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八十一章 人魔之分

    听到了黄子炎的话,方恒摸了摸鼻子,最终道,“既然黄叔说了,我自然不会拒绝。”

    话语之间,方恒的目光就看向黄灵,淡淡道,“出手吧。”

    “好!”

    黄灵重重点头,手腕一翻,身上的剑气立刻爆发,周边空气都被剑气撕扯出了尖啸声,气势极为惊人。

    “先天二重,却剑意浓厚,这股力量,和先天三重的人比也差不到哪里去。”方恒淡淡道,“的确进步不小。”

    黄灵眉头一皱,她没想到方恒竟用一副长辈指点晚辈的口气对她说话,身影一晃,长剑对着方恒刺出。

    “装什么高手,打败我再说!”

    娇喝声响起,长剑刹那就到了方恒鼻尖处,只差一点,就会刺中。

    方恒却是一动不动,就那么等着长剑刺过来,黄灵眼神一变,蓦然间身影翻转,直接后撤。

    “你怎么不躲?”

    听到了黄灵的话,方恒摇摇头,看向黄子炎道,“黄叔,不用比了吧。”

    “的确不用比了。”黄子炎露出苦笑,连剑都不敢刺出去,黄灵在心灵上已经败了。

    “为什么?”黄灵睁大眼睛,“难道是我赢了?”

    黄子炎苦笑更浓,道,“灵儿,武者对战,真力是一方面,武技是一方面,意志,则是最高层面,你既然要出手,为何又要收手呢?”

    黄灵目光一呆,“我以为是切磋……”

    “从来就没有切磋,只有胜败。”方恒淡淡道,“在修炼一段时间吧,你的武技和境界方面都不错,在锻炼一下心灵就够了。”

    黄灵这才明白,原来是她败了,脸色涨红,道,“我不服,有本事再来一次。”

    “战斗中岂有再来一次的机会?”方恒目光一闪,一股恐怖的杀气从身上释放出来,“不过既然你要求,我也可以满足你。”

    呼!

    随着方恒的话语,那股杀气猛然爆发,直接冲击到了黄灵身上,让黄灵脚步不停退后,手中的剑都拿不稳了。

    黄子炎眼神凝重,暗道,“好浓厚的杀气!哪怕先天境巅峰的人,也没几个拥有这股杀气的。”

    当啷!

    长剑掉落在地面,黄灵的脸色苍白,双眼,竟浮现出了一抹水雾。

    “这就哭了?”方恒摇摇头,身上的杀气直接消失,“你还差远了。”

    听到这话,黄灵眼中的水雾越来越浓,到最后竟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跑到黄子炎怀里,“爹!他欺负我。”

    黄子炎苦笑,摸摸黄灵的脑袋,“好了好了,不要哭了。”

    “我不管,我要让他道歉。”

    方恒眉头一下挑起,“我凭什么给你道歉?”

    哭声更大,黄灵一下离开黄子炎,捡起地面上的长剑,瞪着方恒道,“你等着,我早晚会打败你的。”

    说完这话,黄灵便飞快离开,只留下黄子炎在原地苦笑。

    “我说黄叔,她的情绪起伏也太大了吧。”方恒挠了挠脑袋道。

    “哎。”黄子炎叹息一声,示意方恒跟着他走,道,“灵儿从小没了娘,整天跟着我在这里打打杀杀,自然没有一些女儿家的礼节,你不要在意。”

    “当然不在意。”方恒点头,“毕竟她是我为数不多的同门了。”

    “仅仅是同门么?”黄子炎突然一转头,认真问道。

    “这个……是啊。”方恒愣愣回答。

    “可我不希望仅仅是同门。”黄子炎道,“我希望,你以后能照顾她。”

    “啊?”方恒神色一呆,他就算在笨也明白黄子炎的意思,这是把黄灵交给他了。

    “怎么,委屈你?”

    “不不不。”方恒飞快摇头,苦笑道,“黄叔,我和黄灵只是同门关系,还是那种不怎么好的同门,你也见到了,她一看到我就凶神恶煞的,我哪里能照顾她。”

    “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黄子炎看着方恒,“灵儿从小就是一副男孩子性格,对人对事向来都不怎么在意,一心只知道修炼,我还从来没见过能让她这么念念不忘的人。”

    方恒愣了愣,“她只是想打败我吧。”

    黄子炎摇头,“那都是借口,你没感觉到么,她的心已经牵在你身上了。”

    “呃……”方恒一呆,不知道怎么回答。

    “算了,你先不用给我答复。”黄子炎道,“想看看人魔山么?”

    “嗯。”方恒点头,很快,黄子炎就带着他来到了另一头的城墙上。

    一来到这里,方恒的眼神就凝重起来,只见入目处的土地,一片暗红,感应力散发出去,甚至能够听到隐隐的嚎叫。

    “这大地自咱们脚下的城门,一直向外三千里,全都是这个颜色。”黄子炎淡淡道,“被鲜血染红的颜色。”

    方恒身体一抖,三千里的大地都被染成这个颜色!这其中的战役,有多惨烈?

