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一百二十二章 自缚双手

    看台上,周家的人身体颤抖起来。—顶—点—小说 www.{2}{3}{w}{x}]

    周隐,是他们周家的核心,甚至是他们下任家主的人选,却这么简单就死了。

    他们很愤怒,愤怒的恨不得现在就杀了方恒,可他却不敢。

    看台中央的那个年轻人,是他们永远都不敢去跨越的鸿沟。

    “可惜了。”萧君子淡淡的吐出了三个字,“一个未来的高手,却在今天陨落。”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神武门主这时接口,“真正的天才,需要高手的鲜血灌溉。”

    短短两句话吐出,周家的人脸色都灰败下来,他们明白,这两个人的两句话,就已经把这件事定下了性质,报仇无望。

    “我们走。”

    周家家主周太说了一声,转身,就打算带着族人回去。

    周隐已死,再留在这里也是徒增笑料,不如走了干脆。

    “等等。”

    就在这时,看台中央的萧君子一挥手,顿时让周太的身体一顿,咬着牙说道,“不知箫会长有何吩咐?”

    “呵呵,你们很不错。”萧君子笑了一声,“从开始到现在,你们都很守规矩,连你们的家的天才被杀,你们都没有发狂动手,这一点,我非常欣赏。”

    听到这话,四周的人都是一呆,露出苦笑,没有发狂?那还不是看你在这里!要不是有你的庇护,周家早就在比武途中动手了!

    “生死比武,各凭本事,这是应该的。”

    周太应景的说了句,反正都这样了,还不如表现一下自己家族的光辉形象。

    “我喜欢聪明人,更喜欢能忍耐自己愤怒的人。”萧君子笑容更浓,“回去之后,去玉上天宗领个君子令吧。”

    “什么!好家伙,周家赚翻了!”

    “君子令可是君子会的代表,持有此令,就受到君子会的保护,当年神武门就是有了这个令牌才发展到这地步,难道周家,要成为下一个神武门?”

    四周的人都议论起来,看向周太的眼中都充满了羡慕之色,看向萧君子的目中,却满是不解。

    谁都不知道萧君子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牵制我么?”生死台上的方恒眉头一皱,心中冷笑起来,“原来如此,我杀了周家的周隐,萧君子就把周家纳入麾下,这是告诉我,不要以为有君子会的庇护我就能乱来啊,另外,也是在显示君子会的胸怀,广纳天下豪杰。”

    明白了这些,方恒就抬手抱拳,“箫会长英明,方恒也觉的如此最好。”

    “哦?”萧君子笑容更浓了,“好,你能明白就好啊,周家,你们的意思呢?”

    “愿为玉上天宗效死,愿为会长大人效死!”

    周太当场跪在地上,心中狂喜,他周家只是一个中型家族,平日里不和其他大组织联络,是那些大组织都瞧不起他们,现在损失了一个儿子,就得到君子会的提拔,这笔买卖,不亏!

    “呵呵,好,你们下去吧。”萧君子笑着一摆手,周家众人立刻离开,台上,只剩下了曹家,四方真武门,武家三方势力,他们都没有动弹。

    “嗯?”萧君子眉头一挑,“听不懂么,我让你们都下去。”

    一群人身体颤抖,其中的武家和四方真武门,都把目光看到了曹家身上。

    曹二爷眼神闪了一会儿,恭敬说道,“箫会长,实际上我们来这里,是有别的事情,这小子杀我曹家的曹星,杀四方真武门的弟子,还砸了武家的生意,我们总不能这么放过他。”

    “哦,这些事我都知道。”萧君子点头,“不过每一件事情,都是你们这几家的人先挑衅的吧。”

    听到这话,场中众人的脸色都变了,谁都没想到萧君子这么挺方恒,一句话,效果就不一样了。

    曹二爷脸色一变,看着萧君子说道,“就算是我们几家的人挑衅的,这小子也下手也太狠了,出手就杀,哪里是正常武者所为?至少跪下来给我们磕几个头,也算赔罪。”

    这句话,已经是让步,这么大的三个势力,总不能就这么灰溜溜的走了,至少要挽回点面子。

    王乱天眼神难看,他也明白曹二爷的意思了,今天,方恒是无论如何都杀不掉。

    在方玄旁边的方海身体颤抖,隐秘传音道,“大哥,我们怎么办啊,这小子天资恐怖,又和萧君子搭上了线,日后……”

    “慌什么!”方玄神色一冷,“不过是个先天境的存在,能有多大威胁?一切有我!”

    方海一愣,最终点头,不管怎么样,方家还有方玄,还有这个强横到极点的天才。

    “呵呵,方恒,你觉得呢?”

    萧君子看出曹二爷意思,转头说了一句。

    “磕个屁!”

    令人意外的骂声传出,只见方恒冷冷道,“要说磕头,也得是这个老狗对我磕头!上来就用气势压我,这账我还没找他算!”

    这话吐出,不光是台上的人一呆,就连萧君子也是一呆,他没想到方恒这么猛,说骂就骂。

    “你!”

