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百七十七章 平等

    听到这句话,叶星眸沉默了。/顶/点/小说 23wx.com

    和他们争锋?言下之意不就是说,方恒有资格和萧君子龙霸天相提并论?

    这是多大的肯定?要是传出去,会引起多大的震惊?

    “会…会长,你凭什么那么肯定他有那个资格?”叶星眸颤抖着的问道。

    “因为我是萧君子。”萧君子淡淡说道,“没有任何人的潜力,能够超出我的观察,而方恒的潜力,却是超出了我能观察的极限。”

    话语落地,叶星眸的身体颤抖起来。

    他知道萧君子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萧君子的血脉,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知血脉,能够迅速的分析一个人的功法,武技,甚至预料出这个人的想法和动作!

    这种血脉,箫君子自称没什么,叶星眸却知道,这是只有传说中才会出现的血脉。

    自然之血!

    洞察世界的一切现象,同时推演世界的下一步变化。

    如此血脉,用来观人,能看到一个人的一切,现在,萧君子却说他看不透方恒!

    这个事实,让叶星眸难以消化。

    许久之后,叶星眸的心情才平复下来,凝重道,“既然会长都看不透他的潜力,那更证明了他的危险。”

    “要是让他发展,谁知道他以后会做出什么事情?我还是觉这样太冒险了,会长要是想把水搅浑,还是要找一个能掌控的家伙比较好。”

    “呵呵,星眸,这就是你的极限了。”听到了这话,萧君子露出一抹笑容,“你老是想让一切的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控中,一遇到难以肯定的事情,就退缩,这样固然很好,不过,却只是小器。”

    “世界,是巨大的,人心,比世界更大,所以有人心的地方,就永远有着混乱和不可预料。”

    “有的人,在这种混乱中精心谋划,不过谋划的再完美,也会被打破,这时候,这种人就会面对两个选择。”

    “一个是退缩不前,一个,则是不管不顾的向前方硬冲。”

    “退缩的,器量仅止于此,硬冲的,虽然鲁莽,结果却会难以预料,拥有无限可能。”

    话语说到这,萧君子的目光看向了叶星眸,“你是想要冒险搏一搏那无限可能,还是固步自封,永远的停留在原地打转?”

    叶星眸一呆,不知道在说什么好。

    “记住这个问题,以后,在好好想想这个问题。”萧君子淡淡道,“如果你能在这个问题中得到自己答案,那么你也能进入玉尊殿。”

    “玉尊殿吗?”叶星眸喃喃道,最后点头,把这些话记在了心中。

    哗。

    就在这时,天字号房间的门打开了,一个青年走了进来,正是方恒。

    “呵呵,玉尊殿,是什么呢?”

    刚来到这里,方恒就笑着问了一句,让叶星眸脸色一变,他不知道方恒是从哪里知道这三个字的。

    方恒却是脸带笑容,没有露出半点表情。

    “玉尊殿是我们玉上天宗最为核心的弟子所在地,那里,有着无数的天才,每一个天才,都是绝世天资,是我玉上天宗未来骨干。”

    萧君子笑着解释,示意方恒找个位置坐下。

    方恒毫不客气的坐到了萧君子的旁边,笑道,“那这么说来,我还真想见识一下,能不能让我去看看?”

    “这个恐怕是不行的。”萧君子摇头,“核心的地方,就算我去,也要经过数次的检查,更何况带你去?毕竟,你只是一个名誉长老。”

    “哦。”方恒点头,话锋一转,道,“箫会长,你们刚才说的那些话,我都听到了,不过我可以肯定,你也知道我听到了,所以,我有些不相信你说的话是真的,难道你真的想要我自己发展?”

    “果然是什么都瞒不过你。”萧君子笑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我说的话都是真的。”

    “保护我,还让我自己发展,这可不是对待下属了。”方恒笑着说道。

    “你什么时候,觉得自己是我的下属了?”萧君子反问,方恒一呆,哈哈大笑起来。

    “看来箫会长果然是洞察人心的高手啊,没错,我从来没把自己列于你之下,仅仅是和你平等而已。”

    “现在,我们才算是真正的平等。”萧君子点头,“至于平等的原因很简单,你的潜力我无法预估,你现在的势力也很不错,再加此刻的局势,需要一个像你这样无法预估的人来打破,我帮你,是想让你记住我的好,关键时刻,我希望你能站在我这边。”

    “既然你这么直接,那我也不废话。”方恒的目光直接看向萧君子,“只要你真的愿意帮我,并且不害我的话,那么我愿意和你一起对付龙霸天,这人派人围杀与我,还把我想杀的王乱天救走,我和他的矛盾,很深。”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萧君子笑了,“从今往后,你就尽管的发展你自己的势力吧,我会尽力的帮你挡住一切能挡住的危险。”

    “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两人各自说了句,同时端起茶杯饮了一口,四目相视后,都露出笑容。

    一旁的叶星眸呆呆的不知说什么好,他现在有些混乱,刚才他和萧君子的对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故意说给方恒听的?还是说的实话?

