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二百一十章 血影绝天!

    剧烈的血气一接触到方恒的身体,立刻就吱吱作响起来,似乎遇到了克星。~顶~点~*小说 23wx.com

    方恒却是眼神更加凝重,他看出来了,这股血气表面上是被他的火焰排除在外,实际上却是化为了点点能量进入了他的体内!

    “好诡异的能量,不行,我不能大意。”

    眼神一肃,双手猛然合十,方恒大喝,“黑暗之门!”

    轰!

    一座漆黑色的门户突然降临到了方恒的面前,其强横的吸力在一瞬间就把他体内的血色能量清空,连带着四周的血雾也被吸收干净!

    “去死!”

    嗖!

    一道雪白色的锋锐长矛突然刺出,瞬间就到了方恒的左侧脖颈处!

    “明剑式!”

    方恒身体一侧,脖颈间被划出了一道血痕,手中真武剑却是爆发剑气,呼啸着向着长矛刺来的地方扑了过去!

    “嘿嘿,白骨之盾!”

    阴笑的声音传出,那手持雪白长矛的赵飞云身前竟出现了一面巨大的白色盾牌,方恒的剑气到了他身边,当场就被抵挡住!

    “骨魔枪杀!”

    口中再次暴喝,赵飞云手中长矛转动,血红色的能量瞬间闪烁,只见本来笔直的长矛竟突然弯曲,如同灵蛇般向着方恒射来!

    “给我破!”

    方恒大吼,身上的火焰能量全数灌注到长剑上,狠狠一劈,直接把刺来的长矛抵住,身体,却在一瞬间向后倒飞!

    虚武三重的赵飞云,力量实在是太强,方恒战斗意识的确不错,却也抵不住这等力量的碾压!

    “挡住了么?呵呵,不过那又如何呢?在绝对的力量下,一切的技巧都是碎屑!”

    嗖!

    话语响起,赵飞云的身影突地来到了倒飞的方恒背后,长枪狠狠捣出!

    这一击,是赵飞云全力的一击,混杂着血气的白骨之枪,让空间都开始扭曲。

    没有任何先天境的存在,能够抵挡这一击。

    方恒也没有想着抵挡,只是大吼一声,“帮忙!”

    轰!

    一股赤红色的火焰从远处爆射过来,只是刹那,就轰击到了赵飞云的身上,让其脚步一晃,长枪落在了空处!

    “可恶啊……”

    赵飞云大吼,只是还没吼完,就只见方恒的身影凌空旋转,如鬼魅般来到了他的身边,手中长剑刹那就刺到了他的脑门之处!

    “骨魔金刚!”

    赵飞云神情一变,双脚狠狠塌地,轰隆一声,大地撕裂,他的表面皮肤,在这一瞬间全部被红色充斥!

    铛!

    巨响传出,方恒的真武剑刺在他的脑门上,竟连表皮都没刺穿,其强横的反震力,让方恒的身体再次后退!

    赵飞云双腿一动,身影就要再次冲向方恒,却见远处再次爆射出了一股火焰,挡住了赵飞云的身体,方恒则是凌空旋转几下,就安稳的站在了一处空地中。

    “好毒的功法。”

    一落地,方恒就直接说了句,让赵飞云脸色狰狞,浑身发抖!

    刚才好不容易找到了能够击杀方恒的机会,却被远处正在战斗的那个少女出手打断,这等愤怒,已经让他有些承受不住。

    “毒?你还没见过更毒的!血骨战法!”

    轰隆!

    鲜红色的血气从赵飞云身上爆发出来,直冲天际,期间的所有空间,都被这股血气冲出了裂痕。

    “以血炼骨,以骨为器,并且掠夺空气灵气,这可不像是正常的功法。”

    看着这一幕,方恒冷冷的说道,“这是邪道功法吧。”

    “嘿嘿……”被血气笼罩的赵飞云阴阴笑了起来,目光盯着方恒道,“你猜的不错,这的确不是正统功法,是我联系了一个强大门派所获得的功法。”

    “强大门派?”方恒眉头一挑,“玉上天宗的高层是非常可恶,不过他们,应该不会这种功法的,按你的说法,你应该是和别的大陆门派取得了联系。”

    赵飞云脸上的冷笑更浓,“你猜的很对,那个门派,的确处在一个非常强大的大陆中。”

    “呵呵,到底是曾经真武门的大护法,发动叛变的元凶赵飞云,我倒真是小瞧你了。”

    方恒冷笑一声,赵飞云敢在玉上天宗和王乱天眼皮底下和别的大陆门派建立关系,这等胆魄和计谋,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赵飞云冷笑不变,“本来王乱天和我说好了,助我当上门主,他只要我真武门靠近乱妖山脉的资源,谁曾想事成之后他立刻把我架空,我在门内培植的亲信已经被剪除,这四方真武门虽然我是门主,但实际上却连狗都不如,那我干嘛还给他卖命?”

    “你也知道你不如狗?”方恒眉毛一挑,“这倒是你的一个大进步。”

    “是的,自从王乱天可以随意把我的命许诺给黄子炎,许诺给你之后,我就知道我的情况了。”赵飞云脸色变得平淡下来,“我当初叛了门主,就是为了让自己获得更大资源变强,现在我叛王乱天,也是为了获得资源变强……”

    “够了,你是想说你的叛变你没错,是这意思么?”

