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二百八十章 离去

    听到了方恒的话语,老者冷哼一声,身体闪动几下,剑光四射,四周的空间竟被刺出了十余个空洞。

    混乱的空间气流从空洞中冲出,立刻就打断了黑暗之门的吸力,老者趁这个时间,夹住浑身是血的剑行云就要走。

    “既然来了,就别走了。”

    淡淡的声音响起,方恒的身体一震,一股强烈无比的火红色雷光从身体上爆发,只是瞬间,就把四周的空间乱流全部摧毁,黑暗之门的吸力涌了出去,当场让老者的身影一顿。

    就在这一顿的时候,方恒的身影,就出现在了老者的身前,手中的长剑混合着火红色的雷光,猛然下劈。

    铛!

    巨响传出,老者的长剑再次格挡住了方恒的长剑,只是在挡住之后,老者就已经口鼻喷血。

    此刻的方恒,境界是一重,力量爆发却足有四重左右,老者才是二重境界,哪里能挡?

    “现在的你,早就不是我的对手了。”

    看着吐血的老者,方恒冷笑一声,左掌成拳,再次打出!

    轰隆!

    空间爆炸,在方恒的这一拳之下,一切都好像变成了豆腐,强大的雷光不停爆炸,直接就到了老者的脑门面前。

    “天剑裁决!”

    见到方恒的这一拳,老者大吼一声,手腕一转,长剑立刻爆发出了一股浓郁的白芒,方恒眼神一闪,他看出来了,这是老者全部力量的爆发,不能硬接,身体一侧,就直接躲开。

    轰咔咔!

    就在他躲开的时候,他之前所站立的那处虚空就已经被混乱的气流所充斥,下方的众人看到这一幕都是脸色一变,谁都没想到,这个突然冒出的老者竟有这么强大的实力。

    看到这一幕,方恒却是冷笑一声,身体上火红色的雷光缭绕,竟再次冲向了老者,一剑上撩!

    噼里啪啦!

    火红色的泪光出现在长剑上,让长剑快的根本就看不见,只听刺啦一声,老者胸前的衣襟连带着左臂同时飞起!

    “拿过来吧。“

    淡淡的话语声响起,黑暗之门震荡不休,下一刻,那漂浮在天空中的剑行云就再次被吸到了方恒的面前,浑身被黑光缭绕,动弹不得。

    老者却是呼呼喘息,脚步不停的后退,直到在他认为足够安全的距离后,他才听了下来,悬浮在空中。

    “方恒!你放了我的弟子!”

    推开足够的距离后,老者对着方恒吼了一声,“只要你放开我的弟子,我们怎么都好商量。”

    “呵呵,好商量,怎么个好商量?”方恒笑了笑,“你能给我什么?”

    “我能给你不被追杀!”老者冷冷道,“方恒,刚才你们话我也听到了一部分,我徒弟应该把一切都告诉你了吧,那你应该明白,现在的我,还有我的徒弟,都在只是天剑门的人了,我们是玉上天宗的人!”

    这话一出,顿时,场中的那些天宗弟子都是目光一闪,他们明白这个老者的意思了。

    他们是玉上天宗的人,还是玉上天宗的高层直属管辖,那就意味着他们,本身就代表了高层,要是方恒杀了,那就是蔑视天宗高层。

    “真是可笑,你们天剑门,什么时候成为天宗的人了?”方恒笑了笑。

    听到这话,众人的目中都划过了一抹疑惑,他们都不明白,方恒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刚才剑行云不是解释完了么?

    老者也露出了不解之色,冷冷道,“刚才我徒弟告诉你……”

    “告诉我什么?我没听清。”方恒直接打断了老者的话语,冷笑道,“所以在我的眼里,你们就只是天剑门的人。”

    话语落地,老者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其他的弟子,也都在此刻露出了一抹惊骇之色。

    他们明白了,方恒这是故意的不承认。

    明明知道了自己不知道,以方恒现在的身份,还有萧君子的庇护,杀了他们能有什么罪过?最多也就是口头上教训一顿罢了。

    玉上天宗,不会为了两个死人,就对唯一能够牵制神龙会的君子会施压的。

    “方恒,你果然厉害,不过做人留一线……”

    噗!

    一道闷响声打断了老者的话语,老者的眼睛,瞬间变得血红。

    剑行云,被方恒一剑刺穿了胸膛,挑了起来。

    “你…你竟然杀了我……”

    断断续续的声音从剑行云嘴里吐出,只见此刻的剑行云眼中满是怨毒,双手在天空中徒劳的挥舞着,似乎想要抓住什么,却怎么也抓不住。

    “杀你怎么了?你该杀!”方恒冷冷道,“还有,记着我刚才的话,下辈子,别惹错了人!”

    轰!

    赤红色的雷光从方恒的剑上爆炸,剑行云的身体,彻底分崩离析,在天空上掉落。

    “徒儿!”

    老者悲愤大吼,眼中泪水涓涓流下,他膝下无子,剑行云是他从抱过来养到大的,跟自己的儿子一样,现在亲眼目睹自己的徒弟死在方恒剑下,他怎么还能忍得住?