    方恒却是没有理会叶星眸,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起来,对萧君子道,“既然我们已经是平等的伙伴了,那我这里有件事邀请箫会长帮忙。”

    “说。”

    “我的父亲,方啸天,大概一年前和我分开,带着我的母亲说是来到北方大陆,我一直在打听,却找不到半点消息,还希望箫会长能帮忙寻找一下。”

    方恒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要求,和萧君子相比,他现在的势力太弱了,只有萧君子才有这种力量能找到他的父母。

    “你的双亲么?”萧君子目光一闪,最后点头道,“放心,这件事交给我了,一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嗯。”方恒点头,“另外我还有个问题,昨天龙霸天所说的混乱陆界大比,是什么?”

    “那是一场比武,汇聚了混乱陆界十八个大陆天才和精英对战,不过距离这时候,还有一段时间。”萧君子简短的回答。

    “十八个大陆的天才和精英么?”方恒目光一闪,最终点头,“看来这是一件盛事,不过现在看来,还不到我过问的时候。”

    “的确,这种消息,只有虚武境,并且不满二十岁的人,才有资格知道。”萧君子点头,“虽然你现在的实力和普通的虚武一重也能对战,不过,你到底还不是虚武。”

    “嗯,那就等我有资格的时候,箫会长再告诉我吧。”说了一句,方恒便直接起身,“我告辞了。”

    说完,方恒的身影就直接离开了这个房间,一直没有理会场中的叶星眸。

    “会…会长,我是不是得罪他了。”叶星眸脸色发白的说道,刚才,通过方恒和萧君子的对话他额他就知道,方恒听到了他所说的那些顾忌。

    “不会的。”萧君子笑了笑,“他的眼里,根本就没有你。”

    听到这句话,叶星眸拳头一紧,心中,却松了口气。

    察觉到自己的心理变化,叶星眸叹息一声,“看来,我真的不配入他的眼。”

    “不要因别人的看法贬低自己。”萧君子摇头,“来,品茶。”

    叶星眸无奈,端起茶杯品茗起来。

    同一时间,走出万茶楼的方恒,眼中也划过了一道光芒。

    他知道,萧君子的话,不能全信,也不能不信。

    就算萧君子有那么多理由,方恒依旧知道,有些地方不对。

    只是他暂时察觉不出来罢了。

    “算了,不想了,事情该来的时候总要来,以我的洞察力,想必会在事情出现部队的一瞬间就进行察觉的。”

    脑中划过一个念头,方恒的眼中充满信心。

    完美血脉在他这几次经历了战斗后,各方面功能都已经增强许多,就好像刚才,他清楚的探听到了萧君子和叶星眸的谈话。

    有了这种感知力和洞察力,他岂会畏惧萧君子的手段,只要留心观察,定然能发觉出变化的。

    脚步向着神武门走去,这时,他的身边也多出了一个美丽的身影,正是月仙。

    月仙也没有问什么,只是紧紧的跟着方恒。

    她知道,方恒不说,那她问了也没用。

    很快,两人就回到了神武门的心武居之中,却发现,心武居之中却都没有人。

    随意打听了一下,方恒两人才知道,自从他离开之后,流霞几人就一头扎进了熔岩地室,一天都没有出来过。

    “接下来怎么办?要不要去叫他们?”月仙问道。

    “呵呵,不了。”方恒笑着摇头,“他们能这样刻苦的修炼,是好事,接下来我要做的还有很多,他们也帮不上忙,还不如让他们自己修炼来的舒服。”

    “嗯,那你去找你那师父吧,我在这里休息一下。”月仙说了句,便回身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见到这一幕,方恒露出笑容,他知道,月仙这是想念自己在这的房间了,想要看看。

    “外表有时候冷酷,实际上内心,却是极为柔软,这小妮子倒是不错。”

    暗道一声,方恒就离开了心武居,一路,走向了那个简朴的小院子。

    推开院门,方恒就看到了自己的师父。

    依旧是那副摸样,盘坐在庭院中央,对四周的一切都好像毫无察觉。

    要是以前,方恒或许会觉得没有什么,现在却完全不同,自从那天他见到老者在战场所做的一切后,他的心中,就真正的对这师父有了一种敬畏。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