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二十八章 一个对手!

    “这么干等着也不是事,大哥,我先给你找个座位。”一道声音传出,两人中的一人就走了出来,来回看着一楼的众人。

    方恒早就在见到那三人的瞬间就把摘下的斗笠重新戴上,他认出来了,这出来找座位的青年,就是前段时间他挟持的慕容厉,此刻他被方家视为了眼中钉,慕容厉认识他,自然要隐藏自己。

    慕容厉找了半天,目光最终停在了方恒身上,没别的,方恒一个人就占了一个大桌子,想不惹眼都难。

    “砰!”

    沉闷的声响传出,一枚足有五两重的金子直接扔在了方恒面前的桌子上,让桌上的酒瓶都晃动起来。

    “拿了金子走人,这桌子我们用了!”慕容厉冷冷说了句,立刻让座位上的方恒眉头皱起。

    “滚!”

    淡淡的字眼传出,刹那间,酒楼中一片安静。

    所有的食客都睁大了嘴巴,不敢相信的看着带着斗笠的方恒,滚?这个青年敢让慕容家的人滚!

    “什么?”慕容厉的脸色也是一变,目光死死的盯着方恒,“你可知道我是谁!”

    “我管你是谁!”

    更加冷厉的话语传出,随着话语出现的,是桌上飞起的金子,直接砸在了慕容厉的的面前。

    “你找死!”

    慕容厉大喝一声,身影震动,刹那间就来到了方恒面前,抬手就是一拳!

    这一拳劲风鼓荡,空气嗡鸣,酒楼中所有客人的脸色都变了,一言不合就要杀人,慕容家的人真是狠毒!

    “砰!”

    闷响传出,让所有人都人都惊讶的一幕出现,只见这慕容厉凶猛的一拳,直接被一只洁白的手掌抓住,那凶猛的力量,根本就没来得及发挥就消失无踪!

    “就这点本事,也敢动手?”

    淡淡的话语响起,方恒一手抓着慕容厉的手,一手还不忘夹一片牛肉放进嘴里,状态极为潇洒。

    “你!”

    慕容厉脸色一变,拳头不停挣动,却根本就挣不开方恒的手臂,这一幕,就好像小孩子在和大人比力气一般,很是好笑。

    “放开我的手!”

    终于,慕容厉知道了自己的力量比不过方恒,冷冷说了句。

    方恒却是不理,自顾自的夹牛肉喝酒,这让慕容厉脸庞都气的扭曲起来,“放开我的手,快点!否则我一定会杀了……”

    “八弟,不可无礼!”

    还不待慕容厉话语说完,那站在门口的青年就打断了慕容厉的话,直接走了过来,笑着对方恒道,“这位兄台,我兄弟不懂事,冲撞了你,还望你多多原谅。”

    “呵呵,你这弟弟一言不合就动手,要不是我还有点力量,恐怕此刻已经死了,凭什么你一句话我就要放开?”

    冷冷的话语从斗笠下传出,让这青年的脸色一僵,似乎没想到方恒这么不给他面子。

    “那你想如何?”

    “我还没想好。”方恒喝了一口酒,淡笑道,“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听到这话,酒楼中的人已经完全愣住了,他们无法理解,这个带着斗笠的青年哪来这么大的胆,敢这么戏耍慕容家的人。

    “呵呵,好!”这青年突然笑了一声,“兄台真是好胆!不过我时间有限,就先待你出手了!”

    咔嚓!

    话语之间,那青年就直接动手,一掌打在了慕容厉的胳膊上,当场让其手臂变形,惨叫起来!

    “啊!大哥……”

    “闭嘴!”这青年冷喝一声,目光冷冷的看着方恒,“这样如何,兄台可满意?”

    酒楼中的气氛彻底沉寂下来,所有人看向那青年的目光中,都充满了一股惊惧!

    自己的兄弟他都能打断手臂,足见这人狠辣到了什么地步!

    “哦?”斗笠下的方恒也是眉毛一挑,手掌直接松开,慕容厉身体顿时退后,撞倒了无数桌椅,狼狈至极。

    “打断一条手臂,你做事倒是很公平。”

    “那是当然,我弟弟犯了错,那就要罚!”这青年冷冷道,“不过他的错我已经罚了,你的错,我还没罚。”

    听见这话,大玄楼中的人终于明白了,看向方恒的目光中带着一股怜悯,这人对自己的兄弟都这么狠辣,那对外人岂会留情!

    “先天境一重巅峰,掌内真力浓郁,看来你一身本领都在掌法上了,不过这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

    淡淡的话语吐出,方恒没有半点畏惧,“你可以出手。”

    “先天一重!慕容家的人,我的天,他是慕容胜!”

    听到方恒的话,酒楼中突然有人惊呼一声,顿时,所有人都震惊了起来!

    慕容胜,短短三个字,却已经是大玄城的骄傲,公认的天才,除了方家那几个恐怖人物之外,就属他风头最盛!

    “嗯?看来你名声还不小。”

    察觉到了众人的神色变化,方恒淡淡道,“那我可是期待了,希望你不是浪得虚名。”

    “能看出我的境界,你也是有点真本事的,你值得让我出手,接招!”

