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百二十七章 耳光响亮

    “什么!”感觉到自己的力量被方恒化解,徐生眼神一缩,左掌在瞬间拍出,空气竟形成了漩涡形状。

    “嗯?好掌法!”方恒点头,“可惜的是,晚了。”

    轰!

    真力鼓荡,方恒的拳头在徐生手掌即将拍到自己的刹那,就轰击到了徐生的胸腹,让徐生的身体离地悬空,口鼻喷血。

    “躺下。”

    啪!

    闷响传出,方恒再次拍出一掌,指接把徐生离地的身体拍在了地面上,猛烈至极。

    “怎…怎么会如此!”地面上的徐生抬起头,眼神中满是难以置信,他不明白,自己堂堂玉上天宗的执法堂首席,先天九重境界,怎么这么简单就被方恒打败。

    “原因很简单,你的真力雄浑,根基稳固,适合打正面的持久战,而我,爆发力强横,你爆发不如我,当然会败。“

    方恒淡笑回答。

    听到了这话,场中的众人全都目光闪烁,他们才不信就这么简单。

    不管怎么说,方恒都是六重,徐生是九重,这期间,有着三个境界,仅凭爆发力根本不行,方恒绝对有什么事没说出来。

    好在众人也没有多嘴发问,武者的战斗都是秘密,谁会轻易的告诉他人?

    “好了,现在你败了,我赢了,结果很清晰,我有资格进入君子会,对么?”方恒对着地面上的徐生发问。

    徐生眼神难看,哪怕他不想承认,此刻也别无选择,只能点头道,“我承认你有资格。”

    “那就行了,箫会长,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会员了,你可得多多照顾。”方恒转头对着萧君子笑道。

    “这是一定的。”萧君子一笑,“现在,还请方兄回到座位……”

    “还得等等。”方恒摇头,再次看向了地面上的徐生,淡淡道,“你刚才出手就是杀招,对不对?”

    众人都是眉头一挑,不知道方恒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地上的徐生目光闪烁,知道自己无法否认,只能点头道,“不错,我出手的确是杀招,那时因为我看出来你的厉害。”

    “谎话就不必说了。”方恒摆手,“我的境界不过六重,你的境界是九重,怎么会让你觉得厉害?你出手就是杀招,应该是想快速把我杀掉,对吧。”

    听到这话,徐生脸色变了起来,他听出了方恒话语里的不善,否认道,“不……”

    咔嚓!

    方恒的脚狠狠一踩,当场就让徐生的手掌变为肉泥,惨叫起来。

    “我说了,不要说谎话。”方恒淡淡的说道。

    场中的人全都呆住了,看着方恒的眼中都露出了惊恐之色,他们根本没想到方恒这么狠,仅是这一脚,就已经废了徐生的一只手。

    “你…你说的是对的,我上来的确就是想快速杀你。”徐生颤抖着说道。

    “嗯,是谁让你杀的?”方恒再问。

    场中的吴如云脸色一变,立刻大喝,“会长,方恒此人心狠手辣,这才刚刚入会就对老人……”

    “闭嘴。”萧君子淡淡吐出两个字,让吴如云脸色一白,不敢再说,她明白了,会长这是要放弃她的意思。

    “是吴如云让我杀你的。”徐生直接说道,现在局势已经很清晰,他不说方恒就折磨他,甚至会杀了他,当然要说。

    “果然如此。”方恒点头,露出冷笑,“看在你这么诚实的份上,我不杀你,这一只手算是给你的教训,滚吧。”

    话语落地,徐生立刻从地面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向着外面跑去,他不想在留在这丢人了。

    场间的众人看到徐生离开,目光转向了吴如云,露出一抹怜悯。

    方恒对一个帮凶都这么狠,岂会放过她这个元凶?

    察觉到众人的怜悯目光,吴如云脸色青红不定,蓦然说道,“方恒,你厉害,我也承认你够资格加入君子会,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怎么样?”

    场中之人都摇了摇头,他们听明白了吴如云的意思,想要靠着她的承认来换取方恒的不追究,要是徐生没动手的时候,吴如云的这句话还有点价值,现在再说这句话,一点价值都没了,完全就是废话。

    方恒打败了徐生,入会的资格还用她承认?更不要说这件事情本身就是萧君子的决定了。

    “方恒。”这时,一旁的萧君子也开口了,“不管怎么说,你都是会中新人,吴如云是会中老人,有什么做错事的地方,你还是要多谅解。”

    “这我明白,而且,我也是这么做的。”方恒笑了笑,“要不是我一直在谅解她,刚才她就已经死了。”

    这话说得直接,却没人不服,吴如云就算不想承认,也知道这句话没有夸张,冷冷道,“那我就先感谢你的谅解了。”

    “用不着,因为谅解也是有限度的。”方恒笑了笑,“我给你个机会,自己扇自己十个耳光,你想杀我的事情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听到这话,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吴如云是玉上天宗脂执法堂主的女儿,在某些方面,她甚至代表了玉上天宗!方恒却敢让她自己扇自己,这是多大的胆子?

    咔嚓!

