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五百七十九章 佛陀法相

    <!--章节内容开始-->    第五百七十九章佛陀法相

    “快想想办法。 ”古飞焦虑不安,刚刚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过诡异了。

    死去无尽的岁月的恐怖人物,力量没有溃散,形成了一个莫测的力场,扭曲了空间,干扰了虚空,将他们困封在了一处方圆不过数百丈的地方。

    这让古飞心中不禁发'毛',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尝试一下是否可以破开这里的‘势’,即便破不了,也可以扰'乱'这里的‘势’。”老龟仔细观察了脚下这个巨大的骷髅图案之后,而后沉声说道。

    扰'乱'一方天地的“势”,老龟还是有这个能力的。

    这种大能陨落之后形成的“势”,并非不可破解,陷入到里面的人虽然暂时没有危险,但是却被困在了那里,怎么走都走不出来。

    要是永远都走不出来,那可就要被困上一辈子了。

    这种情况最为可怕,半神,仙神,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拥有不死之身,却活生生的被生生禁锢在一个地方,这恐怕是世间上最可怕的惩罚了。

    形成这种“势”的原因,这并不是刻意为之,而是大能陨落之后,力量不散,自然滋生的,几乎等若改变了这片天地的天地自然法则,令一方地域变成了只能进,不能出的绝地。

    刚刚进入九龙争珠之局,便遇到了这种困局,令古飞与老龟都感到心惊,这个九龙争珠天地大局,实在不愧为绝世杀局。

    实在难以想象,九龙汇聚之处,界珠所在之地,将会有何等的凶险,就算是神族,拥有无比深厚的底蕴,都拿这一方绝世凶地没有任何办法。

    这个时候,老龟与古飞都不想再继续探索了,他们只想尽快离去,他们知道,如果深入这处凶地,就算有圣物护体,恐怕也有生命危险。

    不集齐人、神、妖、佛,四大上古瑰宝圣物,他们绝对不会再涉足这里了。

    老龟开始在地上刻画下上古妖纹,道道紫'色'妖纹烙印在地面之上,每一道妖纹之上都有道韵在流转,展现道韵,凝聚力量。

    大道同归,上古妖纹与仙道神纹一样,都是道的一种表现形式,是大道的呈现,大道无形,却可以利用神纹与妖纹来体现,可以沟通天地,借来大道之力。

    很快,一个上古妖纹交织而成的阵图,便出现在了地面之上,当老龟刻画下最后一道上古妖纹之时,整个阵图顿时透发出了璀璨的神光,有道力在流转,道道上古妖纹仿佛要活过来一样,在地面上游走。

    古飞感应到,四周开始发生了变化,老龟的阵图,透发出了一股奇异的波动,这股波动直接影响了附近的气场,令附近的灵气产生了混'乱'。

    老龟的大阵,终于还是引出了异样,大地轻微颤动了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惊动了一样,要从地下冲出来似的,阵图在汇聚八方灵气,在影响着附近的天地大势。

    “轰隆隆……”

    地面上的那个巨大的骷髅图案透发出了黑红'色'的邪光,如同污血一样,从四面八方向中间席卷而回,刺鼻的血腥味,令人作呕。

    这等秽物,可令灵宝失去灵气,可令神兵变成废铁,可以污秽一切,要是被这血光扑上身来的话,恐怕神魂肉身都要被吞噬。

    古飞与老龟通体绽放神光,将从四面八方涌动而来的血'色'邪光尽皆挡拒了开去。

    大地下,开始渗透出暗黑'色'的血水,地上那个邪异恐怖到了极点的骷髅图案,似乎要活过来一样,开始浩'荡'出阵阵若有若无的灵魂波动。

    “怎么可能……那个陨落了无尽岁月的可怕存在竟然还没有完全灭亡。”老龟大吃一惊,而后一手抓着古飞飞快倒退了开来。

    “轰!”

