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二百三十三章 陈年往事

    话语传出,白虎咆哮一声,瞬间飞到了远处的高空中,化为了一个黑点。

    站在血肉之中的定安军却是个个眼神血红,气的浑身发抖。

    他们自然明白真虚这么做的意思,他们是定安军,也就是方恒的属下,真虚不杀他们,是不想把方恒得罪太狠。

    那些民众,却只是普通百姓,这种人物什么都算不上,用他们的血来对方恒下挑战,既表达了挑战的认真,还表达了不是和方恒死战的意愿,一举两得。

    只是,真的就这么简单吗?

    方恒能够成为他们的统领,靠的不光是武力和智谋,更多的,是一视同仁,是公平!

    定安军这么多人,愿意跟着方恒这个才十八岁的青年,也是看到这一点!

    只要愿意跟随方恒的,人人平等,只是各司其职。

    现在这些百姓被杀,他们却活着。

    这对他们简直就是彻底的侮辱。

    与此同时,定安城外的另一处高空中,方恒几人,正在破空飞行。

    只是他们的脸色,却都非常难看。

    方恒几人的感应力都无比强大,自然是在很远的地方就察觉到了那个青年所做的事情,只是由于这几天他们一直在天空中赶路,体内力量消耗的太多,没能第一时间追上来。

    否则方恒,定会在第一时间对那青年做出攻击。

    片刻后,方恒几人的身影就降临到了城中,来到那几个侥幸存活的定安军面前。

    “方统领!”

    “统领来了!我们对不起统领,我们该死!”

    几个定安军见到方恒就好像崩溃了一般,立刻跪在了地面上,与此同时,城内马蹄响起,另外的定安军也到了。

    “都起来!”

    方恒冷喝一声,身上的真力散发出去,立刻让几个跪在地上的定安军起身。

    “这件事情,从头到尾我都看到了,只是由于距离太远,我没能赶过来,所以此事不怪你们,要怪,只能怪我。”方恒冷冷的说道,“不过你们放心,他们的血,不会白留,等我到了中央城,必然亲自把他斩首,替大家报仇!”

    几个定安军这时候都是一点头,四周围上来的民众也都说不出什么,人都已经走了,方恒还能在做什么?

    “接下来按照我说的做,打扫一下尸体,能拼接的尽量拼接,不能拼接的不要强求,他们中凡是由后人的,把尸骨交托给他们的后人,每个后人发一百两银子的费用,另外免去他们后人五十年所有税,若有不满十五的男丁,送入讲武和精文堂培养,女孩就每个月去统领府领二十两银子,领到死!要是没有后人,就由定安军负责掩埋,按袍泽礼!”

    短短几句话语吐出,四周的每一个民众,眼中都露出了感动之色。

    方恒说的话,实在是太仁慈,二十两银子就足够一家三口过的很好,要是后人中有女孩就能每个月领一次,还是领到死,那这个少女的一生都能安稳生活,男孩更不要说,送入讲武和精文堂培养,这句话的意思说白了就是日后能成为定安军的人,未来前途无比光明,这是很多人现在想得都得不到的!

    甚至有些百姓还羡慕起死亡的这些人来,他们的死亡,算是为自己的后人搏了一条出路。

    “接下来都散了吧。”

    方恒手掌一挥,就带着月仙几人离开了。

    统领府,现在已经彻底建成了,各个方面的建筑,都已经完善的,以前的方家祠堂,也被特殊照顾,建立了一个小小的花园,平常人注意不到。

    方恒带着几人,一路穿过了重重守卫,直接赶往了最中央的大厅,找来了一个定安骑军的营正,道,“我回来的事情三位叔叔应该知道了,不过告诉他们,不要着急来见我,我们几个还需要恢复一下力量。”

    “是。”那营正立刻点头,小跑着离开,方恒却是一下关闭了大厅的门,目光看向了林老和张老。

    “你们是不是知道那个叫真虚的年轻人是谁?”

    一句问话从方恒嘴里吐出,立刻,两个老人的神色都是一变。

    片刻后,长老苦笑一声,“你是怎么知道的。”

    “从那家伙杀人到现在,二老一句话都没说,这可不像是二老的性格。”方恒淡淡说道,“而且二老在见到那个青年的时候,气息隐隐有所波动,想必你们肯定是认识了。”

    听到了这话,林老和张老对视一眼,都露出了一抹无奈之色。

    “你看,我就说吧,这小子肯定会察觉到不对的,你还非不要我说。”林老对着长老说了句,目光转向方恒,“对,我们俩,的确认识这小子,不过更准确的一点来说,我们是认识他的师父。”

    “详细说说。”

    “其实也没什么,他的师父,外号枯荣老人,一身枯荣神功厉害无比,我们几个,一起经历过不少的危险,以前还一度被并成为北方三绝,阵仙是张仙,器魔是我,还有一个么,就是丹王枯荣了。”

