,怕是会更没脸见人了把。”

    这话一出,何家的人都露出了嘲讽的笑容,万器宗那边却全都露出了冷色。

    特别是王鬼炼,他怎么也是万器宗的宗主,堂堂一宗之主,却亲自动手对付一个方恒,传出去的确是个大笑话。

    “好,何殿主果然是会说话。”王鬼炼阴笑一声,“不过再会说话,也没说到重点上来,这地方……”

    “没说到重点?他就是重点,你是听不懂么?”何春秋直接打断了王鬼炼的话语,淡笑道,“他,是我玉上天宗的名誉长老,是君子会的会员,也就是我玉上天宗的人,他第一个发现了这里,那这里,自然就是我玉上天宗的,就这么简单。”

    “何殿主这话说的也太大了吧。”王鬼炼当场道,“这天星殿,一看就是上古宝贝,你觉得凭借着你们何家能吞了?”

    “我什么时候说我何家要吞了这里?我是代表玉上天宗接管这里。”何春秋继续笑道,“当然,我何家会在其中获得什么好处,这就不是你们能知道的了。”

    话语落地,王鬼炼的拳头一下握紧。

    何春秋最难缠的地方就在这里,何家本身就是一个大家族,属于七大势力之一,不管是族内的高手,还是在大陆的影响力都很强,他们万器宗的确是北方大陆炼器职业的龙头,非要与何家比,也能差不多,只是何家还有个玉上天宗律法殿的身份。

    谁都知道,玉上天宗是整个大陆的霸主,是最高统治者,这是谁都不敢质疑的,万器宗也没这个胆子,何春秋要是以何家家主的名义说这话,他万器宗还能顶一顶,用玉上天宗律法殿的身份说话,那万器宗也没什么办法。

    “可恶,难道就要这么放弃吗?”

    脑海中划过了一个念头,王鬼炼的眼神中突然划过了一抹狠色。

    他能来到这里,是接到弟子传讯,说有上古传承出世,才亲自赶来的,刚才见了这天星殿他就知道,这次他来对了!

    这天星殿,本身就是一件至宝!

    外表看起来是石头,内部却全是极为强横的能量所凝,这股能量贯通空间,一看就是蕴含了上古阵法奥秘,得到了之后不光能研究阵法,还能整体的让弟子实力增强。

    没人愿意轻易舍弃,特别是他万器宗,更不能。

    “何殿主,我今天把话放在这里,这天星殿,必须得有我万器宗一份。”王鬼炼冷冷的说道,“至于凭什么我们能要一份,就凭我背后的这些弟子!”

    话语落地,轰隆隆一阵爆响从王鬼炼背后传出,这些弟子,哪怕大部分都是先天九重,却凭借着自己的武器,散发了和虚武境一样的气势,汇聚在一起,冲击向了何春秋一群人。

    “呵呵……真是可笑。”何春秋袍袖一挥,一股恐怖的青光就涌了出来,恍若江河海洋,对着那些气势狠狠一撞,轰的一声,大殿晃动,那些万器宗的弟子,全都脚步后退,脸色苍白。

    “什么!”王鬼炼惊呼一声,这三百个弟子,都是他万器宗的核心精英,凝聚在一起爆发出的气势,足有虚武巅峰!往常他带着这些弟子在大陆中行走,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无往不利。

    今天,这股无往不利的势头却被打破了,何家的人,只是一个何春秋就破开了这股气势,这得是什么境界?

    “身子骨老了,要不然,这些人都得吐血重伤才对。”何春秋摇摇头,似乎对自己造成的结果不满意。

    “呵呵,对付这三百个根基雄厚,武器精良的弟子,父亲都能一举击溃,哪里是老了,正值鼎盛才对。”老人身旁的一个中年人笑道。

    “父亲说的对。”另一个年轻人走了出来,看向何春秋,“不过,看他们的样子,好像不打算轻易放手,所以,孙儿愿意代爷爷解决这事。”

    何春秋一笑点头,竟真的就同意了。

    这一幕,让万器宗之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这个青年,就连一旁的方恒,目光也一下被吸引了过去。

    “嗯?这人不简单。”

    方恒眉头一挑,以他的完美血脉他看出来了,这个年轻人表面上看着没什么特别,不管是气势,能量,还是样貌,都很普通,实际上身体内部,却有着一股无比恐怖的能量。

    这股能量,最起码有着虚武四重的巅峰!

