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二百四十八章 执法者

    黄子炎看了方恒一会儿,突地一笑,道,“放弃以后怎么办我不知道,而且,就算我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

    方恒沉默下来。

    他岂会猜不出黄紫燕在投降之后会做什么,以黄子炎的性格,定然会去死。

    不管是战死还是自杀,黄子炎都活不成。

    砰!

    突地,桌面一震,却是方恒的拳头砸到了桌面上,吸引了整个酒楼的人目光。

    “看什么看!”

    轰!

    一股恐怖的气势从方恒的身上爆发出去,整个酒楼都晃动起来,让所有正在喝酒的人脸色都变了,连忙转回目光,不敢有别的动作。

    方恒却是一下起身,身上的气势一点都没有收敛住的意思,好像要继续找麻烦。

    “够了。”

    黄子炎却在这时说了声,手掌一抓,就直接抓住了方恒的手腕,道,“小子,你别演了,我知道你的。”

    听到这话,方恒脸色一滞,最终做到了座位上,苦笑了声。

    “到底还是瞒不过黄叔你啊。”

    秋元和王猛也都在这时露出了苦笑之色,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们知道,方恒刚才故意发怒,要找人麻烦,就是想要给黄子炎一副做事不稳当的形象。

    方恒是真武门唯一的火种,黄子炎和真武门有着深刻无比的感情,方恒刚才那么做,就是要让黄子炎以为方恒这个复兴的火种做事冲动,要用真武门的复兴,来让黄子炎回心转意。

    只是,黄子炎却一眼看破,一语点颇。

    这让方恒有种束手无策的感觉,只能说道,“黄叔,你为何非要这样?”

    “还记得我说的么?武者,都是要有坚守的,没有坚守的武者,那就是一群废物。”黄子炎笑了笑,“而我的坚守,就在定安城,就在定安城的百姓,让我放弃坚守,那我成什么了?”

    “有坚守是好事这不假,可是这种坚守,有时候会变成一种顽固,偏执,甚至是疯狂。”方恒摇了摇头,“该静的时候静,该退的时候退,这个道理黄叔不会不明白。”

    “我要是不明白,我就不会来这里了。”黄子炎笑容不变,“正是因为我明白,所以我才会做出自己的选择。”

    方恒再也说不出什么。

    对于这种有着自己的一套观念的人来说,谁都是无法改变的。

    “可恶的玉上天宗!”

    方恒骂了一声,“连自己的地盘,自己的百姓,都能舍弃,这是何等丧尽天良!等我有了机会,早晚把这破宗给灭绝!”

    “呵呵,别发狠了。”黄子炎笑着摇了摇头,“玉上天宗太强了,还不是现在的你能对抗的,你需要时间。”

    方恒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心中,却已经对玉上天宗厌恶到了极点。

    为了一些自己的利益,不惜把边陲重镇都舍弃,这是到了怎样的一种腐朽地步?这已经是拿人不当人了。

    他已经下了决定,要是有一天那他强大到了一定的地步,真的要把玉上天宗的那些高层全部杀光,让他们也体验一下死亡的恐惧。

    “方恒,这次我来,一是告诉你这个消息,让你不要为了我,就毁掉你现在的基业。”黄子炎说道,“第二,我是要问你一个问题,当初你我第一次见面,之后你在定安城对我做出的保证,你还记得吗?”

    方恒一愣,立刻点头,“我记得。”

    “那你打算遵守吗?”

    “我答应过的事情,从来就没有不遵守的。”方恒干脆的点头,“黄叔,您尽管放心,不管接下来发生什么,黄灵,我都会保护好她,只要我活一天,黄灵就不会受一天的苦!”

    “这我就放心了。”黄子炎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一口喝干了杯中酒,站起身来。

    “有一天我要是不在了,灵儿,她一定会来找你的。”黄子炎说道,“另外小子,记住我这一句话,这个世界上,没有公里,公里就是狗屁,只有力量,才是一切。”

    说完这话,黄子炎就直接走了出去,留下了原地震撼的方恒。

    “我们也走了,方大哥,你保重。”

    啪!

    方恒突地一把抓住了秋元和王猛两人的袖子,认真道,“你们还记得我当初怎么交代你们的吗?”

    秋元和王猛都是目光一闪,同时点头。

    方恒但出交代他们,要是遇到危险,第一要保护好自己,保护好黄子炎。

    “现在我要改一改。”方恒认真道,“记着,如果有危险,第一时间就把黄叔打昏,然后给我带回来!”

