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二百六十六章 小孩子

    鲜血挥洒在空中。∧↗顶∧↗点∧↗小∧↗说,w≯ww.23£wx.co≡m

    曹雨,曹真,曹月三人的胸膛,都出现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愣住了。

    就连方恒也愣住了。

    唯有萧君子,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你看,我就说他会没事的。”

    淡淡的声音响起,箫玲珑愣愣的看着她的哥哥,却不知道再说什么。

    “谁!是谁!”

    恐怖的喝声从曹雨的嘴里传出,此刻的曹雨脸色扭曲,眼神中的怨毒浓郁到极点,显然是气疯了!

    好不容易把方恒逼到了那个绝境,好不容易就要杀了方恒!

    却被突如其来的白光打断!

    这怎么能不让他不愤怒!

    嗖!

    就在这时,一柄长刀破空飞来。

    嗖嗖嗖!

    无数的长刀破空飞来!

    很快,这些长刀就插在了地面上,静静地伫立。

    看着这一副诡异的情景,所有人都愣住了。

    他们都知道,万茶楼传闻是二十多年前的一个宗内高手所建立。

    那个高手,也擅长使刀。

    只是那个高手只有一柄刀,这里,却有着四十九柄,谁都不知道这代表着谁。

    好在能够肯定一点,这些刀,和这万茶楼的主人绝对有关系。

    曹家三人见到这些刀,脸色也变了。

    “难道是刀前辈在此?如果是的话,请现身一叙!”

    曹雨大喝一声,声音回荡天地,所有人都能听到。

    只是,没有回音。

    曹雨的脸色越来越扭曲,再次喝道,“既然这位不知名的前辈不愿意说话,那我也不想再多说,这方恒杀我曹家之人,更杀我大哥,所以,我今天必须要杀了他!”

    话语隆隆响起,曹雨身上的能量再次升腾。

    “谁敢阻拦我,谁就是我曹家的死敌!”

    最后一句话落地,天地间被杀气充斥,所有人都看着那八十多柄刀,想知道这些刀会做什么。

    良久之后,一处还勉强保存完好的树林中,走出了一个粉雕玉琢,年仅七八岁的小男孩。

    这个小男孩身上背着柄个头比他还大的刀,让人看了,都忍不住担心这刀会不会把他压垮。

    小男孩却一脸轻松的神色,很快就走到了众人的面前,抬起头来,纯粹的目光看向了天空中的曹雨。

    “我师父让我告诉你,要么滚,要么死。”

    清脆的童音传出,全场寂静。

    按理说,这等小孩子说出这种话,一般都会让大人发笑的。

    只是此刻插在地上的着八十多柄长刀,却让人怎么也笑不出来。

    只有方恒笑了。

    “嘿嘿,有意思,那小兄弟,告诉我,你师父是谁?”

    听到了方恒的话语,这小孩子的脸上露出一抹甜甜的笑容,“我师父不让我说。”

    “说吧。”方恒笑容更大,“你要是说了,我给你买很多好吃的好玩的。”

    “我不喜欢好吃的,我也不喜欢好玩的。”小孩子摇了摇头,“我只喜欢刀。”

    天真的话语传出,却让所有人的眼中都露出了一抹惊讶。

    这等年纪就说自己喜欢刀的小孩子实在是少见,心中好奇,他们的感应力就向着这个小孩子观察了过去。

    不观察还好,一观察,所有人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在他们的观察下,这个小孩子,竟有武徒四重的境界!

    最关键的是,这个小孩子的气息还隐隐散发着一股凌厉。

    这是刀之血脉!

    拥有这等恐怖的血脉,还在这个年纪就拥有这等境界。

    这是天才!

    方恒的眼神却是很平静,他的完美血脉早就在一瞬间就让他看清了这个小孩子的境界血脉,也正是看透了,他才和这小孩子说话的。

    “喜欢刀是吧,放心,你只要告诉我你师父是谁,我绝对会给你找一百柄刀。”

    “不。”小孩子摇头,“我就喜欢我自己的刀。”

    “小小年纪,怎么这么死板?这刀的等级……”

    “师父说了,刀的等级不重要,适合自己的刀才重要。”

    “那你怎么才肯告诉我你师父是谁。”

    “我师父说了,不让我告诉你。”

    一连串的对话传出,方恒最终败下阵来,这小家伙年纪小小,却守口如瓶,他总不能上去逼问。

    “啊,对了。”突地,方恒一拍脑袋,从手里拿出一本书籍,道,“小兄弟,我这里有一部刀决,人级低阶,正适合你这个境界。”

    听到这话,小孩子的眼中终于露出了一抹心动之色。

    “告诉我你师父……”

    “够了!”

    一道大吼声突然传出,打断了方恒的话语,正是曹雨。

    “那小子,告诉我你师父是谁!”

    “嗯…你还不滚吗?”小孩子眉头挑了挑,“我师父可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

    这等威胁的话语从一个小孩子的嘴里吐出,让所有的人都忍不住想笑,只是却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就是笑不出来。

    “你师父知不知道,我们是曹家的人!”

    “哎,看来你是选择死了。”小孩子摇了摇头,突地转头喊道,“师父,他要死。”

    嗖嗖嗖!

