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二百二十七章 来了就都别走

    “小子,多谢……”

    “谢什么,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顶_点]小说”方恒打断了要道谢的张老,笑着道,“别忘了,前两天你可是救了我们一命。”

    张老一愣,也笑着点头,他明白,方恒是在用这件事情来完成他之前没有开价的交易,还不损失人情,这倒是让他舒服许多。

    “你小子真是厉害,刚才那种情况,你是怎么就敢进去的?”林老这时候问道,“难道你不知道炼器时候的危险吗?”

    “具体的不知道,不过基本听说过一些。”方恒笑着点头,“但是,这都不重要了,对吗?”

    二老一怔,下一刻便同时笑着点头,“对,不管怎么说,那流星玄铁没浪费。”

    “不仅不浪费,我这里,还有一些东西要送给二老。”方恒说了句,手掌一挥,顿时两本书籍到了两位老者的手里。

    “这两本秘籍,一本是阵书,一本是器书,我想,对你们都有很大作用的。”

    听到方恒这话,二老的手掌翻开手里的书籍,仅仅是看了几行,眼神就惊骇起来。

    以他们的眼力,只是两眼就看出了这书籍的珍贵!

    “小子,你从哪里找来的这种宝贝,又为什么要给我们?”张老凝重的问道,他现在感觉自己欠方恒的人情实在是大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地步,不说阵盘,单说这一部阵书,就珍贵的难以形容。

    “呵呵,既然张老问了,那我也不想瞒着。”方恒笑道,“实际上这两本书合起来是一部书,名为器阵总纲,而这总纲,是我用灵魂之力渗透进起源神碑之中所得到的东西。”

    “什么!”

    两个老者都惊呼一声,这两天时间他们也打听清楚了,起源神碑是上古,甚至是太古就存在的神物,这种神物,哪怕只是看一眼,都有着难以估量的价值,何况方恒还得到了这个神物的一部分碎片?

    最为关键的是,这个碎片中还有着器阵总纲这等秘籍,这种珍贵,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了。

    要是传了出去,恐怕高等大陆的人都会过来抢夺!

    “这个东西,太过玄奥,我一个人学习,要花费太多的时间和精力,而二老与我有着缘分,那不如咱们三个人同时学习,互相交流。”方恒继续道,“当然,其中没有半点要捆绑二老的意思,如果你们觉得有什么不舒服,可以直接离开。”

    话语说着,方恒的身影就渐渐消失。

    该说的话他都说了,至于这两位老者到底会不会被他的诚心感动,那就看他们自己的选择。

    “这个世界,孤身一人闯荡实在是太难,想要不受欺辱,必须要有强大的势力作为后盾才行啊。”

    方恒暗道一声,“好在的是这器阵总纲我也没全给他们,只是给了开头的一部分,如果他们得到之后离开了,对我来说也没什么损失。”

    凡事都要留一手,方恒对这句话,已经掌握到家了。

    同一时间,房间内,二老看着方恒消失的身影,相视一眼,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方恒给他们的东西,实在是太珍贵,话语里的意思,他们也都明白。

    “张老头,你是什么想法?”

    片刻后,还是林老最先耐不住沉默,直接问道。

    “我的先不说,你就说你的吧。”张老淡淡道,“你是不是打算离开?”

    “有这打算。”林老直接点头,“这小子厉害是够厉害,各方面素质都是我见过最厉害的年轻人,要是给他时间,过不了几年,恐怕他真的会成为北方大陆的强横人物,不过我这个人散漫惯了,要我给他当属下,没兴趣。”

    “呵呵,他什么时候把你当属下了?”张老突地笑了一声,“他要是拿你当属下,恐怕就不会给你器书了,我看,他只是想和你交好而已。”

    “什么交好不交好,他给我这个,不就是想让我成为他的力量么?”

    “好,就算你说的是对的,那又如何呢?”张老直接说了句,让林老一愣。

    “你多大了?”没有在乎林老的发愣,张老再次问道。

    “你不是知道么,我一百六十岁了。”林老回答。

    “呵呵,是啊,你一百六十岁了,我和你差不多,一百五十二岁。”张老笑着点头,“你的境界是虚武三重,我的境界也是虚武三重,我问你,虚武五重以下,最多有多少年寿命?”

    听到这话,林老本来明亮的眼神也暗淡下来,淡淡道,“虚武五重之下,最高活不到一百八。”

    “就按照最高的一百八算,你还只有二十年能活,我还与二十多一点。”张老淡淡道,“这个年份,看起来好像不短,不过你也知道,对于武者来说,时间本身就过得快,更不要说向我们这等境界了。”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了。”林老淡淡道,“你觉得跟着这个小子,能够有机会让我们突破境界,获得更多的寿元,对不对?”

    “对。”张老立刻点头,“我不想修炼了一辈子,最后却是死亡的下场。”

    “我也不想死亡,可是,你就那么肯定他能让我们突破境界?就算他有这个能力,你又怎么确定他会帮我们呢?”