    “你们倒是好深的师徒情谊。”见到老者流泪,方恒冷色不变,“可惜的是,你们惹了我。”

    “方恒!你好毒!”老者大吼,“我徒明明不是你的对手,你却还如此折磨他,最终还杀了他,你是人吗!”

    听到这话,方恒哈哈大笑,“老狗,你这话的倒是有意思,你徒弟三番两次杀我,这次更是偷袭,难道我就该站在那里等着被他杀?”

    站在下方的弟子此刻也都一点头,方恒的是对的,别人都要杀自己了,自己还不还手,那和傻子有什么区别?

    “你……”老者的话语也是一顿,最终恨恨道,“杀徒之仇不共戴天,方恒,你等着,待我把这事禀告给玉上天宗,看看你能有什么下场!”

    话语之间,老者的身体就是一转,即将消失。

    “可笑!”

    嗖!

    破空声传出,方恒的身影化作雷电,刹那都不到,就冲到了老者的身前,一剑刺出!

    砰!

    毫无意外,方恒的长剑刺穿了老者的胸膛,只是声音却不太对。

    “你以为我对你没防备?”

    冷冷的话音响起,一道人影出现在了远处,却是老者的真正身影,被方恒刺中的那个老者,则是在瞬间就爆炸开来,化为虚无。

    “好厉害的残影!”

    下方的弟子都忍不住惊呼一声,残影是人在高速移动产生的东西,这一点武徒境的人就能做到了。

    、只是残影的真实与否,以及能维持的时间,才是体验一个人真正实力的时候,老者现在施展出的这道残影,和老者本人一模一样,维持的时间还长,这证明了老者的速度,以及对力量的把握已经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程度。

    哪怕只是虚武二重,这个老者,却不是简单的虚武二重,他一个人,就能斩杀十余个虚无二重的了。

    噗!

    一道入肉声响,再次响起。

    所有的人都呆住了,目光全都看向了声音传出的地方,那飞在高空的老者背后。

    方恒真正的身影,出现在了那里!

    “你以为,我对你没有计算?”

    淡淡的话语从方恒嘴里吐出,老者的眼神中满是难以置信,艰难的转头,却只来得及看见方恒脸上的一抹冷笑,就没了知觉。

    他的身体,炸开了!

    只剩下方恒,一个人站在虚空中,手中的长剑,雷光闪烁。

    所有人都愣愣的看着场中发生的一切,眼神中的惊骇,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

    到最后,这些惊骇全都化为了恐惧!

    老者之前施展残影,就已经让他们吃惊,只是方恒现在的动作却告诉了他们,方恒的残影,才叫真正的残影。

    用残影来击杀残影,用真身来击杀真身,这等做法,只表明了一个事实。

    那就是压倒性的恐怖实力!

    “他的力量,到底有多强?”

    一个弟子喃喃的了句,四周的弟子都沉默。

    这个问题,他们也不知道答案。

    嗖!

    破空声响起,箫玲珑,在这个时候也赶到了方恒的身边。

    “你把他们都杀了,接下来恐怕会有很多麻烦。”

    箫玲珑静静的了句。

    “杀一个也是杀,杀两个也是杀,那为何不图个痛快?”方恒淡淡道,“至于麻烦,有你哥在,我想再多的麻烦都不是麻烦。”

    听到了这话,箫玲珑终于露出了一抹苦笑之色,“原来你又在打我哥的注意。”

    “错了,是你哥先打我的主意,所以我才要借用他。”方恒笑了笑,话的同时手掌就是一抓,一柄长剑被他从飘落的血肉中抓了出来。

    力量鼓荡,方恒瞬间就把这柄长剑上的鲜血清理干净,反手交给了箫玲珑。

    “这柄剑名叫虚空剑,是皇级的武器,相当于一个虚武高手了,我送给你,这样一来,你哥也不会再什么了吧。”

    听到了方恒的话,箫玲珑目光一闪,问道,“我想知道,这柄剑你是真的要送给我?还是只是用来堵我哥的嘴?”

    “都有。”方恒笑道,“不过准确一点来,应该是送给你,然后借着你,却堵你哥的嘴。”

    话语落地,箫玲珑掩嘴一笑,身体一转,道,“行,这件事情我会让我哥帮忙的,咱们走吧,我带你去看看玉上天宗。”

    “我也早就想见识见识了。”

    方恒一笑,就跟了上去,片刻间,两人的身影就从天空中消失,只剩下方的一些弟子,呆呆的不知道什么好。

    良久后,一个弟子终于出声,“哎,以前早就听方恒的名字了,只是一直没当回事情,现在看来,方恒是真有本事的。”

    “何止是有本事,简直就是恐怖到了极点。”另一个弟子这时道,“余霸都被打成了那样,剑行云被杀,连带着他的师父都被干掉,这方恒,凶猛的简直不像人。”

    一众弟子听到都是点头,方恒等同于怪物,现在这个认知已经深深的刻画到了自己的脑海里。

    “算了,从今以后,这玲珑殿我是不会再过来了。”一个弟子这时候了句,“我可不想被杀。”

    “就算不被杀,我也不会来了。”另一个弟子摇头,“难道你们没看出来,玲珑姐,喜欢的就是方恒?人家已经有意中人了,咱们都是天宗弟子,再来纠缠,那可就有些不懂礼数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