    方恒直接问道。

    “不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为了我自己叛变,所以我不认为我有错,我更不后悔!”

    赵飞云冷冷道,“如果有机会重来,我还会这么做!”

    “呵呵,做人能无耻到你这个地步,也是一种境界。”方恒笑了一声,“不过你这话里有个毛病,你说你不后悔,我不信。”

    “我现在还活着,所以我,就是你最大的后悔!”

    轰!

    话语之间,方恒的身影瞬间冲向了赵飞云,手中长剑猛然下劈!

    “你是我的后悔?或许是吧。”见到方恒的攻击,赵飞云神色中满是冷漠。

    “但是今天,这股后悔就会被抹除!”

    长矛举起,赵飞云浑身能量爆发,对着方恒的剑刃就刺了过去!

    与此同时,他身上的血色雾气还在两人对撞的外面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光膜。

    这是吃够了月仙从远处支援的亏所做出的举动。

    铛!

    巨响震荡,长剑和白骨长矛对撞,引起了巨大的劲风呼啸,令赵飞云意外的是,方恒的脚步,竟没有后退!

    “怎么回事!”

    赵飞云一惊,他不能理解,自己堂堂虚武三重巅峰的人物,全力一击却没有打退武徒九重的方恒?

    目光一凝,赵飞云看向了自己的长矛的顶端,发现方恒的长剑,竟被卡在了白色长矛的枪头中!

    “原来如此,是你的剑救了你一命。”赵飞云恢复冷笑,“只是,你也已经受伤了吧,下次我就要你死!”

    “蠢货!”

    刺啦!

    火星四溅,只见方恒的身体蓦然前冲,卡在枪头处的长剑随着他的前冲竟开始划动起来,只是刹那,赵飞云手里的那长袍,就被从中划开!

    不待赵飞云惊骇,方恒的身影就站到了赵飞云的面前,长剑顺着划破长枪的劲,横削出去!

    “骨魔之影!”

    赵飞云猛然大吼,身影竟一瞬间化为了数十个四散开来,方恒却是冷笑不变,长剑由削变甩,直接被他掷了出去,狠狠击中了一道身影!

    “啊!”

    惨叫一声,赵飞云身体一下顿住,他的大腿,被方恒掷出的长剑穿透了!

    “大荒散手!”

    方恒暴喝,身体一下逼近赵飞云,手掌抓住了赵飞云的手腕,狠狠一拧。

    “骨魔之躯!”

    赵飞云同样大喝,身体动都不动,方恒的手掌拧转竟一下停住!

    “帮忙!”

    方恒大吼,四周的血色光膜轰的一声炸裂,却是月仙的在战斗中发出攻击,却只炸开了外面的防御。

    “我也帮你一把!”

    苍老的声音响起,只见一个圆形铁片破空飞来,对着赵飞云的胸腹就狠狠一撞!

    噗!

    赵飞云口喷鲜血,身体上的力量当场散开,方恒趁此时机,手掌拧动起来。

    喀拉拉的响声传出,赵飞云的手臂直接被拧成了麻花形状,血肉断开,露出了森森白骨!

    “给我再断!”

    再次大喝,方恒的手臂根本不停,在已经断裂的赵飞云手臂上进行二次发劲!

    这一下,赵飞云再也承受不住,整个人的身体都爆出了鲜血,方恒趁此时机,手掌抽出长剑,对着赵飞云的脖颈就刺了过去!

    “血影绝天!”

    面临方恒这一系列凶猛的攻击,赵飞云终于不再纠缠,身体蓦然化为无数血流,四散开来!

    “嗯!”

    原地的方恒见到这一幕,立刻脚步飞退,真武剑护住身躯。

    赵飞云境界太高,修炼的功法也太诡异,他的确占了上风,却还没有占了优势,自然不敢大意。

    “方恒,你果然厉害,居然能能逼得我施展出最强手段!”

    冷冷的声音在四面八方响起,“不过我还是那句话,境界,超越一切,凭你一个,是杀不了我的!”

    轰!

    话语之间,那飞出的血流就疯狂化为了四股,一股冲向了正在和月仙纠缠的烈阳天身周,剩下的两股冲到了和张老纠缠的蛮凶蛮刀两兄弟身上!

    最后的一股,则是冲向了被依娜朵打的节节败退的那些蛮家之人和烈焰门弟子之中!

    “都回来!”

    方恒见此立刻大喝,嗖嗖几声响,长老,月仙,依娜朵,就站到了方恒身前,同时场中被血光冲击的那些人,也发生了极其诡异的变化。

    第一个变化的,是两家子弟,只见他们的身体在接触到血光后,立刻化开,融入了血光之中!

    方恒立刻露出凝重之色,他知道,这些人都死了,全身的血肉,筋骨,能量都被血光收为己有!

    蛮凶和蛮刀两兄弟反应也是极快,身体运转力量,想要抵挡这股血光,却只听阴笑声传出,“你们两个的血气这么重,挡不住我血影威能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