    “我不知道,我也不确定,但是从目前来看,这个小子人品很不错。”张老淡淡道,“这就是机会,你想一下,这整个北方大陆之中,还有谁,能给我们这个机会?”

    林老再次沉默了。

    他知道,张老的话是对的,整个北方大陆,就算是玉上天宗,也给不了他们这种突破的机会。

    “我不会放过机会的,所以肯定的是,我会跟着他。”长老认真的说道,“至于你,我了解你的性子,不过此刻可不是耍性子的时候,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我会的。”林老认真的点头,在生死面前,他的确是需要好好考虑一番。

    同时,此刻的奇珍城当中,争斗杀人之事已经少了许多,这本来没有规矩的混乱之城,好像这两天时间彻底变样。

    走在大街上的每个人,就算偶有争执,也不会再像之前那样,动不动就刀剑相向。

    造成这种变化的理由,很简单,那就是人人都不敢轻易开启战斗了。

    短短两天时间,起源神碑的消息就如同狂风一般,传遍了整个北方大陆。

    无数的高手都来到了这里。

    天剑门,烈阳门,甚至那隐世门派,万器宗,都纷纷赶到了这个混乱之城。

    玉上天宗明面上没有派人过来,暗地里却是流传着神龙会,君子会的人都来了,还有中央城的四方真武门,天元宗,何家,曹家,孔家,以及一些其他大陆的势力,都有着渗透。

    这么多的恐怖势力和人物,谁敢在大街上轻易动手?万一惹到某个组织势力的家伙,那岂不是找死?

    更为关键的一点,奇珍城被封了。

    只能进,不能出。

    无数的高手都在城外等候着,他们也不说自己是谁的势力,只是默默地执行着命令。

    敢出去的,只有一个下场,死!

    这一点,从他们背后那堆积如山的尸体就能够说明。

    这也很是正常,起源神碑,实在是太珍贵,不知道还好,知道之后,没有人不想要。

    这还是玉上天宗把这个消息封锁的快,没有过多的泄露出去,否则其他一些大陆的绝世高手都会过来抢夺的。

    规矩的大街上,一个头戴斗笠,浑身黑袍的男子正在人流中行走着。

    表面上看起来,这个男子没什么异常,要是有高手在这里定能够一眼看出,此人脚步虚浮,眼睛暗淡,很显然,他受了不轻的伤。

    “可恶,可恶啊!”

    一边走,这个男子就轻轻骂着,脸颊都随着骂声一阵扭曲抽动,似乎在生气。

    这人,正是四方真武门名义上的门主,前两天攻击方恒的赵飞云!

    自那天离开之后,他就一直向着烈阳天追寻,在他和黄管事的攻击下,烈阳天承受不住,不得不把石碑抛出,赵飞云一下拿到手,但同样的,他也遭受到了黄管事和烈阳天的力量轰击。

    拼着受伤,他才勉强从那种夹击之下逃了出去,黄管事当然不会放过他,全城都贴了他的画像,描述了他的摸样,无数的人都在找他。

    简单一点来说,就是自那天他抢到石碑后,他就没有消停的时候,更没有疗伤的时间,只是一直在走动,此刻,他的身体无一处不痛,却还是依旧坚持着行走。

    他怕被人锁定。

    “我已经走了整整两天了,不行,在这么下去,我迟早会被累死。”正在行走的赵飞云暗想,“而且我的功法,也注定了我不能太过疲累,否则就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他非常清楚,自己修炼的功法,是邪道功法,骨魔神功,这功法施展起来的时候猛的一塌糊涂,基本同阶无敌,越阶杀人也很简单,一旦处于弱势的时候,自然就会弱到底。

    特别是不能让自己走到极度疲劳的关头,否则,骨魔神功就会反噬。

    现在的赵飞云,只差一步,就濒临功法反噬了。

    “噗!”

    突然间,赵飞云身体一顿,手掌捂在了嘴巴上。

    鲜血,已经止不住的喷发了。

    “不行,这地方不是我能待的,必须要找一个无人处!”看着手里的鲜血,赵飞云脚步加快,随便找了个酒楼就走了过去,扔了几块灵石就到了一处单间中。

    这家酒楼的单间,是彼此相连的,在来到这里的一瞬间,赵飞云的眼神就血红起来,阴毒的目光恍若能穿透墙壁,直接看向了另一个包厢之中。

    在哪个包厢内,全都是身穿统一服饰的少女,个个境界还都不弱,最起码都有着先天。

    “血肉,我需要她们的血肉!”

    赵飞云喃喃的说道,身上的血腥气散发出去,竟穿透了墙壁,直接进入了另一个包房之中。

    包房之中的少女都感觉身体一冷,脸上露出了惊骇之色。

    “不好,有高手在窥探我们,我们绝对不是对手,赶快走吧,回去报告给长老。”为首的一个少女说了句,便立刻起身,打算以身作则算率先离开。

    嗡!

    一道血光突然从墙壁中闪烁出来。

    “既然来了,那就都别走。”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