    轰隆!

    话语之间,慕容胜的手掌就突然拍出,酒楼内部的空气都跟着一炸,威势极猛,却没有让四周的座椅碎裂,仅从这一下,就证明了慕容胜对于真力的掌控到了何等恐怖的地步。

    “好掌法。”

    三个字传出,原地坐着的方恒猛然起身,五指成拳,内劲鼓荡,也没什么招式,一拳就对着那手掌轰了过去,看起来很鲁莽,却让慕容胜的眼神都是一变。

    轰咔咔!

    拳掌相交,空气震荡,无形的力量四处飞射,吹得四周的众人身形都有些不稳,良久后,才恢复平静。

    方恒,半步未退,慕容胜,同样半步未退。

    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两人,谁都不知道,两人这一下的碰撞谁赢了。

    “哗啦……”

    细微的声响传出,只见方恒身后的的座椅,突然化为了粉尘,四处飘扬,慕容胜的身边,却无半点变化。

    慕容胜,赢了!

    “好!能和我硬碰硬还占上风的,你是第一个!”方恒重重点头,“来,咱们继续!”

    话语说着,方恒身体就震动起来,一股股恐怖的内劲开始涌上,酒楼地面都开始晃动。

    “不了。”慕容胜却突然一摆手,“你的境界不过武徒巅峰,却能硬解我一掌,这很好,不过我不会用境界来碾压你。”

    “为何?”方恒眉头一皱,似乎有些没想到。

    “很简单!我慕容胜从不和境界低的人打!你如果想和我打,等你突破先天,咱们再继续。”慕容胜一摆手,“至于我弟弟的事情,你已经用力量证明了你的资格,我不会再计较。”

    话语落地,慕容厉脸色难看至极,却一句话都不敢说。

    “希望你能尽快突破,然后,来找我。”慕容胜对着方恒一点头,随即,找了个角落静静的站立起来。

    “慕容少爷果然名不虚传!若是不嫌弃,和我们共坐一桌如何?”

    一个年轻人这时候起身说话,看向慕容胜的目光中满是佩服。

    “不了,我在这里站着就好。”慕容胜摇头,说站着就站着,也不用身份压人,这更让其他的客人佩服。

    “看来我倒是小瞧这慕容胜了,有傲骨,却无傲气,好好好,这人我定要打败!”

    看着站在角落中的慕容胜,方恒兴奋的浑身血液都沸腾起来,武者,怕就是没有对手,现在,他就找到了一个!

    “下面可是慕容兄?让你久等,是我方梦的不对,请速速上来吧。”

    一道声音突然从二楼传出,方恒一听就挑起了眉毛,没想到方梦也在这里。

    “方兄客气。”慕容胜淡淡说了句,便向着楼梯走去,慕容厉连忙跟上,临走时,还不忘瞪方恒一眼,目光中满是怨毒。

    方恒根本就没理慕容厉,身体一动,就把之前仍在地上的金子捡了起来,转身,向着一桌人前去。

    这一桌人也都是年轻人,看到方恒来了,眼神中都露出了紧张之色,方恒能和慕容胜交手不落下风,这种人没多少人敢惹。

    察觉到几人紧张的眼神,方恒一笑,手中的金子直接放在了桌子上,淡淡道,“几位,交个朋友?”

    “呃……”

    几个年轻人都是一呆,其中一个青年反应的快,连忙笑道,“兄台请坐。”

    “嗯。”方恒笑着坐下,对这青年问道,“我刚才听你们说大玄城比武大会的事情,这让我很是好奇啊。”

    “这事啊,好,不知道兄台想知道什么?”一帮青年都松了口气,询问起来。

    “全部。”

    “简单,这大玄城的比武大会,每一年都是由城中几个大家族轮流举办,今年是方家。”那青年说道,“不过说着是大玄城比武大会,实际上却是几个大家族之间的比武而已,平民基本上无法参加。”

    “是么。”方恒眉头一皱,本来以为可以在比武大会上找机会对付方家之人,现在看来是没用了。

    “不过今年不同。”青年似乎察觉到了方恒的目的,话语一转,“今年平民也可以参加比武大会,只要年纪在十八岁以下,对自己实力又有自信的,都可以去白云溪那里报名。”

    “为何今年可以参加?白云溪又是谁?”方恒立刻追问。

    “这个嘛……”那青年看了看桌上的金子,有些欲言又止。

    方恒立刻笑着又添了一块金子,那青年顿时眉开眼笑道,“这事兄台可算找对人了,往年比武大会都是几个大家族子弟参加,这早就已经让城内许多人不满,今年之所以允许平民参加,一是为了安抚民心,二就是为这几个大家族收敛人才,平民只要能够取得好名次,那就可以选择成为这几个家族的门客,这种一举两得的好事,没人会拒绝。”

    “至于白云溪,他是我大玄城的天才,靠着自己就在十六岁的年纪达到了先天境,四大家族同意他挑选十个平民参加比武大会,所以想参加,要去他那里报名。”

    听到了这些话,方恒立刻明白了过来,有心还想要问问细节,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