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十七章 唯有力量,方能安全。

    听到这些话,方恒眼神一冷,“你也是方家的人?”

    “不错!”方九傲然一点头,“方华和方玄都是我堂兄,你杀我堂兄,本来我就要杀了你为兄报仇,却没想到方玄大哥这就来了,倒是显不出我的威风!”

    “哼,你身为执法堂弟子,居然说要杀我,不知道这话要是让执法长老听见会如何?”方恒冷冷道。

    “哈哈,执法长老?怕是你还不知道吧,执法长老刘天,是刘太和刘胜的远房表叔!刘长老早就想干掉你了!”方九冷笑道,“你连这点关系都不清楚就敢这么嚣张,废物就是你这样的!”

    话语传出,四周的执法弟子立刻哄笑起来,方恒的脸色,也一下阴沉了下去。

    他也没想到这事情一环连着一环,那被他废了的刘胜,还有这么一个靠山,当初怎么没提出来?

    “真武门是什么地方?能进入这里的,哪个没有家族和势力的帮助?你区区一个方家弃子,来到真武门却这么嚣张,你以为你能活多久?”方九看到方恒阴沉的脸色更加得意,随即一摆手,四周执法弟子立刻把方恒包围,铁链套在了方恒身上。

    “走!带他去决死台领死!”方九喝了一声,四周弟子拉着方恒就开始前进。

    方恒脸色阴沉,知道此刻说什么都没用,只能任由他们带着自己前行,当上了决死台之后,方恒才看见四周如血海一般的铁血大军。

    “这就是势力么?这就是家族么!”方恒的拳头攥的紧紧,从来没有一刻,方恒感觉家族和势力的力量这么可怕。

    “启禀门主,记名弟子方恒带到!”方九大喝一声,立刻,无数或是威严,或是惊奇的目光看向了方恒。

    方恒也反应了过来,目光冷冷的看向了四周,没有丝毫退缩。

    “大胆!”

    就在这时,一声大喝传出,一个身穿黑衣的中年人从决死台上的人群中走了出来,指着方恒冷冷道,“见门主不拜,见长老不行礼,这已经是大不敬之罪!”

    “大不敬?”方恒神色一冷,猛然大喝道,“门派弃我,我为何要敬?”

    “什么!”

    “好大胆子,当真是好大胆子!”

    四周所有的真武门弟子全都惊讶起来,谁都没有想到,方恒见到了这阵仗,第一句话竟然就说宗门弃他!

    哪怕这是实话,也没有这么直白就说出来的!

    站在台上的门主颜神玉也是眉毛一挑,道,“你何出此言?”

    “我杀方华是决死台之战,公正无比,所有同门都有看到,杀张法是因张法干涉我与方华战斗,不得不杀,为此弟子已经自愿受罚,被关押武狱之内,可现在因为方华死了,方家来人,执法堂弟子就把我带了过来,我倒要问问您,这是何意?这难道不是弃我吗?”

    方恒冷冷说道,声音传遍四周,让所有人都听的瞠目结舌。

    没人能想到,方恒,一个记名弟子,敢对门主发出这等质问。

    听到这话,颜神玉的眼中也划过了一抹愧疚之色,没有说话,旁边的叶秋云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没什么好说的,事实的确就像方恒说的这样。

    “狂妄!”就在这时,那之前说话的中年人大吼出声,“你杀戮同门,抹杀长老,还有理了!”

    “理?我什么都没做错,为何没有理!”方恒冷喝道,“况且你是什么身份?我与门主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

    “你……”那中年人神情一变,脸色涨红,“我是记名执法堂长老刘天!你违反本门律法,我怎么不能插嘴!”

    “哦,记名执法堂长老啊,既然是我门长老,就应该明白我杀张法的事情,真传执法长老已经下了处置,怎么轮到你越俎代庖对我喝问?”方恒冷冷道,“还是说你是收了方家的什么好处,故意过来要害死我?”

    此言一出,四周的弟子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方恒的胆子,显然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接受范围。

    在真武门,长老的权威一直是被人所敬畏的,能当上长老,无一不是在真武门内有数十年的资历,无论是人脉还是势力都非常恐怖,普通的弟子谁敢得罪?这时候的方恒不仅得罪了,甚至还直接说这个长老是收了别人的好处来陷害本门弟子。

    “好一张利嘴!”

    刘天气的身体都有些发颤,看向方恒的目光无比阴寒,蓦然转头,对着一旁的方九说道,“方九!侮辱执法堂长老,对门主不敬,该当何罪!”