    一声巨响,血光冲天,一方地面瞬间崩塌了,如果不是老龟见机的早,两人便要坠入下方的血'色'洞窟之中了。

    这一方天地大势被老龟的阵图破去了,无尽的血污冲出了地表,老龟刻画下的阵图,被血光所污秽,上古妖纹被生生抹去,消失在了虚空当中。

    老龟的阵图破去了这一方天地的天地大势,但同时也被血污所污秽,崩溃了开来,道道流转有道韵的上古妖纹消散在了虚空当中。

    “走!”老龟一声低喝,直接带着古飞直接冲了出来,而后两人头也不回的向九龙争珠外冲了出去。

    这个时候,他们身后已经变成了一片血海,血雾蒸腾,血浪滚滚,实在难以想象,只不过顷刻间,天地便变成了血'色'的炼狱了。

    定在古飞与老**顶虚空之中的山河鼎,垂落道道混沌鸿蒙气,护住了两人,令古飞与老龟都免受血污邪光的侵袭。

    古飞惊魂未定,一脸骇然的坐到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而那老龟,脸'色'也变得很难看,出师不利啊!

    “九龙争珠,这种天地杀局难道真的是不可破解的吗?”老龟喃喃自语,脸上神'色'数变,刚刚进入九龙争珠的地域,便差点被困死在了里面,令老龟很不爽。

    “先回去再说!”老龟说道,便招呼古飞,离开了这处山脉,他不想在这里久留,这处绝地,让他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刚刚进入那边九龙争珠凶地,便遇到了危险,让古飞与老龟知道了这处绝地到底有多么的可怕。

    在古飞与老龟回转神族圣山之时,封魔之地却早已'乱'成了一团,那座像一柄巨大无比的神刀'插'在地上的石峰在剧烈震动。

    准确的来说,是整个封魔之地都在颤抖,烟尘滚滚,魔气浩'荡',无数魔物在嘶吼,整个封魔之地,如同群魔'乱'舞一样。

    数千丈高的石刀在不断龟裂,大片大片的石块脱落而下,'露'出了无比璀璨的光芒,祥和的气息在天地间浩'荡',令这处魔域多了几分安详与宁静。

    这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气息,暴戾的魔'性'与祥和的佛'性'在交锋,真正的刀身显现而出,锋利的绝世佛兵像是绿'色'的神玉一样,其上流转着道道绿'色'佛光,这才是它的真容。

    数千丈高的绿玉戒刀最后崩碎了大地虚空,冲天而起,化成一道长虹,破碎虚空,自封魔之地中消失了。

    绿玉戒刀消失在了封魔之地,封魔之地仿佛便少了压制一样,那股微弱的魔'性',开始逐渐增强。

    在这一日,游'荡'在死亡世界之中的残碎魔魂都向封魔之地汇聚而去,许多死亡生物都感觉到了地狱道之中将有重大变故发生。

    离封魔之地足有数百里远的虚空之中,有一方佛光缭绕如同西方极乐世界般的内天地遁入了空间之中。

    这个内天地佛光缭绕,生机盎然,佛国仙葩争奇斗艳,姹紫嫣红,朵朵晶莹剔透,流转出各种光彩,瑶草芳香,绿意盎然。

    内天地的中部地域,凌空盘坐着一个手托紫金钵盂身穿月白僧衣的小和尚。

    就在绿玉戒刀消失的那一刹那,那小和尚张开了双眼,伸出右手,破碎虚空,直接将一道绿'色'的神光生生从破碎的虚空之中抓了出来。

    绿玉戒刀从凡秀小和尚的右手之上凝现而出,数千丈的佛刀,变得只有普通刀剑般的大小。

    戒刀之上流转着道道碧绿的佛光,一股圣洁的佛'性'从戒刀之上透发出了出来,在小和尚的手中连连震动,想要脱手飞去一样。

    只是,无论它怎样震动,即便刀身之上迸'射'出佛光千万道,但就是无法伤到凡秀小和尚的小手,被那粉嫩的小手牢牢的抓住了。

    镇在封魔之地的绿玉戒刀,就这样被凡秀小和尚收了回来,最后他猛力抓住绿玉戒刀,万千道佛光冲进了刀身之中,绿玉戒刀便不再挣扎,慢慢平静了下来。

    “恭喜凡秀大尊得到佛主圣器!”一个瘦到皮包古的老僧恭敬的合十向着凡秀小和尚施礼。

    凡秀小和尚人虽小,但是心智却绝对是堪称是老怪物级的,他无声的点了点头,而后轻轻一弹绿玉戒刀,刀身之上立时发出一声清脆悦耳的声响,如同九天龙'吟',在这一方佛土之中回'荡'着,而后,绿玉戒刀便化成了一道神光,没入了他的身体之中。

