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二百二十五章 月下血花!

    “那是自然。;顶;点;小说 ”林老道,“我们的价值就在于我们的力量不可替代,现在好好恢复虚武之力,等之后好帮那小子杀人。”

    张老点头,开始盘坐修炼起来。

    奇珍城,突然变的安静了。

    安静的好像死城。

    要不是满是尸体的大街上仍然有着走动的人影,恐怕所有人都会认为这里是一处坟墓。

    大部分还活着的人,都在各个角落中,甚至是死尸堆中休息着,如同野兽在舔舐自己的伤口。

    能量的波动隐隐传出,有点境界的人都知道,现在存活下来的,都是高手之中的高手。

    他们没有退缩,没有逃跑,都在为起源神碑努力的恢复自己。

    在起源神碑这等至宝面前,人人都愿意豁出去自己的生命。

    就在这等气氛中,一道身穿青袍的身影,正在满是尸体大街上行走着。

    他的脚步,不急不缓,却每一步都能跨越极其遥远的距离,有些还活着的人刚生出警惕的念头,就发现这道身影消失不见了。

    这身影,正是方恒。

    “好,看来还活下来的人虽然都是高手,不过却没没有之前那种力量了,对我来说这是好事。”

    脑海中划过了一道念头,方恒的脚步就继续加快,向着城门处赶去。

    徐徐的夜风吹过,当方恒来到城门之处的时候发现,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了,只是大部分都隐藏在黑暗中。

    找了一个相对没有人的地方,方恒停止了下来。

    脑海中的感应力散发,很快,四周的一切人物都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气息如何,境界多少,都被他感受的清清楚楚。

    片刻后,一道黑影从夜色中赶来,脚步快速无声,很快就到了城门边缘的范围。

    “果然来了。”

    站在暗处的方恒露出一抹冷笑,他知道,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前些时日联手围攻他的烈焰门高手,烈阳天。

    此刻的烈阳天,目光不停闪烁,显然也在观察者四周的人,片刻后,他的眼中划过了一抹嘲笑。

    “哼,一群虚武境一重的废物,也想获得起源神碑?真是找死。”

    心中冷哼一声,烈阳天就走到了另一个没人地方,等待起来。

    起源神碑所引起的震动太大了,整个北方大陆,凡是有点名声的组织,都派了人过来,想要浑水摸鱼。

    只是这种事情哪有这么好做,起源神碑引起这些小门派的注意,自然也引起了那些大门派的注意,这些大门派平日里就很强横,哪里会给别人浑水摸鱼的机会,别的不说,单说这几天死的人,大部分就都是小派的高手,这些人到死,也没见过起源神碑长什么摸样,完全就是被人利用的炮灰。

    更不要说这里的高手层次已经完全提升了,以前的虚武高手在这奇珍城里就能横着走,现在却由于无数组织都派高手进入这里的缘故,普通的虚武境存在在这里已经不算什么了,基本都是二重,三重的人才有资格争一争。

    烈阳天是虚武三重的人,他自然有资格说这些人找死。

    就在烈阳天正盘算着怎么利用场中这些人的时候,突然间,一道感应力划过了他的身躯,让他的眼神立刻严肃起来。

    “好强,好快的感应力,而且其中透着一股炙热气息。”烈阳天目光一闪,“这是,方恒的感应力!”

    轰!

    就在这时,一道充满着炙热气息的剑光突然间降临到了他的头顶,让他目露冷色,身体一侧,就躲了过去。

    地面炸裂,无数碎石四处飞起,这等波动自然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只是没有任何人来插手。

    他们来这里是冲着起源神碑来的,无意义的战斗,他们才不会管。

    碎石飘落,烟尘寂静,一道人影显露了出来,正是方恒!

    “哼,好你个方恒,凭你一个,竟敢对我出手。”烈阳天冷哼一声,“你这是自己找死。”

    “呵呵,到底是虚武三重的强者,竟然能躲过我蓄力已久的一剑。”方恒这时也笑了声,“不过你所说的找死可不是对的,准确一点来说,应该是你找死才对。”

    “我找死?”烈阳天目光一闪,感应力四处扫了一圈,发现那天出现的几个高手都不在周边,心中松了口气。

    “哼,虚张声势的小子,今天我就杀了你,为我烈阳门那些死去的人报仇!”

    嗡!

    话语之间,烈阳天的身体就消失无踪,下一刻,就出现在了方恒的头顶,出手就是一掌轰击!

    空气震荡,赤红色的火焰在黑夜中亮丽无比,凶猛至极!

    这是烈阳天全力的攻击,没有半点保留,方恒带给他烈焰门的伤害太大,他要是不杀了,回门之后没办法对他大哥交代。

    “力量是不错,可惜,对我没用!”

    火光之下,方恒的声音冷冷的传出,一座漆黑色的大门突然挡在了他的面前,其中强横的吸力爆发,竟当场把那股火焰能量吸收了一半!