    “看其筋骨年龄不过二十二岁,却是虚武四重的境界,最为关键的一点,他的身上没有半点多余的东西,一切,都是均称。”

    脑中想着,方恒的目光越发凝重。

    他知道,按照普通的武者标准来看,不管是什么武者,在什么境界,都会有缺点的,比普通武者优秀的人,懂的隐藏自己的缺点,比优秀的武者还优秀的天才武者,会把缺点变成优点。

    缺点变优点,这已经算得上是一种极限,只是方恒知道,在这种极限之上,还有一种人。

    这种人,完全没有任何优点,同时,也不会有任何的缺点。

    完全的平衡。

    “这人,走得很稳。”方恒暗道一声,“所以这人,无懈可击!”

    唯稳方能成大事,同样,唯稳方能成真武。

    “好个小子。”看到这个年轻人,王鬼炼的目光也是一闪,“你,应该就是何春秋的孙子,何人敌了吧。”

    何人敌这三个字一出,顿时,万器宗的弟子脸色都变幻起来。

    方恒这两个字,已经仅仅是一个人名,是一个年轻人的传奇。

    何人敌这三个字,却已经不是一个传奇这么简单,是超越了传奇的神话!

    这个神话,在整个北方大陆的年轻人之中只有三个,一个龙霸天,一个萧君子。

    最后一个,就是何人敌!

    何人敌,没什么战绩,也没做出过什么大事。

    只有两次战斗。

    一次,与萧君子交手,一次,与龙霸天比武。

    全是平手。

    凭借这两场没有结局的战斗,他就已经奠定了年轻人的神话位置。

    能和那两位众所周知的恐怖存在交手,还是平手的,除了何人敌,还有谁!

    “何人敌,何人是敌手?真是好名字!”

    就在这时,王鬼炼背后再次传出了一道声音,同样,一个身穿黑袍,面容冷酷的年轻人走了出来。

    “王鬼愁。”

    何人敌看见这个年轻人,淡笑一声,“看来你我之间心意相通,你已经知道我出来想干什么了?”

    “两虎相争,胜负难料,你何家虽强,我万器宗也不弱,硬是要动手,只会造成两败俱伤的结果,既然这样,不如各派出一个年轻人作为代表,切磋一下,胜者拿宝,败者放弃,是这意思么?”

    王鬼愁说了句,立刻,场中的人都沉默了。

    “有大部分的意思,不过,却不是全部的意思。”何人敌这时候笑了笑,“这宝贝贵重,我双方都势在必得,切磋较量,不伤性命,岂能服众?不如生死一战,生者全拿,死者放弃。”

    这句话传出,殿中更静,双方的人,却都变化起来。

    何家这边的人都很沉默,目光隐隐划过担心之色,他们也都知道,万器宗王鬼愁是个天才,只是比何人敌名声小了些,却不一定比何人敌弱。

    王鬼炼却是脸色变幻不定,蓦然间,他来到了王鬼愁的身前。

    “儿子,不要因小失大,今天,不是你生死决战的时候。”

    “呵呵,王宗主不敢了?”何春秋这时笑了一声,“要是不敢,那这里,可就没你们的份了。”

    何春秋是绝对相信自己孙子的,王鬼愁的厉害他也看出来了,只是何人敌,还是比王鬼愁厉害。

    “爹,我能打败他……”

    “够了。”王鬼炼却是一摆手,“你是我万器宗下一代的宗主,是未来,不能轻易犯险。”

    “可是……”

    “没什么可是!”王鬼炼再次打断了儿子的话,神情严厉。

    王鬼愁神色一顿,目光看向何人敌,淡淡道,“看来,这次你我是无法比试了,可这不代表我就比你弱。”

    “这是当然,没有打过,谁也不知道强弱。”何人敌面色淡然,没有一点讽刺的意思。

    “哼,姜还是老的辣,这次的事情,我万器宗认栽,天星殿是你们的了!”王鬼炼冷冷道,万器宗终究是比不上何家的身份和优势,强抢,只会让自己损失惨重。

    “不过呢?”看着王鬼炼没有要走的意思,何春秋冷冷发问。

    “不过我要他的命!”王鬼炼手指一转,直接指向了方恒!

    “他杀我万器宗弟子,毁我万器宗弟子心境,不杀他,我万器宗誓不罢休!”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