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六百二十七章 炼化古灯

    <!--章节内容开始-->    第六百二十七章炼化古灯

    一剑斩灭佛陀,古飞并没有高兴,神'色'依旧凝重无比,那一盏青铜古佛灯在佛陀被斩灭之后,便冲天而起,破开了山河鼎的镇封,飞向了远处。

    古飞连忙手持紫金神剑,脚踏八荒步,如同瞬移一样,向前追了过去。

    青铜古佛灯,飞出了数百里之后,前方的虚空当中,一道金'色'的人影没有任何征兆般突然浮现而出,一伸手,将佛灯收了去。

    “哼!我就说,佛主的留在佛灯之中的一缕元神烙印怎么会那么容易便被斩灭。”古飞追到了近处,便停了下来。

    前方佛光缭绕,佛力浩'荡',一尊金身佛陀站立在莲花法台之上,手托三'色'佛灯,拈花带笑,祥和的气息,在天地间浩'荡'。

    佛陀展现出无限慈悲,但是,古飞很清楚,慈悲与祥和,不过是一种表象,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假象。

    慈悲与祥和的背后,隐藏着莫大的杀机。

    刚才一剑,并未能真正斩灭这尊金身佛陀,但是,古飞发现,眼前这尊佛陀浩'荡'而出的佛力,比之刚才要弱了不少。

    很显然,刚才自己那一剑,并非是一点用处也没有,刚才那一剑,虽然没有真个斩灭佛主留在古灯内的那一缕元神烙印,但是却也令这道元神烙印受到了冲击。

    “轰隆隆……”

    山河鼎冲天而起,又再向前方那如同站立在一片极道净土之中的无上佛陀***而下,虚空在剧烈震动,整片空间在山河鼎鼎魂的威能之下,裂开了道道漆黑的空间裂缝。

    鼎魂展现出***天地山河的莫大威能,定住了一方虚空,恐怖的力量从山河鼎之上浩'荡'而下,定住的虚空近乎要坍塌下来一样。

    那金身佛陀身上有佛道道力在流转,无尽的佛道道纹在金身之上浮现,仿佛引来了大道之力,去抗衡山河鼎。

    佛陀手中托着的那盏青铜古佛灯,也绽放出了无尽的三'色'佛光,洞穿虚空,照亮了天地乾坤。

    被那三'色'佛光一照,古飞立时便有一种灵魂被撕裂的感觉,分神凝聚而成的身躯,既然有溃散开来的迹象。

    三界佛灯,可点亮地域,照遍九幽,净化一切灵魂,是所有灵魂的克星,拥有莫测的无上威能。

    “吼!”

    分神凝聚而成的古飞,怒吼一声,他感觉到了危险,而后直接又是一件批出,恐怖到了极点的剑气猛然爆发,将那照'射'而来的三'色'佛光也挡拒了开去。

    虚空被割裂了,紫金'色'的剑光,直接撕裂了虚空,留下了一道漆黑的空间裂缝,向***在山河鼎之下的佛陀劈砍而去。

    山河鼎鼎魂展现无上威能,镇封四方,那一尊佛陀根本难以躲避开去,剑光过处,那金身佛陀又再被古飞一剑斩灭。

    金身佛陀手上托着的青铜古佛灯,又是猛然一震,破开山河鼎的镇封之力,冲了出去,那被古飞一剑斩灭的金身佛陀,又再在虚空之中显现而出,接住了那盏青铜古灯。

    古飞并没有立时追上前去,他静静的站立在虚空当中,他发觉,那尊金身佛陀的身影,透发出的佛力波动,又弱了不少。

    金身佛陀是极道佛主祭炼三界佛灯,用来主掌佛灯的一缕元神烙印,只要佛主手持佛灯,与真身相辅相成,便能发挥出此宝的无穷奥妙。

    不过上古之时,天地剧变,一众极道强者消失在了天地之间,这盏古佛灯便流落在了地狱道这个死亡世界当中。

    这元神烙印没了本体的滋养,元神之力逐渐减弱,到无尽岁月之后的现在,佛主留在佛灯内的元神烙印,已经衰弱之极,失了大半数神通,那里是手持紫金神剑,头顶山河鼎的古飞的对手?

    “幸亏自己当日机缘巧合之下,暂时与自身那道大道烙印融合,得以重炼紫金神剑与山河鼎,得到了两件极道圣器,否则今日便是豁出命去也奈何不得这佛主的元神烙印半分,看来这是天意啊,天意要让自己得到这盏古佛灯。”

    古飞又再冲杀上前,以山河鼎抗衡住佛陀手中的三界佛灯,而后紫金神剑割裂虚空,斩灭那元神烙印凝聚而出的金身佛陀。

    这个时候,佛主的元神烙印已经被压制,没有了还手之力,不断被古飞以紫金神剑斩灭在虚空当中。

    只要以这种方法,斩灭掉元神烙印蕴含的最后一丝元气,这件太古极道佛器,就算真正的易主了,抹去了佛主的元神烙印,三界佛灯便从此再和那个传说之中的佛主,没有半点关系了。