    “小子,你死定了!”

    烈阳天看着自己的能量被吸收,却没有半点变色,冷笑道,“你以为我是什么人?我是那种吃了亏不学习的人吗?这几天我早就打听清楚了,你的血脉能够吸收他人能量,不过也是有限度的,能量过多,你这血脉凝聚成的门就会爆开。”

    话语说到这,烈阳天的冷笑更浓了,“而我的虚武之力,可远远不止是这么点,给我破!”

    轰隆!

    更加恐怖的火焰光芒从烈阳天的身上爆发,对着方恒的黑暗之门就冲击了过去,其中的火焰余波都让空间扭曲起来。

    隐藏在暗处的高手看到这一幕,都摇了摇头,认为方恒死定了。

    这等能量,不是随便就能抵挡下来的。

    “呵呵,你这话说得好。”

    面临这等能量的碾压,方恒却笑了一声,“不过你刚才说的,是我现在想说的。”

    话语传出,那更加强大的火焰能量竟突地削弱下来,黑暗之门的吸力更大,竟一下把全部的火焰能量都吸收干净。

    “你以为我是什么人?我是那种没有把握就敢独自前来的人么?”

    相同的话语从方恒嘴里吐出,唰的一声,剑光闪烁,鲜血飞洒!

    烈阳天的脸颊,被方恒的长剑划开了一道血口!

    身影如火焰流星办倒退,烈阳天和方恒拉开了距离,眼神无比惊骇。

    摸了摸脸上的血口,烈阳天的眼神一下变得愤怒无比,他受伤了。

    被一个先天境巅峰的方恒,划破了脸颊!

    这是莫大的耻辱!

    怒火一波一波的涌了上来,让烈阳天的气息都变的狂乱起来,只是很快,这股气息就变得平静下去。

    “嗯?看你的样子,是不想动手了?”方恒感受到他的气息变化,淡淡说道。

    “你很难杀,但不是不能杀。”烈阳天冷冷道,“只是我不想多费力气而已。”

    “哦,你想保存力量抢夺起源神碑对吧。”方恒笑着点头,“这的确是大事,只可惜的是,你没机会了。”

    轰!轰!

    两道人影突然出现,一人在前,浑身上下兵器乱舞,对着烈阳天前胸就刺,一人在后,手中铁片升腾,方圆十丈之内都遍布金光!

    林老和张老!

    “啊!”

    瞬间面临这等攻击,烈阳天立刻大吼,这吼声中有惊恐,有愤怒,同时在吼声之中,他的身体竟爆发出了一股更加恐怖的火焰,在一瞬间,就照亮了整个奇珍城!

    这是烈阳天的潜力爆发,在这一瞬间,面临如此危机的烈阳天,竟隐隐有了突破境界的迹象!

    噗噗噗……

    血肉如同雨滴一般四处挥洒,烈阳天的身体,在一瞬间就被重创,只是他的眼神却坚定无比,他的精神恍若磐石!

    他相信,自己能逃出去,哪怕他的背后还有一个对他攻击的虚武四重少女,他也一样相信自己能够逃出去!

    月仙适时的出现了,也和他所料的一般,做出了凶猛的攻击,一掌,轰击向了他的背后。

    他没有抵挡,只是选择承受这一击!

    砰!

    火焰熊熊,他的身体向着上空抛费!

    鲜血从他的的口鼻中喷出,从他的体表中挥洒,在月光和火光的照耀下,高空中的烈阳天,就如同一朵血红色的花,在天空中极速前行,令人震撼!

    “哈哈……方恒!多谢你给我的压力,也多谢你给我的危机!为了报答你,早晚有一天,我会杀了你的!”

    猖狂的声音从高空中传出,烈阳天的身影,似乎就要消失了。

    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那天空中的景象,哪怕他们都是高手,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他们都觉得,方恒这次,是真的给自己招了一个大敌。

    直到一抹雪白的剑光,从黑夜中升起!

    噗!

    入肉声传出,这是很轻微的声音,却让场中给所有的人,都身体一震。

    在他们的眼中,那团血花一般的烈阳天,被一个不知从什么时候出现在天空上的青年,一剑刺穿了胸膛!

    鲜血挥洒了出来,惨叫声在天地间猛然爆发。

    “啊!”

    与之前的叫声不同,这一声惨叫,充满了惊恐,难以置信,以及强烈的不甘心!

    “为…为什么!”

    烈阳天看着与他近在咫尺的方恒,大吼质问。

    这也是所有人想要知道的问题,他们都不明白,虚武三重,在绝境下即将突破的烈阳天,躲过了无数必死的偷袭,怎么会在最后的关头,被方恒,一个先天九重的人物,刺穿胸膛?

    “很简单。”

    看着那难以置信的烈阳天,方恒淡淡的说道,“你的力量,给了我你的动向,同样的,你的力量,也给了我杀你的力量。”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