    “最近这段时间暗之大陆的魔武者消停了不少,没怎么攻打这里,要不然,你会看到不少的魔武者。”黄子炎道。

    “魔武者的样子,和我们不同?”方恒问道。

    “没什么大的不同,都是人,只不过,他们会吃人。”

    方恒脸色一变,冷冷道,“那他们就不是人。”

    “我倒不这么认为。”黄子炎一摆手,“对他们来说,吃人,不过是修炼而已,就好像我们吸收天地灵气一样,是很正常的行为。”

    “那你错了。”方恒道,“人之所以是人,便是因为互相交流,沟通,哪怕有仇恨,也只会杀掉对方,而不是吃掉对方。”

    “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力量够强,做什么都是对的,就好像我们吃鸡鸭牛羊……”

    “还是错了。”方恒打断黄子炎的话,“我们吃鸡鸭牛羊,那是因为鸡鸭牛羊不会说人话,魔武者会说人话还吃我们,那就等同把我们视为了畜生之类,这种存在,不是人,只是自以为高等的怪物。”

    “至于力量为尊,的确如此,但人,不会吃人!”

    坚定的话语吐出,让黄子炎眉头一皱,“我没听明白。”

    “那证明黄叔已经被力量蒙蔽了心灵。”方恒这时看向黄子炎,认真道,“我问一个问题吧,黄叔,你觉得力量强就是对的,那么力量弱,就是错的么?”

    黄子炎身体一震,这句话看似简单,却似乎给他打开了另一扇大门。

    “弱者,不是错的,强者,也不是对的,我们之所以能生存到现在,就是建立在可以分别对和错的基础上,而那些魔武者,却为了力量舍弃了人类最本源的对错,这已经是不是人了,是怪物。”方恒道。

    黄子炎喃喃,“那…力量是什么?”

    方恒目中划过一道精光,“力量是维护对和错的东西,而不是对和错。”

    嗡!

    黄子炎身体震动,眼中划过一抹流光,最终道,“如果不是你的根骨年轻,我真的怀疑你是一个活了很多年的家伙。”

    “呃……”方恒一愣,没有在说话。

    “好了,我承认你说的是对的,我错了。”黄子炎道,“现在不说这些了,你向那看,你看到了什么。”

    黄子炎的手指向了远处的山峰。

    方恒目光看过去,立刻眼神一缩。

    白骨,累累的白骨!

    “你觉得多么?呵呵,那只是我们上一个月死亡的数量而已。”黄子炎说道。

    “一个月?”方恒眉头一皱,“这里有多少人?”

    “二十万人,每一次战役,最少死一万,不过他们的尸骨,很快就会不见的,魔武者那边连骨头都会通过特殊的功法吸收掉。”黄子炎转头看向方恒,“这就是我每一天都要面对的生活,除了杀,就是杀,我也不知道哪一天会倒下,不过,应该不远了。”

    “黄叔不要……”

    “不,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我告诉你,我不是累了,也不是放弃,而是冷静思考后得出的答案。”黄子炎目光黯淡下来,“就好像我之前说的一样,玉上天宗的一些老家伙,盼不得我赶快死,已经派了不少人渗透这里的部队了,再加上刚才我和玉上天宗神龙会的宠儿,王乱天发生矛盾,怕是再过不久,他们就会对我下手。”

    “灵儿继续跟着我,会有危险,所以,我想把她交给你。”

    听到这话,方恒心中寒冷起来,黄子炎为玉上天宗奉献那么多年,现在玉上天宗的一些人却要害死他,这和白眼狼有什么区别?

    点了点头,方恒认真道,“黄叔,灵儿是我的同门,我自然不会不管她,请黄叔放心。”

    “好。”黄子炎露出笑容,“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转身,黄子炎带着方恒离开了城墙,刚一下来,两人的四周就出现了三百重甲铁骑,下了马,就对着方恒单膝跪地。

    “这是做什么,快快起来。”方恒立刻说道。

    “不用,从今以后,他们除了我的命令之外,就只会听你的命令。”黄子炎道,“这是我留给你的人。”

    “留给我?”

    “嗯,这三百人,都是我多年培养的心血,如果我有一天倒下了,那么他们,就需要你的带领。”黄子炎认真道。

    “这可不行。”方恒立刻摆手,“黄叔,你还有家族,这些人……”

    “我的家族,就是他们。”黄子炎淡淡道,“这三百人,就是我的族人,我的血脉,只有一个女儿。”

    方恒一愣,本来他听黄灵说他们家族,现在才明白,这根本不是家族,只是黄子炎把这些人当成家人。

    “灵儿一个女孩子,她没那个能力带领他们。”黄子炎继续道,“交给你,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况且早晚你都会把真武门夺回来,这些人,就是你的助力。”

    “那好。”方恒终于点头,黄子炎说的对,想夺回真武门,没有人是不行的。

    “嗯。”黄子炎一笑,手掌一挥,顿时那些铁骑全都散开,对方恒道,“今天你就在这里休息一天,明天,就带着黄灵去中央城吧。”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