    “我什么我!”方恒冷笑,“你曹家给武家提供庇护,让武家抓一些落单的武者,废掉修为后当成魔武者开赌局,你以为这件事情大家不知道?”

    “放屁!”曹二爷脸色大变,立刻否认,“先不说武家根本就没有做这件事情,就算做了,又和我曹家有什么关系!我曹家什么时候提供庇护了!”

    武求静也是大吼,“方恒,你休要血口喷人!”

    “嘿嘿,是非公道自在人心,你曹家有没有庇护武家,这件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方恒冷笑,“至于你武家,纯粹就是一个魔族家族,废掉人类修为……”

    “闭嘴!我武家根本就没做!”

    “我这可有很多证人,要不要带上来和你对峙?”方恒当场发问,让武求静目光急转,“什么证人,都是你买通的!”

    “呵呵,那好,这件事情我要去玉上天宗反应,到时候是不是买通,想必玉上天宗的高手必会看出。”

    方恒笑了一声,让武求静脸色苍白,手指指着方恒,却不知道在说什么好。

    方恒真要是这么做了,玉上天宗绝对会深入调查,一旦发现,他武家就完了!

    场中的众弟子看到这一幕,目光也寒冷下来,看着武求静的眼神中充满厌恶,武家所做的事情,太残忍,和魔族也没什么区别了。

    “够了。”萧君子这时一摆手,对方恒道,“这件事情可不是能轻易决定的,你还是需要在思考一下,至于武家,你们走吧。”

    听到这句话,武求静目光一闪,他明白,萧君子这是再给他机会离开,哪怕他不知道原因,也知道这是一个机会,忙不迭的带着武家众人远去。

    见到武家的人走了,曹二爷拳头握紧,冷冷看向方恒道,“小子,你侮辱我曹家,我曹家不会放过你的,等着死吧。”

    说完,曹家的人也纷纷离去,很快,场中就只剩下了四方真武门。

    “我们走!”王乱天这时也喝了一声,曹家这么大的势力都走了,他们不走不行。

    “慢着。”

    台上的方恒却在这时冷喝,“我让你们走了么?”

    四周人都已经说不出话来,好不容易这几个大家族的人都走了,事情算是完结,方恒却还说这么一句,也太狂妄了些。

    “干什么!”王乱天猛然转身,瞪着方亨道。

    “没什么,只是警告你,看好你另一个儿子王叶。”方恒一笑,“小心别死了。”

    噗!

    王乱天喷出一口血,方恒以前杀他儿子,这一直是他心中的痛,现在方恒提出来,无异于是把他的伤疤揭开撒盐!

    “王宗主!”

    “宗主别生气,看我的。”

    就在这时,方玄走了出来,大声道,“方恒,你能活到现在全靠我当时手下留情,难道你忘了吗?”

    这话一出,顿时让四周的弟子都惊讶起来,纷纷议论。

    “什么意思?方恒以前就和这方玄见过?”

    “方?难道方恒也是那方家的人?”

    听到这些声音,方恒眼神阴冷下来,“靠你当时手下留情?方玄,你到底哪来的脸说这话!”

    “当初你率大军前往真武门想杀我,可最后被颜门主呵退了,怎么到了你嘴里,就成了你手下留情?看来不要脸就是你方家的传统啊。”

    “哼,我说的是你父母那件事。”方玄冷哼,“当初要不是我下令,不允许动你父母,你觉得你会活到今天?”

    “这账我还没给你算!”方恒立刻大吼,“你挟持我父母,此仇不共戴天,早晚有一天,我就把你爹,你娘,全都当着你的面杀了,让你也体会一下我当初的感受。”

    “这种事情可不是说说就行的。”方玄眉毛一挑,“你若有胆,现在和我一战如何?”

    听到这话,四周的人都是神情一冷,露出厌恶之色,方玄是虚武境的高手,方恒却只是先天,这哪里是一个水准。

    方恒也没说话,方玄的力量他看不透,自然不能楞上。

    “怎么,你怕了。”

    见到方恒沉默,方玄冷笑,“这样如何,我自缚双手,在封掉虚武之力和你打,如何!”

    话语再次响起,这一次,众人眼中的厌恶就变为了惊骇。

    “好厉害!束缚双手,那就施展不出武学招式,封住虚武之力,虚武境的力量就发挥不出,只能凭借肉身强度杀人。”

    “这方家的人,是不是都这么胆大包天?方恒狂也就罢了,这方玄还这么猛!”

    没人能想到方玄会用这种方法挑战方恒,这太不要命了。

    “你这话也真好意思说出口。”方恒眉毛一扬,“这样吧,你从方家挑十个年纪和我相同的,我也自缚双手,封住真力,一个打十个,你觉得怎么样?”

    “这是你和我之间的事情。”

    “你还真拿你当个人物了?”方恒冷笑,“这不只是你和我之间的事情,这是整个方家和我之间的事!”

    话语落地,所有人都明白了过来。

    “真是够狂,这明摆着就是说方玄不配代表方家啊。”

    “不光是这意思,方恒这也是以退为进,方玄愿意自缚双手挑战方恒,方恒也愿意自缚双手挑战方家之人,还是一个打十个!这谁都不能说他不敢战。”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