    “废掉修为,驱逐出门,不过罪人方恒情节严重,可当场诛杀!”方九在一旁冷冷回答,转瞬间就把方恒定下了死罪。

    “既如此,那你便执法吧!”刘天阴阴说了句,方九立刻点头,阴笑着走到了方恒面前。

    “看在你曾经是真武门弟子的份上,我给你公平一战的机会,解开他的锁链!”

    话语落地,四周执法弟子立刻把方恒身上的锁链解开,让方恒恢复了**自由。

    其他的真武门弟子却是对方九露出了厌恶之色,记名执法堂首席弟子方九,境界早就已经达到了武徒九重的层次,这没人不知道,现在却说要和方恒公平一战,这算哪门子公平?方恒才入门不到一个月。

    似乎是察觉到了四周同门的目光,方九更加嚣张了,好像越多人看他,他就越光荣。

    活动了一下手腕,方恒看着方九,眼中露出了一抹冷笑,这点实力就这么嚣张,一看就知道是个废物,岂会是他的对手。

    “嗯?”被方恒冷笑的眼神盯着,方九没来由的身体一寒,脚步突然踏地,身影破空,刹那来到了方恒面前,抬手就是一掌!

    这一掌打出,四周的空气都似乎被无形的大手狠狠挤压了一下,到处乱射,空气中出处了尖利的啸声,如魔鬼之音,所有的人见到这一掌的声势,脸色都是一变。

    “内劲破空,声如厉鬼,我的天,方九竟然达到了武徒九重巅峰的地步,只差一步就可以进入先天!”

    “好厉害!看来方恒难逃此劫!”

    四周的弟子忍不住惊呼道,所有人似乎都看到了方恒被这一巴掌拍碎的情景。

    “轰隆!”

    一声爆响突然传出,让众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出现了,只见这如天神般的一掌,被一只很普通的手掌捏住!其中强横的力量,根本就没有发挥出来就凭空消失!

    “怎么可能!”方九惊呼一声,他是武徒九重巅峰的境界,只差一步就能进入先天,方恒才是什么境界?根据他的了解,不过是武徒七重而已,怎么可能挡住他的力量?

    “难道他短短时间之内,就已经晋升到了武徒九重吗!”方九不敢相信自己的推论,眼睛死死的盯住方恒,却发现方恒面带冷笑,手掌蓦然一转,一股恐怖的力量就开始传来,咔嚓一声,方九的胳膊,被生生拧断了!

    “这就是你的力量?”方恒冷笑着说道,“太弱了,弱的让我根本提不起兴趣。”

    话语落地,一股红色的火光就从方恒的身上爆发出来,空气都开始扭曲,其中强烈的温度,让方九身上的衣物都燃烧起来。

    “好恐怖的烈火内劲!”台上的几个人都眼神一闪,门主颜神玉更是目露精光,没想到这一个记名弟子能够释放出这么强横的力量。

    方恒却是没有丝毫犹豫,脚步向前一迈,拳头如炮弹般轰出,在方华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就捣在了他的肚子上,只听扑哧一声,方九仰天喷血,直接摔在地上,昏迷过去。

    一拳!仅仅是一拳,方恒就把记名执法堂首席弟子,打的昏迷不醒!

    “他到底是什么怪物!”

    所有人都冒出了这个念头,几天前还是武徒七重,几天后,就已经是武徒九重了!

    刘天的脸色无比难看,他没想到,自己堂内的首席弟子,这么简单就被方恒打败了,蓦然喝道,“方恒,你好大的胆子,连门派的执法弟子都敢殴打!”

    “刘长老,你耳朵聋了吧?刚才是他说要给我公平一战的机会,现在他技不如人,怎么怪我了?”方恒冷笑道,“我真不明白,你到底是真武门的长老,还是方家的长老。”

    最后一句话落地,刘天再也忍受不住,冷冷喝道,“记名弟子方恒,大逆不道,侮辱长老,杀戮同门,实是我真武门最大败类!为保门内清明,我,执法长老刘天,要亲自除此叛逆!”

    话语说着,刘天就一步步向着方恒走了过去,恐怖的气息,慢慢的包裹了方恒的躯体。

    方恒的眼睛看向了门主,发现门主眼神变换,却没有说话,又看向了四周的同门,发现一个个也都是沉默。

    脸上露出了一抹自嘲的笑容,看来他还是想当然了,本以为自己展露实力就可以获得重视,却没想到在这些权威人物之下,他还是那么微不足道。

    “力量啊,唯有强大的力量,才能让我安全下去。”方恒的拳头攥紧,通过现在的事情他算是彻底明白了,没有足够的力量,一切都是空气。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