    听到这话,两人都是神色一变,最终,却都点了一下头。

    “放心,我们绝对会按照大哥交代的做。”

    两人快速回了句,便走下了的楼梯,向着黄子炎追去。

    方恒却是没有动弹,站在原地很长时间后,才座到了椅子上,自己给自己倒酒,喝了起来。

    他没想到,黄子炎来这里,竟是告诉他这些的。

    这让他很是担心,担心黄子炎会主动求死。

    特备是黄子炎最后的那句话,公理,就是狗屁。

    黄子炎此人,生平最讲究公理,公正,他能镇守定安城二十余年,就是靠着这些。

    现在连这种人,都说公理是狗屁了,能够想象,黄子炎已经对这个世界有多绝望。

    “这不是一般的心灵创伤啊,不过说到底,这也怪不得黄叔。”

    暗道一声,方恒继续饮了一口酒,脸上浮现些许感叹。

    换成是谁,给别人卖命了几十年,最后去被人背叛,都会遭受打击的,更不要说之前黄子炎遭受的罪了。

    “不行,我得想办法帮黄叔。”方恒目光一闪,拳头握紧。

    黄子炎,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不光是对定安城重要,对于他以后的真武门重新建设,更重要。

    黄子炎和当初的门主颜神玉是感情很好的师兄弟,是高老的徒弟,要是他能活着,那么真武门日后发展的能量,会无比蓬勃。

    要是黄子炎死了,方恒的地位受不到威胁不假,门人弟子,却会丧失了一股冲劲,毕竟到时候的真武门就算被方恒夺回来重新成长,也会让很多人觉得这只是一个名义上的真武门重生,不是根本上的。

    说到底,方恒在真武门的地位,名声高,实际上的资历,却还是太短了,算不上老人,黄子炎,却是真真正正的老人,能偶和已经故去的门主续上关系的。

    “不过以我的实力和现有的势力,想要帮黄叔那是很难的,必须要找小君子了。”方恒目光闪烁,“不过萧君子会帮么?如果帮,有需要我付出什么代价呢?”

    脑海中不停的划过这些念头,最终方恒眼神一狠,“罢了,不管是什么代价,我都要出,总不能看着真武门的元老就这么死去。”

    喝干了杯中酒,方恒立刻起身,走下了楼梯,向着酒楼外面走去。

    他要去找萧君子,看看萧君子的态度。

    走到掌柜的面前,结了账,方恒就离开了这酒楼,一路穿过繁华的街道,走了片刻后,自己来到了一个安静的巷子之中。

    脚步突然停了下来,方恒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

    “没想到,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还有这么多人跟着我,不过只是跟着多没意思,现在我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都出来吧。”

    淡淡的话语响起,片刻后,终于,无数的人影从四周的民居中出现,有的翻过了墙头,有的是平民百姓的装扮。

    看着这些出来的人,方恒的眼神闪了闪,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

    他看出来了,这些围上来的人,每一个,都气息内敛,眼神锐利,身上的杀意不外放,只是凝聚在身体之中,这意味着,他们都是职业的杀手。

    最重要的一点,他们的境界还都不低,最低的,也有先天八重,剩余的,大部分都是先天九重巅峰!

    足足三百个!

    啪啪啪……

    就在方恒凝重的同时,一阵清脆的响声传出,这些人的中央,突然让开了一条道,道路上一个没有遮掩面目的英俊中年人,一边拍着手掌,一边走了过来。

    当走到方恒身前十尺距离的时候,中年人停止了脚步,笑道,“方恒,你果然厉害,居然能够识破我等的行藏,并且,还敢故意一个人把我们引到这里,不说实力,单说这份魄力,就不是一般人能有的,怪不得能把我曹家的少爷打成那样。”

    “你们,是曹家的人?”方恒眉毛挑了挑,直接发问。

    “是也不是。”中年人笑了笑,“我们,是服务于玉上天宗的人,是维护玉上天宗律法的暗中执法者,而你在几天前对王乱天门下弟子的屠杀已经是违反了律法,所以,我们就来执法。”

    “废话这么多,看来你们果然是曹家的人。”方恒冷笑道,“至于什么暗中的执法者,我触犯了律法,这些废话就不必对我再说了,动手吧。”

    方恒身上的气势一爆,滚滚的火焰在虚空中竟然凝聚成了一只火鸟,笼罩了方恒的身躯。

    “好厉害的手段!”这英俊的中年人惊叹一声,“这好像是真凤血脉的力量?方恒,你果然是厉害啊,这应该是你凭借你的武体吸收的大小姐能量吧。”

    “呵呵。”方恒冷笑起来,“你想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

    方恒哪里会说这是自己的完美血脉模拟出来的的真凤血脉。

    这种战斗方法,方恒很长时间都没用了,太耗费力量。

    毕竟前段时间遇到的危机,危险是狗了,但那都是方恒边走边打,不是死战,方恒自然是保留自己的一部分手段。

    现在却不行,仅是这个中年人,方恒就看不透,这让他明白,对方最起码是虚武四重的恐怖强者。

    这种等级,超越了他一个整整桑大境界,不死战是不行的。

    “看来你杀意已决啊。”那中年人见到方恒眼中的冷漠,脸上的笑容也收敛起来,变为了严肃。

    “既然如此,那我也想废话了,我的名字,叫曹志,是曹睿的叔叔,你废了曹睿,那我就杀了你!”

    轰!

    话语之间,一股无比恐怖的杀气从曹志身上爆发出来,只是刹那,就让周边的空间噼里啪啦的爆炸,强横的气劲一下就冲击到了方恒的身上。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