    古佛灯外面,古飞的本尊盘坐在山谷上空,通体绽放紫'色'的神光,仙道神力在体内涌动,他双眼紧闭,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事情已成定局,古佛灯被古飞炼化已经是时间上的问题了,毕竟古佛灯之中的那道元神烙印,是佛主留下来的。

    要不是有山河鼎与紫金神剑在手,就算古飞的分神再强大十倍,也是不敢去招惹那佛主留下的那一缕元神烙印的。

    本尊元神感应到古灯内的情况之后,便暗暗松了一口气,定在身前的那一盏青铜古佛灯,依旧在剧烈震动,浩'荡'出无尽的佛力,三'色'佛光,照亮了整片天地。

    山河鼎***在高天之上,浩'荡'下无尽的威能,镇封住了整个山谷,即便是鼎魂进入了古灯内,山河鼎依旧能展现出***大地山川的恐怖威力。

    整片虚空在山河鼎的***之下,简直就如同神铁一块,那青铜古佛灯,难以破开山河鼎的力量,冲天飞去。

    “老大在干吗?”正在千里之外,观看老龟收取生命神泉的黑天,见到古飞所在的方向,满天都是三'色'佛光璀璨,祥和的佛力波动不断浩'荡'而来,不禁惊异不定。

    “轰!”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一声巨响,随即一声鬼哭狼嚎一样的惨叫传来,黑天连忙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道身影从前方那妖气冲天的地域直飞出来,掠过数十里的虚空,“碰!”的一声砸进了下方的一片丛林内。

    丛林内顿时枝叶纷飞,尘土飞扬。

    “又失败了吗?”黑天见状,已经有些见怪不怪了,只见那一方妖气冲天,有妖族道纹在隐现的地域之中,一道虚淡不实的龙影,快速的隐没在了大地之下。

    “呜哇!”一声怪叫,一道人影从丛林内冲了出来,只见这个家伙浑身尘土,衣衫破碎,狼狈到了极点。

    “岂有此理,我就不信收不了这口神泉。”

    那人哇哇大叫,又再冲进了那一方妖气冲天的地域当中,随即,那一方妖气冲天的地域,立时便浩'荡'出了强大到了极点的妖力波动,不断传出了那人的怒吼。

    半个时辰之后,“碰!”的一声,那冲进妖气冲天的地域当中的那个家伙又再被一道巨龙的身影,轰飞了出来。

    这个倒霉的家伙,正是老龟,他布下妖族大阵,想要收取自己选定的生命神泉,但是,那生命神泉,真的如同古飞所说的一样,很难收取。

    而且,这个老龟实在也太贪心了,他选定的那口生命神泉,非常不凡,远非一般生命神泉能够比拟的。

    于是,老龟便悲剧了,神泉凝聚生命精气,衍生出大地龙气,龙气已经成型,具有了龙脉的一些特征。

    老龟要收取生命神泉,令到从神泉之中衍生而出的大地龙气,做出了本能的反抗,化形而出,与老龟争斗不休。

    大地龙气化形而出的龙影,虽然并非是真龙降世,也没有什么灵智,但是,攻击力却堪比大能。

    老龟施展出浑身解数,也难以撼动这口神泉衍生出来的大地龙气,自己反而弄得灰头土脸,接连被大地龙气幻化的龙影轰飞。

    “吼,气煞我也!”老龟从地上冲了起来,抖去身上的尘土,仰天怒吼,面目狰狞无比,“我就不信收复不了你。”

    说着,老龟又疯了一样,冲进了那一方被妖族大阵笼罩的地域当中,看他那架势,是和那口神泉卯上了。

    黑天在远空之上见状,不禁摇了摇头,老龟是收取不了这口神泉的了,除非他有大能般的大神通大术法,因为他要收取的,已经不是一口神泉了,而是一道龙脉了。

    李寻道的这片天地当中,能量浩'荡',佛力与妖力传遍了整个天地,这种状况一直持续了七七四十九天。

    直到最后,古飞所在的山谷之中,突然冲出了无尽的三'色'佛光,整片天地都被撼动了,仿佛世界末日降临一样。

    黑天震惊无比,只见那猛然爆发的三'色'佛光,在最璀璨,最明亮,佛力浩'荡'最强之时,突然一敛,满天的三'色'佛光顿时消失一空。

    山谷上空,古飞长身而起,下一刻一声长笑响彻长天:“哈哈……这盏古灯,终是归了我了!”

    古飞的分神出得古灯,紫金神剑剑魂与山河鼎鼎魂归位,便只见那佛主祭炼的那盏青铜古佛灯悬浮在自己身前,一圈如水的三'色'清光笼罩全身,道道滋润无比的凉气瞬间游走全身上下。

    一口气喷在那佛灯之上,三尺多高的青铜古灯立时滴溜溜一转,化作只有一尺左右,落在手心之上。

    古飞哈哈大笑,一阵爱不释手的把玩了起来,而后反手一个印诀打在上面,将青铜古灯一举,灯芯之上的那一朵黄豆大小的三'色'佛光立时爆发出了璀璨的三'色'光芒,整片天地都沐浴在了一片三'色'清光当中。

    惊疑不定的黑天,被那三'色'清光照在身上,只觉无边大力加身,自己居然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便被定在了虚空当中,头骨内的那团灵魂之火,几乎就此散去,差点魂飞魄散。<!--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