    林老淡淡的说道,“被称为三绝,我们三个人自然也是交情更加深厚,我和张涛都把枯荣当成兄弟一般看待,甚至已经到了要结拜的程度,只是后来的一次历险就全变了。

    “哎……陈年往事,你说他干什么。”张老这时候叹息一声,似乎有些不想提。

    “嘿嘿,要是他不惹这小子,那自然是陈年往事,可是现在咱们是跟着方恒的,他惹了方恒,那这就不是陈年往事了。”林老笑了一声,“这个道理你不是不明白吧。”

    张老话语一顿,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好。

    “那我就继续。”林老淡淡道,“这事情说白了,就是一些利益上的争夺,当初我们三个人偶然发现了一处异度空间,便联手闯了进去,自然,其中已经被一些强大的妖兽和魔怪占据,我们三个人倾尽全力,才把那些东西杀干净,其中的宝贝也显出来了。”

    “上千年的药材,有足足三千颗,高级灵石,有一万颗左右,外加那些魔怪体内凝结的魔核,妖兽的妖核,可以说是一笔横财,我们三个人都很高兴,其中的我,说要平分,老张也说要平分,唯有枯荣不同意。”

    “他说自己已经到了境界的瓶颈,还说自己真的需要这些药材,等他利用这些东恭喜突破了境界之后,他就和我们两个结拜成兄弟,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话语说到这,林老脸上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容,看向方恒道,“小子,这种糊弄人的鬼话,你信吗?”

    “共同获得宝贝后却只想着自己,就算他说的是真的,此人的品行也不怎么样,何况,这本就是假的。”方恒淡淡道。

    “对!我当初就是这么给他说的!”林老立刻点头,指向了张老,“可他不信啊,我就不明白,他在没突破的时候都向着独吞,他要是突破之后,还会记得我们是谁?你怎么就不信呢?”

    话语说着,林老就看向了张老,眼神中隐隐有着怨气。

    “够了,当初是我的错!”张老冷喝一声,“不过你老是拿这件事说,有意思吗?”

    “当然有意思,因为我被那该杀的东西浪费了十年光阴!”林老冷冷喝了声,让全场都是一静。

    林老却是不管这些气氛,对着方恒继续道,“他当初提了那个条件,我不同意,老张有些犹豫,不过我看老张的意思,也差不多同意了,只是枯荣天生多疑,见到老张没第一时间给他答复,再加上我又和老张说话,就以为我们俩是商量着要排挤他,他自然先下手为强,把我们两个全部打成重伤,把那异度空间中所有的宝贝全都卷走,最后,还把异度空间的入口打碎,留在我们那里等死!”

    听到这话,月仙和依娜朵的眼中都露出了同情。

    被即将结拜的兄弟出卖,这种滋味,真不是好受的。

    “我倒是好奇,他当初怎么没杀了二老?”方恒突地问道,“他既然有先下手为强的手段,还多疑,肯定不是一个大意的家伙。”

    “哼,当初他靠着丹药比我们恢复的快了一步,而我们自身也有些力量,他把我们两个打成重伤,我们两个自然也把他打得不轻,那种时刻,他哪里还有时间在追杀我们,只顾得把宝贝弄走。”林老冷哼一声,“而我们俩也算是走运,那异度空间中拥有很多的灵气,我们俩就这么躺在地上花了一年的时间恢复过来,剩下的九年,我把我所有的材料,甚至把我的兵器都给融成了阵盘,他在哪里枯坐了九年,等我的阵盘打造好之后,他才通过阵法的坐标撕开口子,我们重新回到了北方大陆。”

    “之后二老没有报仇?”

    “报了,没报成,原因还是老张。”林老淡淡道,“来到北方大陆,我们俩又花费了十年时间,各自突破了境界,也都做好了准备,亲自去找他,他见到我们很害怕,竟没有抵抗就跪下来了,又是磕头又是赔罪,还把自己在襁褓中的儿子拿给我们看,老张心一软,下不去手,我倒是想下手,不过老张却说我要动手以后就和我一刀两断,所以我就没动手,而刚才那个小子,修炼的明显是枯荣神功,所以我们认识他。”

    听到了这些话,方恒总算是明白过来了。

    眼中透过一股奇异之色,方恒看着张老,道,“张老,我是真没想到,你竟然这么仁慈。”

    “这不是仁慈,我只是不想让仇恨吞噬了自己。”张老淡淡的说道,“那种人,看清了,自然也该看轻了,老是让他盘横在我和他的心里,对我的武道,对林老头的武道,都不是什么好事。”

    听到这话,林老冷哼一声,没多说什么,方恒的眼中却是划过了一道佩服之色。

    “张老心比天高,不为小事介怀,真是让人佩服。”方恒笑道,“行了,这件事情我算是明白了,接下来咱们恢复一下力量吧。”

    “你打算怎么办?”张老见到方恒竟没有细说这件事,不由的意外的发问。

    “还能怎么办?自然是杀了他。”方恒淡笑回答。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