    吴如云手中的茶杯裂开,茶水四溢,她也没想到方恒竟会提出来这个要求,这和杀了她没什么区别。

    “怎么,不愿意?”见到吴如云没有说话,方恒笑了笑,“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就替你办了这件事,不过别说我没提醒你,我下的手,可是很重。”

    “你…”

    啪!

    清脆的声音响起,直接打断了吴如云的话语,立刻,吴如云那漂亮的脸颊一下肿了起来。

    呆呆的摸着自己的脸,吴如云的眼中满是难以置信,打了,方恒就这么打了!

    “这是第一下。”方恒淡淡道,“还有九下。”

    啪啪啪……

    话语落地,方恒的手就反正抽出,很快,十下打完,本来还算漂亮的吴如云,此刻脸颊肿胀,丑陋无比。

    “啊!”

    尖叫声从吴如云嘴里出现,只见吴如云双手捂住脸,只露出两个眼睛死死的盯着方恒,“你死定了,我不会放过你……”

    啪!

    耳光声再次响起,吴如云话语中断。

    “看来你真是个蠢货,到了这个时候,还敢这么威胁我。”方恒摇头,“这一巴掌是赏你的,要是再敢多说一句,死。”

    冷冷的话语落地,吴如云的眼睛都快要喷出火了,却不敢再说。

    场中的其他会员都沉默下来,脸上都挂着一抹怜悯之色,可方恒却看到了,这些人的目光深处,都有着一股快意。

    “哼,看来这吴如云平日里在会内就很嚣张啊,这么多的会员都讨厌她。”

    心中冷哼一声,方恒对吴如云已经越来越看不上眼了,本身境界不高,性格却恶毒骄傲,仗着自己的父亲是执法堂主就到处嚣张,这种人,就是个活不长的下场。

    “滚出去,别在这里碍大家的眼。”方恒冷冷说了句,吴如云却没第一时间动弹,目光看向了萧君子,当发现萧君子根本没有看她的时候,她的身体才站起来,向着外面走去。

    萧君子不帮她,那么谁也帮不了她。

    待吴如云离开之后,方恒的脸上才再次露出笑容,对着四周道,“这里,大部分都是君子会的老会员了,我方恒今日才入会,是个新人,以后还要诸位多多照顾。”

    “定然如此,有什么不懂的问我就是。”

    “对,只要是君子会的人,就是自己人。”

    一连串的话语吐出,这些老会员都很客气,方恒实力强,胆子大,后面还有萧君子的力挺,大家当然愿意和这人多接触。

    “呵呵,以后你们有的是时间相处。”萧君子这时说了一声,“现在,喝茶。”

    方恒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抬手就打算端起茶杯,却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

    “既然你已经成了我君子会会员,那我这老人,也是欢迎,来,我给你倒茶。”

    何正突然站起身来,拿起面前的茶壶就到了方恒的桌子旁。

    “何师兄,我说了,坐下喝茶,难道你没听到?”萧君子的眉头这次皱紧了,他今天也很烦,三番两次被打断话语,被下属反对,这差不多让他到了极限。

    见到萧君子眉头皱紧,何正的心中一寒,他知道这位看起来温和的师弟发起怒来多恐怖,只能点头,“那好,我这就坐下来喝茶,可惜啊,有些人就只会缩到别人身后。”

    方恒目光一闪,冷笑道,“你说的是你自己么?别人说一声,就不敢动弹了。”

    “你!”何正脸色一沉,却听萧君子再次说道,“坐下。”

    何正双拳握紧,重重的坐在了椅子上,显然气到了极点。

    “算了。”萧君子看到场中形式是这个样子,突然一摇头,“方恒留下,剩下的人都走吧。”

    众人立刻点头,他们都知道,萧君子被场中接二连三的事情扰了兴致,现在有些生气,都不敢说话,纷纷离去。

    何正也没有停留,顺着人流离开,萧君子显然很生气,他才不会留在这触霉头。

    很快,整个房间就剩下了方恒,萧君子,箫玲珑三人。

    相互对视,方恒没有说话,箫玲珑在一旁只是喝茶,气氛很诡异。

    良久后,萧君子突地一笑,“你怎么不怕我?”

    “因为你在虚张声势。”方恒也是一笑,“这么点事情就生气,那可就不像是箫会长了。”

    “哈哈,你果然很聪明。”萧君子大笑,“既然你能看出来我是假生气,那么,你也能看出来今天我喊这么多人的用意吧。”

    “正式的场合,正式的承认,你这是在完成我当初的要求。”方恒点头,“现在你做到了,那么以后咱们就是朋友,你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

    “痛快。”萧君子点头,“同样的,你有什么顾虑,我都会帮你扫除。”

    方恒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他知道,没必要再说了,对付萧君子这种人,一切的隐藏都是多余,不如直接说明来的痛快。

    “都是聪明的家伙。”这时,那一直在喝茶的箫玲珑说了句,让两人对视一眼,同时露出笑容。

    “呵呵,方恒,随我走走?”萧君子问了句,方恒点头,两人很快就离开了房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