    与此同时,凡秀小和尚的眼眸变得深邃无比,此刻的他身体仿佛化成了苍穹,如同无上佛主一样睥睨天下。

    “是时候了!”凡秀小和尚淡然说道。

    “到了最后关头了吗?”老僧问道,老僧那古井不波,像是化石一样的脸皮,也'露'出了一丝激动的之'色'。

    凡秀小和尚点了点头,而后直接打开内天地,与那老和尚走了出去。

    三天之后,凡秀小和尚与那老僧来到了地狱道深处的一座不起眼的古刹前,当凡秀小和尚与那老僧念动佛咒之时,古刹之中便若隐若无的传出了禅唱之音来与之呼应。

    古刹之中,仿佛有高僧在诵经,一股神圣的佛力波动在天地间轻微的'荡'漾着,驱散了一方阴云冥雾。

    在这个昏暗的死亡世界之中,神圣的佛力是非常明显特别的,这股佛力似乎被凡秀小和尚与那名老僧引导出来的,附近不少死亡生物立时便被这股佛力波及,邪恶的灵魂立时被净化,魂飞魄散了。

    最后,这座残破的古刹透发出了灿灿金光,通体佛光流转,变得一片光明,仿佛白昼降临地狱中。

    这座古刹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岁月,有些地方更是腐朽了,但是,在逐响起来的诵经声之中,古刹开始变得不凡起来。

    墙上,瓦上,甚至地面上,都流转着朝霞般的绚烂佛光,令这座古庙笼罩上了一层金'色'的神华,绵绵不绝的佛力正在自古刹之中'荡'漾而出。

    凡秀小和尚如同佛陀降临,小脸上一片祥和与平静,在佛光的缭绕之中,小小的身躯,竟是神圣无比,令人不可侵犯。

    他继续念动佛咒,仿佛有大道天音在天地间回响,小和尚似乎变成了佛的化身,缓步向前,走进了古刹之中。

    老僧双手合十,跟在凡秀小和尚的身后,也走进了古刹内,当凡秀小和尚与老和尚进入古刹之后,从古刹之中传出的诵经之声,顿时大作。

    整座古刹开始有万字佛印在浮现,浩瀚的佛力在天地间浩'荡',金'色'的佛光照亮了昏暗的天地,被金'色'佛光照到的死亡生物,尽皆魂飞魄散。

    佛光本来就是死亡生物的克星。

    古刹里面空空'荡''荡',根本没有任何陈设,或许原来有的,但到了现在,却是什么也没有剩下,尽皆腐朽了。

    古刹的地面上铺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正对门口有一尊丈许高的佛像,整座古刹,就剩下了这一尊佛像。

    不过,这个时候,这尊佛像却通体绽放无尽佛光,如同有十万佛陀在诵经的声音,正是从佛像之上透发出来的。

    什么都湮灭在了岁月中,什么也没有剩下来,整座古刹,只剩下了一尊佛像,这尊佛像透发出了一股强大的佛'性',如同佛主降临,传道讲经。

    这座古刹没有倒塌,恐怕就是因为有这尊佛像的存在,至于里面的所有东西都腐朽了,佛像与古刹却依旧耸立在死亡世界之中。

    凡秀小和尚与那老僧来到佛像前面,而后盘坐了下去,口吐佛家真言,与前方那一尊佛像相互呼应。

    “啪咧!”、“啪咧!”、“啪咧!”……

    最后,当佛像之上浩'荡'而出的那股如同佛陀降世般的神圣佛'性'到达巅峰之时,那尊佛像竟然裂了开来,

    “碰!”的一声,布满裂痕的佛像瞬间化作了一蓬尘土,尘土之中,三团金阳也似的光华冲了出来,两颗没入了凡秀小和尚的体内,一颗没入了老僧的体内。

    凡秀小和尚与老僧的身上,立时涌动出了浩瀚的佛力,一道虚淡不实的身影,从他们的身上显然而出,拈花带笑,流转出无尽佛'性'。

    从凡秀小和尚与老僧身上浮现而出的虚像法相,竟是一尊佛陀。

    难道凡秀小和尚与老僧得到的舍利子,竟是那佛陀留下的神佛舍利不成?<!--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