    刺耳的破空声再此刻传出,下一刻,地面上插着的八十多柄长刀同时飞起,携带者锋锐无比的白色刀芒,向着天空上的曹家三人就刺了过去。

    “不好!”曹家三人脸色一变,身体立刻退后,却只是一瞬间,就被这些长刀包裹。

    噗噗几声响,天空中血肉乱洒,曹家三人,全都不见了!

    他们的肉身,被这些长刀绞成了肉酱!

    下方的人愣愣的看着天空上飘荡的血肉,眼神中除了惊恐,就只剩下惊恐!

    死了!

    这次来的曹家四个叔伯辈人物,全都死了!

    这是谁都没想到的。

    站在地面上的何正,更是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本来他就是想要看着方恒被杀死的,却没想到现在方恒没被杀死,曹家的人却完全被杀死了。

    这让他意想不到之余,更升起了一股恐怖!

    “怎么可能!方恒,到底是什么身份!怎么会有这等高手愿意帮他!”

    拥有这等高手庇护,方恒,真的就不再只是一个天才,或者一个奇迹这么简单了。

    不光如此,其他的青年人在此刻也都脸色变幻起来,看向方恒的目光中,充满着惊疑。

    能拥有这等力量庇护,方恒,还会是一个普通人吗?

    萧君子的脸上,笑容更浓,这时候逇众人看到箫君子的笑容,眼中终于露出了一抹明白!

    怪不得方恒刚来到这中央城的时候就被萧君子这么保护,怪不得萧君子为了方恒能把自己的妹妹都交给方恒庇护!

    不冲别的,单冲今天折出手帮助方恒的人,萧君子当初的帮助,就值!

    一些得罪过方恒的人,此刻脸色都苍白起来,方恒的神秘让他们感觉到了一股危险感。

    那些从来没有得罪过方恒的人,心中却无比庆幸。

    天空上的方恒,自然是把这些人的神色变化都收在眼底,心中露出了冷笑。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简单,你只要强,那么就会有人怕你,要是你还能背后有点神秘的色彩,那么所有的人都会尊敬你了。

    “不过说到底,我也不知道我这神秘的色彩是什么,不行,我得问问这小子。”

    念头一动。方恒就直接从天空上降落,来到了那个小孩子的面前。

    “我这刀决,你还想不想要?”

    小孩子看着方恒,眼神中的心动怎么也掩饰不住,只是却强忍着摇头。

    “我说,你告诉我怎么了,你师父还能吃了你?”方恒睁大眼睛问道,“要不你带我去见你师父也行。”

    小孩子还是摇头,突然间转头对着那处树林说道,“师父,那些人死了。”

    嗡!

    天上的那些长刀一停,下一刻便呼啸着向着拿出树林飞去,很快消失不见。

    看到这一幕,方恒的眉头一挑,道,“你师父是不是眼睛有问题,人死了都不知道。”

    “不,我师父正在闭关修炼,一心二用,所以得靠着我提醒一下。”小孩子认真的说道,“而刚才,是我师娘看见你受欺负,所以我才告诉师父,然后师父才出手的。”

    听到这些话语,全场的人身体都颤抖起来。

    本身还在修炼,一心二用!

    这到底是什么高手,能凭借着小孩子的几声提醒,就轻易的把虚武三重的人绞杀成碎片!

    方恒也呆住了,点头道,“是我口误,你师父真厉害。”

    “那是当然了。”小孩子一脸神气,目光盯着方恒手里的书籍道,“实际上,要是没有我的提醒,我师父也做不到这件事,我师傅要做不到,那你就要爱欺负,所以,你是不是感谢我一下。”

    “呃。”方恒看着这小孩子,“你可真好意思的。”

    “师父说了,该要的东西就得要。”小孩子一挺胸膛。

    “那好。”方恒露出了笑容,手中的刀决递给了小孩子,“这东西就算是我的谢礼了,还有这几本。”

    一连六七本书籍从方恒的手里拿了出来,从人阶,地阶,一直道天阶低级,方恒都给了这小孩子。

    “这些刀决,从低到高,适合你每一个阶段的修炼,你可要好好珍惜啊。”

    方恒笑着说道,小孩子兴奋的不停点头,“谢谢方哥哥!”

    “你知道我姓方?”方恒眉毛一挑,很快就摇了摇头,“算了,就算我问你怎么知道的,你也会说是你师父告诉你的,对吧。”

    “方哥哥真聪明。”小孩子抱着秘籍,兴奋的点头,立刻离开了。

    看着那抱着秘籍离开的身影,方恒笑道,“我问你什么你都不说,那你总该告诉我你的名字叫什么吧。”

    “我叫马扬刀。”

    小孩子头都不回说了句,很快就消失了。

    方恒看着,目光闪烁了起来。

    他不知道这小孩子的师傅是谁,他却知道,这师父一定和自己有关系,一定也和萧君子这么帮他有关系。

    “呵呵,方兄,这次真是辛苦你了啊。”

    就在这时,萧君子走了过来,看着方恒笑道,“不过我是有错的,没有第一时间就帮你,你不会生气吧。”

    听到萧君子的话语,方恒的目中划过一道冷光,脸上却露出笑容,道,“呵呵,箫会长这是说的什么话,以你的身份要是帮了我,那麻烦可大了,我当然不会这么不洞道理。”

    “不过这一切,箫会长早就预料到了吧。”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